反派疯狂迷恋我[无限] 第67章 事件管理者(11)

小说:反派疯狂迷恋我[无限] 作者:咚太郎 更新时间:2021-07-15 12:51: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小朋友没有回绝陈冬。

  意料之中。

  不过前一天刚闹过矛盾,今晚又要离家出走……

  怎么想都不靠谱,姜意眠双手搭在桌边,眼看人类幼崽在剪好的纸条上一笔一划写下:

  【敬爱的爸爸妈妈,你们教我,要有礼貌,要感恩。

  刘东是我的同班同学,上个学期借过我一根黑颜色的蜡笔。

  今天他的爸爸妈妈要离婚,他觉得很烦,希望我能陪他离家出走。

  我们约好在一个废弃公园见面,不可以告诉你们公园的名字,请不要担心,我身上有钱。

  如果他的爸爸妈妈一直不来找他,我会给他买面包,然后劝他回家。——戚余臣。】

  一张超级正经、逻辑清晰缜密的小学生纸条,小猫叼起就跑。

  “小猫?”

  猫一溜烟躲进床底,松嘴,半个身体卧在纸条上,压住。

  两眼在黑漆漆的床板下发着微光,一副‘绝对不会还给你’的护食样儿。

  戚小朋友无可奈何,只得重新划线、剪裁好一张长方形的纸条……

  小猫神出鬼没,再次叼起就跑。

  第三次……

  一次两次就算了,连续三次恶作剧般的行为。

  不但人类幼崽端起大人的做派,严肃教训道:“小猫不可以故意捣乱。”

  并且收到来自系统的狂轰滥炸:【警告!警告!禁止妨碍主人公的人生关键事件发展!请使用事件管理者的能力合理游戏,绝对禁止违规操作,否则立刻视为任务失败!】

  同时送来通知:【获得线索碎片:离家出走。】

  不亚于当面嘲讽:反正事件尚未收集完全,就算想通过管理者能力删除,也是白想。

  姜意眠:“……”

  她来这里,为的就是收集事件,删改事件。

  以此改变戚余臣的人生,让他获得更为幸福的人生。

  但假使一个版本的幸福,需要无数个版本的牺牲、痛苦、绝望。戚余臣本人会怎么选择?

  她无从询问。

  台灯暖光下,故事主

  人公稚嫩的脸庞染上一层绒光,弧线温软,浓密的眼睫犹如展翅欲飞的蝶。

  可惜飞不起来。

  望着他,姜意眠会很清楚地想起事实:这一切都是游戏,是副本。

  他是游戏里的人物。

  她是纯粹的挑战者,一个过路的旁观者,仅此而已。

  既然不愿在此停留,便无权、也无能改变更多。

  亲眼看着戚余臣第四次写好纸条,交代事情始末。

  “喵。”

  真的不犹豫一下吗?

  姜意眠拦在他面前,试着提醒。

  平日猫语十级、跨种族沟通毫无障碍的戚小朋友,偏偏这回歪着脑袋,产生误解:“你也想去吗?”

  犹豫一会儿,他抱起小猫,打包加入离家出走行动。

  姜意眠:被迫共犯jpg

  “爸爸……”

  夜里七点,戚妈妈正在洗澡,客厅放着电视。

  虚假的欢声笑语之中,戚爸靠坐在沙发上,脑袋后仰,一条手臂盖着眼,气场消极而疲倦。

  戚余臣走近两步,小心地又喊一声:“爸爸,我能去楼下玩一下吗?”

