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六十五章仅有的财富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6-02 11:06: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换来的是心里不爽的奥狄斯的大声嘲讽,此刻郁闷的他再也没有了所谓的贵族礼仪:

  “狗屎,500索契你就想得到一份遗留物,你怕是昨天晚上在站街女郎的身上浪费了太多金币,导致你今天的贫穷”。

  “这本来是本大爷的啊,我的钱啊,不行克伦斯你必须要分我一点”,欲哭无泪的奥狄斯在心里埋怨着克伦斯。

  那名出价的超凡者顿时噤了声,挠了挠头,尴尬的坐回了位置上。

  尽管许多人都非常的眼热可以得到一份超凡者的遗留物,然后将其做成神奇物品。

  但属于黑夜领域的遗留物会带来的麻烦,和高昂的价格还是劝退了他们。

  呵呵!,突然坐在上首的主事人轻笑了一声,眸子中出现了一丝火热,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1200索契,我毕竟要冒着被黑夜修道院找麻烦的情况,这个价格很公道”,看不出年龄的主事人开口道。

  1200索契,略显犹豫了一下的克伦斯,虽然这个价格并不能达到奥狄斯所说的2000索契的高昂价格。

  但因为它属于黑夜领域的原因,就将它的价格无形中压低了一部分,1200索契就像他说的很公道了。

  “成交”,克伦斯装作心疼的样子,沉声开口道,达成了今天,或许很久以来交易会的最大一笔成交额,这也让克伦斯拥有了不菲的财富。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成交的物品,在克伦斯所拿出的那份遗留物前都显得平平无奇。

  直到没有人再发言求购或者售卖物品,几分钟后,坐在上首的主事人目光扫视了坐在两旁的超凡者们,轻笑着开口道:“先生们,期待我们下次的再会,祝你们好运”。

  众人纷纷起身半躬身行了一礼。

  “那就由这位先生第一个离开”,主事人微眯着眼睛对克伦斯说道。

  呼,克伦斯模仿着奥狄斯的动作,将手边之前点燃的蜡烛轻轻吹灭了,尽管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然后缓缓的离开了这间只有烛火的建筑。

  坐在出租马上的克伦斯,在心里仔细计算着这次得到的物品,一把炼金的左轮手枪还有超凡子弹,卖出的那份遗留物让自己在购买了手枪后还剩余837索契,这也要感谢那名主事人,在购买遗留物后没有额外扣除本来属于他的酬劳。

  这笔可以让普通人可以富足生活一生的财富,对于一名超凡者来说还只是杯水车薪,甚至连海登先生的债务都不能彻底偿还。

  “克伦斯,那份遗留物,你是不是”,坐在克伦斯对面的奥狄斯,一副讨好的笑着,然后伸出了摩挲的手掌,似乎想分得一部分关于遗留物的索契。

  看了他一眼的克伦斯,在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这个胆小的贵族居然还想着分一杯羹。

  不过还是多亏了这个家伙自己才能把那份麻烦的遗留物卖掉,或许可以给他一点点就当报酬了,嗯,就一点点。

  克伦斯在奥狄斯一脸贪婪的目光下,从口袋里缓缓掏出了一叠纸币,上面精美的印刷着属于圣约翰帝国第一任执政官的头像。

  他是个有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人,头顶戴着镶嵌满宝石的皇冠,眼神中的威严似乎可以轻易的透过钱币的画像,映射给他的子民。

  贫穷的克伦斯轻轻嗅着来自手中钱币的铜臭味,手指一下一下的在不停的点数着,犹豫着该将哪张作为报酬交给奥狄斯。

  最后他的手指停留在了三张1索契的纸币上,咬了咬牙,然后在奥狄斯一副鄙视的神情中递了出去。

  “真是个小气的家伙”,奥狄斯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然后伸手去接。

  在即将被奥狄斯接住的时候,克伦斯像是反悔一样挑了下眉头,又收回了两张,最后只递给了奥狄斯一张。

  看着手掌中那1索契面值的纸币,还有上面那个小胡子的男人,此刻的表情似乎正在嘲笑着奥狄斯。

  不由的让他脸瞬间拉了下来,被侮辱了般的说道:“克伦斯,你这是在侮辱一名贵族,本大爷绝对不会再帮助你了”。

  “是吗,奥狄斯先生”,已经对这个高傲又胆小贵族了如指掌的克伦斯,轻轻一笑,然后阴沉着反问一句,而手掌已经拿起刚刚购买的左轮手枪。

  额头瞬间多出一丝冷汗的奥狄斯快速的将手里的1索契纸币放进了口袋里。

  担忧着这仅有的报酬在下一秒也不属于自己,然后当做没有发生事情的样子吹起了口哨。

  几分钟后,出租马车缓缓的停在了瓦尔科街的怀表店门外,由一副不情愿的奥狄斯支付了乘坐马车的费用。

  狗屎!

  第二天早上,在享用过早餐后,克伦斯便将原本属于自己的工作慷慨的交给了奥狄斯,毕竟自己现在更需要的是尽快学习文字。

  两人在奥狄斯一副非常,“乐意荣幸”,的表情下达成了这次愉快的交易,当然愉快的只有克伦斯。

  这也是为了让奥狄斯不在怀表店内整天白吃白喝,用海登先生的话来说,珍贵的食物是需要用劳动换取的,不劳动的人只能看着别人享用大餐,自己只能在垃圾堆里找寻残羹剩饭。

  今天的报纸上似乎是少了以往的凶杀案的报道,又重新的多出了海登先生喜欢的桃色内容,让他的嘴角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由于海登将维持怀表店内凉爽的那颗德鲁伊之石,被好运礼帽吞噬掉了,此刻的克伦斯几人,正在独属于圣约翰帝国闷热又干燥的空气内饱受煎熬,而海登先生不知道他的身体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开始出现轻微的咳嗽。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请进”,克伦斯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起身回应道。

  一名身穿黑色复古长裙有一头栗色的长发,面容姣好,但脸上有一些病态美感的女士走了进来,她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副大方端庄的姿态。

  “您好,女士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克伦斯非常有礼貌的问候道。

  女士看了一眼黑发黑瞳的克伦斯,随后微笑着说:“我想要购买一块怀表送给我的丈夫”。

  克伦斯细细打量着对面那名女士的衣着,和身上的那份气质,绝对不是普通中产阶级可以拥有的,很可能是一名落魄的贵族女士。

  那名女士注意到了克伦斯善意的打量,并没有感觉介意,因为这个世界的雇员们都是根据顾客的衣着来推荐适合他们的商品,或者说势利眼。

  克伦斯引领着那名女士走到了木质的柜台前,一块块的介绍起了各种,种类的怀表。

  而海登则舒服的躺在安乐椅上,没有想亲自介绍的想法,只是时不时帮助克伦斯补充着必要的东西,毕竟克伦斯摸鱼的时间太多了。

  虽然瓦尔科街的位置偏僻,但海登先生的店内怀表不乏有精品。

  克伦斯正拿起一块古朴的怀表,通体呈黑色,上面镶嵌着蓝色的石头,一共12颗,每颗石头中间有一个小孔,在每个小孔中间放置着一颗绿色的宝石。

  克伦斯的介绍很详细,甚至连怀表的价格都告诉了那位女士,她听的很仔细,在看到女士眼神中闪过的喜爱之色,立刻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女士在柜台上拿起看了几眼,随即对着克伦斯点头说道:“我很喜欢你介绍的怀表,我很满意”。

  听到对方的话,克伦斯顿时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也算是自己为怀表店赚到的第一份营业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