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9章 第 19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伯伯,你跟我四哥生什么气?他怎么惹你了?”

  倒也不是魏淑芬八卦,而是因为魏淑芬对李远才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对自己的这六位哥哥格外宽容,平常的时候说重话都不会有,像是现在这样气得脸都黑了,那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好奇之下,魏淑芬才会有此一问。

  然而李远才的脸却变得比刚刚更黑了几分,他咬牙说道:“你那个四哥四嫂也太不像话了。”

  原本李远才是想说些什么的,但是想到魏淑芬现在和自己的哥哥闹得正僵,现在他再说这些,有挑拨是非的嫌疑,所以李远才最后只能生生忍了下去,咬着牙说道:“没什么,是我跟他们的问题。”

  说完这番话后,李远才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来,不过因为刚刚太过生气的缘故,倒是显得这个笑容格外的扭曲诡异。

  魏淑芬:“……”

  其实他如果不想笑,不用非得笑的,现在这个样子格外渗人好么?

  李远才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渗人,他努力摆出一副和蔼的模样,开口说道:“你好好想想,我和你婶子是不会害你的,反正也熬不了多久了,马上你就能苦尽甘来了……”

  然而不等李远才把话说完,魏淑芬打断了他的话,极为认真地问道:“李伯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李远才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说。”

  魏淑芬目视着李远才,开口道:“我想分家另过,李伯伯愿意帮我吗?”

  李远才一听这话,脱口而出道:“你一个小姑娘,分家出去另过的话,可不是要被人给欺负死了?”

  魏淑芬闻言,默默地弯下腰去,捡起了放在一旁的石头块,然后双手用力,轻轻松松地把石头给捏碎了,紧接着她的手一松,那些石头块便哗哗地掉在了地上。

  “我觉得,能欺负我的人暂时还没出生呢。”

  李远才:“……”

  魏淑芬天生神力,一拳头能打死一头野猪,她的能耐十里八村谁不知道?那些不长眼的家伙是疯了才会找她的麻烦。

  也正是因为这一把子力气在,才让魏淑芬能在男人堆里头混开了,没人敢欺负她这么个小姑娘。

  李远才扯了扯嘴唇,放软了声音说道:“淑芬,这事儿要不咱们还是好好商量一下?你一个小姑娘,要是分家出去另过的话,你住在哪儿啊?”

  甭管魏家兄弟如何,总归是几个男人,魏淑芬跟着自己的哥哥过日子,也不会有人传啥流言蜚语的,但如果她分家出去另过,那可就不一样了。

  小姑娘现在意气用事,不知道流言蜚语可怕,要真分家另过了,旁人的闲言闲语都能撕碎了她。

  “你再好好想一想。”

  魏淑芬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分家出去另过,肯定比现在的日子好,反正最差也差不过一个人养活六个哥哥了。”

  李远才:“……”

  他忍不住看了王翠芬一眼,自己是让她来劝说魏淑芬的,怎么劝着劝着,反倒是把人给劝成这个样子了?

  然而王翠芬却朝着李远才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来,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魏淑芬自己想要分家,她哪里能管得到她?

  “李伯伯,要是这事儿让你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可以去找其他人来主持分家,反正总有人愿意帮我的。”

  说到这里,魏淑芬突然笑了起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李远才的心理原因,总觉得魏淑芬的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心酸难过。

  “村里面总有人会觉得我可怜,救我脱离苦海的。”

  李远才:“……”

  他深深地看了魏淑芬一眼,见她目光平静,显然已经坚定了自己要分家的想法,李远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淑芬啊,我的建议是你能在一起过,就在一起过,一个人生活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不过说到这里,李远才的话锋一转,继续说了下去。

  “当然,如果你拿定主意一定要分家的话,我也尊重你的决定,你真要坚持,那明天就来找我吧,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李远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来,让魏淑芬觉得有些意外,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面,李远才向来都是站在魏家兄弟那一头的,今儿怎么会突然松口会帮她的忙?

  大约是因为魏淑芬的表情太过直白的缘故,李远才便解释了一句:“远香近臭,或许分开了对你们都好。”

  之后他也不想继续说些什么了,简单地跟魏淑芬聊了两句后,便带着王翠芬告辞离开了。

  魏淑芬一路将二人送了出去,目送着二人走远了之后,魏淑芬转身回了家,她停在院子里,朝着后院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来若有所思的神情来。

  看来魏耀成和李文娟这两口子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彻底惹恼了李远才,所以他才会松口支持自己的。

  当然,魏淑芬虽然好奇,但也不会傻乎乎地跑去问那两人是咋回事儿,反正最后结果是利于自己的,她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老李,你咋回事儿?之前来的时候不还想着要说服小七吗?咋进去一趟后,突然改变了主意?”