  戚爸扇了扇手,意思随他去。

  “谢谢爸爸。”

  茶几上摆着一个新的烟灰缸,应该是妈妈买的,塑料材质,不会轻易被摔坏。

  戚余臣放下猫,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跪坐在茶几边,往纸条上添了几笔,压在烟灰缸下。

  他起身,环顾一圈这个狭小又阴冷的家。

  “再见,爸爸。”

  爸爸没有反应。

  “再见,妈妈。”

  妈妈被哗哗的流水声占据听觉。

  小小的戚余臣转身离开,一步一步黑暗里摸索着走下楼梯。

  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猜得到他现在的心情。

  当着爸爸的面,他在纸条背面补上的那句话是:

  ——如果爸爸妈妈觉得太辛苦,不要找我也可以。

  谢谢。

  对不起,我不是好孩子,没有让你们骄傲。

  八点,两位二年级小朋友在约定好的公园碰头。

  “这个公园死过人哦。”

  走在黯淡路

  灯下,刘东打着手电筒,忽然阴森森地说起:“好久好久以前,有一个初中生死在这里,你怕不怕?”

  夜里有些风,戚余臣脱下校服外套包住猫,摇头。

  “真不怕?”有些不服气,刘东指着前方,努力渲染恐怖氛围:“他的身体被切成一百块,全部扔在厕所门口的那个垃圾桶里,过了好多天才被发现,好多好多好多血,都流干了!”

  夏风拂面,戚余臣循声望去,眨了眨眼。

  荒废已久的公厕,黑洞洞的入口仿若怪物张着血盆大口,内里隐藏着无数邪恶怪兽,一手撕碎一个、一脚踩扁一个小学生。

  没能吓住戚余臣,反而把自己吓住的刘东一个激灵,拽住戚余臣,“停!不往里面走了,我们在这里扎营!”

  “扎营?”

  “对!”

  刘东视线四顾,煞有介事地发令:“左前方……二十米,目标滑梯,前进!”

  他拔腿就跑。

  戚余臣不跑,背着小书包,抱着小猫,温温吞吞地跟上去。

  滑梯是毛毛虫的造型,中间一截隧道,外部封闭,左右通风,刘东决定就把这里定为他们的秘密营地。

  营地又脏又潮,戚余臣从书包里拿出毛毯,对折,铺在地上,刘东立刻躺下去打个滚儿。

  “你都带了什么?让我看看!”

  抢过书包一看,里头除了毛巾、洗手液,便是牙膏牙刷,没有其他新鲜好玩的东西。

  “什么啊,你带这些干什么?”

  刘东扫兴地放下这个书包,打开自己的书包,一样样东西往外拿。

  两包上好佳、两瓶冰红茶、苹果味qq糖、阿尔卑斯棒棒糖、咚之郎果冻……陀螺、游戏卡牌、飞行棋……

  “看,我还偷偷拿了这个!”

  神秘地招招手,他的书包内层放着三四条粗细不同的金项链,宛如金灿灿的小龙胡乱缠着尾巴。

  “这条我老爸的,这两条我老妈。”

  刘东笑嘻嘻:“实话告诉你吧,我妈在外面也有小老公,她也快给我生弟弟了。——他们怎么老想着生弟弟,明明我更想要妹妹好吗?”

  “反正他们都说金项链很贵,我拿走,就不怕他们不来找我。”

  “要是他们真的不来找我——”

  “金项链全送你,我去你家住一下也行吧?”

  戚余臣一字一句认真地回答,他不要他的金项链,只要爸爸妈妈同意,就可以住。

  “你还挺有意思的。”

  刘东撕开一包薯条,塞给他,自己再撕一包。

  戚余臣懵懵懂懂:“不奇怪吗?”

  “又奇怪又有意思啊,有什么关系?”刘东没放在心上,随口回答。

  戚余臣慢慢哦了一声,心里不太明白,为什么人们能够很随便地评价一个人,又很随便地改变他们的评价。

  不过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越来越多,所以习惯,也不做深究。

  他低下眼眸,用身体挡住风,将薯片递到小猫面前。

  小猫嗅了嗅,一口咬住,咔嚓咔嚓脆生生地嚼。

  她看起来挺喜欢薯片,可小小的嘴巴边吃边掉,周围碎末掉了一地,只有少之又少的部分成功吞进肚子里。笨笨的。

  戚余臣又拿一片抵在她的嘴边。

  “你家里还养猫啊?”

