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7章 第 17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们的意思是说魏淑芬那丫头在外面跟人乱搞了?”

  村书记李远才拿着一杆大烟枪,往里面塞了点烟丝,点燃了之后,便吧嗒吧嗒抽了起来,淡淡的烟雾萦绕在空气之中,他的面容被烟雾笼罩着,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魏耀文倒是很了解这个村书记的性格,他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李伯伯,其实这事儿我们原本也不想麻烦你的,可是小妹她最听你的话,现在我们说啥她都不听,我们也拿她没有办法……”

  说着,魏耀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布满了苦涩的神情来:“李伯伯,我们就只有小妹这一个妹妹,这么多年来,她为我们家付出了多少,我们一直都记在心里头呢,我们也想等以后毕业了,能好好照顾她,可是现在她被外头的人骗了,跟我们生分了,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魏耀文表现的就好像是一个心疼妹妹的好哥哥模样,话里话外都是在为自己的小妹妹担心,若是不知情的人瞧见他这个样子,怕是要以为他多疼爱自己的小妹妹呢。

  魏耀武瞧见自己哥哥这个模样,心里面暗自给魏耀文竖起了大拇指来,甭管他们心里面到底有多讨厌魏淑芬,至少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装出好哥哥模样来的。

  这是魏耀文教导自己的话,魏耀武想了想,也跟着说道:“李伯伯,我小妹那人是什么性格你也应该清楚的,她性子太倔了,自己决定的事情那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她现在把家里养的牲畜都卖了,还跟不三不四的人拉拉扯扯的……”

  说到这里,魏耀武停顿了下来,像是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似的,他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真的没法子了,李伯伯,你快点去说说她吧。”

  李远才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而魏耀文魏耀武这对双胞胎兄弟倒是没有继续说些什么了,而是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等待着。

  就在这个时候,王翠芬端着两个茶缸进来了,将泡好的茶水放在了魏家兄弟二人的面前,见自己的丈夫和魏家两兄弟的脸色都不太好,王翠芬笑着开口说道:“这是咋滴了?遇见啥难事儿了不成?老李啊,魏家条件不好,要是遇到啥事儿了,你可要帮帮忙。”

  李远才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然后吐出来一个大大的烟圈,他将烟斗往一旁的桌子上磕了磕,带着火星子的烟灰散落了下来,李远才看了那些零星散落的烟灰一眼,这才说道。

  “淑芬那丫头的性格我知道,我觉得她不是那种会胡乱折腾的姑娘。”

  李远才对魏淑芬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觉得魏耀文和魏耀武说的话可能有些偏颇,那丫头胆子虽然大,敢闯敢拼,但实际上并不是那种不守规矩的丫头。

  其他方面李远才不敢说,但是在男女关系上,她肯定是没问题的。

  魏耀武是个脾气急躁的,眼见着李远才竟然说魏淑芬男女关系没问题,魏耀武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他刚想说些什么,魏耀文瞪了他一眼,魏耀武立马就将想说的话全都给咽回去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他忍……

  魏耀文轻声说道:“我也觉得小妹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小妹到底还年轻,小姑娘家家的,又是这样的一个年纪,很容易被人哄了去……”

  “她一个小姑娘,平日里总爱把心事儿藏在自己心里头,我们几个哥哥每天要忙的事情太多,没有时间,也不好跟她去谈心,加上小姑娘现在性子左了,只听外人的,我们这些哥哥们说什么,她都以为是在害薄她的……”

  魏耀文每一句话都没有再指责魏淑芬,可偏偏说出来的意思,却让人不得不深想,他惯会惺惺作态,李远才还是很信任他的。

  王翠芬也站在一旁,听到这话后,她也有些坐不住了:“老李,小七那丫头太可怜了,咱们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欺骗了,要不然咱们还是帮帮忙吧?”