  自己枕边人是啥性格,王翠芬还是很清楚的,过去她旁敲侧击劝说过李远才不少几次,但是李远才的说法却是始终如一,他觉得既然魏淑芬有能耐,帮助自己的哥哥不是应该的吗?

  兄弟姊妹之间门本来就该互相帮助,这样一来的话,一家人的关系才会和和睦睦。

  她之前劝说了那么多回都没啥用,没成想这一次李远才自己倒是想通了。

  李远才哼了一声道:“你知道魏耀成和他媳妇儿是怎么跟我说淑芬的事情吗?”

  王翠芬摇了摇头:“他们是咋说的?”

  提起这个来,李远才就觉得火大,他的脸色黑黢黢的,咬牙说道:“咋说的?那夫妻两个的意思,差不多都盖棺定论淑芬在外头有人了。”

  让李远才觉得格外难受的是,李文娟嘴上面说的都是对魏淑芬的关心,然而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觉么出不对劲儿来。

  啥叫小妹这个年纪正是容易糊涂的时候?啥叫小妹喜欢上别人,就会被人给牵着鼻子走?啥叫听外头野男人的话,不听自家人的话?啥又叫跟野男人太过亲密,对人家言听计从?

  更加让人觉得齿冷的是,李文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魏耀成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为自己的妹妹辩解过,而且看他的表情,像是很赞同李文娟的话似的。

  后来魏耀成还跟李远才说,让他好好劝劝魏淑芬,不要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来,魏家门风这么好,要是她做了丢人现眼的事情,一大家子都要跟着丢人。

  “我们也是为了小妹好,她之前做的那事儿实在太掉价了,她当着我们几个哥哥的面儿都敢跟人家眉来眼去的,背地里指不定做些啥呢。”

  “要是她年纪大些,我们也就不管她了,可她现在才多大,要是真出了啥事儿,她自己丢人不说,我们一家也跟着她没脸。”

  就是因为这句话,才让李远才认清了魏耀成是什么样子的人,同时也明白了魏淑芬在这个家里头到底遭受着怎么样的委屈。

  “之前可能是我自己太过想当然了,总觉得一家子不用那么斤斤计较,但是我忘记了,男人一旦结婚成家,肯定会更加顾虑着自己的小家,加上有媳妇儿的挑拨,跟家里人的关系可不就更加僵硬了……”

  王翠芬:“……”

  自己的男人醒悟了,却又完全没有醒悟,瞧他现在这个样子,似乎将所有的一切全都怪罪到了魏耀成的媳妇儿身上去了。

  一切都是李文娟这个做媳妇儿的挑拨的,魏耀成清清白白,要是没他媳妇儿挑拨,他肯定会对自己的妹子好的。

  李远才现在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王翠芬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觉得自己这个张男人真是没救了。

  敢情一切都怪女人,男人只要不打人不骂人,就是好的了?

  李远才叨叨叨地说了老半天,结果王翠芬却是一句话都不回,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回头朝着自己的媳妇儿看了过去。

  “你咋是这个表情?对我说的话不服气吗?”

  王翠芬摇了摇头,阴阳怪气地说道:“没啥,就是觉得当个男人挺好的,长歪了,怪有爹生没娘教,结婚了,怪媳妇儿撺掇着变坏了,感情就没他自己的事情,全都是老娘们的错。”

  李远才:“……”

  这话说的要多刺耳有多刺耳,李远才的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来:“你这话说的,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了?魏老四没结婚之前多老实一个孩子,不都是结婚之后才变了的?”

  好端端的一个人,结婚前后两种模样,那不是被媳妇儿挑拨的是什么?刚刚他可是瞧的清清楚楚的,李文娟那是把魏耀成拿捏的死死的,要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而且她现在还怀了孕,魏耀成可不是任由着她捏圆了搓扁了?

  王翠芬:“……”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可是懒得和李远才掰扯什么了。

  “翠芬,你等等我,你走慢点……”

  眼瞅着王翠芬头也不回地大步走远了,李远才赶忙开口喊了几句,然而他不开口还好,这么一开口,王翠芬跑得反而更快了一些。

  李远才:“……”

  他这媳妇儿是咋滴了?

