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8章 第 1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事是你五哥和六哥告诉我的,他们今天找到我家里跟我们说你在外头耍了个朋友,心思全都用在人家身上了……”

  李远才对待魏淑芬还是挺有耐心的,将今天魏耀武和魏耀武两人找自己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告诉了魏淑芬。

  “你的两个哥哥也是好心,他们怕你年纪小在外头被人给骗了,所以才来找我,想让我跟你好好聊一聊……”

  听着李远才所说的话,魏淑芬只觉得异常的荒谬可笑,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人去做这事的时候,心里面想的是什么魏淑芬一清二楚。

  左不过是因为他们两个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左右她的时候,才想着要让李远才帮忙说和一下。

  魏淑芬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冷漠,她抬起头看向了李远才,缓缓开口说道。

  “我去煤窑里面干活的时候,他们不怕我出事。”

  “我去水库跟一大堆大老爷们挖水库的时候,他们不怕我出事儿。”

  “我上山打猎,下河摸鱼,想方设法赚钱养活他们的时候,他们不怕我出事儿,现在居然怕我出事儿了?”

  说到这里,魏淑芬面上的冷意越发浓郁了起来。

  “李伯伯,过去你确实帮了我很多忙,我很感谢你的帮助,但是自家的事情自家知道,我哥哥们做了些什么,我心里面也是一清二楚的。”

  “我才十六岁,清清白白一个小姑娘,他们跑去跟你说我在外面耍了朋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名声?”

  “但凡他们有为我考虑一丁点,都不该跑去跟你们说这些话,我想当时他们两个找你们说的时候,一定会说是因为担心我,害怕我被人骗,我说的对不对?”

  听着魏淑芬的质问,李远才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什么话,事实正如同魏淑芬所说的那样子,当时那兄弟两个说话的时候,确实摆出了一副关心魏淑芬的模样,可实际上呢?他们所谓的关心,真的是关心吗?

  过了许久之后,李远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来,他有些尴尬地说道。

  “淑芬呐,你也别跟他们计较,你那两个哥哥想来也是关心则乱,他们都是好心,也是为了你好,他们没啥坏心思的,关心则乱,淑芬……”

  魏淑芬打断了李远才的话:“关心则乱?这话李伯伯你信吗?”

  不说别的,就魏耀武对待自己的那个态度,能称得上是关心自己么?先前魏淑芬还在无怨无悔地养活他的时候,魏耀武面对着她的时候都是一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模样,自己揍过那家伙之后,魏淑芬都能想象得到魏耀武那家伙提起她来的时候是一副怎样咬牙切齿的模样。

  这样一个家伙,鬼都不相信他是真正关心自己。

  李远才瞧着魏淑芬的样子,像是对魏家兄弟几个产生了嫌隙,他心中有些着急,但是面对着现在这样的魏淑芬,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李远才侧头看向了跟着自己一起过来的王翠芬,用眼神示意王翠芬和魏淑芬好好聊一聊。

  魏淑芬原本就跟王翠芬的关系好,她一个女性长辈,怎么也好和魏淑芬说话,现在魏淑芬的情绪不太稳定,他还是不要跟她再说了,免得越说越糟糕,没能劝说住魏淑芬,反倒是火上浇油,让她对自己的哥哥们嫌隙更多了。

  “淑芬呐,就让你王婶子跟你好好聊一聊吧,我先出去了。”

  说到这里,李远才到底还是没忍住,他站起来准备往外走的时候,想了又想,还是开口补了一句:“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一家人,更何况你之前九十九步都走了,没道理倒在最后这一哆嗦上,你说是不是?就算是为了不让之前的辛苦白费,你也得继续下去,坚持就是胜利,知道不?”

  魏家兄弟的所作所为,李远才也不是不知道,但怎么说呢?李远才始终认为男人成熟的相对而言要比女人晚一些,很多男人别看他都二十好几了,可能都不知道责任是什么,这样的男人一般属于是没开窍的,只要没做啥作奸犯科的大事儿,基本上等到开了窍,立马就知道担负起责任来了。

  他觉得魏家几兄弟可能就属于这样的情况,毕竟他们都是文化人,老大在县里面粮食局当科员,老二在县里的小学教书,老则在省城上大学,老四虽然混的差一些,没考上大学,但高中毕业之后也回到村子里来了。

  剩下的老五老六两个,瞧这学习成绩也挺不错的,看样子这兄弟俩也是可以考上大学的,魏淑芬都辛苦八年了,眼看着就能摘桃子了,若是现在把兄弟们都给得罪了,岂不是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泡了汤?

