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六十八章魔女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6-05 10:5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克伦斯眼中闪过了一抹厌恶,他完全可以想象到眼前这名贵族少年用同样的方式抢夺了多少可怜的人。

  如果不是众人在场,克伦斯并不介意将对方当做好运礼帽的口粮。

  但想到他身上这股让人厌恶的气味,克伦斯为了好运礼帽的健康着想,还是短暂放弃了。

  哒哒哒!,克伦斯牵着阿奇柏德靠近了贵族少年。

  “卑贱的小子,你想做什么,贵族少年吞咽了一口唾液”,紧缩的瞳孔紧紧盯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可以感到对方呼吸的克伦斯。

  咔!,一声扣动左轮击锤的声音回荡在几人的耳边。

  “克伦斯,别开枪”,艾尔连忙劝解道。

  生怕克伦斯下一秒就送这个恶心的家伙,回归女神的国服,那样子会给女神带去一坨扫不清的垃圾。

  突然间,嗯,一股隐隐约约的骚味顺着空气进入了克伦斯的鼻腔,让他皱了一下眉头。

  “别,别,别开枪,我可以给你钱,甚至许多的少女”,原来是这个贵族少年被吓的尿了裤子,正颤抖着腿部向克伦斯祈求。

  压根就不打算开枪的克伦斯轻笑了一声,如果将自己左轮内的超凡子弹用在这种人身上,那简直是这颗子弹的悲哀。

  “先生,我只是希望今天的事情不要有人知道”,克伦斯冰冷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小声的道。

  黑色的瞳孔下闪过了一丝不被人注意到的光芒,这是在完美容纳第一阶段的超凡媒介后所得知的能力,精神力压迫,用自己那超乎常人的精神力迫使对方听从。

  “是,好的”。

  贵族少年的眼神中顿时出现了一抹错愕,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听从面前这个长得非常好看少年的话,升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

  滴答!,从鼻尖流下一滴汗水的克伦斯,摇摇晃晃的捂住了自己的头部,踉跄的身体仿佛下一刻就要摔倒。

  “克伦斯,你怎么了”,艾尔连忙上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挣脱了艾尔搀扶的克伦斯摇了摇头,这只是第一次使用产生的不适感。

  至于剩下的仆人们就比较容易对付了,在艾尔的威胁下,纷纷对着各自信仰的神灵保证将今天的事情烂在了肚子里。

  “克伦斯,你用的这是什么方法,居然将一头鬣狗变成了一只小奶狗”,奥狄斯不厌其烦的道。

  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克伦斯并没有搭理奥狄斯的问题,反而在心里十分庆幸,毕竟这是第一次使用。

  精神力压迫对于细微的操控实在要求太高,这才导致克伦斯脑海里一阵阵刺痛。

  如果用的力度太大那么对方可能就变成一个大小便失禁的傻子,力度太小很可能会丧失作用。

  一边走艾尔一边对着克伦斯介绍道:“那名女士的丈夫是一名医师,他叫做泰伦·尤利塞斯,夫人是昆蒂娜·乔纳森”。

  “他们是落魄的贵族,来自南方的苏兰特联合帝国,听说是因为政权的倒台破势他们流亡到了圣约翰帝国”。

  “啧,毕竟是敌对国家的贵族,圣约翰帝国的现任执政官,居然都不担心是对方派来的探子吗,他难不成老眼昏花了”

  奥狄斯不以为然道。

  克伦斯的想法和奥狄斯差不多。

  对待敌国的落魄贵族要么是软禁起来,要么直接当座上宾用来做政治筹码,放任不管这是在收买人心吗,是不是太低劣了。

  就算一个月前苏兰特联合帝国发生了内乱,让战争的脚步来的更晚了一些。

  但对于军方的大佬们,战争往往是他们建立军功获得财富的最好方式,他们无比渴望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一些东西,甚至权利。

  用圣光教堂那群神棍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世界有太多需要充满圣光的秩序去照耀,就算是敌国的人民也一样,信仰圣光的都是我们的信徒”。