  “妈,你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坏,魏家那些人真的太讨厌了,妯娌讨厌,那个小姑子现在也变得讨厌起来了,我想搬回来住,我不想住在魏家了。”

  肖贺文的家境在村子里算是好的,其他人家大都还住着土房子的时候,他家住的是红砖房子,瞧着就比村子里其他人气派。

  肖家住的是一间门四合院,前后两个院子,后面养猪种菜,前面是肖家人生活的地方,为了干净,地上铺着青石板,这样下雨的时候,也不会踩了一脚泥。

  满村子三百多户人家,也就只有肖家有这样的条件了,当然,村民们并没啥异议,人家是村长,条件好些不也是应该的?

  肖云云和魏耀宗回了家之后,魏耀宗便去和肖贺文聊起了魏淑芬的事情来,两人说些啥,肖云云也不知道,她懒得掺和魏耀宗的事情,便跑去找了自己的妈妈,抱着她的胳膊不停撒娇。

  因为从小被宠着的缘故,肖云云都二十岁了,瞧着还跟个小姑娘似的,哪怕嫁了人,也不耽误她跟自己的妈妈撒娇。

  老实说,现在的肖云云其实心里头是有些后悔的,虽然魏耀宗模样不错,工作也挺好的,对她也算是不错,但是肖云云总觉得嫁出去之后,日子并没有她在家里的时候过得痛快。

  早知道嫁出去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她当初就不该嫁出去。

  肖云云的母亲叫做王招娣,她长得又矮又胖,面相看起来有些凶,肖云云的身材就是随了王招娣,也亏得她的长相更像自己的父亲,皮肤也随了肖贺文,长得白白净净的,有道是一白遮三丑,她皮肤白,便衬得原本平平无奇的五官多了几分清丽来,要不然的话,就算她是村长的女儿,魏耀宗都未必能看得上她。

  王招娣生肖云云的时候伤了身体,这辈子就只有肖云云这么一个女儿,她把这个女儿当做眼珠子一样疼,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对她甭提多好了,说是有求必应都不足为过,也因为这样,才养成了肖云云天真娇气的性格。

  之前王招娣一直想着要把肖云云留在家里头,他们两口子想法子给她招个上门女婿,这样既能让肖家留个后,关键也能让肖云云待在自己跟前不用出去,免得受婆家的气。

  不过肖贺文却有其他的想法,他并不打算招女婿回来,为了这个女儿,肖贺文在村子的年轻后生里面挑来挑去,最终挑选中了魏耀宗做自己的女婿。

  因为这件事情,王招娣还和肖贺文闹过一场,但是肖贺文向来都是独断专行的,哪里会听得进别人的话?就算是王招娣反对,那也是无济于事,最后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好在肖云云自己也很喜欢魏耀宗,相过面后就嚷嚷着一定要嫁给魏耀宗,见自己的女儿如此,最后王招娣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门亲事儿了。

  不过她心里头到底是存着怨气的,现在闺女跑到自己跟前诉苦,王招娣就忍不住说了她两句。

  “你说说你这是咋想的?之前我不就跟你说过了吗?让你不要嫁出去,找个上门女婿多好?人家在咱们屋檐底下,怎么可能敢给你气受?偏生你跟你爸穿同一条裤子,我说啥你都不听,现在你知道后悔了?但后悔也没用了,我可没法子帮你,这条路还不是你选择的?”

  肖云云听到这话,满脸不高兴地说道。

  “妈,我今天是受了委屈回来的,你不帮我就算了,结果还这么对待我?你真的是气死我了,”

  肖云云被惯坏了,王招娣这么一说,肖云云顿时不干了,她坐起身来,用力地推了王招娣一把,她气呼呼地将头转到了一旁去,不肯看王招娣的脸,身体力行地告诉对方自己就是在生气。

  然而王昭弟还是很疼这个闺女的,她叹了一口气,伸手又把肖云云给抱在了怀中,肖云云还是生气,身体扭动了起来,王招娣顺着她的毛捋了捋,好歹是把人给哄好了。

  “你呀你,我说你一句你就受不了了,之前你要嫁出去的时候就跟割了我的肉似的,我见天哭,眼睛都快哭瞎了……”

  肖云云似乎也觉得有些理亏,她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闷声闷气地说道。

  “那咋办呢?现在我都已经嫁出去了,就算后悔也没啥用了,我现在好委屈,妈,你得想办法帮我才是。”

  说着说着,肖云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她将今天魏淑芬做的事情跟自己的妈妈全都说了出来,越说她越生气的,眼泪也跟着扑簌簌地往下掉。

  “我的心肝宝贝蛋唉,你可别哭了,你这么一哭,妈妈都心疼死了……”

  王招娣心疼的要命,好声好气地哄起了自己的女儿来,就这么柔声细语哄了半天,把所有的好话1全都说完了之后,她总算是把人给哄住了,肖云云她也不哭了。

  “妈,你能不能跟我爸说说,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帮我们一起把家分了算了,等到分了家,我就带着耀宗回来住。”