  王翠芬还是很心疼魏淑芬这个小丫头的,她一个小姑娘,年纪轻轻就要扛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哪怕有一把子力气在,可她到底只是个小姑娘,哪里能让人不心疼呢?

  不过王翠芬的心疼却和李远才不同。

  李远才之所以会对魏淑芬好,那是因为魏淑芬自己种了些烟草,手工做成烟丝之后送给了李远才,她做的烟丝劲儿大,李远才抽了就舍不得换其他的,也是因为这个,李远才对魏淑芬才多有偏爱的。

  但是王翠芬却不同,她是真心疼魏淑芬这个小姑娘,背地里不知道和魏淑芬说了多少次,让她多顾着自己一些,她的哥哥都大了,能帮她分担一些了。

  不过那小姑娘每次都乐呵呵地说她知道了,然而转过脸去,依旧是我行我素。

  王翠芬一直都挺担心魏淑芬的,害怕她这样子在家缺爱的小姑娘会被外头的男人给骗了,现在听到魏家兄弟说魏淑芬真和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上了,王翠芬甭提多担心了。

  “老李,小七那丫头不容易,咱们一定要帮帮她才成。”

  李远才点了点头:“她是个好姑娘,咱们确实应该帮帮她,这事儿我知道了。”

  见李远才答应了下来,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这才放心了下来,他们都知道李远才的性格,作为村书记,只要他答应下来的事情,那肯定是会去办的。

  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魏耀文还是加了一句:“李伯伯,小妹现在就在家里头待着,她气性大,把家里灶上的锅都给拆了,我们兄弟几个都没锅做饭了,你看……”

  李远才知道魏耀文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说道:“成,马上我就跟你们过去一趟。”

  不过魏耀文这一回还是摇头:“李伯伯,你不能跟我们一起回去,小妹对我们现在意见大得很,你要是跟我们回去,小妹恐怕又要胡思乱想了,要不这样,你先过去跟小妹说,我们就当不知道这件事情……”

  李远才听到这话,目光落到了魏耀文的身上,他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之色,瞧见他的眼神,魏耀文心里面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不过面上他还是装出一副大大方方的模样来。

  “李伯伯,要是过去的话,我们跟小妹之间哪里用像是现在这样?可是现在小妹或许是听信了外头的挑拨,现在性子变得左得很,我们也是怕她现在越来越叛逆。”

  村子里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原本挺老实听话的小姑娘,被外头的那些二流子一哄骗,一颗心都向着外头的人了,家里人说啥都不听,就算是把她们给关起来,小姑娘还是要往外头跑。

  头两年的时候,老张家还出了一桩丑闻,他们家的小闺女未婚先孕,肚子大起来了,老张家才知道了这事儿。

  没出嫁的闺女肚子大了,这可不就是一桩丑闻吗?老张家一直逼问他们家闺女这个孩子是谁的,可是她的嘴巴却闭的紧紧的,无论家里人说啥,她都不肯泄露出来分毫。

  家里人原本是想抓着她去把孩子打了的,毕竟她名声虽然坏了,但如果没了孩子,以后怎么也能嫁出去的,可如果带着个野种,那正经人家谁要她?

  然而那张家闺女也是个性子烈的,她以死相逼,老张家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个孩子,不过后来张家闺女突然就跑了,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因为这事儿,村子里议论纷纷的,一直到今天,大家偶尔还会说起张家闺女的事情来,不过现在大家伙儿都默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张家闺女肯定是跟外头的二流子有了孩子,她会跑,也是被二流子给拐走了。

  因为有她这个前车之鉴在,村子里的人现在都很重视对自家闺女的教育,万一闺女真找了个二流子,那全家都得要跟着丢人现眼。

  魏耀文只是提了一嘴张家闺女的事情,没有深入说些什么,李远才就明白了魏耀文的意思。

  他说的也确实没错,这小姑娘到了年纪,心思肯定会活泛起来,到时候被外头的男人一哄,可不就全听人家的了?要不然为啥老古话常说,姑娘是给人家养活的?那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女孩子一旦有了外心,可就向着外头的野男人了,家里头的事情一概不管,甚至会因为外头的那人跟家里人闹翻了。

