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六十三章卡塔德酒吧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5-31 10: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外界,如果有普通人在此刻看到那一定会感到非常诡异,正安静躺在床上的克伦斯,胸口处隐隐约约散发出了一团红色的光芒。

  还有着如同发丝一样纤细的触手,延伸到了心脏的位置,将其如同做蚕茧一样包裹了起来。

  精神力的空间内不知过了多久,在克伦斯将精神力彻底的用光后,才将放在血色肉球上的手掌拿了开来。

  然后打量着一副病殃殃没有活力的元素媒介,轻笑了一声,虚幻的身体随之化为星光消失在了这个空间,回归了原本的身体。

  呼呼呼!

  正处于假睡的克伦斯,眼睛猛的睁了开来,耳边听到的依旧是奥狄斯那粗鲁的咕噜声。

  由于将所有的精神力注入了元素心脏内,导致现在克伦斯的精神有些萎靡,但依旧不能掩饰内心的欣喜。

  虽然这次的容纳非常冒险,但是此刻的收获还是非常巨大的,克伦斯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有了十足的进步,可以更加熟练的运用火元素了。

  坐起身体的克伦斯,侧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复古钟表。

  凌晨的3点钟,不免得让他有些诧异的在心里腹诽道,“居然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既然容纳超凡媒介这一步我做到了,那么下一步就是寻找晋升下一个阶段的药剂”。

  可仅有的那一点财富,还是无情的给了克伦斯一个打击,毕竟自己太穷了啊。

  汪,汪,汪!已经习惯被阿奇柏德叫声吵醒的克伦斯,舒展了一下筋骨,好奇的看向床边的位置,期待着阿奇柏德会变成什么奇葩的犬类。

  一只棕色浑身卷毛的狗顿时映入了克伦斯的眼帘,让克伦斯一时有些愣住了,一脸疑问的说道:“泰迪!”。

  “什么泰迪”,头发被压成鸡窝状的奥狄斯,精神恍惚的问了一句。

  并没打算解释这个困难问题的克伦斯,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

  以往的懒散和咸鱼已经在他的身上变得越来越少了,这个世界让克伦斯清醒的认知到了,活着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快速结束掉早餐后,克伦斯试探着向海登先生请了一个下午的假期,因为奥狄斯之前告诉过自己今天晚上有一场隐秘的超凡者交易会。

  对此海登并没有多问,随口便答应了下来。

  下午两点,克伦斯将昨晚得到的那把大口径手枪,和那份属于黑夜修道院的那份遗留物一起带在了身上,当然还有自己仅有的那5克苏硬币。

  由于海登先生的告诫,信仰黑夜女神的超凡者们,有着会回收散落在外遗留物的习惯,克伦斯担忧就算将其做成了神奇物品,也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一脸心疼的克伦斯,郁闷的坐在了一辆出租马车上,因为自己口袋内的硬币接下来就不是自己的了。

  “克伦斯,你有多少索契,本大爷奉劝你,想要购买到自己所需的物品,财富是不可或缺的”,奥狄斯一副高傲的说道。

  克伦斯毫不客气的回怼了一句:“奥狄斯先生,请不要忘记,你甚至没有乘坐出租马车的钱”。

  哼!,奥狄斯一时无语的扭头轻哼了一声。

  十分钟后,卡拉科区的边缘,罗比内德街,克伦斯因为不想受到太多人关注的原因,并没有将阿奇柏德一起带出来,在咬了咬牙付给车夫1克苏后,克伦斯两人就走下了马车。

  因为临近码头的原因,炎热的天气,并没能阻拦刚刚从船上忙碌结束的水手们,他们正准备舒服的享受一杯。

  只有在夏季才可以喝到的一种叫做塔普的酒,低廉的价格让它们成为了水手们和船员们的最爱。

  这条充斥着男性荷尔蒙气味的街道上,也让站街女郎显得格外热情,因为她们知道长时间漂泊在海上的船员们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

  除了酒精的刺激还有一些别的东西,而且水手们也不会吝啬为了她们花费一点点克苏。

  穿着紧身皮衣的女郎,露着大腿,穿着短裙的女郎,甚至还有些暴露的女郎,在路过克伦斯和奥狄斯的身边时,还故意用胸前的丰盈挤了挤。

  然后还冲样貌不错的克伦斯抛了一个媚眼,询问他是否愿意在自己的身上浪费一些时间和金钱。

  在克伦斯一旁的奥狄斯,正打算看一场好戏般戏谑的盯着无从招架的克伦斯,他看得出克伦斯对热情的女性显得非常无奈。

  对此克伦斯只能恶狠狠的瞪了奥狄斯一眼,只能脚步快速的脱离了那名站街女郎的纠缠,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看着不知所措离开的克伦斯,身后的女郎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不一会在奥狄斯的带领下,走进了一家名为卡塔德的酒吧。

  里面只有一张略显破旧的吧台,和数张桌椅,杂乱的叫嚷声和难闻的气味,让克伦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奥狄斯拍了拍克伦斯的肩膀,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走到了那张吧台的位置,轻轻敲了敲吧台,对吧台后的老者开口说道:“两杯塔普酒”。

  老者抬头看了奥狄斯一眼,随即点了点头,从身后的柜子内拿出了两个硕大的木质酒杯。

  然后从一旁的木桶内盛满了这种名叫塔普的酒,将其放在了吧台的前面:“1克苏”,老者平淡的开口道。

  啪嗒!,两枚半克苏的硬币,被克伦斯心疼的放在了吧台上面,老者快速的收了起来。

  由于吧台太高的缘故,克伦斯只能尴尬的坐在了高脚凳上。

  克伦斯好奇的摇晃了一下木质酒杯内这种被称为塔普的劣质酒液。

  并不知道自己酒量的克伦斯只敢浅浅的抿了一小口,瞬间就被这入口的辛辣和苦涩感呛的咳嗽了起来,这让一旁的老者闪过一丝笑意。

  随后奥狄斯大口的喝了一口酒杯的塔普酒,小声的开口询问道:“老科里,今天的交易会还是在原地吗”。

  被称为老科里的老者,仔细打量了奥狄斯和克伦斯一眼,似乎是认出来奥狄斯一样,平静的脸色突然一变略带嘲讽的说道:“原来是你啊,那么你这次准备好足够的金钱了吗”。

  “本大爷自然准备好了,而且是你想象不到的数量”,嘴硬的奥狄斯毫不客气的抬起下巴回怼道。

  一旁仔细倾听的克伦斯在心里对他翻了个白眼,不禁的吐槽道,“奥狄斯先生,你现在全身上下唯一值钱的只有自己那份遗留物了吧,虽然它很值钱,但是在你活着之前恐怕是不可能将其卖掉了”。

  老科里轻轻敲了敲吧台的桌面,低声说道:“两克苏,你应该明白这很公平”。

  “狗屎,真黑啊,不过幸亏不是花自己的钱”,奥狄斯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老科里的贪婪。

  “我就只剩2克苏了啊,这是巧合吗,真就身无分文了啊”,克伦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将口袋内剩余的四枚硬币放在了吧台的桌子上。

  老科里的眼睛一亮,随代给了另外的一名酒吧的工作人员,就带着克伦斯两人离开了酒吧。

  哒哒哒!,老科里带着克伦斯两人七拐八拐的走到了一处像是仓库一样的建筑前,然后从墙角的木箱里拿出了两件带着兜帽的黑色长袍,还有两张古怪的面具。

  “你应该明白规矩”,老科里深深看了奥狄斯一眼,似叮嘱似警告的说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