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七十章黑夜的传教者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6-07 12: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摇晃了一下有些发昏的脑袋,克伦斯将停留在耳边那充满诱惑的声音甩掉了。

  “真是丢人啊,居然那么轻易就被那位魔女女士诱惑住了”,克伦斯站起身体,对还在流口水的奥狄斯吐槽道。

  “克伦斯,怎么唤醒他”,耸了耸肩膀的艾尔道。

  “可以用他最熟悉的方式叫醒他,艾尔先生,我们的时间不多,要尽快”,克伦斯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道。

  “我懂了”,艾尔秒懂的笑了笑。

  抬起了自己硕大的拳头,快速地朝着奥狄斯的腹部打去。

  当然这是为了叫醒他,并没有使用太大的力量,不然奥狄斯可能会把今天的早餐,或者昨晚的晚餐吐出来,当然前提是他并没有消化。

  咳咳!,被打的立刻倒地的奥狄斯瞬间清醒了过来,眼神中的恍惚被腹部的痛苦所取代。

  “这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克伦斯小声的嘀咕道,有些不忍的看在地上呻吟的奥狄斯。

  十几分钟后,斯梅利卡街。

  “艾尔先生,呼呼,我跑不动了”,大口喘着粗气的克伦斯道,炎热的天气让本就不好的体力下降的更快。

  而在不远处的拐角处,身穿黑色长裙的昆蒂娜体力似乎也到达了极限。

  “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这么狼狈,出了什么事情”,突然这带有极具诱惑力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不用你管,这都是你害的,我恨你”,昆蒂娜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怨恨的抬起了脑袋道。

  一名优雅,身材纤细,酒红色长发的女士正笑吟吟的说道,褐色的眸子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极具诱惑的魅力。

  “呵呵呵,这是我们的宿命,你逃避不了的”,那名长发女士继续优雅的道。

  “我甚至不知道该称呼你父亲还是母亲,我厌恶你所谓的宿命”,昆蒂娜厉声道,话语中充满了对声音主人的鄙视。

  “看起来你遇到了麻烦,让我们换个环境再谈,我想你会接受的”,长发女士建议道。

  然后指了指一处建筑,自顾自的向前走去,并没有打算搀扶被她称为孩子的昆蒂娜。

  犹豫片刻,昆蒂娜望着越走越远的那道身影,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看着已经消失在视线内的那道人影,艾尔阴沉着脸道:“还是跟丢了”。

  “克伦斯,我们这不是还有你的这只小宠物吗”,刚想说出狗字的奥狄斯,突然回想着这只诡异的狗似乎不太喜欢别人称呼它是狗,然后讪讪的继续说道:“你可以让阿奇柏德试试能不能闻到那位女士的气味”。

  虽然有狗的外形,但阿奇柏德毕竟不属于是真的犬类,只是一件神奇物品拥有了生物的外形。

  克伦斯蹲下身体尝试的对它询问,但果然没有出乎预计,阿奇柏德确实闻不到,它只能感应距离比较近的超凡者。

  对此克伦斯几人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失败的结局。

  “请容许我打扰你们一下”,一名戴着咖啡色牛仔帽身穿夹克的男子在克伦斯几人面前停下了脚步。

  “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克伦斯皱眉问道。

  “我是黑夜女士的传道者,更是教导人们平等的领路人,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亚希伯恩·豪斯曼”,男子双手合十放在眉心行了一礼。

  与克伦斯和奥狄斯的迷惑不同,瞬间反应过来的艾尔同样回了一礼。

  汪!,阿奇柏德则是不善的怒吼了一声,高高上翘的尾巴此刻胆怯的垂了下来,它似乎非常不喜欢这个陌生男子。

  “黑夜女士?不应该是女神吗”,克伦斯猜测道,伸手安抚了一下躁动的阿奇柏德。

  亚希伯恩笑着对艾尔点了点头,对克伦斯和奥狄斯道:“我们伟大的女士是宁静黑暗的化身,也是红月蓝月的象征,信仰她你将在死后进入伟大女士的神国,那里充满了平等,祥和,不会有饥饿和疾病,你所有的罪恶将被洗刷……”。

