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二十二章神秘的房间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4-20 10:2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科伦城一处豪华的建筑内,正舒服的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黑袍老者手上的丝线突然的整齐断掉了,他并没有惊慌,兜帽下满是皱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兴趣,嘴角勾起的笑容喃喃自语道:“海登蒙德,好运礼帽,真是个不错的玩具啊,哈哈哈哈……”。

  随后站起了身体,充满欲望的眼睛里看向了屋内那一张大床上躺着的几名赤裸的少女,那双浑浊的眼睛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渴求和残忍。

  海登的身影仿佛是一位画家在空气中描绘一样,一点一点出现在了怀表店内,在蓝色月光透过窗台的照耀下他此刻脸上,略显疲惫的神情表示他有些累了,毕竟连续的使用了两次自己的这副眼镜,又将自己的精神力注入了克伦斯的体内以帮助他让胸膛的伤口不再流血,就算是身为元素师的海登此刻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将衣服上满鲜血的克伦斯轻轻的放在了他自己的安乐椅上,海登此时才松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坐了下来,揉着太阳穴闭上了眼睛,他的精神力消耗的有些多了。

  咔哧咔哧!

  突如其来的一阵刺耳的咀嚼声从克伦斯头顶的好运礼帽传来,打断了正在闭着眼睛恢复精神力的海登,由于克伦斯借用它的好运躲过了自己的致命位置,就让好运礼帽处于随即附加给使用者厄运的状态,但此时的好运礼帽似乎对附加厄运给帽檐下的克伦斯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它像一条猎犬发现了更美味的食物,伴随着一阵咀嚼声,它慢慢的离开了克伦斯的头顶,朝着海登的头顶飘去,直觉告诉它,尽管自己没有眼睛但是帽檐前的这个身体充满香味的人类是一份难得的美味,自己上次享用这样的美味还是好久之前,贪婪和饥饿驱使着它慢慢飘了起来。

  海登哭笑不得的着看向这顶好像不太聪明的好运礼帽,它恐怕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不是食物,而是猎人,就在它即将在海登头顶落下的时候,突然一双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手掌就那么握住了它的帽檐,然后将它拿到了自己的面前。

  非常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好运礼帽在努力的在海登的手里试图自我旋转挣扎了起来,可落在海登的眼里这顶帽子似乎非常的不服气,轻笑了一下,手中淡蓝色的光芒逐渐的覆盖上了好运礼帽,它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一下子变得乖巧了许多。

  这时,海登的目光不禁的落到了躺在安乐椅上呼吸变得微弱的克伦斯脸上,有些内疚的喃喃自语道:“真不知这对你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厄运,但你应该明白了,自从有了这顶帽子你就不可能在像普通人了”。

  话音刚落,有些内疚的海登此刻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这让他不再犹豫,将好运礼帽重新的戴回了克伦斯的头顶,并补了一句:“这顶倒霉的帽子我果然还是不适合”,随即站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哒哒哒!

  踩踏楼梯的声音伴随着墙壁上的挂钟回响在怀表店内,只是可以听到的只有海登一个人,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看到的是一张巨大的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籍,这些书籍都已经年代久远了,而且有很多因为经常的翻阅都已经破旧不堪,这些古老的书籍中记载着很多东西,有一部分他是知晓的,但另外一部分他却是一无所知,这个房间是他的秘密,他没有让任何人进来过。

  走进这有些拥挤的房间内,海登并没有理会这些书籍,直直的走向了一边的墙壁,伸出手轻轻的按下了其中的一块石砖,墙壁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型的门,门里面的墙壁是用金属打造,而且上面还雕刻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花纹,而在中间放置着一个金属的小盒,上面雕刻着象征着各种天气元素的花纹,看起来有些古朴和神秘。

  将金属小盒轻轻的拿在了手中,海登缓缓的关上自己的房间门,走下了楼梯,望向了还躺在安乐椅上的克伦斯,他的眼里流露出一抹希望,伴随着皮鞋踩踏地面发发出的声音,缓步走向了克伦斯,轻轻的将手中那不知是什么金属做成的小盒打开了,小盒里面有着一颗菱形的透明色的石头,在小盒打开之后一丝丝犹如触手的绿光就从这小盒内渗了出来,把整个的怀表店都照亮了,随着绿光的流露越来越多,小盒内的那枚石头变得更加的璀璨夺目。

  海登慢慢的将那颗菱形的石头拿了起来,它内部的绿色光芒一闪一闪的,散发出强烈的生命气息,就仿佛一个生物的心脏在跳动一般,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石头内的各种花纹。

  充满紧张的将手中这颗菱形的石头轻轻的放在了克伦斯的胸前,突然它所流露出的那如同触手的绿色光芒一下子被收回了石头的内部,它向是被什么所吸引了一样,在海登的注视下,瞬间的就钻入了正在濒死的克伦斯的胸口内,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石头消失的海登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笑意,非常不绅士的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自己额头的冷汗,随即转身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在关注克伦斯,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一步已经成功了,剩下的只能祈祷所谓的黑夜女神了。

  躺在安乐椅上毫无知觉的克伦斯,此刻的身上,突然冒出了一层淡绿色的光芒,光芒一闪一闪的,仿佛是某种生物在呼唤着他的灵魂一般,就这么慢慢的朝着他的胸口移动了起来,然后停留在了他胸口的右侧,与左侧的心脏就那么相互的呼应着,就像是成为了他的另一颗心脏一样。

  一滴滴的绿光从克伦斯的右侧心脏处渗透了出来,顺着心脏的纹路蔓延了下去,逐渐的蔓延到了全身,克伦斯因为失血过多苍白的脸色变得像常人一样的红润,胸口被那五根尖锐指甲所刺穿的孔洞也再绿色的光芒下逐渐的愈合,红色的肉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补着他的伤口。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躺在椅子上的克伦斯突然睁开了双眼,本来无比普通的黑色瞳孔下,隐藏着一丝丝的光芒,当然这是克伦斯所没有感觉到的,他真的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死定了,但是现在身体没有任何的疼痛,而且自己的精神和身体状态似乎比以前还要好。

  此刻他的眼中露出一种迷茫和疑惑的神态,昨天的事情他都清楚的记得,包括自己被那名黑袍人的指甲所刺穿,还有海登先生的那种力量他还清晰的记着。

  克伦斯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周围那熟悉的环境,和耳边熟悉的指针走动的声音,眼中的神色变得异常的复杂,不由得在心里猜测道,“自己似乎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就已经被卷入了各种事件,约翰兰德尔,黑袍人,还有自己这个神秘的雇主海登先生到底是什么人,而且连续的救了自己两次,绝对不是仅仅为了多一个雇员,难不成”,克伦斯突然的想起了约翰兰德尔在自己耳边低沉的说过的一句话,在自己的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

  心里的各种疑惑让克伦斯的心里一下子沉了下来,他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询问海登,毕竟对方连续的救了两次,似乎并不像约翰兰德尔一样想将自己献祭给某位邪神,但他的目的是什么。

  “呦,我聪明的雇员你终于醒了,我都以为你要彻底的抛弃你所欠我的债务了呢”,从厨房走出来的海登调笑着对克伦斯说道,手中还端着自己准备的早餐,当然也包括了昏迷的克伦斯的一份,只是干巴巴的面包和那熟悉的菜汤实在是让他爱不起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