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天地间狂暴的力量涌动不惜,巫妖混战一团,天昏地暗!

  咚!咚咚!

  妖庭战鼓隆隆,旌旗猎猎,亿万妖兵不要性命一般,已经杀红了眼。

  “为吞天蛤妖王报仇!”

  嘶吼着的妖族,悍然不惧的向着那些拥有万丈真身的巫族战将杀去。

  噗!

  一只大脚从天而降,大巫刑天直接拍死了上百妖兵。

  “吼!为了玄水部落同胞而战!”

  妖族有血仇,巫族同样有不共戴天之怒!

  一夜之间,偌大的玄水部落被人杀的七零八落,大巫相柳重伤欲死,险些陨落!

  他们还没杀上妖庭复仇 ,结果这群家伙竟然随便捏造了一个借口,率先杀上们来了?

  简直不可饶恕!

  噗!

  妖王鬼车一爪洞穿了大巫胸膛。

  血淋淋的巫族心脏被直接当空撕碎,血雨临空!

  “巫族蛮子,今日不死不休!”

  洪荒天地间,到处都是血战,到处都是尸体,无主的孤魂,破碎的血肉,煞气冲天!

  地道,已经自乱阵脚!

  然而,此时此刻,尚且还有头脑清醒者,虽然自知无法抗衡大战之乱,但他们自知还有人能够真正的拯救巫妖二族!

  万寿山!

  妖王白泽,长跪不起。

  “拜请地道道祖出关,为吾地道做主!”

  “天地大乱,实乃阴谋秘计,妖族和巫族身陷囹圄,大战滔天!”

  他并未在妖庭之列,率领妖兵厮杀战场。

  只因,他觉得此事蹊跷。

  巫妖二族自地道崛起之后,已然早修于好,掌天掌地,秋毫无犯。

  可偏偏突然之间,巫族和妖族的几大部落同时遇袭?

  任谁也说不出究竟是遭到了什么袭击,可都偏偏有人重伤存活,失去了所有记忆。

  这摆明了是有人故意挑事!

  但如今,正在气头上的巫妖二族强者,显然是根本不想去研究这其中的阴谋,认准了都是对方的错误。

  两大霸族,终究还是无法同处一片天空之下。

  如今之计,白泽认为只有请数千年前莫名其妙突然闭关的地道道祖出手,才能彻底平息这场大战!

  否则,巫妖不存,天地分裂!

  嗡!

  随着白泽的高呼。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轮回波纹荡漾而出,顷刻间挥洒亿万里之广。

  紧接着。

  哗啦啦!

  亿万丈人参果树真身荡漾,六道之光辐射天地。

  轰!

  霎时间,六座闪烁着玄光的轮回之门洞开,显化真形,开启最强轮回之力,超度洪荒众生!

  强大的力量,足以笼罩整片天地。

  呜呜呜!

  不过片刻之间,天地鬼哭狼嚎。

  所有自大战之中身死的生灵,纷纷受到召唤,茫然无神的向着六道之门内涌入。

  踏入轮回,自可重世再生。

  乍一见到这一幕。

  白泽顿时面露激动,急忙起身,向着人参果树难以抑制的惊呼大喊了起来。

  “道祖闻,广开六道了!!”

  “巫妖二族有救了!”

  “拜请道祖出关!”

  咻!

  下一秒,镇元子的身影头悬地书,轰隆破空而至。

  混元三重天的气息,席卷一切。

  不过是意念一扫,立刻将天地间正在发生的事情尽数收归眼底,微微皱起眉头。

  低头,看向那欢呼的白泽。

  一抬手,瞬间将他引到自己面前。

  白泽狂喜,立刻下拜。

  “小妖拜见地道道祖,镇元大仙!”

  “如今巫妖二族受人挑拨,大战天地,生灵涂炭!”

  “拜请道祖出手,镇压大战,彻查缘由!”

  “否则,巫妖二族当有灭顶之灾啊!”

