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命运之上 第一百二十六章完美容器

小说:走在命运之上 作者:黑色的字 更新时间:2022-08-02 09:2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么长时间看守遗留物的超凡者们,不会受到它们的影响吗”。

  “其实它们并没有那么恐怖,就像现在只是一坨一坨蠕动的血肉,尽管它长得非常恶心,但没有任何的攻击性,也不会散发任何恶心的气味,当然让它们保持乖巧的前提,是不能让其接触到任何生物,不然”。

  奥狄斯话语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不然怎么样”,克伦斯继续追问。

  “唉!就在一周前我和豪厄尔,接受了一件在帕安区调查失踪工人的委托,而委托人是那名工人的妻子,经过她的诉说,她的丈夫在结束完工作后并没有回到家里,她也曾试图寻求警官的帮助”。

  “但警官们的工作效率你应该明白,对于普通人他们往往表现的都不是太上心,而且又是最常见的失踪案,每天不知道要失踪多少人的拉克丝雷来说,一个普通人不会引起太大的风波”。

  “是的,对于警官们,除非是有来自上层的压力才会勤勤恳恳,艾尔先生就是个不错的例子”,克伦斯如实道。

  “那位强壮的局长先生让本大爷的肚子还在隐隐作痛,希望不要再见到他了”,奥狄斯依旧畏惧于那位直接的局长先生。

  “嗯,你继续说”。

  “直到那位女士,十分巧合,的误入了澳罗斯咖啡厅,并且一直低念赞美女神,赞美黑夜,对于神官的我们,黑夜女神的信徒自己等人面前祈求,是绝对不能放任不管的”。

  奥狄斯特意在巧合两字上用了重音,听的克伦斯一阵皱眉,过于的巧合那就是刻意为之。

  “我们紧接着就注意到了她,并且以美赫斯事务所的名义开始了解她的诉求,并接受了这份普通的委托,随后队长交给了我和豪厄尔”。

  “我们走访他工作的工厂,而工厂负责人的说法是,那位先生依旧如往常一样离开,并没有表现任何的异常,得益于豪厄尔是一位阶段一的招魂人,对灵魂非常敏锐,并且可以沟通灵魂,在他对灵魂的敏锐感应下,和失踪者比较短的时间内,我们成功在一处生锈的管道内,找到了那位先生被撕碎的灵魂碎片和洒落的不明液体”。

  “居然真的有死去的灵魂,那么会不会有鬼,而且还有着可以沟通灵魂的超凡者,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克伦斯暗自嘲讽道,继续耐心的听奥狄斯讲述着。

  “当时他的灵魂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无法沟通当时发生了什么,不过通过在周遭寻找到凌乱的脚印痕迹,和残留的衣物,还是确定了那名失踪者已经死亡,并且极其有可能就是那摊不明液体,紧接着,紧接着……”。

  房间内的奥狄斯突然结巴了起来,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拳头,眼眸中流露出深深的后怕。

  “奥狄斯,紧接着怎么样”,克伦斯出声叫醒了一时处于恐惧情绪的奥狄斯。

  “失踪者的妻子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表现得异常痛苦,但她没有忘记支付应该有的酬劳,随后她竟提出为我和豪厄尔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为了感谢我们的高效率和敬业”。

  “如果按照黑夜修道院的规定我们是不可以去的,但那位女士坚决的态度使我们无法拒绝,并且表达了极度的虔诚,认为是黑夜女神的帮助,待我们走进她家后,首先是豪厄尔,从他的表情中我看到了极度的不适感和恐惧,他立刻便要招呼我夺门而逃,但一切都晚了”。

  “房门被瞬间关住,我们尝试用手枪射击,但紧接着整个房间的地面和墙壁都开始剧烈蠕动,仿佛一团活物”。

  那名女士口中随之叫嚣着

  “我们就是她今天的晚餐,她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直到成为一具合格的容器,让一名叫普雷斯科特的未知存在降生,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

  话到这里,房间内的奥狄斯,眼神中不禁流露出深深的伤感,自己的存活实在是幸运。

  “容器,普雷斯科特”!

