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0章 第10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感觉到眼睛有些酸酸的,她知道这是属于原主残留的情绪,很显然原主其实也知道谁究竟对她好。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是真正的傻子,好与不好,上心与不上心的对比那么强烈,人心都是肉做的,谁又能察觉不到呢?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几个哥哥还心存幻想,所以才会任劳任怨付出,又或者是因为之前付出太多,出于沉没成本,所以她才不得不继续下去的。

  当然,这些都是魏淑芬的猜测,原主那个小姑娘究竟是怎么想的,魏淑芬不得而知,不过她现在既然成了那个可怜的小姑娘,自然不会让她的命运变成书中那个样子。

  没道理好人不长命,祸害却能光明正大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啊你,真不知道让我说你什么是好,你就不能对自己好一些吗?”

  这些话周慧芳也不知道对魏淑芬念叨了多少次,但是这个小姑娘总有那个本事,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你说她听进去了吧,她好像也听进去了,但是反过头来,那又是继续我行我素。

  她是个好姑娘,要是遇到那种心地善良,知道感恩的,肯定是要把她捧在手心里面宠着的。

  就跟她婆婆刘胜男一样,她就只有自家男人一个儿子,甭提多眼馋魏淑芬这个小姑娘了,她经常在家里头说,要是魏淑芬是她的闺女就好了,那么善良的小姑娘,自己一定会好好疼她的。

  不过今天魏淑芬表现的和往常不一样,在周慧芳絮絮叨叨说完了那番话之后,小姑娘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慧芳嫂子,我知道了,等明儿我就去扯布给自己做衣服。”

  今年这才刚进十一月,就下了这么大一场雪,气温也比往年低了许多,她记得在自己看的那本小说里面,八二年的时候好像是场寒冬,天气冷得要命,甚至有那条件不好的村子,因为粮食和保暖的衣服没准备好,甚至都有活活冻死人的。

  魏淑芬住的房子是魏家唯一没有翻新过的老屋子了,甭管是门窗还是炕洞啥的,那都是几十年的老物件儿了,也就是房顶的瓦片因为去年塌了一些,她不得不换新的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比魏淑芬的年纪还要大上两轮了。

  那样的屋子保暖效果可想而知,还有那些在冬天至关重要的柴火啥的,魏淑芬给那几个白眼儿狼哥哥倒是准备的十分充分,唯独只有她自己,屋子里的柴火是最少的。

  在原主的记忆里,每年冬天她基本上就没有睡过热炕,基本上睡到半夜的时候,就会被活活给冻醒了,她把所有的衣服都盖在身上,但却还是不暖和,只能生生地忍着……

  不行不行,越想越惨,尤其现在她就是魏淑芬,想到这些事儿,她就感觉到胃疼。

  小姑娘确实可怜,不过如果她之前梦里面的一切是真的话,那个可怜的小姑娘,现在怕是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重新活过来了。

  魏淑芬一开始还觉得吃亏,不过后来想想,反正也换不回来了,她年轻了十六岁,那个小姑娘老了十二岁,青春无价……算起来她不算吃亏。

  没有六个极品哥哥的世界,小姑娘估计可以一直开开心地活下去,毕竟她除了年纪大点之外,一没极品家人拖累,二是光棍一条,没有家庭拖累,而且她也勉强算是个有钱人,小姑娘若是有了她的记忆,在那个世界里,估计也是可以混得如鱼得水的。

  “小七,小七你没事儿吧?”

  周慧芳说着说着,发现魏淑芬开始发起呆来,小姑娘愣愣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周慧芳有些担心,赶忙询问了她一句。

  直到此时魏淑芬终于回过神来,她拍了拍脸,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来。

  “慧芳嫂子,我真的想通了,过去是我傻,不知道为自己打算,左右现在我哥哥们都已经长大了,我含辛茹苦养活他们到成年,也该考虑考虑自己了。”

  听见魏淑芬这么说,周慧芳脸上露出了喜色来:“真的?你这次怎么就突然想通了?”

