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5章 第15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耀文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罢了,他向来要脸面,一直以文化人自居,他惯常用的手段就是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然后对魏淑芬进行抨击。

  基本上这种连消带打的手段还是很管用的,他甚至都不用多浪费什么口舌,魏淑芬自己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乖乖地向他们认错,这种招数百试百灵,几乎没有失效的时候。

  可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魏淑芬就好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压根儿就不接他的话茬,反而当着外人的面这么下的他脸面,魏耀文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瞧见他这个样子,魏淑芬翻了大大的白眼儿——这家伙的战斗力也忒弱了,她都还没有开始放大招呢,他自己就先撑不住了。

  “小妹,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我们哪里有那个意思?我们只是担心你被骗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王成飞闻言,立即开口说道:“担心小七被骗了?你们是没瞧见我在这里吗?这是我农场的朋友,是正经单位的人,你们说这话,是怀疑我和我朋友的人品吗?”

  王成飞的话一说出来,魏耀文就心知不妙,他强压下心底翻涌着的情绪,认真解释道:“王大哥,你误会了……”

  王成飞早就看清楚魏家这兄弟几个的本性是什么了,他懒得解释什么,对着魏淑芬说道:“我跟六子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跟你说。”

  魏淑芬点了点头:“成飞哥,你们慢走。”

  说着,她看了一眼从驾驶座里探头出来看自己的刘满生,笑着说道:“六哥,谢谢你啦,有时间请你吃饭!”

  刘满生看着魏淑芬的模样,一颗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这小姑娘可真招人疼,不管是模样还是性情,全都符合刘满生的口味儿,过了年她就十七了,自己说不定有机会……

  这么想着,刘满生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他用力地朝着魏淑芬挥了挥手,乐呵呵地说道:“小七妹子,我记得了,有时间六哥请你吃饭!”

  就在这个时候,王成飞黑着一张脸从里头出来了,他瞪了刘满生一眼,低声说道:“你老实一点,那是我妹子。”

  刘满生也不生气,乐呵呵地说道:“知道知道,谁不知道我最老实了?”

  王成飞:“……”

  跟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说啥?王成飞坐上了驾驶座,刘满生朝着魏淑芬挥了挥手,很快就启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随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走远了,后院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往常这兄弟三人根本不会往后院来,毕竟这里养了鸡和猪,味道一言难尽,兄弟几个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哪里愿意干这种腌臜活儿?

  喂鸡喂猪,铲猪粪鸡粪啥的,全都是魏淑芬干的,兄弟几个从来都不会纡尊降贵到这种地方来。

  今儿倒是稀奇了,兄弟三个居然会跑到他们过去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过来的地方。

  哦,其实也不算稀奇,不过是觉得这些猪啊鸡啊虽然不是他们买的,也不是他们喂的,虽然他们没有出过一份力气,但是却默认了这些都是他们的财产,至于魏淑芬,不过是一个用来喂鸡喂猪的苦力罢了。

  一个苦力有资格卖主家的财产吗?那自然是没有的。

  其实要是今儿这兄弟三个敢义正言辞地让魏淑芬不许卖猪和鸡,魏淑芬还能高看他们一眼,然而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却让魏淑芬觉得十分失望。

  这就说明了这兄弟几个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不上道,之前之所以不断压榨魏淑芬,不过是因为那丫头傻,事事听自己哥哥的。

  真有外人在了,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下作。

  “唉,忙一天了,太累了,我要回去睡一会儿。”

  说完这句话后,魏淑芬打了个哈欠,迈着赖洋洋的步伐,越过那兄弟三人,朝着自己屋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魏耀成和魏耀文的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而魏耀武则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看那样子,活像是要冲过去撕咬魏淑芬一般。

  魏淑芬走出去几步远之后,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她停下了脚步,回头朝着那兄弟三个看了过来。

  “哦,另外通知你们一声,我要跟你们分家了,以后你们再有啥事儿,别来找我,而你们欠我的钱记得快点还给我,毕竟我无父无母,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没点钱的话,我以后的日子可过不下去。”

  “三位哥哥,看在你们养活了我那么多年的份上,现在的你们总不能看着我活生生饿死吧?”

  这番话说出来后,魏淑芬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这兄弟三个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她扬了扬眉,朝着他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一直到魏淑芬离开了之后,魏耀武才终于忍不住说道:“四哥五哥,那个死丫头片子太过分了,你们看她做得都是什么事儿?”

  若说其他几个魏家兄弟还有点廉耻之心的话,魏耀武那是一丁点廉耻之心都没有了。

  他打心里认为魏淑芬就该全心全意地为他们兄弟几个奉献,她就该当牛做马,不能有自己的一丁点的自我意识存在。

  现在魏淑芬的所作所为就等于是在挑战他作为哥哥的权威,魏耀武如何能忍得住?

  “你们难道就任由着她为所欲为吗?”

  魏耀成和魏耀文两人的脸色都异常难看,他们愿意看着魏淑芬为所欲为吗?那自然是不愿意的。

  可是之前他们能让魏淑芬当牛做马,那是因为魏淑芬她自己心甘情愿,现在魏淑芬想要反抗,他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法子将她给镇压下去。

  魏耀武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结果自己的两个哥哥却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这让魏耀武的情绪变得越发急躁起来。

  “四哥五哥,你们倒是说句话啊!”