  听着奥狄斯的讲述,为他当时的困境捏了一把冷汗的同时,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所说的东西实在超过了自己的理解,极度的恐惧永远来自于未知。

  “然后呢,那个被自称为容器的家伙怎么样了”。

  “当时谁都不会想到,这一切包括那位女士丈夫的失踪,还有随后巧合的走进了澳罗斯咖啡厅内,低声祈求女神,赞美女神,都是她一手促成的,然而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她的异常,那位女士早已被第四阶段的贪食者附身,继续吞噬普通人已经对它的成长用处不大,它的目光随之转向了超凡者,而黑夜修道院就是它的第一个目标”。

  “第四阶段的贪食者,仅次于半神之下的存在”,克伦斯记住了这个称呼。

  “那么你是怎么逃脱的”。

  “在我们即将被吞掉的时候,是豪厄尔那个愚蠢的家伙,用自己生命为代价,沟通了一只存活于虚空的强大灵魂体才打开了让我逃跑的通道,但他却因为代价失去了生命”。

  话到此处,奥狄斯的语气中多了一些颓废和愤怒,想必他觉得豪厄尔是个笨蛋吧。

  “强大的灵魂体创造一条通道,不对啊,第四阶段的超凡者如果针对两名第一阶段,应该是非常容易的,就算那个灵魂体真的更强大,但也不足以让你逃跑,难道”。

  克伦斯猜测着那名贪食者的做法,顿时低声喃喃道“诱饵,它想吃掉更多超凡者,成为它口中所说的容器”。

  “后来呢,在你逃出去后发生了什么”。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只知道,是拉克丝雷的三大教会联手解决的,似乎还出现了意外的伤亡,但幸好都解决了,那团贪食者的遗留物因为太过强大,被三大教会分成了三份,分别看守”。

  “奥狄斯,不会你在的这间房间里就有着其中之一吧”,克伦斯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说对了,当时队长也参与了围杀贪食者,其中一份就在我身后”。

  “真的太可怕了,如果真像奥狄斯的所说,这类来自星空的超凡媒介又或者说遗留物,可以轻易附着在生物的身体中,冒充其身份”。

  “那么你很有可能永远不知道,它们会不会附着在你身边的某一个人身上,取代他,然后如同往常一样和你打着招呼,但他的内心却是想着怎么吃掉你”。

  咚,这时墙上的挂钟发出了提醒的声音,时针走到了八点的位置。

  与此同时通向台阶的金属质的门也被缓缓推开,走进来的正是那位有些强迫症的诺玛女士。

  她正一副疑惑的打量着克伦斯,紧随其后的是弗纳尔先生,想必他应该是刚刚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学校。

  克伦斯连忙从刚才惊叹的情绪中调整了过来,以求不会带给奥狄斯麻烦,毕竟他没有正式成为神官,而刚才奥狄斯所吐露的秘密,已经涉及到了许多的隐秘。

  经过奥狄斯的诉说,克伦斯此刻对成为正式神官已经不再抱有太大的兴趣,尤其是得知会在下意识间去赞美黑夜女神,去遵守黑夜修道院的规定时。

  “你们似乎聊的很愉快,我是不是打扰到了你们”,诺玛敏锐从克伦斯脸上察觉出了一些东西。

  “诺玛女士怎么会,说起来我还想向你请教一下犹思语”,克伦斯很快便转移了话题。

  “嗯,今天我的时间不多,十点我要接替奥狄斯看守遗留物,你可以问了”。

  诺玛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钟的时间,一边向着书架旁的吧台走去,从旁边又一拿起了那副眼镜。

  “希望知识教会的三名超凡者也像诺玛女士一样严谨”。

  克伦斯缓步走了过去,没有任何的客套,因为对方明显不喜欢客套,索性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卷轴放在了她的面前。

  看到皮质卷轴的时候,诺玛顿时眼前一亮,仿佛发现了重要的财宝,心底露出了十足的狂热,但是她依旧保持着淡定,并没有失态,轻轻伸手将卷轴拿起,展开在了桌面上。

  “克伦斯,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

  诺玛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卷轴上的文字,这散发着奇异色彩的文字,让她的眼眸中露出了迷醉之色。

  因为这卷轴是第二纪元,甚至第三纪元的产物,通常被用以记录历史和各种药剂配方,对于一名追求知识的学者来说,有什么比古代的知识更让人陶醉的。

  “它来自亚希伯恩先生”。

  “这就不让人奇怪了,那位阁下一度被戏称为传教者最富有的存在,可能这是因为他的能力吧”。

  “能力,盗窃吗,呵呵,真的很难想象这么一位先生会去偷盗”,克伦斯从脑中丢掉了这个荒唐的想法,随即问道

  “诺玛女士,它上面都记录了什么内容,我曾经也试图请一位夫人帮我翻译,但迫于一些原因,无奈只翻译了一部分”。

  “嗯,这上面记录着一副向女士的祈求仪式,还有两份重要的晋升配方,而且很适合你”。

  s..book576282797900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走在命运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