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将军献上美姬 第17章 第17章

小说:给将军献上美姬 作者:施黛 更新时间:2022-08-06 04:5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霍厌垂眸视下的目光里带着明显的灼意,施霓被他这样挨近着肆意盯看,难为情的同时,又仿若被烫到般,张慌地将眸子往旁落去。

  她不明其意味,更不知自己为何会忽的心跳如鼓,这般不自在地脸热着。

  想想,大概是因两人相挨得太过近了些。

  和男子同处一室,她又罗衫轻薄如蝉翼地半卧软榻上,香腮绯晕得没个体统,即便西凉民风再开放,她以前也从未有过这般不安行径。

  她不敢吩咐将军做事,于是便想自己往里挪一挪,稍避开些。

  可还没来得及动作,施霓身子蓦地一僵,眼睫更是惊诧地颤了颤。

  她完全没想到霍厌会忽的抬指,轻捏住她的左耳耳垂。

  继而语气平述,无限暧昧。

  “红了。”

  这一下实在猝不及防,位置又敏感,施霓无意识地发出细弱嘤咛的撒娇声,同时落在身侧的那只手,也万分紧张地攥紧纹绣着精致山茶花的浅色褥单。

  当然会红……方才被他亲手褪衣擦了药,又看清了他精实壮硕的外露胸肌,她再怎么强装镇定自若,故作坦然,可到底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怎会真的毫无异样。

  他指肚复而摩挲,眼底尽是掌控大局的自若,却将慌乱全部独留给她。

  施霓咬咬唇,真的有点怕他这样,比起先前他对自己冷嘲热讽,满心戒备,眼下他这般如盯猎物般野兽侵占的眼神,才更叫人心惧。

  她示弱着轻轻唤了声,“将军,别……”

  见她闪躲,霍厌直接收了手,再次开口时,语气分明带着玩味。

  “嗓子这么软,叱人跟发嗲似的,谁不想欺负你。”

  施霓微窘迫,当下又拿不准霍厌的心思,不知他这般只是想逗弄自己,还是……

  到这,她便不敢往下深想了。

  “船舱太热了,我……我去开窗透透风。”

  见施霓有意闪避,霍厌止了她,而后自己主动起身走去窗牖,开窗后,他背着身向外俯瞰江景。

  “应当不过三四里便到辎航镇码头了,一会叫人给你送来套梁人衣饰,你换上随我下船。”

  听着他这话,大概不是商量的意思。

  施霓犹豫着问:“若去的话,可否会耽搁队伍回京的行程。”

  “蒙琤和荆善在船上主事,还是按原计划沿水域继续向东航行,我们去完恒猊山,走陆路反而能有更捷径的直线路线,遂在下一个港口相汇,我们不一定会慢上多少。”

  听了这话,便知他方才并非随口一提,而是已经规划合理。

  只是为了带她看病,主帅离军,是否会行事不妥……

  还在犹豫之时,霍厌已然回身,像是看出她的纠结,于是说道。

  “别担心,我们着大梁百姓寻常衣饰,遮掩身份秘密出行,不会落人口实。”

  施霓这才悬心落了落,于是喃喃回说:“都听将军的。”

  ……

  船队泊岸而停,众兵将得了主帅许可,可在沿岸有限范围内,着便衣自由活动。

  而船上,阿绛知晓施霓要随霍厌偷偷下船,于是边帮着施霓挽髻,边忧心着问道:“真的只姑娘和将军两个人去嘛……可将军总对姑娘态度不冷不热的,这趟单独出行,阿绛实在放心不下。”

  闻言,施霓画黛眉的动作一滞,随即认真思索了下才说:“将军他,其实待我并不坏的。”

  阿绛叹息:“可也好不到哪里去。将军总是横眉冷目,凶巴巴地视人,甚至对姑娘还总带着对西凉人的偏见,分明就是不喜。”

  “阿绛,不可妄议将军。”

  这话说完,施霓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现在已经下意识在维护霍厌了。

  可这话也的确是她的真实感受,这些年来,还从未有人在听说她身染久疾时,这般上心地坚持带她去不远寻医调治。

  霍厌初提此议时,她惊诧同时,内心不可不承认曾泛飓涌波动。

  ……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施霓已描画好妆容,又挑了支镶着蛋白石的蝴蝶金钗,抬手轻插进刚挽好的飞仙发髻上。