  李远才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放心吧,我这就去跟她好好聊一聊。”

  直到此刻,魏耀文才彻底放心了下来,他和魏耀武也没有多做停留,起身选择告辞离开了。

  当然离开之前魏耀文也暗示自己会留给李远才时间,好让他去跟魏淑芬好好谈一谈。

  等到那兄弟二人离开之后,刚刚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王翠芬轻声说道:“老李,我觉得小七不是那种孩子,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之前魏耀文魏耀武在的时候,王翠芬不好说些什么,现在他们走了,王翠芬才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她真觉得这事儿或许有什么内情在:“要不然等下我还是跟你一起过去吧,小七她听我的,我能跟她好好聊一聊。”

  李远才倒是并不觉得那兄弟两个会说谎,不过既然自己的妻子要去,李远才也不会拒绝。

  “那成,正好你也说说那丫头,她才十六岁,着急找对象干什么?等到耀文耀武两个考上大学了,她的身份跟过去就又不一样了,魏家要是能出五个大学生,那可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其实魏家老二不算是大学生,不过他是师范毕业的,大家伙儿也习惯叫他是大学生。

  在李远文看来,魏家的人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魏家兄弟六个好了,魏淑芬的身份地位才会更高一些,以后找对象啥的,也比现在好多了。

  不过王翠芬却并不像是自己丈夫一样乐观。

  她冷眼瞧着,魏家兄弟几个就算是被魏淑芬供养上了大学,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她照样得辛苦,魏家老三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老大和老二都已经结婚了,可他们却没有担负起养活下面弟弟的责任,这一切反而都是魏淑芬在扛着。

  刚刚李远文或许没瞧见,但是王翠芬可是瞧得真真的,魏耀武说起魏淑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甭提多僵硬了,瞧着不像是夸自己的妹妹,反而像是在诅咒她似的。

  只是这些话李远文不爱听,王翠芬自然也不好跟他说。

  可是王翠芬打心眼里还是觉得,魏家兄弟就算出人头地了,会帮衬魏淑芬这个妹妹的可能性都不大。

  魏淑芬现在未必是被外头的野男人骗了,或许是因为她自己突然醒悟了,不想再为自己的哥哥们付出了。

  但是甭管什么原因,还是先见到魏淑芬再说,现在说什么也是白搭。

  “那咱们现在就过去?”

  “成。”

  夫妻二人也没有闲待着,很快便起身离开了家门。

  从家里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老大媳妇儿从外头回来,宋玉文瞧见老两口要一起出门,赶忙开口问道。

  “爸妈,都这个点了,你们要到哪儿去啊?”

  听到她的话之后,李远才随口说道:“到魏家去一趟。”

  宋玉文一听魏家这两个字,心里的雷达立马发出了警报声,她眼睛睁大,看着自己的公婆。

  “爸妈,魏家又出什么事情了?你们咋个老到魏家去,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怕是还要以为你们偏心着魏家人呢……”

  宋玉文是宋家老大的媳妇儿,她嫁进门来才不过一年,性子泼辣外向,跟自己的公公婆婆也是有啥说啥。

  在宋玉文看来,自己的公婆好像对魏家的关注度太高了,尤其是对那个魏淑芬,两人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宋玉文撞见过好多次王翠芬偷偷摸摸去给魏淑芬送东西了,所以她的反应才会如此大。

  王翠芬听到这话,眉头瞬间皱了起来:“老大媳妇儿,你说的这是啥话?你爸他是村书记,村民们有事儿找上门来,他还能不去帮忙吗?你甭说话了,没事儿就回去歇着,我们先走了。”