  只是现在小姑娘正是火气上头的时候,很容易就会意气行事,她不明白,自己现在稍微辛苦两年,等到他的兄弟们开了窍,她不就擎等着享福了?

  别的不说,魏家兄弟六个,魏淑芬自己又是这么能干,而且她的模样性格都不差,村子里相中她的男青年可不少,再等两年她的哥哥们都有出息了,而且也晓得照顾她了,那魏淑芬就更是香饽饽了。

  魏家夫妻早早就没了,魏淑芬一个小姑娘,以后迟早是要嫁到旁人家去的,甭管她多厉害,可若是娘家没有人帮衬着,到了婆家也会是被欺负的料。

  辛苦几年就能获得以后一辈子的无忧生活,她咋就这么糊涂呢?

  只是这番话由他说并不合适,还是要让王翠芬跟魏淑芬好好聊一聊,让她把心里头的怨气往下压一压。

  眼见着魏淑芬不说话,李远才就知道魏淑芬没有将自己所说的话听进去,他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些什么,起身走了出去。

  而后院的魏耀成和李文娟夫妻一直注意着前院的动静,发现李远才夫妻过来了之后,魏耀成害怕魏淑芬跟他们两口子告什么状,犹豫了一下后,他还是凑了过去,想听听他们说了自己什么。

  不过大约是因为之前纠结的时间太长了,等到他凑过去的时候,李远才正好从屋子里头出来了,四目相对,双方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魏耀成大概也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些不太体面,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干巴巴地开口问道:“李书记,你怎么过来了?”

  看到魏耀成这副畏畏缩缩的模样,李远才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沉声开口。

  “你来这边儿干什么?”

  魏耀成面对李远才这个村书记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加上对方现在板着一张脸,模样看起来很是威严,魏耀成心里面更是觉得害怕,说话的时候声音不由得便降低了几度。

  李远才最不喜欢的就是说话畏畏缩缩的人,看到魏耀成这副模样,李远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有话说话,摆出这副样子干嘛?我又不吃人。”

  魏耀成:“……”

  更害怕了好么?

  眼见着对方脸上露出不耐的神色来,魏耀成赶忙解释道:“在外面听到李书记你的声音,我琢磨着是你来了,所以我才想着过来看一看,没想到真的是你。”

  他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然而李远才却毫不客气地戳穿了他:“行了,少在这里跟我扯别的,你要是来见我的话,何必躲在窗户这里?你是过来偷听的吧,莫不是以为我们背着你说什么坏话?”

  李远才说话的时候可谓毫不客气,魏耀成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有心想要解释些什么,但是现在好像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行了,带我到你房间坐一坐,我有些话想要跟你好好说说。”

  魏耀成现在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了,多说多错,他还是老老实实闭上嘴巴吧。

  李远才离开了之后,王翠芬松了一口气,她走到了魏淑芬的跟前,拉住小姑娘布满老茧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看着身形比之前似乎又瘦了许多的小姑娘,王翠芬心疼不已:“小七呀,这么多年你受委屈了。”

  魏淑芬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却并没什么太大变化:“婶子,你也是来劝我的吗?”

  然而王翠芬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不是来劝你的,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在外面被男人骗了。”

  魏淑芬摇了摇头,十分认真地说道:“婶子你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会胡乱折腾的人,我没有做那些事情,是他们冤枉我的。”

  王翠芬还是相信魏淑芬的:“好孩子,婶子相信你。”

  从魏淑芬口中听到她确实没有在外面胡乱折腾之后,王翠芬这下子才彻彻底底放心下来,她拉着魏淑芬的手,低声说道。

  “小七啊,你别听你李伯伯的,他就是个老古板,他的话你就当耳旁风吧,别放在心上。”

  之前王翠芬就很不赞同李远才所说的话,什么男人二十多岁还不成熟,不知道要担负起责任,要给他们时间成长,那都是骗鬼的话。

  责任心这东西,那是天生的,就比如魏淑芬,她从八岁的时候就知道养家糊口,到现在她已经十六岁了,整整八年的时间,她无怨无悔地养活了自己六个哥哥,但凡她的那六个哥哥是有良心的,都能看到她的辛苦和不容易。

  结果现在怎么着?

