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将军献上美姬 第15章 第15章

小说:给将军献上美姬 作者:施黛 更新时间:2022-08-06 04:5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校尉单起、蒙琤各自率部陆续从深林密瘴中夜行而出,见到霍厌,纷纷下马躬身示意,起身时,又朝离他们几步远的施霓颔首道谢。

  诚然,若不是施霓灵机想出以纥芟花尘辨识方向的主意,众兵士身陷迷途,被毒瘴侵身,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此番,她的确算是有功之人,自得大梁军将们刮目相看。

  也因此,先前还因她西凉女身份而有所介意的将官,此刻也都在心头放下芥蒂,愿意接受这位异乡来客。

  另一边,阿绛随荆善迟些才从林中疾步出来,见到施霓无恙安然,阿绛提着的心才算安下。

  天幕太暗,她走近些才看清,姑娘身上的百褶藕粉裙摆上,不知何故沾染了好多的星点泥污。

  她哎呀一声,忙蹲下掏出手帕,试图帮施霓小心擦拭干净。

  这件珞丝缀金藕荷流仙裙,世间无二,她知晓姑娘素来偏爱珍惜。

  尤其,这还是姑娘及笄之礼时,稷王子专门找来百十个陇地秀娘,日夜赶工裁制,辛苦操之心血,才终得不易的珍品。

  其间,金丝彩翎用之毫不吝啬,此衣价值甚至不可估量。

  姑娘嘴上说不念旧人,往日如尘,可这衣服到底不还是带来了。

  思及此,阿绛心间微叹,想着有情人终难眷属,当下不忍心疼。

  施霓倒没怎么在意,只想着一会上了马车再将衣服换下就是。

  于是将人拉起,道:“算了阿绛,这样擦不干净的。”

  阿绛只好惋惜作罢,直起身来,眉心却还是拧得皱巴巴的替姑娘难过。

  又无意间抬眼,忽的眼尖发现,姑娘脖子上似被蚊虫叮咬过一般,红了好大一片。

  夜里光线太暗,她模模糊糊的只看着上面星星点点,密布得从脖侧直接延伸至锁骨,甚至再往里。

  不是都涂上草汁了嘛,怎么还会被咬这么多……

  阿绛忧心着问:“姑娘可觉得痒?这蚊虫真是成了精,光寻着谁娇嫩就往谁身上叮,瞧瞧姑娘这脖子被咬的,哪还有一处好地方?我这里还拿着方才采的桕罗草,姑娘快些用叶汁敷一敷。”

  话音落下,施霓还无什反应,离她们几步远,此刻正背对着身和众副将商讨下行路线的主帅将军,倒是先不自然的一瞬僵直了背脊。

  成了精的蚊虫,阿绛都不知自己误打误撞着把霍将军讽刺了一通。

  施霓则反应淡淡,也没难为情地下意识遮掩,心想着,反正做错事的又不是她。

  她只睨过去一眼,看着方才还受蛊一般,埋头在自己脖颈处又吸又吮的男人,此刻这么轻易就恢复成往日里不苟言笑的威凛将帅模样,心头难免觉得有气。

  于是忍不住回了阿绛一句,言语意味深深。

  “嗯,确实是被大害虫咬的,又大又臭的害虫!”

  几步外,霍厌背对着人,嘴角闻声干扯了下。

  还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放肆,方才的教训,大概还是不够。

  ……

  穿过密林,又往南走,队伍中途沿路休整了一天。

  再向前行进,又遇一岔口,勘查地形可知,其中一路直通着官道,畅通无阻,而另一条则要穿江渡河,走上几日的水路。

  校尉蒙琤坐于马背上,得意言道:“将军,马上就到沔南的地盘了,我们数万大军一路招摇过来,他们怕是早就闻风吓破了胆,这两条路皆可通达沔南边境,我们如何做选?”