  他们这样一言不发,显得他好像是个弱智似的,魏耀武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魏耀成看了自己这个最小的弟弟一眼,耐着性子说道:“小妹这个样子,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你现在跟我们说这些,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丢下这句话后,魏耀成黑着一张脸离开了后院儿。

  现在后院就只剩下了魏耀文魏耀武这对双胞胎兄弟了,魏耀武被魏耀成骂了一顿,心里面憋屈得厉害,他自己倒是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反而认为魏耀成这是将责任推卸到他的身上来。

  魏耀武这么想着,委屈巴巴地看着魏耀文:“五哥,你看四哥,能怪我吗?还不是那死丫头片子的错?”

  说到那个死丫头片子,魏耀武磨着后槽牙,语气阴森地说道:“都是她的错,咱们好好的一个家,非得要被她给搅和散了不成,她一个死丫头片子,分家了之后,我看她能过上啥好日子!”

  说着说着,魏耀武秃噜出来的话就有些下作了,魏耀文过去还会阻止魏耀武这么说魏淑芬,但是现在,魏耀文不想继续阻止下去了。

  魏淑芬做的事情确实是太过分了,本来就是一家人,她自己非得要作出幺蛾子来,现在可倒是好了,她自己解气了,结果他们全都被她给坑了。

  本来他们都是姓魏的,家里的事情家里难道不能解决吗?魏淑芬要是真有什么委屈,难道她不能跟自己的哥哥们说吗?他们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她说了,他们还能不搭理她吗?

  又不是他们让她为他们付出的,又不是他们让她又当爹又当妈的,当初大哥二哥分明说过,他们要撑起这个家来,是魏淑芬自己逞能,说她可以养活他们的。

  明明就是魏淑芬自己好面子,明明就是她崇拜文化人,觉得自己的哥哥都考上高中,上了大学是件有面子的事情,结果现在她自己倒是委屈的不得了。

  想到魏淑芬的所作所为,以及王成飞看着他们时候的模样,魏耀文就觉得心烦意乱。

  读书人可都是要名声的,他们明年是要考大学的,刚刚魏淑芬当着外人的面儿那样说他们,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他们这些人的脸往哪儿搁?

  不行,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魏耀文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魏耀武:“小武,你跟我走一趟。”

  魏耀武正骂骂咧咧的,结果就听到魏耀文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去哪儿啊?”

  现在不是该解决那个死丫头的事情吗?他们出去干啥?

  魏耀文看着自己头脑简单的弟弟,只觉得心累无比,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你跟我出来就是了,有什么事情咱们出去后再说,隔墙有耳,你知道不?”

  魏耀武恍然大悟,以为是魏耀文想出了法子来对付魏淑芬,他心里面甭提多高兴了,立马乐颠颠地跟着魏耀文从后门出去了。

  等到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魏耀武再也忍不住了,低声问道:“五哥,你是不是想出法子来对付那个死丫头片子了?你要是想出法子了,那快点跟我说,咱们一定要好好收拾她,我看她以后敢再不听话。”

  魏耀文一言不发地拉着魏耀武去了小树林,他朝着四周看了看,见四下无人,魏耀文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小武,你要是想解决这件事情,那你就给我老实一点,甭摆出现在这种样子,知道不?”

  魏耀武满头雾水,不知道魏耀文说的是什么意思:“五哥,你说的这是啥话?我怎么听不懂?”

  摆出啥样子来了?他觉得自己现在挺好的。

  不过很快魏耀武就知道魏耀文是什么意思了,听到他所说的那些话,魏耀武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不痛快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在外头不能说那个臭丫头的坏话,还得要说她的好话是不?凭什么?我为什么要惯着她的臭毛病?要是她听到了,怕是要以为自己多有能耐呢,那个死丫头片子……”

  提起魏淑芬,魏耀武就是一肚子的怨气。

  过去魏淑芬听话懂事儿,把他们哥几个的话奉为圭臬,魏耀武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让她往南她不敢往北,即便是这样,魏耀武还是百般瞧不上魏淑芬,恨不能把她给贬低到尘埃里面去。

  更别提现在魏淑芬对他动了手,魏耀武更是恨不能把魏淑芬给生吞活剥了,他不在外面说魏淑芬的坏话就不错了,现在魏耀文竟然还让他说魏淑芬的好话。

  魏耀武的脸上写满了抗拒之色:“我不乐意……”

  然而没等魏耀武说完,魏耀文的脸色就沉了下去:“你要是想咱们家的日子继续像是过去一样太太平平的,你就给我老实一点,要是连这样的一点委屈都受不住,你以后还能有什么大出息?”

  魏耀文劈头盖脸训斥了魏耀武一顿,见他脸色垮了下去,魏耀文又心软了下来,他拉着魏耀武的手,循循教导道:“小武,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现在我们也是逼不得已,你若是不低头,小妹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若是由着她这么闹腾,咱们家以后就会鸡犬不宁,永无宁日,你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魏耀武自然是不愿意的,他摇了摇头,不吭声。

  魏耀文继续说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要这么想,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以后的日子更好,知道不?哥知道你委屈,等以后咱们出人头地了,一定会把今天受到的侮辱一步步讨回来的……”

  魏耀文说了不少话,总算是把魏耀武的情绪给安抚了下来,他点了点头,闷声闷气地说道:“哥,我听你的。”

  是啊,魏耀文说的对,今日受到的耻辱,等到他们以后出人头地了,总归是能讨回来的。

  甭看魏淑芬现在猖狂,她也猖狂不了多久了,等到他们考上了大学,总有她受的那一天。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一个天一个地的,魏淑芬永远只能仰望他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