  老大魏耀光大学毕业之后被分到了县里面的粮食局,一开始住的是单身宿舍,后来结婚了之后靠着老丈人家的关系分了一套房,从此便在县城定居下来。除了逢年过节,基本上不会回村子里来。

  老二魏耀宗,师范毕业之后就去当了小学老师,每个月也是正经拿工资的人,结果他结婚啥的也全都是魏淑芬往外掏钱,婚后更是借口没分家,就在家里头吃住,一分钱家用都不掏。

  按照常理来说,老大老二有出息了之后,下头小的若是还上学的话,应该是他们将责任接过去,他们来供养自己的弟弟妹妹,然而在魏家,这些约定成俗的规定却被两个大的有志一同忽略了。

  他们为什么会如此肆无忌惮,不过就是因为魏淑芬好说话,所以他们才会肆无忌惮的去欺负魏淑芬,理所当然地将他们该背负的责任都放在魏淑芬的身上去。

  “小七啊,你能想明白那是最好不过了,你今年也十六岁了,之前为你的哥哥付出那么多,现在你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王翠芬是赞同魏淑芬甩开她那几个吸血鬼哥哥的,甭说什么知识分子要脸面,不要脸的知识分子还少吗?并不是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是值得人尊敬的——魏家这兄弟六人显然并不在要脸的知识分子的范畴内。

  之前因为魏淑芬自己糊涂,有很多话她也不好和魏淑芬说,说多了恐怕就会让彼此间的关系变僵,要是魏淑芬以为她这个当婶婶的挑拨他们兄妹关系,那可就不好了。

  但是现在魏淑芬想明白了,有些话王翠芬就能直接说了。

  “淑芬啊,我跟你说……”

  王翠芬凑到魏淑芬的跟前,嘀嘀咕咕说了不少东西。

  其实她的那些主意在魏淑芬看来还是有些过于保守了,大抵是就是让魏淑芬把过去那些年吃的亏全都咽下去,以后多顾着点自己,适当帮帮家里,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以她自己为主。

  “以后不帮衬了归不帮衬,但还是不要将关系闹得太僵,知道不?”

  “反正我跟你说,你该做啥做啥,但是别把你六个哥哥得罪狠了,以后你指不定还要指望他们呢。”

  “就算他们不能实打实地做些什么,但只要有他们在,你就算以后嫁出去了,婆家也不敢太欺负你……”

  “婶子都是为了你好,这女人啊,还是要有娘家,兄弟越多,你的底气越足。”

  其实王翠芬说的很多话都是自相矛盾的,不过魏淑芬还是很能理解的,王翠芬出生的年代跟她并不同,她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也跟魏淑芬的不同,事实上王翠芬能有现在这种想法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这是整个时代赋予她的烙印,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能甩开的。

  “婶子,谢谢你跟我说这么多,我都知道了,以后该咋做,我自己心里头有数。”

  见魏淑芬如此,王翠芬这才放松了下来,她拉着魏淑芬的手,又跟她说了一会私密话,眼见着时间不早了,王翠芬便准备告辞离开了。

  “婶子,我送你出去。”

  王翠芬点了点头,二人一起走出了屋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远才也黑着一张脸从后面屋子里出来了。

  魏耀成诚惶诚恐地跟在李远才的身后:“李书记你听我说我没那个意思,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可以解释的……”

  “不用再说了,从我面前离开,我现在不想再见到你。”

  他的语气太过严厉,魏耀成被李远才训斥的不敢再往前走了,然而就在此时,李文娟扶着肚子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李书记,我们刚刚说那些话没有其他的意思,我们也是担心小妹,我们是他的哥哥嫂子,哪里会有什么坏心思……”

  李文娟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她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刚刚一切都好好的,李远才到他们的房间坐了坐,之前还夸赞他们将房间收拾的不错,结果也不知道魏耀成那句话说的不如意了,李远才竟然跟他们翻了脸。

  他们到哪儿说理儿去?

  李远才的目光落到了李文娟的身上去,见她明明小肚子没有任何隆起的迹象,可她自己偏偏一手扶着腰,一手摸着肚子,摆出一副孕妇的模样来,这一点的小心思哪里能逃得过李远才的目光?