  大梁与西凉鏖战数月,难免有人隔岸观火,欲坐收渔翁之利,而这一趟绕行沔南,扬旗展军威,本意便是防患未然,将乱臣贼子的野心扼杀于腹。

  走陆路,沿途可经沔南边域三座重城,自然不可遗。

  可水路,则因其微妙位置而更显特殊些。此河域由西向东,半边为沔南领地,半边由邻国曷照所占,近年来,两国便因河域领属问题摩擦不断,而今年年初时,双方起军冲突不小,沔南国更是在此处吃了亏,不仅吃了败仗,还痛失河道的权用权。

  而曷照却与大梁一向交好,军队借道自不是难事,若他们返京时真选此道,那鼓势立威意图应当再明显不过,其效果,应为显著。

  这把堵在沔南人心口上的刀子,他们的确该‘好心’帮着往里插一插。

  于是,霍厌指剑左侧岔路,敛目厉言:“全军将士听令,前三营列兵士由校尉单起率领,畅走官道,扬威三城,汇军于磡州。其余人马,随我越河渡船,势必将我大梁军旗高挂桅杆,占满河道,将‘霍’字篆文飘扬到他们脸上去!”

  “属下得令!”

  ……

  军队一分为二,由霍厌、单起分别领队。

  兵士们的所属划分自是霍厌做择,而女官婢仆则可按照自身所适情况,自由择选。

  施霓在西凉长大,此地偏西隔海,甚至连大江大河都是少见的,加之不会游水,她便本能对深水有一种恐惧。

  于是在荆善来询问时,她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扬言自己要随单起校尉一道,从路上敞阔官道而行。

  她是这般做择的,可大军真正岔分之日,她还是被霍厌以身份特殊为由,被迫上了‘贼船’。

  事实证明,施霓的担忧并非多余,在船上总共航行两日,她就已经吐了不下十次,身子虚虚弱弱的,每天只入口些米粥,都还觉得恶心。

  阿绛算算日子,有些心忧道:“姑娘这般头晕地呕,大概不只是晕船所致,还有月事也临近快到了。”

  施霓轻轻‘嗯’了下,她刚刚晨起,没什么心思描妆打扮,只将外衣松松垮垮地披着,洗完漱后便侧卧于一软塌上,静静休神养息。

  接着没一会儿,她眉头一蹙,美艳又稍显病容的一张白皙脸蛋紧紧皱起,她拧起眉心,无力伸手往自己胸口上压了压。

  见状,阿绛忙过去抚背帮她舒缓,而后心急着说:“姑娘这是老毛病又犯了,我……我这就去找药。”

  阿绛急慌慌地去了储物船箱,施霓等在原地,心头一瞬闪过薄凉。

  她艰难撑身将房门闭严,又放下双层帘帐,之后侧坐榻上背过身去,抬手慢慢将身上裹缚的束胸解了开。

  按着穴位轻揉半响,施霓脸色晕红,胀感稍显缓和。

  她复敛罗衫,重新遮掩好,而后愁目微叹。

  其实,从嬷嬷第一次给她喂食那秽迷苦药开始,每每月事临近,她便都会如这般胸口异样发胀,一开始,她也只以为那是月事来前的正常反应,可后来年岁大,她才终于知晓,那苦药是嬷嬷为她特意寻觅来的丰腴胸脯的偏方,而酸胀,则是过满发育带来的副作用。