  越想肖云云就越觉得可行,要是分家另过的话,他们两口子就是独立的一户人家了,到时候她带着魏耀宗回家里头来住,谁也说不了什么。

  魏家的房子比起村子里面的房子确实是好了不少,但那也只是稍稍好了一些罢了,她在家的时候,自己住的房间门可都比魏家的房子大了一倍了,总共三间门互通的房间门,可比魏家那一间门房好多了。

  更关键的是,他们在魏家也不是独门独户住着的,房子跟其他的几个兄弟是连在一起的,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有时候说话都得刻意压低了声音,要不然的话就会被隔壁听到了。

  在魏家住了快一年了,肖云云还是没法子适应这样的生活,正好这次魏淑芬闹起来了,她觉得可以趁此机会把家给分了。

  其实肖云云在这一点上和魏耀宗的想法还不一样,魏耀宗还是想着一家子在一块过日子,依照她的意思,干脆一拍两散把家给分了算,也省得后续再牵扯出其他的麻烦来。

  毕竟大哥大嫂两个在县城住着,没事的话是不会从县城回来的,老三在省城上大学,一年顶多回来个一两次,老四倒是在家住着,但是老四媳妇不是省油的灯,干啥都斤斤计较,生怕其他人家占了便宜。

  至于老五老六,想到那对双胞胎,肖云云就忍不住翻白眼。

  那对双胞胎现在在上高中,正是花钱的时候,他们家条件算是比较好的,那兄弟两个隔三差五就想从他们手里面抠钱出去,也是讨厌的很。

  更为关键的是,一大家子都住在同一个院子里面,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现在有三个兄弟是没结婚,万一后结婚了,那人口可就更多了。

  她习惯了自家的悠闲日子,人口简简单单的多好,住在魏家每天都要勾心斗角,麻烦死了。

  之前因为魏淑芬老实肯干,也没有那么多的歪歪心思,肖云云愿意在家里头住着,反正其他兄弟大都不在家,就老四两口子比较碍眼,那也是能忍受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魏淑芬突然不知道抽什么疯,而且看她的样子,以后变回老实本分的模样可能性并不大,既然这样的话,那不如分家算了。

  王招娣闻言,也有些心动了起来。

  “你说的挺有道理的,等回头我跟你爸说说。”

  反正就是让肖云云带着魏耀宗住在家里头而已,又不是让他入赘,魏家夫妻已经没了,也不怕公婆说些什么,肖云云回家来,他们两口子多少还能贴补着自家闺女一番,不管怎么说,那都是魏耀宗占便宜。

  “你这个法子不错。”

  肖云云的这一番话倒是给王招娣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仔细想了想,很快就把其中所有的关窍全都想明白了。

  “你说的挺对的,你爸之所以答应让你嫁给魏耀宗,很大原因是因为你有一个能干的小姑子,觉得她能照顾你,才让你嫁过去的。”

  “现在你小姑子没过去那么听话懂事儿了,他肯定也犯嘀咕,以你爸对你的上心,他肯定会顺着你的意思。”

  “云云,你放心吧,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肯定会想法子让你过得舒心顺意的。”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肖云云心里面还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话成功率有多大,不过现在有了王招娣肯定她的想法,肖云云的心情立马好了起来。

  “妈,你赶快去跟爸说这事儿,别让爸答应耀宗去帮忙压制魏淑芬,省得之后他再有其他的说道。”

  王招娣拍了拍肖云云的胳膊,让她稍安勿躁,自己起身急匆匆走了出去。

  “爸,今儿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估摸着小妹是外头有了牵扯的人……我可不是空口白牙说,今儿个那人还过来把家里的牲畜全都拉去了,我在旁边瞧的真真的,那人可是一分钱都没给小妹,更何况小妹过去的性格摆在那儿呢,要不是因为外头有人,她咋可能会这么对待我们?”

