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寿山上的防护大阵撤去!

  三清和接引准提眼中都闪过一抹惊喜之意,果然和他们预料的差不多!

  那红云,当真性情不定!

  若是千年前在须弥山上动手的那个红云,是断然不可能放他们进来的。

  现在如意,摆明了就是另一个红云掌控。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这两个红云究竟是什么关系,尚且需要慢慢观察。

  老子率先飞身来到红云和镇元子近前。

  神情恳切真挚的很。

  向着二人恭敬行礼。

  “吾特来赔罪,此前为了福缘、灵宝之物,多有得罪!”

  “实在是心生糊涂!”

  “如今修为突破,境界亦是大有长进,心中所悟,只觉得对红云道友太过愧疚,更是之前伤害过镇元子道友,实在是罪难自恕!”

  “今日来赔罪,就是愿意接受二位道友各种惩罚,绝不反悔!”

  此一出,红云顿时受宠若惊。

  他自己掌控身体的时候,可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般礼遇和敬重,简直是太过难得了!

  当即摆摆手,就要上前搀扶。

  “不不,重了,老子道友……”

  然而没等他接受赔罪,镇元子却是一把拦住了他。

  反而眼中满是狐疑的打量着老子和同行的几人,根本不相信这些家伙也能好心前来赔罪?

  几乎就要在脸上刻满了不相信三个字。

  “等等,你说你是来赔罪的,空口白牙,也算赔罪?”

  “依本座来看,莫不是有什么心机谋划,又准备暗中祸害吾与好友吧?”

  此一出,三清脸上顿显尴尬。

  元始生性傲气,这种事自然是做不来的。

  可一想到计划。

  只能咬紧牙关,强装出一副服软的模样。

  “镇元子道友误会了,吾等真是诚心拜服!”

  “红云道友修为,足以称霸洪荒,便是巫妖二族也不敢贸然得罪,都要将红云道友奉为上宾!”

  “吾等五人联手,也不曾是红云道友的对手,如今又怎么干贸然前来得罪呢?”

  “只是诚心悔过,还请红云道友一定要给吾等一个机会才是!”

  接引眼珠一转,心中早有这个准备。

  从当初让座的时候就不难看出来,若只是红云本体的元神自己,就是个好心泛滥的软柿子,随意拿捏。

  只是,镇元子怕有些不好糊弄!

  当即故作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上前,语恳切,却是矛头直指镇元子。

  “镇元子道友和红云道友是挚交好友,洪荒中无人不知!”

  “只是吾西方已经灵脉断绝,一片荒芜,这次来也不是哭惨,已然真正从红云道友的惩戒之中吸取了教训!”

  “现在不过是想要一个改过自新,能够追随红云道友的机会!”

  “吾知道,镇元子道友必定是看不惯吾等,可若是不能赔罪道歉,心中是在愧疚难当,唯恐日后修行,再难寸进!”

  “恳请镇元子道友给吾等一个赔罪的机会!”

  说着,更是好似要哭出来一样。

  准提更是愁眉不展,一脸凄苦。

  “正是!”

  “若说是赔罪,的确应当献上赔礼才对,可西方没落至今,就连那菩提树也因为吾等的过失错误,被红云道友惩戒收走,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了!”

  “若是镇元子道友不肯让吾等前来赔罪,那吾西方只能默默无闻,日渐凋零下去!”

  镇元子见到这二人语中故意往他身上抹黑。

  自己做的乱遭事一句不提,反而成了他不愿意让西方赔罪道歉了?

  当即火冒三丈!

  “哼,尔等好大的口气啊!”

  “这罪名,本座可担待不起!”

  “难不成,西方破败不是因为你们贪婪狡诈做的那些坏事遭到报应,反而是因为本座不允许你们赔罪道歉了?”

  “之前在紫霄宫抢吾好友和鲲鹏的蒲团,在玄海挑拨巫族去灭杀鲲鹏,那时候你们怎么不知道要赔罪道歉,反而咄咄逼人,不死不休呢?”

  “今日突然发了好心,吾就要接纳你们?”

  见到镇元子如此强硬刚猛,接引准提接连碰壁。

  红云却是有些于心不忍,急忙出阻拦。

  “好友切莫着急,想必西方二位道友的确是境界突破,心中再有领悟了呢?”

  “二位道友也未必就真是那么坏到透顶。”

  “兴许都是误会?”

  “既然二位道友诚心来赔罪,吾也不必得理不饶人,不如就此恩怨消散,以和为贵,也是一桩佳话啊!”

  此一出,镇元子顿时皱起眉头。

  都什么时候了,还以和为贵?

  心中更是焦灼急躁。

  我这是帮你说话呢,你怎么反倒先同情起他们来了?

  “好友,你万万不能心软!”

  “这些家伙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必定另有所图!”

  通天见状,眉头一皱。

  镇元子这家伙分明就是在破坏他们的计划,自然不能继续等下去!

  当即站了出来。

  “镇元子道友,吾等是上门来赔罪的,可不是来听你诋毁的!”

  “虽然吾等曾经几次得罪过红云道友,可误会都已经过去,如今吾等认为以红云道友的修为和境界,足以令吾等臣服! ”

  “怎么,就连十二祖巫那些蛮子,险些打杀了帝俊和女娲道友他们,也能选择臣服,反而吾等不行么?”

  “这分明是镇元子道友你对吾等的偏见!”

  此一出,镇元子更是感觉这些家伙居心不良。

  可一时半会的的确也抓不到什么证据。

  红云则是大为触动,心中渐渐窃喜。

  看来 ,之前几次让第二人格出手,虽然作孽得罪了不少人,可暴虐的杀戮手段,的确也能收获不少臣服!

  若是就连三清和接引准提都臣服在自己麾下,那洪荒之中,岂不是自己称霸说了算?

  以后可就不再需要第二人格的帮忙,更不需要第二人格的嘲讽!

  等自己证道成圣,成为天道门生,不死不灭。

  那时候,什么第二人格还是心魔外道,自己都能统统铲除!

  一时间,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更是让他飘飘然起来。

  当即拦住还想继续开口的镇元子。

  “好友切不可偏见三清道友啊,既然他们是来赔罪的,不论如何,也理应给他们一个机会才是。”

  “大家同在道祖座前听道,当以和为贵才是!”

  听到红云这么说,即便是镇元子还有什么顾虑却也无从拒绝了。

  毕竟,总不能只是因为他们几个上门赔罪,就出手死斗一番吧?

  更何况。

  在场的这五个家伙可都是同为准圣境界初期的修为。

  以自己的手段,就算加上地书防护,也不可能同时对付。

  有好友的至强实力坐镇。

  的确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念及如此,镇元子只能作罢。

  红云则是开开心心的将三清和接引准提请入五庄观中。

  可谓是相谈甚欢,开心的很。

  正当聊到尽兴的时候,接引突然眼中精光一闪,略显激动。

  “红云道友,你如今入主妖庭,又令巫族臣服。”

  “理应趁此机会称霸洪荒,成为天地主宰啊!”

  “吾等皆会臣服在你左右,助你共同治理洪荒,恐怕无人胆敢不服吧!”

  s..book721102824658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