  说完这番话之后,王翠芬也懒得搭理宋玉文,扯着李远才的胳膊就往外走。

  而李远才甭看是在村子里当村书记,但是家里头的事情他是一概不管的,全都交给自己媳妇儿做主,自家婆娘和儿媳妇之间的官司他只当看不见。

  宋玉文见到他们两人的样子,气得牙痒痒,可是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远了。

  一直到两人都走得看不见了,宋玉文这才一甩袖子进房间去了。

  回到自家屋子之后,宋玉文往炕上一坐,便吧嗒吧嗒掉起眼泪来,等到李启明从外头回来,看到的就是自家媳妇儿哭得跟核桃似的眼睛。

  瞧见宋玉文这个样子,李启明只觉得自己的头又大了,他耐着性子问道:“玉文,出什么事儿了?”

  李启明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宋玉文便开始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泪来,她哭得甭提多伤心了,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一边哭一边对着李启明就倒起了苦水来。

  宋玉文说的都是那老三套,左不过就是自己爸妈对她不好,看中魏淑芬一个外人,对她这个媳妇儿不好,不把她当回事儿。

  “我不就是问一嘴吗?你没看到妈她当时的脸色……”

  李启明:“……”

  他就知道。

  这种话宋玉文嫁进门来后没多久便一直念叨,一开始李启明还会安慰她几句,但是发现宋玉文是越安慰越来劲儿,到最后李启明就懒得再说些什么了。

  反正说与不说,她都是那个样子,自己又何必浪费口舌呢?

  宋玉文说了半天,结果发现李启明去做别的事情去了,她更是生气了,转而开始骂起了李启明来。

  李启明:“……”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之前李生萍来过一趟,跟魏淑芬说了魏耀文和魏耀武这两兄弟的事情之后,她心里面就有谱了,这两兄弟会去找谁,魏淑芬一清二楚。

  要说这两兄弟也是聪明,知道谁可以拿捏住魏淑芬这个妹妹,原本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的,结果现在却不得不要开始战斗了。

  魏淑芬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又重新打起了精神来。

  她在屋子里面绕了一圈,略微想了想,便起身离开了房间,去了后头屋子。

  后面总共有两排屋子,一排有三间房,靠前面三间,是魏耀祖魏耀文魏耀武的房间,再往后三间,是魏耀光,魏耀宗和魏耀成的房间。

  当初魏家两口子盖房子的时候,考虑到了孩子要娶媳妇儿的事情,房子盖得都挺大的,一间屋子差不多有二十个平方,就算生了孩子,从中间隔一道墙,也足够住了。

  入了冬之后,天冷了下来,魏耀武和魏耀文兄弟两个搬到了一起住,当然,他们这么做并不是为了省柴火什么的,只是单纯因为两个人住在一起暖和。

  魏淑芬要去的就是这哥俩的房间。

  到了两兄弟门前之后,魏淑芬发现他们的屋子门上挂着一把大铁锁,她挑了挑眉,伸手拽住了那把大铁锁,然后轻轻一个用力,铁锁应声而开。

  魏淑芬扯了扯嘴角,将铁锁挂在了一旁,然后推门走进了兄弟两个的屋子。

  他们的屋子可比魏淑芬的暖和多了,魏淑芬的目光在屋子里面扫了一圈,可是看到了不少东西。

  原主那个善良的小姑娘可是很心疼这几个哥哥的,尤其是两个上高中的哥哥,她更是心疼的要命,明明他们上学的时候,只是周日回来一天,但是魏淑芬却还是把蜂窝煤炉子放在了他们屋子里面。

  光是暖水壶,他们屋子里就有两个,写着劳动人民最光荣的白瓷缸子也是一人一个,两人的书桌上摆着麦乳精还有奶粉,另外还有拆开吃了一半儿的桃酥,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魏淑芬还看到了炕上面那两床厚厚的棉被,那是入冬前她去找弹棉花特意弹的,那十几斤的棉花她攒了老长时间,最终化为了两床八斤重的被子,落到了他们的炕上。

  看着他们屋子里面的东西,再想到那个小姑娘房间里的东西,魏淑芬就觉得心里面憋得厉害——一腔真心喂了狗,大概就是如此了。

  魏淑芬捋起袖子,就开始活动了起来。

  后头屋子里歇着的魏耀成和李文娟两人听到前头的动静,二人面面相觑,心里面又开始害怕了起来。

  难不成是小妹又开始作妖了吗?

