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章 第3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是八月十六的生日,原主这个倒霉蛋,和魏淑芬的生日一样,到今年十一月,原主也不过才是个刚满十六周岁没多久的小丫头罢了。

  原主妈在她七岁的时候没的,做为家中唯一的姑娘,在原主妈死了之后,原主就接手了属于她妈妈的那一部分工作,后来在她八岁的时候,她爹也没了,一家子的重担就落在了原主的身上。

  那会儿的原主也不过是个八岁的小姑娘罢了,但是为了养活那六个‘嗷嗷待哺’的哥哥,她不得不扛起了养家的重担。

  其实小姑娘人挺聪明的,又有着一身的怪力,小小年纪,就能顶四五个成年人来使,前些年的时候,山上的野猪群下山祸害庄稼,魏淑芬一个十岁大的小姑娘,一个人愣生生打死了四头野猪,剩下的那群野猪被她的凶残吓到了,掉头就往山上冲,而魏淑芬这个愣头青,硬生生撵出去三里地,才意犹未尽地从山上回来了。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原主一战成名,大家都记住了这个名叫魏淑芬的怪力小姑娘。

  为了养活这一大家子,原主啥苦都吃过,到砖窑去背砖头,下煤矿去背煤,挖水库,修河渠,啥工分高,并且另外给钱给补助,她就会报名去做,也就是靠着她这不要命的折腾,才没让魏家散了,才能让家里的六个哥哥们继续读书,没有耽误他们的事情。

  脑子里的那些记忆让魏淑芬觉得格外憋屈,她原本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足够悲惨了,结果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比她还要悲惨无数倍。

  至少她在十六岁的时候,父母虽然离婚后都不管她了,但是钱是管够的,而且她也没有六个哥哥需要她养活。

  是的,从父母双亡之后,原主就担负起了养家的重任,到现在已经八年了,也就是最近两年,大哥魏耀光大学毕业,分配到县城的粮食局工作,二哥也分配到了县里头的小学上班,她身上的担子才稍微轻了一些。

  当然,也只是稍微轻了一些罢了,因为她还有三哥,四哥,五哥和六哥需要养活,除了四哥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从学校回家了以外,魏耀祖,魏耀文魏耀武这兄弟三人还在上学。

  魏耀祖是省城农业大学的学生,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都在县城里面上高中,他们的学费生活费,全部都是魏淑芬负责的。

  是的,没看错,哪怕魏耀光和魏耀宗都已经有了正经工作,魏耀成也在乡下成了家,可是下头的几个弟弟,却还是原主这个最小的妹妹负责。

  魏淑芬一边往灶膛里面塞柴火,一边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魏家的这兄弟几个。

  她说这群家伙是吸血鬼一点都不足为过。

  原主那个小姑娘虽然天生神力,但是她力气大,吃的东西也多,可是家里这么多口人,光是要让人填饱肚子就已经非常困难了,偏偏几个哥哥还娇贵得很,吃不了粗粮,原主就只能想方设法弄好吃的给他们。

  而原主这个小姑娘吃的是什么呢?她吃的是米糠,以及红薯藤磨的粉,还有外面采的野菜啥的,混在一起就是魏淑芬的主食,哪怕大哥二哥都有了正式工作,三哥上大学之后,学校发了补助,四哥也结了婚,但是原主吃的主食还是八年如一日,从未变过。

  家里的粮食都是放在一块的,厨房里放着三个硕大的壁橱,其中一个放的是其他人吃的精米细面,另外两个壁橱放着的全都是原主吃的那些喂猪的玩意儿。

  魏家的人也不怕原主偷吃,因为他们的这个小妹妹最是自觉不过,她的吃食都是跟大家伙儿分开的,而她也从来都不会偷吃属于其他人的东西,因此他们都十分放心地把粮食放在厨房。

  魏淑芬面无表情地打开了放着白米白面的橱柜,舀出满满一大勺面粉放在了碗里面,看到旁边放着一大瓶子豆油,她又往面粉里倒了些豆油,之后方才将橱柜门给关上了。

  整个魏家的所有吃的喝的全都是原主那个倒霉催的小姑娘赚回来的,那些死不要脸的玩意儿都能吃好的喝好的,魏淑芬凭啥不能吃?

  魏淑芬也是吃过苦的,加上有原主的记忆在,她很快就和好了面,烙了一堆的油酥饼出来。

  刚烙好的油酥饼散发着小麦粉和豆油掺和在一起的独特香味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便趴在一旁干呕了起来。

  魏淑芬:“……”

  这具身体惯常吃的就是米糠和红薯藤蔓磨成的粉,压根儿就没吃过啥正经的好东西,现在冷不丁地把好东西放在面前,这具身体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呕吐。

  干呕了好一会儿后,魏淑芬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压下去了那些恶心的感觉,她面上的表情变得极为难看,恨不能去锤死魏家的那兄弟六个——这些人和原主在同一个屋檐下住着,难道不知道自家的小妹妹过得是什么日子么?

