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章 第2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不在,这饭就没人做了,一家子这么多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愣是没有人往厨房去。

  二嫂肖云云打了个哈欠,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站在最角落的李文娟身上。

  “四弟妹,要不然的话还是你去做饭吧,你也知道的,我从小被教养惯了,可从来都没有下过厨房,生火啥的我都不会,哪里能做明白饭呢?”

  肖云云是村长的独生女,村长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宝贝闺女,自然是宠得要命,她在家都没有下过厨,结婚之后让她做给这么一大家子吃,肖云云哪里愿意?

  李文娟抬头看了肖云云一眼,抬起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二嫂,小妹不做饭,我这个当弟妹的本来是该去做的,不过我怀孕了,这胎还没坐稳呢,做饭这种事情,恕我无能为力。”

  站在李文娟旁边的魏耀成立马扶住了自己媳妇儿的胳膊,他没看肖云云,而是抬头看向了自己的二哥魏耀宗:“二哥,文娟不能做饭,要不然你还是跟二嫂想想办法吧,我先去给文娟做些吃的,你也知道,孕妇是饿不得的。”

  说着,魏耀成便把李文娟扶着回了房间,将她安顿好了之后,自己便去厨房忙活了起来,他蒸了个鸡蛋,又把白面馒头热了热,只做了他们两口吃的,其他人的饭菜他是一点没管。

  肖云云自觉被下了面子,脸色立马就耷拉了下去,想到刚刚李文娟扶着肚子走的模样,她咬了咬牙,低声说道:“不就是怀个孕么?打量谁不会怀孕是不是?”

  说着,肖云云在魏耀宗的腰上面拧了一把,气呼呼地回房间去了——没早饭吃对她来说也不算啥,反正她吃的东西多,大不了吃点鸡蛋糕啥的垫垫肚子,饿不着她的。

  他们这么一走,魏淑芬门口的人瞬间少了下去,只剩下了魏耀宗和魏耀文魏耀武他们兄弟三个。

  魏耀文看向了自己的二哥,闷声闷气地说道:“二哥,小妹不在,咱们吃啥?要不然你去做一些?”

  魏耀武眼巴巴地看着魏耀宗,那张和魏耀文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来:“二哥,不吃早饭我肚子会饿的。”

  然而魏耀宗哪里会做饭?他也就在父母活着的时候帮忙做过饭,后来爸妈先后去世,家里的重担就被魏淑芬给挑了起来。

  魏淑芬是个极为懂事儿的孩子,父母去世的时候,魏耀宗和大哥魏耀光一个读初中,一个读高中,他们其实都有想法要退学回来,但是魏淑芬说,男孩子还要读书认字的好,坚持要让他们上学。

  也是魏耀宗自己争气,初中毕业之后,考入了师范学校,后来更是顺顺利利地从师范毕业了,毕业之后,魏耀宗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了县里的小学教书,到现在也已经有两年了。

  魏耀宗在学校的时候可以吃食堂,家里的饭菜都是魏淑芬准备的,她是个勤快人,压根儿不用自己操心啥,今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魏淑芬竟然连早饭都不做了。

  想到这里,魏耀宗的眉头皱了起来,硬邦邦地开口说道:“与其在这里让我给你们做饭,倒不如快点去找找小妹在哪里,让她快些回来做饭,还有后院的鸡窝,我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鸡窝已经塌了,不知道压死鸡没有,那些小鸡卖了鸡蛋可是要给你们当学费的……”

  魏家兄弟六个,就只剩下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对双胞胎兄弟还在上学,他们明年才参加高考,在县城的花费啥的,都是魏淑芬想法子养鸡卖鸡蛋啥的换来的。

  看着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齐齐变了脸色,魏耀宗眼神闪了闪,懒得搭理自己这两个弟弟,慢吞吞回房间去了——外面这么冷,他还是回房间去吧。

  魏耀宗也走了,外头就只剩下了双胞胎兄弟了,魏耀武忍不住踹了一下魏淑芬的房间门,恶狠狠地说道:“这个死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儿?现在怎么越来越懒了,连早饭都懒得做了?”