  过去这丫头的脑子就跟石头似的,不管咋说都听不进去,今天怎么突然好像就跟开窍了似的?她跟魏淑芬的关系好,心里面疑惑,于是便问了出来。

  魏淑芬倒是也没瞒着周慧芳,老老实实地把家里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生病了,一早上都没起来,家里面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关心我一下,他们只是跑到我的房间外,让我起床给他们做早饭。”

  但凡当时有人问她一声,魏淑芬都不会如此生气,可惜的是,魏家的人没有一个询问她是不是生病了,他们只会让她去伺候他们。

  魏淑芬觉得,自己哪怕是死了,埋进了坟头里,魏家的这些人只要需要她,就会把她从坟里头挖出来,将她的尸体都利用个干干净净。

  她房间里的门是从里头插上的,哪怕这些人有一丁点在意她,就会注意到这一点,又或者他们上心一些,从窗口处往屋子里头看一看,就会发现躺在炕上的她。

  毕竟她的房间可没有窗帘这么奢侈的东西,透过窗户是可以看到屋子里面的人。

  结果呢?一上午的时间,没有哪怕一个人去看她一眼。

  “快中午的时候我自己醒了,跑到厨房做了ian吃的,我六哥看到了,就说我这个死丫头片子那里配吃这些。”

  魏淑芬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一直没有太大的起伏变化,说着说着,她甚至还笑了起来:“是啊,我咋配□□米细粮呢?那些可都是他们吃的,我只配吃米糠,吃红薯藤磨成的粉,那才是我吃的东西……”

  周慧芳虽然知道魏淑芬的日子不好过,但是因为小姑娘从未对外人说过这些事儿,所以周慧芳根本不知道魏家兄弟几个竟然是这么对待魏淑芬的。

  这都八二年了,早就分田到户了,魏淑芬又能干,是伺候田地的一把好手,而且她还……魏家可以说是靠着她一个人撑起来的,她是家里的顶梁柱,结果他们就是这么苛待她的?

  魏家人的良心简直就是被狗吃了,他们把魏淑芬当成什么了?米糠?红薯藤?那可都是喂猪的玩意儿,结果现在魏淑芬说,那就是她的主食?

  看着脾气向来很好的周慧芳现在一副恨不能出去杀人的模样,魏淑芬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回放嫂子,你别生气,我们家那么多口人呢,粮食不够吃,这也是没法子呢,六几年的时候,草根树皮都能吃,好歹这也算是正经粮食不是?至少米糠换个红薯藤粉里面也会掺着点玉米面和高粱面。”

  魏淑芬说着说着,语气不由得低落了下去:“家里那么多口人,那么多张嘴,他们都是文化人,需要吃好的,有营养的,这样学习成绩才能好……”

  结果这一次不等魏淑芬说完,周慧芳彻底炸了:“放她娘的狗屁,这是啥狗屁言论,读书要吃啥好的?咱们村又不是只有他们几个上学的,又有几个人像是他们这样的!”

  周慧芳被气得直接骂了脏话,若不是顾及着魏淑芬还是个小姑娘,她怕是会骂得更难听些。

  看着义愤填膺的周慧芳,魏淑芬赶忙开口安抚着她的情绪:“慧芳嫂子,其实这也未必是件坏事儿,你瞧,因为他们做的事情,我可算是认清楚他们的真面目了,我呀,现在已经彻底冷了心肠,以后我要为自己活着。”

  见魏淑芬如此,周慧芳心里头难受得厉害,这个小姑娘也真是可怜,爹妈早早死了,她小小年纪就担负起一大家子的生计来。

  结果呢?魏家那全都是些白眼狼,没有一个记得她恩情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抱着个裹成团子的小娃娃走了进来,那个小娃娃看起来不过三岁大,生得虎头虎脑的,一双黑乌乌的眼睛,瞧着跟紫葡萄似的,甭提多水灵了。

  小娃娃眼尖,一眼就瞧见了坐在火炉旁边的魏淑芬,他立马在自己爸爸怀中扭动起了身体来:“小七姑姑,我要小七姑姑。”

  年轻男人只好将小家伙放了下来,小娃娃迈着两条小短腿,跌跌撞撞地朝着魏淑芬跑了过来、。

  “小七姑姑!”

  魏淑芬闻声转过头来,瞧见朝着自己扑过来的小胖娃娃,她顿时便乐了起来,抬手将他给抱了起来,顺手往上抛了几下。

  她的力气大,哪怕这小娃娃身上穿着厚实的衣服,在她手里头也轻得跟没重量似的。

  “抛高高,抛高高咯~~”

  小家伙被魏淑芬逗得咯咯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在房间里面回荡着,魏淑芬听着小家伙的笑声,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哄完了小家伙后,魏淑芬抬头朝着站在一旁的高大男人看了过去。

  “成飞哥,你回来了啊。”

  来人正是周慧芳的丈夫,王成飞,被她抱在怀中的是两人的儿子王家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