  “黑夜修道院的传教者”,克伦斯已经猜到了这个虔诚男子的身份,但阿奇柏德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是独特的一个正神教会,它们非常的隐秘,甚至在这片大陆上,都没有太多属于黑夜的教堂来供信徒祷告。

  用传教者的话来说,女神不需要一个装修华丽的房子来束缚住自己的耳朵,那样只能听到来自房子内的祷告声。

  信仰女神只需在心中祷告,甚至不需要任何祭祀,因为她会在每天的夜晚聆听救赎,从而给与启示。

  当然这或许是在她心情好的时候,或者你有着特殊的身份,毕竟信徒太多,女神也是很忙碌的。

  传教者是黑夜修道院的一个独特的职业,这是虔诚信徒们自发组建的。

  他们大多是普通人,当然也有一部分超凡者,他们是女神手中的矛,手中的盾,帮助女神惩戒邪教徒。

  克伦斯没有打断的听着亚希伯恩将女神的法典说完,然后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对信仰这位代表黑暗宁静的女神没有兴趣。

  “感谢您的聆听,愿伟大的女士注视你”,亚希伯恩摘下帽子置于胸前行了一礼。

  然后笑着从克伦斯几人身边走过,继续传播信仰。

  “本大爷更喜欢自由自在,才不要信仰什么女神”,奥狄斯不爽的道。

  作为一名小偷如果真的有了一位正神作为信仰,那遇到宝物的时候是不是先赞美一下神灵,让祂原谅自己的错误,然后再进行偷窃,这太讽刺了。

  回应他的又是艾尔的一个巴掌,道:“要对任何神灵都充满敬畏”。

  缩了缩脑袋的奥狄斯不敢再发话。

  “对了,提醒你们一句,女神的目光注视着前方的罪恶,为破除罪恶的人指引前行的方向”,扭过头的亚希伯恩对克伦斯几人呼喊道,嘴角的笑意让人感觉无比真诚。

  “什么意思,这是提醒,又或者只是随口说的”,克伦斯楞道。

  艾尔迷糊的对亚希伯恩行了一礼,似乎也在思考他的话语。

  转过身体的亚希伯恩,挂在嘴角的浅笑却变成了戏谑,自顾自的越走越远。

  “你们相信吗,本大爷可是不信的”,对任何正神教会都没好感的奥狄斯道。

  克伦斯对此耸了耸肩,道:“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反正也跟丢了,就当压马路吧”。

  “那个,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是什么意思”,从未听过这个名词的艾尔挠头道。

  “该死,忘记这个世界没有这句话了”,克伦斯心里腹诽道,然后将这句话解释给了两人。

  几分钟后。

  “真热,本大爷就不该听信那个传教者的话”,在炙热太阳下极为不舒服的奥狄斯道。

  对此,克伦斯也只能苦笑了一声,心里也有些打退堂鼓,毕竟传道者的话并不是那么直接。

  有着一身厚重毛发的阿奇柏德,正在大口的喘息着,克伦斯觉得,如果它是一只真实意义的生物犬,恐怕早就被圣约翰帝国的炎热干掉了。

  汪!,突然,垂头丧气,耷拉着狭长嘴巴的阿奇柏德,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冲着旁边的一处建筑物叫了两声。

  斯美纳诺餐厅,这正是奥狄斯盯上克伦斯钱包的地方。

  只不过倒霉的他非但没能偷窃到财物,还要给他们两人白白打工,对奥狄斯来说这里是悲剧开始的地方。

  “这里有什么问题吗”,艾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低头对阿奇柏德道。

  汪!,阿奇柏德回应道。

  面面相觑的几人,并没能听懂它想表达的意思。

  “看起来有时间需要学习一下狗的语言,希望这个世界真的有”,克伦斯无奈的在在心里想道。

  只是驻足了一会的克伦斯等人,就保持着警惕走进了这家昂贵的餐厅。

  因为特殊的装潢,和并不是吃饭的时间,空荡荡的桌椅让这家餐厅显得异常安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