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我上楼去看看瑞拉。”周子易想帮傅时霆哄瑞拉。

  他和瑞拉平时关系很好,虽然不如瑞拉和麦克的关系好,但现在秦安安、小寒和麦克都不在,他自认为自己在瑞拉面前还是能说上话。

  楼上。

  张嫂用备用钥匙将房门打开。

  房间里兵荒马乱,像狂风过境,乱的一塌糊涂。

  瑞拉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哭声虽然不大,但声音嘶哑而伤心。

  张嫂无法去责备她。

  “瑞拉,你别哭了。你哥哥走之前跟我说,说他以后会来接你的。”张嫂走到床边,拿纸巾给瑞拉擦脸上的泪,“你相信你哥哥好不好?”

  “我不相信他了他说过只要我坚持跟着妈妈,我就能跟他们一起走。”瑞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们说走就走了,他们根本就不爱我。”

  周子易上楼,听到了瑞拉的控诉。

  他走到房间门口,看到满地狼藉,心情更加沉重。

  他进入房间,将地上的东西一件件捡起。

  “子易,这些等会儿我来收拾。”张嫂看到他进来,立即开口。

  “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周子易看到瑞拉正在看自己这边,于是朝她笑了笑,“瑞拉,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是你不用担心,你哥哥那么厉害,未来他肯定能超过你爸爸。等他超过你爸爸,他肯定会把你接走。”

  “那我现在怎么办呢?”瑞拉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没有妈妈和哥哥,眼泪再次奔涌而出。

  “你还有弟弟。虽然你妈妈和哥哥不在你身边,但是你可以每天跟他们打视频。你想他们了,可以去b国找他们。或者你让他们回来看你,都可以的。”周子易走到她面前,一脸真诚看着她,“我会帮你回到你妈妈和哥哥身边。只要以后有机会,我肯定会帮你。”

  瑞拉大受鼓舞:“周叔叔,是麦克叔叔让你来帮我的吗?”

  周子易眼底划过一抹尴尬的神色,面上却和风细雨:“对,是你麦克叔叔让我来劝你。并且让我告诉你,他们之所以走的这么急,是因为你妈妈很伤心。等你妈妈没那么伤心了,他随时会回来看你。”

  瑞拉的眼泪依然不停的往下落。

  只不过她没有再哭出声。

  张嫂抱着她,手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周子易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捡起来后,再次看向瑞拉。

  她在张嫂的怀里睡着了。

  估计是哭累了。

  周子易下楼,看到子秋在傅时霆的怀里也睡着了。

  “老板,瑞拉睡着了。”周子易走到傅时霆面前,“您把子秋放到床上,您也去睡会儿吧!”

  “瑞拉是怎么安静下来的?”傅时霆问。

  “我跟她说麦克和小寒以后会来接你。先给她一点希望,让她好受一点。以后不管小寒来不来接她,她跟您感情深了,就不会这么痛苦。”

  傅时霆沉吟了片刻,道:“子易,我很确定,我跟秦安安没有别的矛盾。我去y国那天,她给我打电话,她怨我不该去y国,不该违背对她的承诺。我告诉她金荣儿死了,我什么都跟她说了。”

  “老板,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您不要伤心了。她不值得您如此痛苦!她无理取闹、不懂变通、冷血无情!”周子易气愤开口,“她今天走的这么干脆,您以后不要给她看孩子。我看她是不是真的能放下这里的一切!”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