  刘东看得新奇,想伸手摸一摸。

  结果手指还没挨到小猫半根毛,被戚余臣猛一下反手打开。

  “哇!”刘东抱着手吹气,有点不高兴:“我又没有欺负它,你打得也太用力了吧?我手都红了。”

  不料戚余臣比他更茫然无害,怔怔看着自己的手,那表情,活像看着别人的手一样。

  好半天后,他低声道歉,而后支着校服外套,竟然像帐篷一样藏住小猫,连看都不让他看了!

  “小气鬼。”

  刘东嘟囔着,百无聊赖之际,第二次说起新的街道传闻:“你知不知道魔鬼湖?”

  戚余臣摇头。

  这家伙,好像说什么都摇头,活像生活在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什么都不懂。

  “就是这个公园后面,有一个大大的湖,月亮形状,本来叫做月亮湖。”

  “大家都说往这个湖里扔东西——必须是你最最喜欢的东西——然

  后魔鬼会来到你的身边。”

  “如果你扔的不是自己最喜欢的好东西,你欺骗魔鬼,魔鬼会趁你睡觉的时候一口把你吞掉;如果你没有骗魔鬼,魔鬼就会为你实现一个愿望,什么都行,只要你说他就能实现。”

  “——可惜我没有其他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我老爸老妈,但我又不能把他们扔下去,然后许愿他们不要离婚,对吧?”

  刘东好似被自己的设想逗笑,抱着肚子咯咯笑出声。

  戚余臣没有说话。

  隧道被沉默充斥,公园无比寂静。

  似睡非睡之间,刘东轻轻地问:“他们真的会来吗?”

  不知道在问谁。

  至少戚余臣没有办法回答。

  因为他也在想,他们,真的会来吗?

  躲在隧道里度过一夜,第二天,刘东发现一个重大失误。

  ——他居然忘记偷老爸的旧手机!

  糟了糟了。

  这个年纪的小孩已经从不少途径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绑架、抢劫、拐卖之类许多险恶的事。

  小孩消失不见,老爸老妈肯定要报警。

  报警会招来警察叔叔,严厉批评他们离家出走的行为,然后告诉老师,老师告诉校长……

  糟糕。

  刘东起初的离家出走计划,超简单:偷走老爸的旧手机、爸妈的金项链,星期五晚上离家出走,看心情要不要联系老爸老妈,必须让他们好好担心一把。

  星期天晚上回家,大家好好说一说老爸老妈、他们小老婆小老公、还有两个肚皮里的弟弟们的事。

  反正不可以离婚。

  他才不要被同学们取笑。

  星期一直接去学校,装作没有事情发生的样子,老师同学们都不会知道,他们在短短的周末里实施了天大的计划,扭转乾坤,挽救一个快要坏掉的家庭。

  多完美!

  可他没有拿旧手机!

  没有手机,就没办法告诉爸妈,他并没有被拐卖、被绑架,只是太生气才想自己在外面‘冷静’一下。怎么办?

  电光石火的一刹,

  刘东想好补救措施:“戚余臣,我回家拿一下手机。”

  “你走路慢,在营地等我就行,我很快回来,你不要乱走!”争分夺秒地背起书包,边跑边喊:“数五百下我就回来!不要走,等我!”

  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

  这一去,戚余臣乖乖地从一数到五百,五千,五万……

  太阳沉下地平线。

  星辰流转,光线复生。

  整整两天过去,刘东没有回来,戚余臣也没有离开。

  他是个死脑筋的小孩,答应好的事情永远不会主动违背。

  这样下去不行。

  “喵喵喵。”

  忽然发出叫声,吸引到戚小朋友的注意力,姜意眠转身往外跑。

  他喊着小猫,果然追出来。

  这两天戚余臣没怎么进食,肚子火烧火燎地疼,疼得相当厉害,又不太真切。

  小猫跑一段,停下来回头看他。

  他头昏脑涨,脚步虚浮地走上前,她又跑。

  稀里糊涂地,戚余臣站在一条分岔路口,往左是家的方向,往右,家的反方向。

  该往哪走?

