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章 第1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年的冬天来得似乎格外早一些,这才十一月初,便下了第一场雪,这场雪乘着夜色而来,在大家悄无知觉的时候,盖满了整座村子,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地上面便扑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后院的鸡窝一直说加固,不过却没人腾的出手来,这场雪成了压倒鸡窝的最后一根稻草,天儿刚蒙蒙亮,外面就传来了小鸡们惊恐的叫声。

  魏耀宗睡得正香甜,结果腰上面却挨了一下,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自己媳妇儿那张圆圆的脸凑了过来。

  “耀宗,你快点出去看看,那些鸡在叫什么?”

  魏耀宗懒洋洋伸出手,将自己媳妇儿揽进了怀中:“好了,别操心了,那些鸡可是小妹的心头宝,叫唤的这么厉害,她会出去看的。”

  肖云云圆圆的脸皱成了一团,娇声娇气地说道:“可是这些叫声吵得我睡不着觉……你喊小妹出去瞧瞧。”

  魏耀宗实在是拧不过自己的媳妇儿,只好恋恋不舍地从温暖的被窝里钻了出来,他捞起放在炕头上的衣服穿上,揣着手出了屋子。

  瞧见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顾耀宗惊讶地叫了一声:“居然下雪了!”

  要知道往年基本都是到了腊月才会下第一场雪,今年这才刚到十一月,居然就下雪了。

  看到覆盖天地的大雪,顾耀宗第一反应并不是雪景好美,而是觉得自己去上班的路更难走了,他皱起了眉头来,朝着小妹所在的屋子走了过去。

  魏家还没有分家,家里的房子是爹妈还活着的时候盖好的,因为家里的人口多,魏家老两口早早就做好了打算,咬紧牙关起了七间屋子,虽然都是土坯子垒起来的房子,但光是这么些房子,在村子里都是头一份的。

  魏耀宗绕到了前屋那边,抬手敲响了房门。

  “小妹,小妹,鸡窝好像塌了,你不出去看看么?”

  魏耀宗一连喊了几声,但是屋子里面却始终都没有回应,一阵冷风吹过,魏耀宗冻得哆嗦了起来,他又喊了一声,告诉小妹鸡窝塌了的事情,这才快步跑回了房间去。

  瞧见魏耀宗猴急急的脱衣服上炕,肖云云急忙问道:“怎么?跟小妹说了吗?”

  魏耀宗躺进温暖的被窝里,一把将自己的媳妇儿搂进怀中,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了,那些小鸡是小妹的心头宝,小文小武的学费还要靠这些小鸡呢,她肯定会去瞧的,你放心吧。”

  肖云云一听,这才放松了来,她搂着自己男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很快便陷入了梦乡之中。

  算了算了,难得的礼拜天,自家男人不用去上班,她还是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吧。

  破旧的房间之中,炕上躺着一个满脸潮红的少女,她身上盖着一床打着补丁的薄被子,身体因为寒冷而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此时魏淑芬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中,她以第一视角,看完了一个小姑娘的悲惨的一生。

  梦中的魏淑芬无数次想要挣脱禁锢,想要阻止这具身体做傻事儿,然而她虽然拥有第一视角,却完全没有办法操控这具身体,只能被动地看完了她的经历。

  此时的魏淑芬感觉自己的怒气值在不断积攒,当这具身体的主人好不容易熬出头,眼看着就要过上属于自己的人生时,她却因为劳累过度,死在了黎明到来前的那个晚上。

  魏淑芬:“……”

  我可去你爹的吧!

  极度的愤怒之下,魏淑芬终于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她猛地睁开了眼睛,从炕上坐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她对刚刚那操蛋的经历发出愤怒的嘶吼声时,魏淑芬就因为身体虚软无力的缘故,重重地摔在了炕上。

  魏淑芬:“……”

  刚准备挣扎起身的魏淑芬看着黑黢黢的屋顶,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她的眼睛一点点睁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这种老式的木质屋顶,她只在电脑上看过图片,现在她看到的是什么,而且身下睡着的床怎么这么硬?她刚花了八万三买的那个号称睡上就不想起来的乳胶床垫呢?

  震惊给魏淑芬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力量,她动作僵硬地转过头去,然后便看到了自己身下铺着的,已经洗褪了色的牡丹花褥子。

  那是牡丹花吧?

  不对,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问题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真人整蛊游戏?还是她在自己家睡的时候被人给迷了卖到山沟沟里给人当媳妇儿了?