  艾尔一副夸张模仿着圣光教堂的姿势嘲讽道。

  “呵呵,局长先生,有没有有人告诉你,等你退休后可以选择去做一名业余演员”,奥狄斯眨了眨眼,露出一种怪怪的意味。

  砰!,对于奥狄斯嘲弄,艾尔选择的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对于现任的圣约翰帝国第五任执政官,人们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老,太老了,枯槁的身躯和脸上的皱纹仿佛干枯的树皮,一阵风就可能击倒这个年迈的执政官。

  而报纸上对这位年迈执政官的评价是,他是个清廉君主,非常的洁身自好,苍老的外表下隐藏着超乎常人的睿智。

  狗屎,年纪这么大了不想洁身自好恐怕他也没这个能力了,面对众多的漂亮女士小姐,他只能看看罢了。

  就算如此,他还娶了一位只有30岁的年轻贵妇,扩充他所谓的后宫。

  睿智,这是因为圣光教堂几乎将其当做傀儡了,幸亏执政官并不是掌握着所有的权力,旗下还有众多的贵族利益集团在教堂这和头疯狂的猛虎制衡,不然这个国家的唯一印象恐怕只有赞美圣光了。

  很快,克伦斯等人就走到一处单层的建筑处,这是一栋非常常见的出租房。

  由于离市场的中心有着一定的距离,它的价格相应的比较低廉。

  “对待一名流亡的贵族,圣约翰帝国真的是很没有诚意啊,居然连住的地方都那么简陋”,奥狄斯不满的吐槽道,似有似无的想到了自己的家族。

  “艾尔先生,你确定那位昆蒂娜女士还回到这里来吗,毕竟她的丈夫已经疯掉了”,克伦斯疑惑的道。

  “是的,经过那些没失踪的私家侦探说法是这样的,这位夫人尽管在自己丈夫疯掉后,依旧会回到这间房子内,艾尔道。

  “难不成这间屋子有什么宝物”,奥狄斯惊讶道,眼中闪烁出跃跃欲试的光彩。

  用眼神瞪了他一眼的克伦斯,决定为了这位古老贵族的生命安全,以后还是帮助改掉这个作死的毛病吧。

  “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因为这座房子的房租到期了”,艾尔沉声回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自顾自的点了起来。

  哒哒哒!,一阵独特只有高跟皮鞋发出富有节奏感的声音,让蹲守的克伦斯几人连忙探头向外看去。

  那张让克伦斯陌生又眼熟的脸庞映入了几人的眼中。

  以往的那种病态美感被一种具有侵略性的诱惑感所取代。

  她的每一个动作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深深的魅力,让周围的男性不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了她的身体,贪婪目光,透过她轻薄的衣服想看到更多。

  咔嚓!,昆蒂娜似乎注意到了这众多的目光,不悦的表情瞬间挂在了脸上,让她快速的走进了出租房内。

  只是被影响到一瞬间的克伦斯,拍了拍奥狄斯和艾尔有些呆滞的目光,将他们望眼欲穿的神情收了回来。

  “真是位具有非常魅力的女士啊”,奥狄斯和艾尔一同赞叹道。

  “我现在相信这件事绝对不简单了”,克伦斯沉声道。

  被吸引住目光的那一刻,克伦斯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无尽的诱惑和勾引人心底那份蠢蠢欲动的诱惑。

  这明显不是正常人该有的,但庆幸的是太阳穴的刺痛感让自己因祸得福了。

  汪!,阿奇柏德对着克伦斯提醒似的叫了一声,但他似乎听不懂。

  “阿奇柏德,她是超凡者,如果是的话你就叫一声,如果不是你就不叫”,最后克伦斯还是想出了一个简单有又有效的方法。

  汪!,阿奇柏德叫了一声,证实了克伦斯的判断。

  那么刚才她使用的是什么能力,我感觉自己的目光再也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艾尔阴沉着脸问道。

  沉默片刻后。

  “魔女,本大爷想起来了,只有她们才会无形中散发这种吸引男性的气味”,突然回忆起了什么一样,奥狄斯拍了一下脑袋,惊恐的说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