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将军献上美姬 第7章 第7章

小说:给将军献上美姬 作者:施黛 更新时间:2022-08-06 04:5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主帅营帐内,霍厌听完手下几位副将报告完汇稽城内攻防布守事宜后,又询问城中百姓情况如何。

  自他们占了汇稽,城中的西凉百姓自是心怀国恨家仇,对他们大梁兵将怨言深重。

  而霍厌却不像寻常将领一般,杀鸡儆猴,靠杀戮得俯首,而是下达宽厚诏令,许他们去留自由。

  一开始,西凉民众的确大批大批如逃难般向临近的西凉域城涌入,可西凉王却未能及时对难民采取相应的救济帮扶手段,从而导致从汇稽离开的难民不仅没有得到暂时的安稳住所,甚至反而受到同族强盗的掳劫,险至人财两空。

  也因此,哪怕霍厌的诏令始终未改,汇稽的百姓们也无人再愿意冒险离城了,甚至还有不少人,开始自愿入大梁户籍,为大梁民。

  而后以汇稽城为率彰,西凉其余降城内的民众也都慢慢臣服归降。

  手下将官将情况汇报完毕,霍厌早已料到一般地点点头,而后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副官荆善候在一旁,等众人离帐后,上前又道:“将军,赤封那边的弟兄们从敌军将官手里夺得一把稀世宝剑,据说还是前朝已绝的铸造手艺,他们遣人送来汇稽,想特此献给将军。”

  闻言,霍厌抬头看了荆善一眼,眼神有些意味,而后慷慨道:“与西凉的这几场硬战,你斩敌英勇,功劳不小,此剑你若喜欢,赏你也无妨。”

  听了这话,荆善一瞬惊喜,但更多的却是觉得意外。

  他自小就跟在霍厌身边,对他可谓了解,他虽赏罚分明,却还是威厉为主,平日里若非屡建奇功,很难得到他当面毫不吝啬的奖赏。

  故而眼下,荆善着实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细细想来,他所做之事皆在分内,实在不敢以此居功。

  于是他上前一步,抱拳半跪回话:“将军,无功不受旅,此剑珍贵异常,荆善怕是受之有愧!”

  见他犹犹豫豫,霍厌眉头微蹙,似有几分不耐,紧接语气也凛然了几分。

  “既是赏了你,拿着便是,这般婆婆妈妈的做什么。”

  说完,看荆善还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踌躇模样,仿佛眼下不把他的功劳讲清楚,他便不会轻易接赏。

  于是,霍厌无奈错开眼,之后有些不自在地补了句:“今日之事,你做得不错。”

  这话明面讲出来,对霍厌来说的确有些难以启齿,可荆善找来的那个女子,的确方方面面都合他的心意。

  如果不是今日回营的阵仗太大,他甚至可能直接抱人上马,把人径自带进自己帐中。

  而荆善闻言后却是更加云里雾里,起身后还在一直琢磨,自己今日到底做了什么能这样得将军满意,甚至稀世宝剑都能说赏就赏。

  思来想去,他不过就是在将军去寒池解毒时,将附近水域的无关人员驱离,而后便独身回了军营,再无其他作为。

  可这些稀松平常之事,何至于得赏?

  思及此,荆善又担心起霍厌的毒症,于是便将心头困惑暂且抛之脑后,紧接询问起他的身体状况。

  “将军,今日去寒池解毒可还顺利?这毒症发作时隙愈发变得不规律,毒效也越来越强,为求稳妥,我们还是尽早启程回京,找宫中御医根治为好。”

  闻言,霍厌掩饰性地轻咳一声,紧接脸色也忽变了下。

  荆善跟随霍厌多年,自是能将他的情绪变化觉察敏感,此刻他几乎可以确认,将军确有心事,而且当下不自觉流露出几分愠赧,更是尤为的罕见。

  见霍厌久久不语,荆善又心忧地出声提醒:“将军?”

  霍厌正色将思绪收敛,而后板起脸,故作冷沉地开口:“嗯,启程之事的确不宜再耽搁。你且交代下去,令全军将士收戟整装,三日后,队伍东进回京。”

  “是!”

  领命之后,荆善又未雨绸缪道:“回程路途艰远,为防阴毒再犯,末将明日便去城中医馆,叫大夫提前研配几副去心火的药来。”

  “不必。”霍厌简言阻了他。

  以后有她在身侧,若毒劲再发,他也不必靠着苦药,独自艰难消忍。

  霍厌承认,将美人抱进怀里,享受过一次满怀的温香软玉后,他难控沉陷着迷,确实对其上瘾。

  要说实话,这毒性虽烈,可前几次发作时他也能生挨下来,可就是见着她时,他偏偏就不想再忍了。

  那双柔媚摄魂的美眸虚虚幻幻地勾着他,他当时想的哪里只是拥抱,分明是恨不得当即剥了她,把人要了。

  只是当时,看她模样怯怯的,还带着些许惧意,的确叫他油然而生几分怜爱和不舍得。

  于是他便想着,反正都是他的人了,也不必急于一时,等以后带人回了上京城,他想怎样金屋藏娇,谁也无权过问一二。

  霍厌慢慢收心,将脑海里浮现出的那张娇美面庞驱散,而后出言对荆善吩咐说。

  “明日午时过后,你去前营正门亲自替我把人接进来,记得到时避着些人,接到后直接将她送进我帐中。”