  她被蒙骗着喝了数年,直到那药着实见了效果,叫她虽妙龄为少女,而身姿丰满却与待哺乳的妇人无异,甚至,那处轻揉,还会发出淡淡的奶香。

  当时,嬷嬷笑眯眯地带着她到云娘娘面前求赏,而后直接粗鲁地将她的上衣剥落,露出满意成果,继而直言,这副娇贵的美人躯生来要被男人疼的。

  记忆里,那张丑陋苍老又布满深深壑纹的脸上晦暗一片,唯独眼神恻恻冒着谄媚的精光,叫施霓现在回想起来,都会下意识抵触作呕。

  忍过了这股劲,她精神气力都恢复了些,将衣服穿好后,施霓起身下榻,走近窗边,伸头向河面看去。

  河道两岸绿茵蘸芜,水泽氤氲,实实生机一片。

  迎面吹拂而过的风,也将她心头因回忆往事而满布的阴霾,尽数卷席而过。

  因此,她心情稍好了些。

  听阿绛说,她已跟荆善打听到,再过五日队伍便要下船,再行过河岸和单起校尉汇合,之后陆行数十里,便要到大梁的属地了。

  大梁啊……

  望着船栏桅杆上威风飘扬的‘霍’字军旗,施霓思绪微微放空了些。

  ……

  船板一角落,阿绛闷头专心为施霓煎药。

  荆善正好路过,见状探头过去好奇着问:“阿绛,你生病了啊?”

  阿绛闻声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用身子去挡住那火炉,她不知道在船上弄这些算不算不合规矩,之前她们被冯昭管的时候,反正处处都是受限制的。

  荆善觉得几分好笑:“你藏什么,我还能抢你的药吃?”

  阿降面露犹疑,不放心地确认道:“我在这煮药会不会被没收?”

  “你煮就是了,我们这没那么多规矩,哎对了,你还没说你哪儿病了?”

  阿绛这才放心下来,而后边拿着竹筷在药汤里翻匀着,边摇头否认说:“不是我,是我家姑娘。”

  “啊,施姑娘身体不适啊……”

  荆善拉了个长音,转身就往主营报信去了。

  此时,霍厌正与蒙琤校尉研看着河道走势图,荆善见状犹豫了下,可又想起将军交代,叫他将施姑娘那边的事,一定事无巨细地禀报,于是只好硬着头皮阻了蒙校尉的高谈阔论,而后附耳低言两句。

  听完,霍厌没什么反应,于是荆善便觉自己此举是多余了。

  蒙琤也看两人没什么动静,于是便要继续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

  “将军,我觉得我朝水师训练部署还是要以东为重,沔南这些年来三番五次招惹边陲,不就是仗着他们有擅水的酉南水兵嘛,若是我军在……”

  “蒙琤,此事涉及颇多,等单起回营,再一同详细商议。”

  “……是!”

  霍厌脚步带风,起身走得很快,原地,留荆善和蒙琤二人,四眼茫然相对。

  “船上出了何事,还要叨扰到将军?”蒙琤困惑不已。

  荆善咧嘴干笑笑,而后欠欠地吐出二字。

  “秘密。”

  “……”

  另一旁,阿绛终于把两服药煎好,而后小心盛进罐子里,起身打算端去给施霓送去。

  结果没成想,刚转身便会迎面碰上霍将军,惊得她手下一抖,差点把药给打翻。

  得亏对方眼疾手快,帮她扶了一把,这才有惊无险。

  收回手,霍厌语气很淡地问:“她病了?”

  阿绛本能惧怕霍厌,他问什么,她只管垂着头回答。

  “姑娘这是老毛病了,不过倒没什么大碍,喝口药便能缓解了。”

  是药三分毒,霍厌蹙了下眉:“是什么病?”

  阿降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又不是什么寻常易见的毛病。

  才没一会,霍厌就等得不耐烦,语气也戾了几分:“说!”

  阿降只得硬着头皮:“是……是女儿家会得的病。”

  她并不知嬷嬷和云娘娘的阴计谋算,于是便将昔日嬷嬷如何向她解释言说的,悉数向霍将军告知。

  “嬷嬷说,姑娘身子发育得太好,胸口若是涨满不适便可喝药调节,等……等以后嫁了人,常被按抚便再不必吃药了。”

  阿绛年纪小,心思又属缺根弦的那种,完全不知这话向一成年男子所述,是多么得不合时宜。

  说完,她见将军脸色别扭绷紧了下,也是颇为不解。

  这病又不传染,将军没必要这种脸色吧。

  “将军,那……那我去送药了。”

  霍厌眼神凝厉了一瞬,抬手阻了她,而后无言从她手里,把药罐托盘接了过来。

  “给我吧。”

  阿绛原地懵怔:“啊……那我?”

  霍厌迈开阔步,“你留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