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五章诡异的雾气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4-15 22:5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还真是意外,我还以为你最多只是一名疯狂使徒,却没想到你是一名强大的呓语者,被我净化是你的荣幸,说出你的名字”,特斯切一脸自傲的说着,一副对方已经是个死人的表情。

  在木屋内赤裸躺着的冯路,正好可以通过老约翰撞破的洞看到外面的情况,看到了骑士们和老约翰的战斗,虽然距离有些远听不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但看到皮肤黑色身体上长有骨刺的老约翰,和那个身穿黄金色铠甲可以召唤出虚幻镰刀的骑士,内心还是充满了震撼。

  看到特斯切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显露疲态的老约翰忍不住耻笑了一声:“圣光教堂的猴子现在都这么愚蠢了吗!”。

  老约翰身上随即冒出了一阵黑色的雾气,从他的身体向四周扩散开来,瞬间笼罩住了特斯切和他的骑士们,就像是一层乌云一般遮住了蓝色的月光,使人无法视物,而老约翰的身体像是和黑雾融为了一体。

  在这看不到任何事物的环境下特斯切依旧在继续说话:“呓语者,虽然很抱歉,但我们是来拯救你的,你的罪恶是不应该存活的”,随手一挥间数不清的光芒在这片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但只维持了一瞬间就被涌动的黑雾吞噬掉了,这让他周围的的骑士出现了明显的惊慌。

  一个模糊黑色的人影轮廓出现在了一名骑士的身前,那名骑士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胸前冒出一股血花,身上的精美盔甲显然没有保护住这名骑士,一只黑色的手穿过了他的胸膛没有任何的鲜血流出,那名骑士就这么没有了呼吸,倒在了地上。

  在解决掉那名骑士后,黑色人形的这只手又伸向了另外一个骑士,这名骑士显得非常有经验将斗气覆盖了全身,让这只黑手遇到了一点阻碍,给了骑士反抗的机会,那名骑士立刻将斗气注入了手中的秘银长剑向着自己的身前挥了出去,一道剑气朝着黑雾砍了过去,翻涌的黑雾瞬间将剑气吞噬掉,黑色人影并没有放弃,这一次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斗气阻挠而失败,而是直接抓住了他的头颅,在对方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声的时候扔进了黑雾中,那名骑士的身躯瞬间被黑雾融化掉。

  本来自信满满的特斯切表情变了,通过几次的尝试自己无法彻底破坏掉围绕的黑色雾气,也无法在黑雾召唤圣光,所有召唤的圣光在维持一瞬间就会被吞噬掉,毕竟他从未对抗过一个呓语者,特斯切的骄傲不允许自己的失败,咬了咬牙右手从腰间拔出来那把冰蓝的长剑,这是一把非常漂亮的剑,但它也是把对使用者有极大副作用的剑,随着使用的时间使用者的身体会逐渐的变成冰块,特斯切现在只能勉强使用五分钟。

  在特斯切拔出那把冰蓝长剑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周围飘起了零星的雪花,一股寒气向着周围的黑雾扩散而去,在黑雾中失去视线的其他骑士也感觉到了这让他们恐惧的温度,非常熟练的将用斗气将自己有包裹了好几层,以抵御接下来让人死亡的寒冷。

  隐藏在黑雾中的老约翰就感觉自己身体融入的黑雾都变得温度降低了许多,有了要被冻结住的迹象,注视着特斯切手中的那把长剑,老约翰在上面感受到久违的威胁,随即打算阻止对方的动作,身边涌起带有腐蚀性的黑雾朝着特斯切飘来,走下自己的白马,特斯切双手紧握住自己手中的冰蓝色的长剑,一脸严肃的将自己的圣光注入了手中的长剑内,然后猛的插向了脚下的地面。

  蓝色的极寒光芒从特斯切的周围扩散而出,涌起了强烈的寒气,瞬间将攻向自己的黑雾冻成粉末消失在了空气中,这寒气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自己逐渐的扩散了范围,朝着与黑雾融为一体的老约翰弥漫而去,黑色的雾气在被不断的冻成粉末状的雾气,在黑雾中的老约翰感觉自身的血液正在被这极寒的光芒侵蚀而冻结,迅速的打算放弃自己凝聚的黑雾屏障,离开这极寒光芒覆盖的范围。

  冰蓝色的光芒迅速的将黑雾屏障消融干净,这让刚才被笼罩的骑士们重新的获得了久违的视野,只不过此时的他们虽然用斗气勉强的隔绝掉一部分寒气,但依然被冻的身体有些僵硬,而冯路因为黑雾的消失又重新的看到了属于他们的战场。

  一名年轻的骑士此时正瞳孔放大的躺在地上,胸口硕大的洞却没有流出一滴鲜血,微张的嘴巴想必死之前还想着发出声音提醒别人,还有一匹红色的战马正孤零零的站在一边,可此时它背上的骑士却消失了,黑雾之前笼罩的那一片区域此时的地面上已经成了冰的土地,尽管是在炎热夏季的夜晚,可还是让人感觉它的寒冷。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死亡的骑士,特斯切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而这份羞辱正是对面那个喘着粗气的堕落者,在一名光之祭司和几名中级骑士的围攻下,对方在受到圣光壁垒的严重伤害下还能这么轻易的解决自己手下的骑士,这让特斯切有些错估了对方的实力。

  有些勉强维持现在这种状态的老约翰,眼神中的清醒正在被自己内心弑杀的欲望所支配,他知道如果不尽快的干掉眼前的圣光神殿的老鼠,自己绝对会失控,成为没有思维的野兽。

  啊!