  荆善不知何人这样重要,能被将军这样记挂在心上。

  他正想细问,忽听外面有人出声请见:“将军可在?尚衣女官冯昭有事向将军禀明。”

  霍厌颔首示意,荆善见状,扬声冲着帐外说了声:“进。”

  冯昭带着三位同级女官一同走近,而后半曲着膝,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得恩起身后,冯昭平着视线开口道:“这么晚还来叨扰将军,实属我们过错,只是此事涉及西凉进献来的美姬,我们担待不起,又拿不定主意,所以特来请将军示意。”

  闻言,霍厌略微蹙眉,对此言甚为不以为意。

  他短促嗤笑一声,语气不屑:“担待不起?一西凉献降女,如今进了我们大梁军营,就该本本分分,知晓自己的身份,难不成在这她还要端什么架子,叫你们认她一声主子听吗?”

  冯昭听了这话,得逞似的松了口气,紧接嘴角也轻轻勾起抹得意的弧度。

  之前,她因嫉妒施霓得太子美赞,心头一直堵着口气,于是便忍不住地怀存私心,明里暗里对她及其婢女有所苛待。

  原本,她不过就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却不料霍将军回营这般迅速,还正好赶上施霓染上急症。

  她还不至于那么愚蠢,真当不知轻重,若叫施霓主仆二人先行向霍将军言说委屈,恐怕她十有八九会被问责。

  于是冯昭干脆先一步占下先机,把理都说到自己这边来,反正身为大梁武将,他们刀刃染血隔着芥蒂,霍将军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去向着一西凉女子。

  冯昭揣度着霍厌的心思,趁机又说:“那西凉女许是之前被人伺候惯了,来到营中可谓挑三拣四,将士们辛辛苦苦挑来做饭的水,还需为她匀些出来专门用作沐浴,就算这样,她还百般不满意,娇贵的真如个公主一般。”

  “这不就在刚才,又扬言说自个染了风寒,也不知她是真得了急症,还是知晓将军回了营,故意拖延着不想礼见将军。”

  冯昭这话是打了很久的腹稿,她心知此言一出,霍厌自会对施霓心生不满和厌恶。

  她们若遭了主帅的不待见,想来回京的这一路上,定会过得不大痛快,思及此,冯昭只觉十足解气。

  霍厌拂了拂手,眉间已浮现出几分不耐:“既染了病,那便先遣军医给她医治,待其病好了,后方军备所需的五个水桶,全叫她来挑满。这里是军营,没人在这里宠护公主,豢养闲人,先前她浪费掉的那些厨间用水,自该自己动手还回来。”

  “将军所言,下官一定照办。”

  听了霍厌的冷言交代,冯昭面上的幸灾乐祸之色几乎快要掩藏不住。

  她一边哂然得意,一边又忍不住暗叹,论起严酷手段,谁能比得上霍将军?

  又心想着,别说什么怜香惜玉了,就是像施霓那般眼神撩撩弄弄,会发骚勾男人的狐狸精贴近在他面前,想必霍将军也依旧铁面无私,连眉头都不会松一下。

  她那副娇滴滴的妩媚做派,旁人见了许会心生爱怜,可遇上霍将军,那可就是柔肠碰铁板,明月照沟渠了。

  预想着施霓往后的难过日子,冯昭心头畅然地退了下去。

  待人走后,荆善在旁几分犹豫地开口:“将军,灌满五桶水的惩罚是否过重了些?那西凉女子毕竟是要献进宫里的,就算做不成娘娘,大概率也是被哪位殿下收了房,我们这般,恐怕会将人得罪了去。”

  闻言,霍厌狭长的眸中闪过几分不屑:“西凉人素来狡猾,此番以女献媚讨好圣上,其心思不耻已是昭然若揭。”

  荆善略微思忖,又表认同道:“将军顾虑得是。听闻这西凉女的画像初现宫宴之上,三皇子当即便称赞其美貌无双,上京无二,就连太子殿下那般朗月清风的主,都忍不住明言美誉,赞其工笔勾勒惟妙惟肖。依属下言,太子殿下哪里是赏画,分明也是看上了画上的美人。”

  “这还只是见了画像,就已然这般状况,若此女亲身抵达上京,岂非风云暗涌,又引一番竞逐。”

  说到这,荆善同样不忍好奇,也想亲眼去见一见这倾城绝世的美人貌。

  只是可惜,美人抱病,他这一面还需往后推延。

  而霍厌闻言却是不以为意地冷嗤一声,紧接漠然开口道:“这般祸水,还是远离些得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