  魏淑芬捋了一下自己思路,觉得不管是前一个猜测,还是后一个猜测,都有些不太靠谱。

  当她绞尽脑汁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魏淑芬的脑子又开始疼了起来,一些画面以一种强硬的不容忍拒绝的姿势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消化完了那些信息之后,魏淑芬生无可恋地躺在了硬邦邦的炕上,她双目无神地看着头顶黑黢黢的屋顶,觉得比起现在这种,她宁愿是整蛊游戏,或者是被人贩子从家里头拐卖了,那毕竟是在她的世界里,她好歹有回去的可能。

  但是现在,脑子里的那些画面告诉了她一个残酷的现实——因为某种在她看来十分鬼扯的原因,她成了一本事业型年代文的炮灰,还是那种脑子有问题的炮灰。

  魏淑芬看过那本年代文,它的数据挺不错的,魏淑芬慕名去看了,然后发现自己和那本文中的一个只在其他人口中出场过的炮灰同名同姓。

  建议全文背诵以防穿越这句话在魏淑芬的脑中一闪而过,而她也没有想到,原本开玩笑的一句话,在她这里却变成了现实。

  她,魏淑芬,一个草根创业,事业刚刚走上正轨的年轻女老板,变成另一个含辛茹苦养大六个哥哥,结果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享过,就嗝屁了的倒霉蛋。

  魏淑芬:“……”

  去他爹的!这什么鬼扯的剧情?

  然而不管魏淑芬愿不愿意,头顶黑色的木头屋顶,身下那硬邦邦的土炕都在告诉她,这就是现实。

  也亏得魏淑芬的记忆足够好,现在的她还记得书中属于那个脑残炮灰的剧情。

  用一句话概括来说,就是一个苦逼的小姑娘燃烧自己的生命养大自己六个‘残废’哥哥,结果哥哥过上好日子,自己死了的故事。

  那本事业文里的主角,就是魏淑芬的大哥大嫂。

  当然,魏淑芬并不明白,身为家里最小的妹妹,为什么原主一个小姑娘,六岁的时候就要扛起养家的重担,将六个哥哥一个个地供养了出来,在这乡下地方,光是魏家就出了五个大学生。

  唯一一个没考上大学的四哥那也是高中毕业,后来当上了村主任。

  在这个年月,一个小姑娘,以一己之力,供养六个哥哥,所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也难怪她会在五哥六哥大学毕业之后,便一命呜呼了。

  她是被生生熬死的。

  现在,她成了八十年代桃源村的魏淑芬,成了那个作者笔下,以一己之力,养活六个大男人的脑残配角。

  魏淑芬:“……”

  不知道她现在自杀,能不能重新回到二十一世纪……

  就在魏淑芬哀叹自己悲惨命运的时候,房门再次被人敲响了,一个年轻浑厚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小妹,起床了,后院的鸡窝塌了,你快点去看看,现在已经不早了,弄好鸡窝后,你还得做早饭呢。”

  因为突如其来的穿越,魏淑芬的心情本来就恶劣至极,结果现在外面那人竟然理所当然地吩咐起来,魏淑芬怒从心头起,扬声喊道。

  “你们是没长手吗?家里面一群大老爷们,非得要指着我一个人剥削?我欠你们的不成!”

  然而魏淑芬显然高估了她这具身体了,她以为的大喊,结果只是如同小猪哼哼似的,就连她自己都快听不清了,更别提外头的人了。

  魏淑芬:“……”

  她觉得自己无语的次数,比前三十二年来加起来都要多。

  门外的人又敲了两下门,喊了她两声,交代她快点去看鸡窝和烧饭后,便没有了动静。

  这具身体之前应该是发烧了,现在浑身无力,刚刚魏淑芬又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将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消耗完毕了,她很快就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昏迷之中。

  等到早上八点钟,魏家的人都起来了,结果却发现厨房里冷锅冷灶,原本每天早上起来必定会有的热腾腾的饭菜却没有出现,魏家的兄弟几个面面相觑,齐齐去了魏淑芬的房间外。

  魏耀宗看着紧闭的房门,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小妹该不会还没起来吧?”

  魏耀成不太确定地说道:“应该不会吧?小妹每天天不亮就会起来,她是不是出去了?”

  年纪最小的魏耀武打着哈欠,悻悻地说道:“就算是出去了,也该把早饭给准备好吧?咱们这一大家子呢,早上起来吃啥?”

  瞧他这样子,竟是理所当然地认为饭菜该是魏淑芬准备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