  李文娟摸着平平的肚子,忧心忡忡地说道:“阿成,你说是不是小妹她又开始找事儿了?你要不要过去看一看?我听动静是从小文小武房间里传来的,她要是闹起来,小武那个暴脾气,两人怕是要打起来了。”

  然而魏耀成也听见外头的动静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出去看看的打算。

  “还是不出去了,小妹现在跟个火药桶似的,说什么都能呛呛回来,我去也只会跟她吵起来。”

  之前魏淑芬表现出来的样子让魏耀成感觉十分不爽,而且他心里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现在过去数落魏淑芬,她听自己话的概率非常低,而且说不定还会直接再把自己也撕剐一顿。

  魏耀成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这种羞辱,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会说话的人,对上魏淑芬的话,只能被她压着数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李文娟见魏耀成怎么都不肯去,她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开口说道:“你要是不去,小文小武回来,看到屋子里面乱成一团,跟小妹打起来可怎么办?”

  魏耀成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打起来的。”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他们打不过小妹的。”

  魏淑芬的力气有多大,魏家兄弟都很清楚,要不是因为她那堪称离谱的力气,也没法子将这一家子给撑起来。

  一开始兄弟几个也不是不害怕魏淑芬会利用她的力气作威作福,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魏淑芬还是挺老实的,她会用自己的力气赚钱养家,哪怕有一把子的力气,也从来都不会对着家里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放心下来,要不然的话,她用自己的天生神力对付家里头的人,他们哪里是魏淑芬的对手?

  眼见着魏耀成不想管这事儿,李文娟身为嫂子,倒是也不好插手,她想了想,坐到魏耀成的身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阿成,我知道你对小妹有意见,但是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你亲妹子,亲人间没有隔夜仇的,你该管还是要管的,要不然小妹走上歪路,咱们也没面子,你说是不?”

  要不是因为怀孕,李文娟倒是能跟魏淑芬好好说道说道,她这个小姑子还是挺听话的,李文娟对她的印象不错,她现在之所以这样,估计就是被外面的野男人给糊弄住了,等到她清醒过来,肯定不会像是现在这么糊涂的。

  魏耀成点了点头,说道:“你啊你,就是太善良了,小妹她对你也没有多尊重,你干嘛还惦记着她?”

  李文娟抿了抿嘴唇,笑着说道:“她不尊重我是她的事儿,到底还小着呢,知道啥好歹?等到大大就知道了。”

  然而魏耀成却满脸不赞同地说道:“小啥小?你也不过是比她大了两岁而已,那小丫头骨子里就是坏的,之前只是会伪装而已,现在是把她的真面目给露出来了……”

  眼瞅着李文娟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情来,魏耀成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不过他还是打心眼儿里觉得魏淑芬不好,之前就是在装模作样,现在触及到她利益了,可不就把自己的本性给暴露出来了?

  李文娟也知道魏耀成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过去自己心里头的那个坎儿,她叹息了一声,岔开了话题:“我娘家兄弟过两天要去下聘礼了,昨儿我娘给捎信儿过来,让我回去一趟。”

  魏耀成愣了一下,说道:“那需不需要我带些东西回去?小弟下聘缺啥少啥的,咱们直接补上就是了。”

  李文娟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你瞧你说的,我家去下聘,哪里还要你这个当姐夫的出钱?咱们就是回去撑撑场面的。”

  说着,李文娟话头一转,又说道:“不过咱们空手回去倒也不怎么太合适,家里头还有两块老棉布,不值什么钱,但是颜色挺鲜亮的,要不拿回去给我小弟吧?”