  眼见着魏耀武越说越不像话,魏耀文的眉头皱了起来:“小武,那是小妹,你说这些干嘛?可能她是有事情也说不定……”

  听到这话,魏耀武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毫不客气地说道:“她就是个小妖怪,还能有啥事儿?就是懒……行行行,你别瞪我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魏耀武说道:“房间还有点麦乳精,回去喝点吧,好歹能填填肚子。”

  眼见着魏耀文还盯着魏淑芬紧闭着的房门不肯走,魏耀武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拽着他就往房间的方向走。

  “行了行了,知道你最疼小妹,但是你能不能别在这里摆个死样子?回去喝麦乳精吧。”

  魏耀文原本还想试着再喊喊魏淑芬的,结果魏耀武拉着他就走,魏耀文无奈,只好跟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回去了。

  魏家这些兄弟们回了房间之后,只要动动脑子,总是能弄到吃的,魏淑芬不起来给他们做早饭,哪里能饿得到他们?

  只不过兄弟几人已经习惯了魏淑芬的付出,他们打心眼里认为,魏淑芬是不需要关心的,所以即便魏淑芬一早上都不见了踪迹,这些人也没有想着出去找找她。

  至于后院被压塌了的鸡窝,最后还是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兄弟两个去收拾的,收拾鸡窝的过程中,魏耀武少不得要抱怨一番,话里话外都是魏淑芬的不是。

  “五哥,你说那死丫头是不是有了相好的?”

  把鸡窝收拾完了之后,魏耀武累出了一身的汗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干过这样的重活儿了,哪里能经得住这么折腾?他心里面对魏淑芬的抱怨又多了不少,话里话外都是对她的埋怨。

  魏耀文拧了一把毛巾递给了魏耀武,嘴上则说道:“你想啥呢?小妹今年才十六岁呢,咋可能有啥心思?”

  说到这里,魏耀文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继续说了下去:“更何况小妹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这样的,咱们村子里哪有人能看得上她?”

  魏耀武接过魏耀文递过来的毛巾,将身上的汗水给擦干净了,听到自家哥哥的话,他拿着毛巾的手停顿了一下,紧接着说道:“说的也是,那死丫头的性格,还有她妖怪似的模样,谁家疯了才会娶她进门。”

  说到这里,魏耀武又幸灾乐祸了起来:“这死丫头也真是的,她现在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老实听话了,估计再过两年,有那不嫌弃她的,会娶她进门吧,就是不知道是老鳏夫,还是啥了……”

  听着魏耀武的语气,仿佛说的那个人不是他的亲妹子,而是一个跟他有深仇大恨的人似的,嘴里吐出来的话就跟淬了毒似的,没有一句好听的。

  眼瞅着魏耀武越说越不像话,魏耀文抬手在他的后背拍了一把:“行了,到底是咱们的亲妹子,她要是嫁不出去,以后咱们还不是得管着她?”

  是啊,家里的妹子嫁不出去,以后赖在家成了老姑娘,不还是他们这些当哥哥的责任?

  魏耀武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他将手中的毛巾往旁边一扔,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说咱们咋办?那个死丫头……”

  眼瞅着魏耀文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魏耀武聪明地闭上了嘴巴,没敢再说什么了。

  见自己的弟弟终于老实了下来,魏耀文没有再说话,他慢吞吞地走到书桌旁,拿起书看了起来:“你也别浪费时间了,明年咱们就要参加高考了,你不想考大学吗?”

  为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浪费时间,简直就是不知所谓,有那功夫,不如多看点书来得实在些。

  魏耀武还是很听自己这个双胞胎哥哥的话,见他开始看书了,魏耀武也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拿起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五哥说的对,有这时间去想死丫头的事儿,倒不如多看点书,多记些东西,明年高考也能多些把握。

  这具身体现在还没被折腾到油尽灯枯的地步,昏睡了几个小时后,魏淑芬终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屋顶还是那个屋顶,跟刚刚醒过来时候看到的没有任何的区别,身下的破褥子一点都不软和,魏淑芬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地板砖上睡了一晚上似的,浑身上下疼得要命。

  她慢吞吞地从炕上坐了起来,终于接受了自己重生成为脑残炮灰的事实。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当务之急,她还是先把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给填饱了吧。

  魏淑芬脚步虚软地朝着厨房走了过去,她继承了原主的所有记忆,对这个家里的一切了如指掌,哪怕脑子还昏昏沉沉,但仍旧精准找到了厨房的位置。

  魏家人口众多,厨房自然也格外大,人家的灶上顶多两口锅,魏家却有四口锅。

  魏淑芬从记忆里扒拉了一下,发现这些锅全都是原主想办法从黑市里面弄回来的。

  这么一看,原主到是挺有本事的,不过话说回来,若是没有几分本事,也养活不了那一家子的吸血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