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疯狂迷恋我[无限] 第94章 深海(16)

小说:反派疯狂迷恋我[无限] 作者:咚太郎 更新时间:2021-07-15 12:51: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超自然计划,上回看到这五个字,还是在副本【诸神之子】里。

  当时经历的星际时代极其缺乏历史记载,饶是身处高位的陆尧,也只能说出无比官方的概要:

  从猿人到人类,称为远古时代;

  以蒸汽机的发明应用为划分线,之前是全寄生时代,之后是次寄生时代,二者统称寄生时代;

  百年大灾害过后迎来黑暗时代、失落时代;

  而后,超自然计划历经七次修改最终确立,标志着人类进入白银时代;再过上千年,人类逃离地球,脱离自然,成功打造全人工生态环境,以此开启无比漫长的超自然时代,向着超自然计划的终极目标发起挑战。

  除了这段口头历史之外,议会还持有一个秘密武器:虚拟记忆体。

  那是一段通过科技模拟创造的记忆,按照规定,必须在所有星际公民成年日植入脑内。

  触碰记忆的刹那,他们将瞬间被拉回灾难模拟发生的当下,切身体会连绵不断的暴雨、剧烈震动的大地、滚滚而下的泥石流,缺乏规律的温度骤变,浓郁诡异的雾霾,还有海啸、山洪、沙尘暴……

  昔日温和蔚蓝的地球骤然进入狂暴状态,多种多样的□□接踵而至,源源不绝。

  这与【深海】历史高度吻合。

  两厢结合,总算证实姜意眠终的猜测,即:【深海】很可能处于灾害之后,恰好是星际人讳莫如深的黑暗或失落时代。

  至于顾明口中的返旧派……那些极力反对屈服于自然,主张将人类大脑发挥到极致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未来星际人的始祖。

  由此一切都有了解释。

  为什么星际人要不顾一切的超越自然?

  因为他们经历过自然的制裁,也尝试过服从自然的规则,二者差异不过是一场噩梦与另一场更缓慢的种族灭亡。

  他们自认为无路可走,只得背水一战。

  为什么埋藏历史?

  因为很大一部分历史已经被「新人类」毁去其次,议会也不愿意承认人类毁坏自然在先,一度臣服于

  自然的事实。

  逻辑上可以说通。

  只是这样一来,这段历史前后一共出现过三种人类派系,分别为:最初的旧人类、热爱自然的新人类,最终化作星际公民的返旧派。

  究竟谁才是任务要求的旧人类群体?

  是字面意义上的,传闻中自作自受、灭亡已久的旧人类?

  又或者,新旧本是相对的、流动的概念,当「旧」消失,「新」便随之消失。

  当「更新」出现,曾经的「新」自然而然也会沦落为「旧」。

  依时间顺序而言,如今正在被未来格局逐步淘汰的自然派,才是真正的任务对象?

  ……

  思绪起伏,姜意眠的视线落回季子白身上。

  大海静谧无波,漆黑的潮水吻上礁石,他就伏在那块石头上,仍然无比着迷地肆意地端详着她。

  触碰她。

  像对待一件心爱的、失而复还的私人藏品,他轻柔的抚摸里带着几分宠爱,居然有些温情款款的气氛存在。

  就这一秒,姜意眠下定判断。

  返旧派大肆猖狂,向往和平的自然派被迫流落雾岛,与世隔绝。

  无论季子白是什么人,怀抱什么目的。作为卧底,他手持最新、最终版本的超自然计划,足以说明他在岛外有着其他同伴,双方始终保持着密切联系。

  ——是了。

  任何派系都无所谓,只要季子白拥有同伴,一个就够。

  她只需要赶在同伴灭亡之前解决他,取走他的心脏,他就永远不会成为最后一个旧人类。

  如此既能减少一个危险的不可控因素,又能以此换取鱼姥姥的情报。

  一举两得。

  深海版本的季子白畏水,姜意眠正想就地下手,出其不意地把他拖进水里溺死了事。

  季子白仿佛觉察到近在咫尺的危机,忽然往后退了两步。

  捏着文件的手指轻轻一松,单薄的纸张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瞬被风卷走好远。

  他看着,指了指身边的文件夹,“这里还有很多,都是别人不能看的秘密,但是你

  可以要。”

  “你想要吗?”

  还差十几厘米,就差十几厘米。

  只要想办法让这条懵懂的小人鱼放下警惕,往前游上一小段。

  他完全可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细长的脖颈,将她一把拽离大海,从此沦为他漂亮又可怜的玩具,没人再能抢夺。

  为了达到目的,他不得不压制体内强烈到几乎令人发抖的兴奋感,将自己拥有的纸张、苹果,或者低劣的陷阱,什么都好,缓慢地往前推一点儿,再推一点儿。用那张虚伪的笑脸,放轻声音,不厌其烦地发出诱惑:“只要你愿意过来这里,只要你想要,这些全部都是你的。”

  “不管你喜欢什么,就算是月亮也可以,你知道我会想办法送给你的,不是吗?”