  魏耀成倒是没有说什么,点头同意了下来。

  此时的魏耀成已经忘记了,这两块布料是前两天小妹带回来的,说是让李文娟给她做两条裤子穿,她的裤子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了,这两条裤子做出来,就是她整个冬天唯二的裤子。

  或许应该说魏耀成没有忘记,只不过他习惯性地把魏淑芬放在了最后一位,只要有事情,就会让魏淑芬退让,在他这里,魏淑芬永远排在最后一位。

  “阿成,你真好。”

  李文娟闻言,立马笑了起来,她扑进了魏耀成的怀中,双手揽着他的腰部,轻声开口说道:“我都不知道跟你说些啥是好了,阿成,你对我真好。”

  魏耀成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他低下头亲了亲李文娟的额头,乐呵呵地说道:“你说的这是啥话?你家事情不就是我的事儿么?”

  他的父母早早没了,兄弟和妹妹也总是隔了一层,过去魏耀成总觉得自己跟无根的浮萍似的,没有个着落。也就是跟李文娟在一起之后,魏耀成方才感觉自己有了家,李文娟对他很好,她的父母对他也很好,说是当做亲儿子疼也不足为过,魏耀成很感激他们,自然愿意回报他们。

  而李文娟抱着自己的男人,面上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来。

  夫妻二人之间的气氛格外温馨,外面乱糟糟的动静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此时的魏淑芬差不多已经把看上的东西都搬进了自己的屋子里面,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是在抢劫,只不过是让原本不属于那兄弟二人的东西物归原主罢了。

  至于兄弟二人回来会不会闹,魏淑芬根本就不在意——反正他们又打不过自己,就算是闹翻了天,魏淑芬也不带怕的,大不了一拳头一个,他们还能翻了天不成?

  抱来的两床被子,一床当褥子,一床当盖被,铺在炕上之后,厚厚的被子瞧着就挺暖和的,要不是因为马上就要有人来了,魏淑芬真想躺上去滚一滚,早上睡那一觉,她睡得浑身酸痛,还是厚被子舒服些,至少喧软一些,也暖和一些。

  屋子里是有烟筒的,魏淑芬麻利地将烟筒接上,很快原本冷冰冰的屋子就变得暖和了起来,她将铝水壶放在炉子上烧着,自己开始规整起从魏耀文魏耀武房间里弄来的东西。

  其实除了这两兄弟屋子里的东西外,其他那些人手里头也有她不少东西,原主那个小姑娘可以不在意那些东西,但是魏淑芬可不会不在意,她心里面暗暗计算着,准备一笔一笔将这些账给讨回来,他们甭想把她的东西给昧了去。

  等到她把东西都规整好了之后,敲门声也响了起来,魏淑芬拍了拍手,脚步匆匆地过去开门。

  院门打开之后,出现在魏淑芬面前的正是村书记夫妻两个,她面上带上了笑容来,喊了一声:“李伯伯,王婶婶,你们来啦。”

  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兄弟来你哥哥只会去请村书记来找自己说道,这一点魏淑芬心里头很清楚,他们恐怕觉得只有村书记李远才能制得住自己。

  当然,他们的想法倒是挺正确的,毕竟原主那个小姑娘确实很听李远才的话,有时候她觉得累了,不想继续养着一家子,那兄弟几个都是去找李远才过来说她的。

  李远才是村书记,在村子里还是挺有权利的,魏淑芬当初为了方便行事,很是下了番力气讨好李远才,她家自留地的烟叶就是专门种来走这一层关系的。

  李远才不是那种收了钱不办事儿的人,他经常帮魏淑芬的忙,给了她不少机会,要不然她一个小姑娘,想要去挖水库,修水渠,那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不可否认的是,魏淑芬能养活起一大家子人,李远才确确实实起到了很大作用。

  但是,从小姑娘的记忆里面,魏淑芬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李远才是个好人不假,但是他的观念却很老旧,比如说李远才跟魏淑芬说过很多次,让她要好好供养她的哥哥。

  “淑芬啊,你别看自己现在辛苦,但是你要知道,你现在受了苦,好日子可还在后头呢。”

  “你哥哥们一个个都有出息,等到他们以后成家立业了,还能不惦记着你的好处?”

