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四十一章幕后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5-09 12:20: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圣约翰帝国或者说整个大陆,警官这个职业都是死亡率非常高的,因为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普通的小偷,罪犯,等等,他们将要面对的很多都是超凡者,也是疯子,只凭借他们手中的左轮手枪,只能给他们的心里带来仅有的一丝慰藉,不能带给他们十足的安全。

  但超凡者都不太喜欢为贵族效力,他们不喜欢约束也不喜欢所谓的贵族礼节。

  而贵族们因为恐惧成为超凡者所带来的种种原因,也不会想着成为超凡者,只有极少数另类的家伙。

  科伦城,斯梅利卡街。

  一处两层的别墅内,昏黄的光芒从窗户照射到外面的草坪上,而里面传来的阵阵女性的呻吟声,证明了主人并没有睡着,还非常的忙碌。

  一头金发,褐色瞳孔,五官极其英俊的中年男子正半敞着自己的睡袍从房间内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少许的红润,随手拿起了旁边桌子上的一杯红酒品尝了起来。

  突然他的眉毛向上一挑,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曾经用名叫罪恶戒指的一件神奇物品,结合自己戏剧家可以操控死人的能力,从而可以短暂影响的一个傀儡消失了,这是他计划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棋子。

  金发男子脸上逐渐的有丝丝怒意浮现在他英俊的脸庞上,但浮现的又岂止是怒意,还有一根根的肉芽从他的脸上伸出,它们蠕动着触手,伸展着身体。

  不一会红色的肉芽逐渐的爬满了金发男子的脸上,然后迅速的如同潮水般的退去,赫然间他年轻英俊的五官在那张脸上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满是皱纹的面孔,脸上到处都是脓疮,看起来令人作呕。

  这是他前一个阶段,一个名称叫做演员的能力,可以改变外表的相貌。

  他拿握着红酒杯的手掌猛的用力,随着"咔嚓"的一声脆响,酒杯应声而裂。

  里面的红色液体洒落在了他的身体上,他沙哑充满玩味的从口中说出了一个名字,“海登蒙德”,然后身体一寸一寸的和背后的阴影融为一体,消失在了夜色中。

  房间内的那张柔软的大床上,正睡着一位身材姣好的美丽少妇,浑身赤裸大片的春光乍泄,只不过她的眼睛无神,嘴巴微张,只有心脏还在以越来越慢的幅度跳动着,显然是已经失去了生命。

  时间飞快的来到了凌晨12点,艾尔和克伦斯将另外的一名警官唤醒以后,就临时以科伦城警官征用的名义,找了一辆还算崭新的出租马车,将那名失去生命的警官抬了上去。

  马车不算狭小的空间内,此刻的三人面对着静静躺着的那名警官都沉默了,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克伦斯从衣服里拿出了罗恩掉在地上的小丑面具,而那张面具上正在咧嘴笑着的表情,仿佛是在嘲笑着所有人。

  最后还是那个粗犷的艾尔局长率先开口打破了此刻的沉寂:“克伦斯,你的报酬明天可以到巡警局来领取,虽然没有见到他的尸体,但已经可以罗恩已经不存在了,这次的事件辛苦你了”。

  缓缓吐出一口气的克伦斯,对艾尔的肯定点了点头,沉默一会,嘴里含糊的还是提醒了艾尔一句:“艾尔先生,罗恩的死,恐怕不是结束”。

  “不是结束!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你这话什么意思”,旁边的另一名警官激动的开口询问道,或许是因为同事的死亡,刺激到了他。

  听着他像质问一般的语气,艾尔锐利的目光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克伦斯刚刚才帮助了我们。

  明白这一切的克伦斯,并没有责怪对方的语气,在心里暗自想道,“他们的目标是自己头顶的好运礼帽,或者更多,还有约翰兰德尔,似乎还有很多看不到的敌人,操控黑袍傀儡背后的人,还有罗恩死后的复活,这绝对不是偶然”。

  悄悄的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的克伦斯,觉得不应该继续这么被动了,自己应该要主动的做点什么,但自己现在的力量还远远不够。

  克伦斯伸手捏了捏因为思考有些疼痛的眉心,对艾尔笑了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一路沉默,而艾尔也没有开口继续提问刚才的那个问题,尽管他也想知道。

  马车很稳,并且在没有任何行人的夜色中行驶的非常快,不知不觉间马车便停在了萨科街和瓦尔科街的交汇处,克伦斯走下马车后,摘下头顶的好运礼帽对艾尔行了一礼,然后目送着处出租马车的远去。

  因为巡警局离瓦尔科街的怀表店是两个方向,所以克伦斯只能选择在一个比较接近的距离走下马车,这样子可以节省掉很多的时间。

  哒哒哒!

  十分钟后,伴随着克伦斯踩在碎石铺成的地面上,所发出的脚步声,眼前又重新的出现了那张被太多的文字,填的满满当当显得格外拥挤的木质牌匾。

  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原本已经无法紧闭的门,现在已经被一对崭新的红色木门所代替了,在门把手和门框边缘的位置,还都镶上了金属用来加固,给人的感觉就是它的非常的坚固,看起来是为了防备某人,咳咳。

  正在这时,刚伸出手臂推动木门的克伦斯,想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他并没有钥匙啊,这让他傻眼般的楞在了那里,手臂就那么犹豫的是该不该收回来。

  最终还是伸出了手臂,尝试着轻轻推了一下木门。

  嘎吱!,木门被意外的推了开来,似乎并没有上锁。

  “海登先生,你就不怕遭遇盗窃吗”,克伦斯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自己的雇主,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然后关紧了木门,脚下非常小心的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担心惊扰到应该已经睡着的海登先生。

  在离瓦尔科街不远的斯亚鲁小街的一处平房建筑中。

  “卢修斯大人”。

  四名身穿粗制亚麻材质衣物的人,他们有男有女,纷纷双手交叉在胸前对着前面坐在沙发上的人行礼道。

  卢修斯手里拿着一根香烟轻轻的点了下头,轻轻从口中吐出了一团烟雾,缓缓开口道:“有结果了吗”。

  四人互相张望着互相看了看,似乎正在询问同伴,但换来的是面面相觑的沉默,他们不禁低下了头,有些畏惧于眼前的人。

  看到几人的沉默,卢修斯双眸射出两道寒光,声音阴沉的说道:“你们应该明白如果找不到,等待你们的将会是什么”!。

  听到卢修斯威胁性的话语,几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颤,想到了某一个同伴因为违反了卢修斯命令的惨状,顿时吓的跪在了地上,齐声求饶道:“请卢修斯大人饶恕我们”。

  看着地上的众人,卢修斯眼底闪过了一抹厌恶之色,随后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们似乎少了一个人”。

  听到卢修斯的话,几人纷纷将低下的头部更低了一些,其中唯一的一名女性用着清脆的声音开口说道:“卢修斯大人,是罗恩并没有回来”。

  “罗恩”,卢修斯嘴里念了一句,脑海里想起了关于这个罗恩的信息,对生命的执念让他偶然成为了一名神最低级的使者。

  “呵呵”,卢修斯低声冷笑了一声,他感觉自己本就不好的耐心,再被眼前的这些蠢货一点一点浪费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