  老约翰怒吼了一声,满身骨刺的身躯迅速的冲向了对面的骑士们,特斯切同样手握着自己手中的冰蓝色长剑迎了上去。

  特斯切一剑朝着老约翰劈去,因为非常忌惮特斯切手中冰蓝色长剑,老约翰只能躲闪掉对方的攻击,但特斯切有些着急的攻势丝毫没有停止,随着一边挥动手中的蓝色长剑,特斯切一边发挥着手中长剑的能力,尽管没有给与老约翰实质的伤害,但身体上已经开始出现一片片的冻伤。

  跟随特斯切的几名骑士也已经手握着附加了斗气的秘银长剑朝着老约翰攻了上来,老约翰在几人的围攻下一直用骨刺格挡几人的长剑,在不断躲避冰蓝色长剑的伤害下,老约翰逐渐的陷入了下风。

  突然双目血红色的老约翰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再压抑内心弑杀的欲望,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疯狂状态的老约翰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防御,只剩下要把眼前几人撕碎的欲望。

  噗呲!

  特斯切的长剑抓住了对方的一个空挡,将手中的冰蓝色长剑刺入了对方的腹部,想要流淌出的鲜血立刻变成了冰块,腹部冰冻的痕迹开始在老约翰的身体上逐渐的蔓延。

  “啊”,的一声充满痛苦的吼声从老约翰口中发出,缠绕着黑色雾气的拳头朝着特斯切轰去,特斯切非常快速的从老约翰体内拔出了长剑,迅速的在身体上附加了一层用圣光凝结而成的护盾,打算用手中的长剑格挡住老约翰的攻击。

  砰!,的一声老约翰的拳头和特斯切的手中的长剑碰在了一起,发出了类似金属碰撞的声音,特斯切感到一股巨力传来,随即被老约翰这恐怖力量的一拳轰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坍塌的墙壁将特斯切埋了起来。

  “执事大人,您怎么样了”,一名骑士呼喊着特斯切的名字,想确认对方的状态。

  掩埋住特斯切的碎石砰的一声向四周散开,手中拿着冰蓝色长剑的特斯切狼狈的站了起来,嘴角流出来丝丝的血迹,虽然已经用长剑和圣光盾减弱了一定的力量,但自己还是受到了一些伤害,冰蓝长剑上的光芒也已经变得暗淡,变得和普通的长剑没有区别,这是特斯切的极限,如果继续使用恐怕先死的会是自己。

  其他的骑士纷纷把老约翰包围了起来,用自己的秘银长剑攻击着疯狂的老约翰,一名骑士举着秘银剑向着老约翰刺了过去,但是却被一双黑色的手臂给抓住了。

  随着一声惨叫声传来,骑士的身体飞快的被老约翰身上所涌出的黑色雾气给腐蚀了,他的身体在黑色雾气中化为了虚无,剩余的几名中级骑士迅速的远离了老约翰。

  特斯切紧握着冰蓝长剑朝着已经失控的老约翰奔去,一记圣光斩挥出,老约翰却没有躲避的打算,或者是已经失去清醒的缘故,只剩下了战斗的本能,正面迎上了带有神圣之火的圣光斩,伸出双手想抓住一般。

  轰!

  老约翰被劈的退了出去,撞在了后方的墙壁上,胸口被灼伤的地方说明了它的威力,特斯切一个箭步跳跃来到了约翰的身前,手中的冰蓝长剑划出了一条弧线,朝着老约翰的脖子处挥去。

  眼看冰蓝长剑离老约翰的脖子越来越近了,突然失控的老约翰嘴里呢喃起邪异,黑暗,堕落的低语,特斯切感觉自己耳边响起了“痛苦”两字的声音,脑海里仿佛被人用铁钉穿刺般,身体迟缓了一瞬间。

  “遭了”,此时的特斯切脑海里响起了这两个字,没有任何犹豫,瞬间激发了身上穿着金色铠甲,整个人的身体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黄金光辉,老约翰的拳头狠狠砸在了特斯切的身体上。

  一声闷响,特斯切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嘴角流出了血液,幸亏自己的铠甲也是一件神奇物品拥有不被穿透增加防御的特性,但是它的副作用实在让自己不愿意使用。

  听着自己肚子传来的一阵咕噜声还有阵阵的腹痛,让平时骄傲的特斯切脸色有些涨红,他捂着肚子,狼狈的站了起来,心中充满了愤怒和羞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