  “你现在所遭受的一切辛苦,你的哥哥记得,以后肯定会加倍还回来的。”

  “苦日子只是一时的,等你哥哥们好了,你也就起来了。”

  ……

  除了这些之外,李远才还说了很多很多,其中心意思都差不多,那就是让魏淑芬认为,她现在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她的哥哥肯定会记得她的付出,以后他们有出息了,肯定会回报给她的。

  他们会让她过上好日子的。

  魏淑芬那个小姑娘相信了李远才的话,对待自己的哥哥更加尽心尽力了。

  只不过可惜的是,李远才说的是有良心的哥哥们,魏淑芬摊上的这些哥哥们全都是没有良心的,他们根本就不会记得魏淑芬的付出,反而认为那是应当应分的。

  魏淑芬那个可怜的妹子没有到享福的那一天就死了,即便是这样,她还要被嘴一句,被人说她是没福气的,眼瞅着要过好日子了,但是她却没命享受好日子。

  不过魏淑芬却觉得,即便是那个小姑娘活着,也未必会享受到什么好日子,她的那六个哥哥一个赛一个的白眼狼,不将她的骨髓吃干吸尽就算了,怎么可能让她过好日子?

  当然,也不能说李远才错了,毕竟谁也想不到几个大学生竟然没有一个有良心的,正常人也干不出他们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

  魏淑芬将李远才夫妻二人迎进了家里头,李远才看到屋子里的炉子,还有放在一旁的两个暖水瓶,满意地笑了起来。

  “你这屋子现在终于有了点人气儿了。”

  李远才之前也来过两趟,但是魏淑芬住的屋子都是空空荡荡的,说是家徒四壁也不足为过,现在倒是看起来挺像模像样的。

  魏淑芬笑了笑,说道:“确实是有点人气了,我把我五哥六哥屋子里头的东西搬过来了。”

  李远才:“……”

  他想起之前魏耀文和魏耀武跑到自己那说的话,李远才咳嗽了一声,开始委婉地询问起了魏淑芬是不是和她几个哥哥闹矛盾了。

  “淑芬啊,你年纪还小,不知道人心险恶,外头的人再好,那都是带着目的来的,肯定比不过家人真心实意,你千万别被外头的人给蒙蔽了眼睛,跟自己的哥哥们生分了,知道不?”

  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总不好跟魏淑芬说什么让她不要跟野男人来往的事情,只能如此含蓄委婉地表示了一下,希望魏淑芬能听得懂。

  然而魏淑芬却笑着说道:“李伯伯,我年纪不小了,我十岁的时候就跟人去挖水库了,十一岁就下煤窑去了,人心险恶啥的,我早知道了。”

  她对外人的防备心一直都很强,唯一没有防备的就只有自己的血脉亲人了,然而也就是她的血脉亲人却坑她坑得最多。

  “李伯伯,你有啥话就直接说吧,这样绕圈子挺没意思的。”

  魏淑芬笑着开口说道。

  李远才叹息了一声,倒是也没有继续绕弯子了,直接了当地说道:“淑芬啊,我听说你在外头耍了一个朋友是不是?”

  魏淑芬挑了挑眉,讶异地开口说道:“我在外头耍了个朋友?这事儿是谁说的?我自己咋不知道?”

  看来魏家那两兄弟去找李远才的时候,用的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招数,她才多大,就找男人了?这兄弟两个还真敢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