  明明该是六个哥哥给魏淑芬这个小妹妹遮风挡雨,结果魏淑芬所有的狂风暴雨都是这六个哥哥带来的。

  她闭上眼睛,压下心中翻涌的暴戾念头,飞速地吃起了油酥饼来。

  这具身体长年累月干重体力活,肚子里缺油水,白面加豆油在这个年月可是好东西,哪里能把人给吃坏了?

  忍过了最开始的不适之后,魏淑芬感觉到了这具身体贪婪的渴望,这让她吃饼的速度比刚刚更快了几分。

  就在原主大快朵颐吃着油酥饼的时候,路过的魏耀武听到厨房里面有动静,他以为是家里哪个人忍不住到厨房做饭了,赶忙推开门进了厨房。

  “我闻到油酥饼的味道了,是谁……死丫头,怎么是你!”

  魏耀武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坐桌子前狼吞虎咽的魏淑芬——这个死丫头骗子一大早上不见踪影,连一家子的饭都不做,后院的鸡饿得嗷嗷直叫,她也不管,结果现在他看见了什么?

  这个死丫头片子竟然在厨房偷吃东西!

  魏耀武的愤怒可想而知,他怒不可遏地朝着魏淑芬喊道:“死丫头,你怎么敢偷吃?这些油酥饼也是你配吃的?”

  说着,魏耀武已经走到了魏淑芬的面前,抬手就去抢魏淑芬手中的盘子。

  这个小妹妹有她自己的食物,这些好东西凭啥给她吃?魏耀武哪里能乐意魏淑芬吃不属于她的东西?

  “你快给我放下!”

  然而就在魏耀武将手伸过来的那一瞬间,护食的魏淑芬抬起手来,一把打在了魏耀武的手背上,只听见嗷咾一声惨叫,魏耀武抱着自己的手就开始蹦了起来。

  “魏淑芬,你这个死丫头片子,你竟然敢打我,反了你是不是!”

  这个死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她有多大的力气?这一巴掌下来,魏耀武感觉自己的手都要废了,他疼得眼泪哗啦啦往下流,龇牙咧嘴地训斥着魏淑芬。

  然而魏淑芬看也不看魏耀武,三两下将盘子里的油酥饼吃完了,这才抬头去看那个气得快要原地爆炸的男人。

  面前的这个男人是魏淑芬最小的哥哥,魏耀武,他就只比原主大一岁而已,魏家夫妻去世的时候,魏耀武九岁,可以说从九岁开始,到现在八年的时间,魏耀武吃的穿的花的用的,全部都是魏淑芬这个小妹妹提供的。

  然而讽刺的是,魏耀武很看不起魏淑芬这个小妹妹,因为魏家兄妹七人,其他六人最差都是高中学历,唯独只有魏淑芬,她小学上了不到三年,就从学校退学了。

  一个小姑娘,想要扛起这个家来,所要耗费的心思可想而知,她去砖窑背过砖,下煤窑掏过媒,挖过水库,修过河堤,而这些地方,去的基本上都是大老爷们儿。

  原主一个小姑娘,想要在全是男人的地方混下去,所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而在那样的环境之中,耳濡目染的原主学了一身的不良习气,脏话她张嘴就来,说出来的话粗鄙不堪,有时候为了抢工作机会,她一言不合撩起袖子就冲上去跟人干。

  因为天生神力的缘故,原主基本就没有输过的时候,也因为她足够厉害,倒是挺得那些一起干活人的尊重。

  不过外人给了原主足够的尊重,家里却没有人给她该有的尊重,在外面她也是一个泼辣至极的小姑娘,但是到了家中,她的性子却跟小猫似的,谁都能捏她两下。

  其他几个哥哥倒是还会装模作样一下,但是魏耀武也不知道是不是懒得装模作样,或者是性格使然,他对待魏淑芬这个小妹妹是最坏的。

  死丫头片子,就是魏耀武对魏淑芬的专有称呼,他喊魏淑芬的时候,语气之中充斥着浓浓的鄙夷之意,对她说话的时候,也总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明明是靠着魏淑芬养活的窝囊废,但若是不知道的看到他那模样,怕是以为是魏淑芬靠着他吃饭呢。

  魏淑芬抬起袖子,粗鲁地擦了擦嘴巴,她皱着眉头看着不停跳脚的魏耀武,没好气地说道。

  “我打你怎么了?我是你的衣食父母,就算你叫我一声妈,我都是当得起的,这么多年来,我又当爹又当妈的养活你这么大,打你一下怎么了?就算我打死你,你也是活该倒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