  语气几乎称得上真挚。

  可惜姜意眠联想到的事实是,他曾用这双手制造过数不清的杀戮。

  孩子,老人,女人。

  包括成年男人,身材健硕的pual,无一例外都被这双骨节分明的手掌残杀。

  她从来没有握过他的手。

  但她能够猜到,他的力气一定很大。大到可以在她靠近的瞬间,一把将她拽上陆地,届时万劫不复的人就成了她。

  不能再靠近了。

  人鱼一声不吭,看一眼前方黑漆漆的礁石,又回头去看远处弥漫的雾气,好似正在犹豫要不要冒险靠近两条腿的生物。

  踌躇间,她不自觉地揪了揪衣领,一根由植物根茎缠绕而成的绳子从领口钻出来。

  那东西外形看着像项链,可不同于人鱼们普遍爱好的贝壳、珍珠等精致无比的海产装饰物。这条项链中间挂着居然是一个指节大小的玻璃瓶,木塞完好,瓶里装着浓郁近黑的液体,活像一片缩小版的海洋,摇曳起伏,坠在人鱼雪白的锁骨边,无端地令人感到厌恶。

  这可不符合人鱼的审美观。

  相比人鱼,更像人类的作物。

  所以很可能有人试图接近他的所有物,还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

  得出结论,季子白笑意

  收敛,突然缺乏表情的脸在夜里显得格外阴冷。

  “那是什么?”他问。

  果然引起注意了。姜意眠左看右看,作出茫然的样子,老半天才摘下项链,晃一晃瓶子。

  这里面装着的,她依靠谎言向陆尧要来的东西。——他的血。

  既然初代海怪是曾经肆虐的格陵兰病毒的起源,那么陆尧作为海怪混血,即使经过数千年的传承稀释,如今用来杀区区一个人类,应当不成问题。

  季子白伸出手:“给我看看?”

  人鱼没有立刻给予回应。

  她眨了眨眼睛,光是捡起他先前丢下去、漂浮在海面上的瓜果,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边小心地咬了一口。

  随后丢掉旧的,捡起一枚新的果子,慢吞吞地拔出玻璃瓶木塞,将深蓝色液体涂抹上去。

  经过这一系列的动作,季子白意识到,那液体大致是类似果酱的东西,涂在食物上会让味道变得更好。

  然而还是坚持:“给我。”

  “……”

  大约能够理解伸手的意思,人鱼双手捧着果子,皱着鼻子良久,也伸手指向他身边的文件夹。

  意思是交换。

  季子白面无表情,激烈的情绪冷却之后,反而冷静下来。

  看似单纯的人鱼其实狡猾非常,对话题没有兴趣就装傻充愣,有需要了才愿意理睬人,一下子连以物换物都无师自通。

  她的警惕心太强,连他给的食物都不肯多咬两口,看来今天的计划注定落空。

  也许,不该指望她主动靠近,而是提前布下陷阱抓捕?不过那样动作太大,得想个借口敷衍那些嚷嚷着保护动物的蠢货才行。

  他无声打着算盘,人鱼则是哗哗拍起尾巴,水花四溅,表示催促。

  “好了,知道了。”

  必须安抚好人鱼,没有把握就不能轻举妄动,免得她被激怒,被吓到,一个不高兴便逃之夭夭。

  但也不能一味顺从她,以免她获得所有喜欢的物件之后,轻易将他忘之脑后。

  这样想着,季子白从文件夹中随机抽取两张,换来一颗半黑不红的果子

  湿淋淋的海水混着黑色液体,沿着光滑的果皮表面缓缓流进手心。

  质地有些粘稠。

  气味倒不难闻,一股浅淡的、古怪的甜味儿久久不散。

  自然界几经变异,有一条铁律更古不变:越是危险的东西,越是长得斑斓芬芳,以此吸引猎物的注意。

  季子白打量完毕,原本不准备食用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

  不料头一低,恰好撞上小人鱼那双湛蓝色的眼珠。

  仿佛过了水的琉璃珠,难得地专注、又安静地看着他,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说。

  季子白把玩着果子,微微偏过头,半边脸盛着月光:“你想让我吃这个?”

  ——是的。

  想让你就这样死去,对大家来说都比较省事。

  姜意眠在心里坦诚地回答,模仿他的姿态,歪着脑袋,拍了拍尾巴:“啊……噗。”

  “这还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虽然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东西。”

  他笑了一下,漫不经心的,语调里含着微妙的讥嘲:“是不是我吃了这个,你就高兴?高兴了才愿意下次找我?”

  “。”

  姜意眠不吭声,依然保持着一派天真的神情。

  季子白定定看了她许久,终究还是鬼使神差地,将果子丢进嘴里。

  咀嚼。

  吞咽。

  喉结上下滚动。

  他不知道,仅仅这短短几秒,一种诡异又霸道的病毒已经入侵他的身体,迅速繁殖。很快他就会被重病缠身,衰竭死去。

  他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许什么都知道,只是执着地过分可恶,近乎可怜。

  “明天、后天,我都会在这里,一直在这里等你。”他反反复复地问:“你呢?”

  “你来不来见我?”

  作者有话要说:我回来挨打了,大家节日快乐!

  有男朋友的跟男朋友一起快乐,没有男朋友的就,跟炸鸡可乐大薯条,烧烤油炸小龙虾一起快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