  小猫仿佛替他做决定,想也不想地走上左边。

  “你想让我回家吗?小猫。”

  双手撑着膝盖,他脸色煞白,纤瘦的身形形同一片柳叶,没有一点儿重量感。

  “喵。”

  “你觉得……我应该回去吗……?”

  “喵。”

  专业十级猫语技能回归,戚余臣抱起小猫,走在傍晚的街头。

  夕阳将浪漫港染成淡淡的橙色,家家户户都在挥动锅铲,空气里充满饭菜的香味。

  戚余臣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一路上他看到好多景色。

  绽放的花朵,飞旋的海鸥。

  停靠在路边的自行车,香喷喷的面包。

  海浪,石头,人行道,金钱。

  鞋带松散着,他不小心踩到,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走。

  回过神来,戚余臣正笔直地站在家门外,狼狈地像是垃圾桶里捡来的小孩。

  家里面静悄悄的。

  隔着门板,他难以确认爸爸妈妈究

  竟因为他的离开,变得不那么辛苦,还是更辛苦了些。

  抿着唇,犹豫许久,握住门把。

  他一点一点推开门,一点一点窥见被光线切割得支离破碎的家。

  他的爸爸坐在阴暗的厨房外,饭桌边,抬起头,眼神淡漠又快速扫过他的脸庞。

  爸爸……

  他张了张嘴,喉咙干涩得吐不出声音。

  戚爸自顾自夹了一筷子青菜,送进嘴里,细微的咀嚼声被这份诡异的寂静无限放大。

  戚余臣便在其中无限缩小。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

  他旁若无人地吃着。

  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生长,在蔓延,好似一把刀凌空劈下,戚余臣感到一阵说不出的钝疼。

  是哪里疼呢?

  肚子,心脏,冰冷的手脚,抑或沉甸甸脑袋?

  他不知道。

  漫长而残忍的十多分钟过去,主卧传来一声压抑的咳嗽声,戚爸抹一把嘴角,终于抬起头来:“你妈为了找你,在街上晕倒,差点被车撞死。”

  “你要还有点良心,就去跟她道歉,以后少让她操心。”

  “……好的,爸爸。”

  对不起,爸爸。

  戚余臣跟在爸爸的身后,埋头走进房间。

  “宸宸,宸宸,过来让妈妈看看……”

  区区两天不见,戚妈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下来,眼眶深深陷入皮肉,让她的美丽不复存在,有点儿像起巫婆。

  “身上怎么脏兮兮的,快去洗澡,衣服妈妈都洗好了,放在衣柜里……”

  “吃饭了吗?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妈妈给你炒鸡蛋饭?”

  她挣扎着要坐起来,被戚爸拦住。

  “他吃了。”戚爸扶着她躺下,冷肃的面容有所缓和:“你好好躺着,别想那么多了。”

  “好,吃了就好……”

  戚妈妈精神不好,眼皮沉沉往下坠。

  针对此次离家出走计划,她只是温柔地责备一句:“下次不可以这么任性,不要让爸爸妈妈这么担心……”

  便陷入沉沉的睡眠。

  她一睡去,室内气氛即刻冷凝

  戚爸一边给妻子盖被子,一边对儿子沉声道:“自己找个地方待着,别让我看到你。”

  “……”

  戚余臣听话地走出房间。

  在即将要走出去,一脚踩在分界线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爸爸,你有没有看到……”

  他的爸爸背对着他,看不到表情,背影伟岸又无情,被漆黑笼罩,显得模糊。

  “有没有看到我放在烟灰缸下面的……”

  “一张纸条……”

  他坚持着问完。

  而他的爸爸始终冷冷地沉默着。

  于是他就明白了。

  他的爸爸有看到的。

  那张纸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