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云大兄,切不可被这厮诓骗,徒增祸事!”

  “是啊大兄,三清和接引准提皆背叛于你,苦心算计巫妖大战,势要毁灭一切,独占圣位,如今怎可留下这一个祸根!”

  “通天所臣服,根本就是伺机报复,红云大兄切不可信他!”

  “千年后道祖重开紫霄宫,乃是证道机缘,怎可纵容通天贼人活到那时候,应当立刻诛杀才是!”

  方才通天一开口,帝俊太一乃至十二祖巫等人已然急不可耐的出阻止。

  要是让通天活下来。

  来日还证道成圣!

  那岂不是,给自己留下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杀了他们的隐患?

  绝对不能答应!

  林檎却是面带笑意,目光毫无波澜的看向一脸明显恨意的通天。

  事实上。

  他心中还有一个更大,更长远的计划!

  以他现在的手段。

  很有信心在得到鸿蒙紫气之后,不敢有任何人前来抢夺。

  谁敢来,就是自寻死路!

  届时,自己绝对可以改变红云主人格因为鸿蒙紫气而将会被镇杀的命运。

  可,那时候,自己未必就能夺得全部的身体主导权。

  现在才只有35%。

  但距离鸿钧即将赐下鸿蒙紫气,只有千年左右的时间,即便是超越50%都很困难。

  也就是说,得到鸿蒙紫气的红云主人格,一旦被改变了命运,很有可能翻脸不认人,转而投靠天道!

  自己也没办法强行夺取意识严防死守的红云对身体控制权。

  若是到了那时候,红云执意炼化鸿蒙紫气,成为天道傀儡,证道圣人境界!

  那岂不是没了需要自己的由头?

  而且,很有可能自己的存在就会被鸿钧所得知,未免不是一个危险。

  况且,自己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红云主人格一直把持身体,自己渐渐无闻于洪荒了么?

  如今若是收下这通天,恰好是个机会!

  能一并将通天的证道契机揽入自己麾下,到时候也有了更多一条和天道对峙的筹码!

  也多了一道,足以辖制主人格红云的手段。

  要让他不得不求着自己主导身体!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候出手,替通天挡下一击,还不惜赐下一滴三光神水,助他恢复状态。

  就是为了,日后为我所用!

  念及如此,林檎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要为了自己以后能够彻底占据身体而计深远才是,不能让红云主人格那么轻易的得逞。

  当即轻笑一声,不顾众人阻拦。

  “他们都劝本座要现在杀了你,可本座偏不会!”

  “况且,以你的修为,在本座面前只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随时都能碾死!”

  “本座不仅不会杀了你,还会助你证道成圣!”

  “如何?”

  此一壶,对帝俊等先天强者而,简直就如同惊雷炸响!

  完全的不可思议!

  “什么?”

  “大兄不仅不杀他,还要助他证道成圣?”

  “这岂不是养祸为患,自己给自己埋下这斩不断的因果么?”

  “糟了,红云大兄莫不是糊涂了?”

  “这,这如何是好?”

  通天听着巫妖二族众强者的嘀咕,一时间心中也觉得万分困惑。

  他猜到,以红云这一元神的强大和自负,定然有可能答应留他活命,并且收入麾下。

  赌的就是这一线生机!

  自己伺机而动,证道复仇。

  使的就是阳谋!

  料定了红云不会拒绝。

  可万万没想到,红云不仅答应了,还要助他证道成圣?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谬!

  不过,见到红云那目光不似戏耍他。

  这般绝顶的好机会,自己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通天冷哼一声,不卑不亢。

  “你杀吾大哥老子,二哥元始,如今还如此自大,本座又有什么不敢的?”

  “既如此,本座也就信守承诺!”

  “证道成圣之前,绝对臣服于你,不会对任何人出手!”

  “正道圣人境界之后,复仇就各凭本事!”

  “是你死还是我亡,一切都未有定论,但吾绝对是不死不休!”

  听到这家伙如此嚣张,巫妖二族的强者更是气愤不已!

  根本想不通啊!

  红云为什么要这么做?

  镇元子此刻亦是满头雾水,急忙飞身来到红云面前。

  “好友,你若是为了信守承诺,放一人活路,吾等自然明白你的苦衷,唯恐沾染因果罢了!”

  “可,此人奸诈,几番出手算计,你不杀,吾等也可杀之!”

  “为何你还要助他成圣,刻意庇护?”

  “将来,万一……”

  这一番话,直接道出众强心声,所有人都为止焦灼难安,纷纷附和。

  “是啊!红云大兄,你不杀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为何还要助他证道?”

  “以吾等的手段,你何以惧他会逃出生天,吾等皆可杀之!”

  “大兄,他背叛过你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此不可信啊!”

  众强痛心疾首,一时间根本不明白红云费这么大劲戏杀三清和接引准提,为什么到头来又要放过一个隐患?

  潜意识中。

  主人格红云亦是满目惊恐,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

  内心深处冒出一个极为恐怖的念头。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难道,你是想要借用他来威胁本座不成?”

  “他们已经猜到本座有两个元神存在,有你在,他可臣服,可换吾来掌控身体,亦可叫他反叛不成?”

  “这就是你的算计对不对!”

  林檎听着众人的疑惑,尤其是主人格红云那惊恐的声音。

  却是不以为意,轻笑一声。

  以主人格红云的脑子和眼界,也就只能猜到这一步了。

  并没有回应任何人,反而是看向通天。

  “本座要你立下大道誓,证道之前,绝不背叛!”

  “而且,还要立下大道誓,证道之后,便是你成功复仇,也不可对巫妖二族任何人动手,你可敢?”

  听闻此,巫妖二族的强者心中更加疑惑。

  虽然对他们而的危机接触了。

  但这件事从头到尾,对红云而,可是没有半点好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通天目光逐渐坚定。

  自己已经豁出一切了,又怎会惧怕红云算计?

  当即冷哼一声。

  “本座愿意立下大道誓,承诺证道成圣之前绝不背叛!”

  “更有誓,即便证道成圣,亦是只寻红云一人报仇,绝对不会牵累他人!”

  “大道共鉴,如有违背,夺吾圣位,灭吾真灵,形神俱灭!”

  轰隆隆!

  话音刚落,天外天混沌之中,冥冥大道法则降临,顷刻间在通天元神和肉身法相之上打下烙印!

  一切誓,皆有大道监督!

  刚刚还群情激奋,紧张不已的巫妖二族强者,此刻亦是渐渐心安。

  毕竟,此时已经与他们彻底无关了。

  红云一意孤行,便是他们劝说 也无济于事。

  只是人人心头的疑惑,根本无人解答。

  林檎轻笑一声。

  “好,本座就为你,截取一线生机!”

  “立截教大道!”

  s..book72110284458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