  妆发浓淡相宜,铜镜里的佳人妍容好不俊丽,再最后点完酡颜口胭,霍厌也应着约定时间,指骨抬起,有力敲响她的房门。

  两人汇了面,看到霍厌一身淡色皦玉长袍,施霓眼神不由滞了下。

  他衣衫一向都穿得很暗,将眉眼衬得暗沉威慑力强,可今日他却罕见地换了风格,素面锦袍,玉关楚然,整个人的气质都显温俊了许多。

  而且……施霓余光扫向自己同样颜浅的裙裾,以及两人袖口相似的缀金鹤纹,心想这可能是他属下办事大意造成的差错。

  两件衣服的纹路样式好些相似之处,更像是民间有情人才会穿的成双眷衣。

  她思索同时,霍厌也将视线微凝过来,继而明目停在她脸上。

  接着,他启唇动了下,美誉而出,“甚美。”

  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不吝称赞,施霓一下红了脸,门还未关,阿绛在内什么都看得见,听得真啊!

  “我们,我们抓紧时辰出发吧。”

  她慌忙把人拉着一路下了甲板,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心虚什么,总之当着别人在场,她就受不了霍厌这般毫不收敛的盯视。

  她跑得有点不管不顾的意味,霍厌也顺着她,于是两人很快脱离了队伍。

  等走至人群,霍厌才终又开口。

  “前面人多,可能还会有船上的人,这手,等会再牵行不行?”

  他语气含笑着商量,而闻言后,施霓这才反应过来,当即便如摸到烫手山竽一般,吓得直接把手抽回。

  “是我莽行无礼,将军莫怪。”她耳热着讪讪施了个礼,当下窘迫难安。

  霍厌眉梢挑了下,很快就表大度:“无妨,小事。”

  听他这样表态,施霓莫名更不自在。

  之后,霍厌带着她走至城西一避荫处,而后,又从一旁不起眼的小院内牵出一匹剽肥大马。

  “可会骑?”他问道。

  施霓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接着如实摇头,从前在西凉,云娘娘是有意把她娇养成纤柔软腰的嬛嬛淑女的,又怎会许她去尝试那些所谓‘不雅’的活动。

  见她表态,霍厌没觉什么意外,于是顺势道:“那我带你。”

  闻言,施霓略微沉吟,她没立刻回,而是抻着头再次往小院内看了看。

  心里想的则是,一般这种情况下,不该是准备马车更为方便吗?

  不管男女,都能同行,可若是骑马还是共骑一匹的话,是否太过亲昵不妥当呢。

  似看出她的犹疑,霍厌解释道:“时间太匆忙,没寻到合适马车。不过你放心,这里应没人认得我们,此处位离恒猊山不近,再不出发天黑前恐怕就赶不到了。”

  原来是这样,听完原由,施霓只好勉强点头答应。

  见她面上许了,霍厌这才踩着马镫轻松一跃上了马背,而后又朝施霓伸出手,意欲拉她也上去。

  可施霓却本能惧高,硬着头皮刚把手递过去,又见那马呼哧呼哧的仿佛要抬蹄子。

  吓得她直往后退,声音被发颤了,“它……它会踢我的。”

  霍厌腿上夹力,那马欺软怕硬如通人性一般,瞬间便收了威风,“它若敢伤你,我宰了这畜生给将士们添伙食。”

  看施霓心有余悸,霍厌自己下了马,走来她身边话都没说,直接伸手搂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轻揽。

  “愣着不动,非要抱的才行?”

  施霓手撑在他胸口上,有些无措:“……不,不是。”

  他哂笑了下,抬手帮她把飞扬而出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言语妥协:“行,那就伺候着,我亲自抱公主上马。”

  施霓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护着腰身轻松拥上了马背。

  视野明显开阔,她却心有怅然。

  她的的确确是有公主封号的,可那却不过形式虚头,别人若是冲她这样叫,也大多是为讽刺。

  可霍厌却明显不是。

  他口吻带着溺,带着宠,一声‘公主’缱绻得令她失神。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