  镇元子见到白泽如此哀求,亦是心有所动,不过却面色凝重的叹了口气。

  “巫妖之战,吾已经心生感应。”

  “此事,绝非寻常。”

  “可奈何轮回根基紊乱,不停的遭受一股神秘力量的干扰,吾不能离开此地啊。”

  “否则轮回崩坏,地道不存,吾等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此一出,白泽原本激动的神情,瞬间变得一片煞白。

  更是目光惶恐。

  “什么!竟然有人胆敢暗害轮回根基?”

  “道祖可有察觉是何人所为?”

  “该死的,红云圣尊和妖帝大人他们不过才离开洪荒八千年,他们竟然已经胆敢明目张胆的对地道轮回下手了不成?”

  身为妖庭的大罗妖王,对天道地道之间,这曾经圣人的谋划亦是略有所闻。

  自然是明白轮回对地道稳固的关键之处!

  镇元子面色凝重,缓缓摇了摇头。

  “本座也不清楚,但这股力量纠缠,令本座不得不闭关镇守,若有分心,只怕轮回不保。”

  “八千年来,吾一日不敢松懈,就是想要让轮回和洪荒彻底契合,地道之力才能更上一重楼,若是现在舍弃,那就相当于八千年来寸功未进!”

  “巫妖二族内斗,亦是挖掘吾地道根基!”

  “此事,极有可能是天道阴谋,尔等需多加提防!”

  白泽闻,已然是彻底了无希望。

  颓然的跌坐在地。

  “提防?”

  “道祖,吾等蝼蚁,如何提防圣人暗算?”

  “便是如今三百六十位妖庭大罗妖王也难以聚集,周天星斗大阵亦是足足八千年没有发动过了。”

  “现如今混战之中,吾一妖,口舌轻薄,实在是无法力挽狂澜。”

  “若大战持续下去,只怕巫妖死伤殆尽,根基不存啊!”

  说着,更是满眼绝望的看向天外天。

  “妖帝大人!红云圣尊!”

  “不知镇守混沌裂缝八千年,何时归来,吾地道如今面临危机,需要有人做主啊!”

  镇元子亦是神情凝重的很。

  他明白,自己既然留守洪荒,自是应该保全地道。

  怎么可能亲眼看着巫妖大战沉沦?

  当即咬紧牙关,做出了决定。

  “也罢,就算是轮回崩坏,也不过是区区八千年的积累。”

  “只要本座尚存,地道便存!”

  “大不了,日后重建轮回!”

  “巫妖大战一日不休,危机业力就再垒一重!”

  “本座随你同去!”

  此一出,白泽眼中再度泛起希望之光。

  “道祖大义!”

  “吾妖族当感激不尽,吾等……”

  还没等白泽说完,镇元子突然若有所感,眉头一凛,脸上 竟然罕见的露出一抹惊恐之色。

  “尔立刻前往东海金鳌岛,请通天圣人帮忙!”

  “吾有麻烦了!”

  “这些家伙,已经奔着本座来了,此番,只怕是吾地道大难,能不能自救,希望就在你身上了!”

  咻!

  话音刚落,瞬间凝聚所有地道之力,悍然一道玄光将满脸蒙逼的白泽包裹了进去。

  白泽惶恐,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道祖,道祖为何要着急送小妖离开?”

  “为何要去东海寻通天圣人?”

  “究竟是什么麻烦?”

  “道祖!!谁能救吾妖族啊!!”

  镇元子却是面色铁青,一句也不解释,直接催动大法力,地道升腾而起!

  “去东海,寻通天!”

  轰!

  亿万丈人参果树华光冲天!

  下一秒,白泽径直被混入磅礴的地道气息之中,眨眼破空遁走,不着任何痕迹!

  刚做完这一切。

  轰隆隆!

  突然间,一枚天道之眼显化,鸿钧自虚空一步迈出。

  面带笑意的居高临下看向镇元子。

  “镇元子,你不好好镇守轮回,为何出关了?”

  “正好,本座想与你论道!”

  镇元子咬紧牙关,目光凝重的看向突然杀来的鸿钧。

  方才天外天一有波动,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根本来不及给白泽解释。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但他心里明白,等不到两万两千年后好友红云率领地道众圣归来,恐怕地道就已经将有灭顶之灾了。

  “鸿钧,本座正好也要与你论道一番。”

  “是谁,动了吾轮回根基?”

  s..book721102885144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