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元大仙?”

  吞天蛤满眼惊愕,小心的凑上前来。

  万万没想到,刚刚听到神秘前辈要出去一趟,结果竟然是把地道道祖镇元大仙给带了回来!

  镇元子原本就面对林檎满心疑窦。

  乍一看到妖庭的大罗妖王在此,更是满脸震惊,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吞天蛤?”

  “你怎么在这儿?”

  “妖庭为了你的失踪,已然和巫族大战,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一出,吞天蛤更是一脸无奈。

  “小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有人闯入吾部落之中,滥杀无辜。”

  “吾根本不是对手,被打成重伤。”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这位前辈救到了此地!”

  镇元子听闻此,心中不免惊愕。

  再度看向身前的林檎。

  刚才恍惚之间,他竟然对此人的气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很像是自己的好友红云!

  可细细感知,却又是大不相同。

  最关键的是,红云和地道众圣此刻绝对不在洪荒,而是前往混沌深处镇压裂缝,守护洪荒去了。

  那此人究竟是谁?

  念及如此,他强压心中疑惑上前。

  “多谢道友出手相救!”

  “能够在鸿钧手下悄无声息的将吾连带地道一同带走,想必道友的修为,已然登顶混元?”

  “可惜,本座眼界浅薄,未曾认出道友你的身份……”

  林檎见到同样满眼疑惑的镇元子,不过是淡然一笑。

  “本座不过是混沌一散人,无名无望。”

  “自唤杀心老祖!”

  对于自己的定位,林檎一直清晰无比。

  说白了,如今的他仍旧是红云斩不掉的心魔,集合所有负面情绪的第二人格,自称杀心老祖,亦是隐喻。

  镇元子听到“杀心”这个名号,也是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自开天之初他便已经身在洪荒了。

  可还从未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还是修为堪比鸿钧的大道圣人,根本就不可能。

  但,若是没有这个杀心老祖,他如今也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当即恭敬再拜。

  “多谢杀心道友搭救,只似如今地道危矣,巫妖二族面临灭顶之灾!”

  “吾等不能在此就留。”

  “还请道友行个方便,让吾等出去,与那天道鸿钧不死不休!”

  此一出,吞天蛤却是急忙冲了上来。

  激动的跪倒在林檎身前。

  “老祖修为可震天道,小妖斗胆,拜请老祖出手,救吾妖族水火之中!”

  “只待来日,妖帝大人和红云圣尊归来,必定感激不尽!”

  如今的局面,他即便只是一大罗妖王亦是看的真切。

  单单靠着镇元大仙,恐怕根本不是天道的对手,否则他也不会同自己一样被救到此地混沌世界之中了。

  想要拯救妖族,如今必须寻得堪比红云圣尊手段的至强者!

  眼前这个杀心老祖正是最适合的人选!

  便是拼死,自己也要为妖庭拜请到这一线生机!

  说罢,更是拼了命的在林檎面前叩头,其心对妖族之忠,可见一斑。

  堂堂大罗妖王,根本丝毫不顾及什么尊严气节了。

  到这关头,能救下妖族,让他做什么都可以,更是痛哭流涕,其声可悲!

  镇元子亦是动容。

  事实上,他也渴望请林檎出手,只是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闻,不过轻叹一声。

  有心阻拦吞天蛤为难杀心道友,可却说不出口,只能无奈向着林檎躬身致歉。

  “让杀心道友为难了!”

  “能够救下吾等之命,已经是难报的恩德,怎敢让道友再以身涉险?”

  “那鸿钧乃是半步天道境界,统御洪荒无人能敌。”

  “如今之计,吾等只有死战!”

  “若来日吾好友红云归来,以他大道圣人的修为,说不定或可一战,替吾等报仇!”

  林檎见到这二人如此悲壮,无奈的叹了口气。

  负手而立,抬头望天。

  “二位道友不必如此,本座若非是看不下去,也不可能横加干预,出手搭救。”

  “此番地道危机,实乃天道一手策划。”

  “要想搭救,也并非是毫无办法。”

  原本都以为要被拒绝了的镇元子二人,闻突然心底泛起一丝希望。

  急忙迎了上来。

  “杀心道友有何办法,本座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道友出手!”

  “老祖功德盖世,吾妖族必当奉为尊主,若能救下亿万妖族性命,来日宁为座下之奴!”

  二人激动不已,更是浑然不觉,他们自己心中对林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和信任!

  殊不知。

  身为红云第二人的林檎,每次扭转地道命运的关键操作,都是他来主导的红云身体。

  如今一一行,乃至于气息境界,都让他们潜意识中仿佛看到了那个率领地道巫妖二族一步步崛起的红云圣尊!

  虽然分明是两个人,可这一刻,所有的希望和心气儿都压在了面前的杀心老祖身上!

  林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回身看向二人。

  “尔等,当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好!”

  “那本座便指点一二!”

  “这唯一的生机,便是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

  此一出,镇元子顿时目瞪口呆。

  “置之死地……而后生?”

  吞天蛤更是急躁难安,眉宇焦灼。

  “老祖您所太过深奥,小妖不明白啊!”

  “何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若是妖族都死了,那还生个屁啊!”

  镇元子此刻却是突然灵光乍现,眼中若有所悟,激动的看向林檎。

  “杀心道友的意思是,让天道得手,真正灭了巫妖二族?”

  “这样,吾地道才能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此一出,吞天蛤更是满脸蒙逼,

  虽然听不懂,但是大为震撼!

  “这,这不可啊!”

  “吾等不是要想办法拯救妖族么,巫族可以牺牲,但这妖族不能灭啊!”

  “老祖,镇元大仙,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林檎见到镇元子似乎悟到了。

  顿时轻笑一声,连连颔首。

  “没错,就是要让天道险恶的嘴脸尽情显露出来,更是让他们自以为成功主宰了天地,灭掉了巫妖二族!”

  “这样,才有机会让鸿钧放松警惕!”

  说着,更是贴心的看向急的好像热锅上蚂蚁一般的吞天蛤。

  “不过,巫妖二族之灭,并非真正的灭!”

  “吾等有轮回本尊在此,只要是大战之中身死的,皆可召唤元灵至此,在这忘川河畔,一切皆可重生!”

  “到时候,巫妖二族自可存身吾这混沌世界之中!”

  “只待报仇的机会,卷土重来!”

  “而这机会,也是对抗天道的关键,就是你们那位红云圣尊!”

  s..book721102886275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洪荒:我是红云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