  “行了,你怀个孕有什么大不了的?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不怀孕的,何必挺着个肚子过来招摇。”

  停顿了一下之后,李远才犹不解气,又继续说了下去:“要是真觉得自己怀了孩子,身体贵重的不得了,那你就甭出来,就在屋子里好好歇着养胎。”

  李文娟哪里被人这么说过,她的脸色忽青忽白,突然就捂着肚子开始喊起了疼来。

  而魏耀成也顾不得别的,赶忙跑了过去,一把将李文娟抱了起来,李文娟缩在魏耀成的怀中,捂着肚子不停地小声喊着疼。

  看到自己老婆这副样子,魏耀成心疼的要命,他忍不住回头朝着李远才怒目而视:“李书记你怎么能这样?我做的不对,你直接说我就好了,为什么要把矛头对准文娟?她还怀着孕呢……你怎么能这么说?”

  然而李文娟却扯住了魏耀成的胳膊,她朝着魏耀成摇了摇头,满脸虚弱地开口说道:“阿成,你别怪李书记,别这么跟李书记说话,都是我的错,跟李书记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不是他的错,你别怪李书记……”

  魏耀成心里面气得要命,但是因为自家媳妇的话,他又不能跟李远才置气,只能生生忍了下来,抱着李文娟回了房间去了。

  李远才:“……”

  他真觉得那两口子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己又没干什么,这是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李远才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了一下,心口堵得厉害,他虎着一张脸,扬声说道:“要是真觉得我这个当书记的不对,以后我也不登你们家门,少在这里给我甩脸子。”

  李远才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到哪里不是捧着敬着的?偏生到了这对夫妻这儿却被他们上赶着甩脸子,现在李文娟甚至仗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用这样拙劣的手段来对付他。

  李远才简直要气笑了,丢下这句话后,便甩手离开了。

  而屋子里头的李文娟现在也知道害怕了,她捂着自己的肚子,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咋办啊?咱们是不是把李书记给得罪了?都是我不好,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那个时候肚子疼……都是我的错……”

  眼看着李文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魏耀成哪里还顾得着别的?他心疼地抱着李文娟,细声细气地哄着她。

  “好了好了,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本来就是李书记他太过咄咄逼人了……”

  明明他们刚刚也没说些什么,就是聊了聊魏淑芬的事儿,表明了他们对魏淑芬的关心,说看到她和那个二流子似的男人拉拉扯扯的,害怕她吃亏,希望李远才好好和魏淑芬说说。

  结果李远才那么偏心魏淑芬,根本听不得人说魏淑芬一句不好,他们不过才提了一嘴,李远才就动了气,在屋子里面数落了他们一顿还不算,出去的时候还不停地在说他们的不是。

  魏耀成好说歹说,什么话都说尽了,但对方却始终没听进去,后来竟然还迁怒到了怀了孕的李文娟的身上。

  自己媳妇儿这还挺着肚子呢,李远才就算是再看中魏淑芬,也不能这么对他吧?

  眼瞅着魏耀成的上带出了怨怼之色来,李文娟吸了吸鼻子,努力压下了哭意。

  “阿成,我没事儿的,你也别难受了,李书记是把小妹当做女儿一样疼的,咱们说小妹可能和外头的坏分子有关系,他如何能不生气?也是咱们刚刚说话的时候因为太过担心小妹的缘故,可能说的话不中听了……”

  魏耀成没等李文娟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文娟,你咋这么好呢?明明是你受了委屈,你还要为他们开脱,我估摸着一定是小妹和李书记说了些什么,所以他才跑来找咱们的茬。”

  现在的魏耀成压根儿就听不进去别的话,他认定了一切都是魏淑芬的缘故,肯定是因为魏淑芬对李远才说了些什么,所以李远才特意找上了他们夫妻两个,故意来敲打他们。

  果然柿子还是挑软的捏,自己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能考上大学,只能灰溜溜地回来种地,别说是其他兄弟几个了,就连魏淑芬这个小妹妹都不把他这个哥哥当回事儿。

  还有李远才,甭以为他没见过李远才对魏家其他兄弟是啥模样,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他没本事,没能耐,所以李远才瞧不上他的吗?

  “文娟,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努力,好好干活,我不会让其他人永远都瞧不起咱们的。”

  魏耀成抱紧了李文娟,如同宣誓一般说出了这番话来。

  李文娟依偎在魏耀成的怀中,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不过现在她流的不是伤心的眼泪,而是幸福的眼泪的。

  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男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