  肖贺文听着魏耀宗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但是却一直没有开口接他的话茬子,他的眉头皱着,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看到他这个样子,魏耀宗心里面暗骂了几声,但面上却又不得不露出笑脸来,费尽心思哄着自己的老丈人。

  “你说的事儿我知道了,不过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毕竟现在咱们也不知道魏淑芬她究竟是怎么想的,或许这其中有什么别的原因在,先别妄下结论,等回头我去跟她谈一谈再说。”

  魏耀宗都说了这么多了,可是肖贺文还是没有贸然答应下来,而是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瞧着别提多公平公正了,而看到肖贺文这个样子,魏耀宗心里暗骂了几句,却也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点头应了下来:“爸,你说的对,是我想多了,真相不明的情况下,我也不能妄自推断,都说关心则乱,还是爸你想得长远。”

  肖贺文看着魏耀宗的模样,便知道他对自己可能有些意见,但是肖贺文却半点不放在心上,只要他一天是桃源村的村长,魏耀宗就翻不了天。

  “行了,时间门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这事儿先冷上两天,我晓得该怎么做。。”

  魏耀宗搭进去两瓶高粱酒,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对方明明就是在敷衍他,可是魏耀宗却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之后魏耀宗起身去找了肖云云,带着她回家去了。

  两人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可是肖家夫妻竟然连晚饭都没有留他们吃,这压根儿就不是待客之道,魏耀宗的心里面很是不快,脸上更是黑沉着能滴出水来。

  然而肖云云现在满脑子都是要分家,以后带着魏耀宗回家里头住,哪里顾得上魏耀宗生不生气的?

  这一路回去,魏耀宗的脸色算是甩给了瞎子看了。

  魏耀宗自己带着一肚子的气走回了家门口,然而一进门口,就有一个人影从院子里头飞了出来,那人重重地砸在了魏耀宗的身上,魏耀宗根本来不及反应,被巨大的冲击撞了出去,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门,魏耀宗被飞出来的人撞了一下,他感觉到五脏六腑一阵翻涌着,疼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好悬没直接晕过去。

  肖云云因为思考着分家的事情,不免落后了一些,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避开了一劫,她回过神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后,肖云云吓得魂飞魄散,她急忙扑了过去,将压在魏耀宗身上的人掀翻了过去,紧接着便抱着魏耀宗的身体就开始疯狂摇晃了起来。

  “耀宗,耀宗你没事吧?你醒一醒,你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你要出事的话,我可就要变成寡妇了!”

  “魏耀宗,你快点睁开眼看看我,我还年轻啊,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当寡妇……”

  魏耀宗原本就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之中,结果听到这话之后,魏耀宗恨不能眼一闭直接晕过去,自己这媳妇到底是咋回事儿?他还有气呢,这是想活生生气死自己,然后当个快乐的小寡妇不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道人影从院子里飞了出来,重重的落在了旁边的地上头,肖云云正抱着魏耀宗哭呢,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到了,她跟只兔子似地从地上蹦了起来,神色慌乱地朝着院子里头看过去。

  发生啥事儿了?家里头进贼了?要不然咋会有人被扔出来?

  可怜魏耀宗好不容易缓过一些劲儿来,结果还没等他开口说自己没事儿,肖云云就把他给扔在地上了,魏耀宗的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他眼皮一翻,终于晕了过去。

  而一旁正跳着脚的肖云云终于勉强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她有些慌乱地扭头朝着地上的那两个人看过去,结果这么定睛一瞧,便瞧见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赫然便是魏家的那对双生兄弟。

  肖云云:“????”

  肖云云:“!!!!”

  震惊之下,肖云云已经完全忘记了该怎么出声,这究竟是咋回事儿?

  不过很快肖云云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

  只见魏淑芬慢慢悠悠地从院子里头走了出来,她身上穿着不太合身的棉袄和棉裤,因为衣服太宽太大的缘故,魏淑芬拿着腰带缠了两圈,又把袖口和裤腿挽了上去,瞧着挺不伦不类的,但暖和也是真暖和。

  眼看着魏淑芬走出来了,肖云云的嘴巴一张一合,好半天才挤出来几个字来:“小妹,你这是干啥?”

  魏淑芬掀起眼皮朝着肖云云看了一眼,然后朝着对方咧了咧嘴,皮不搭眼地说道:“二嫂,你不是瞧见了吗?我在揍人。”

  肖云云:“……”

  她分外艰难地问道:“这可是你五哥六哥,你为啥要打他们?”

  魏淑芬理直气壮地说道:“他们要扒我衣服,我打他们不是应该的吗?”

  肖云云:“……”

  魏家这边儿闹出来的动静可不小,周围左近的邻居全都跑出来看热闹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伙儿瞧着面前这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一幕,不由得指指点点了起来。

  “魏家这是闹得哪出啊?平常不是挺干净的吗?今天怎么鸡飞狗跳的?”

  “谁知道啊,是谁干的?魏淑芬呢?那丫头一把子蛮力,有人敢动手打她哥哥,魏淑芬还能站着不出头吗?”

  有个不明真相的邻居因为个头矮没瞧见人群中的事儿,只听说魏家兄弟三个被人打得挺惨的,他立马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而旁边站着的大高个可是看到了真相是证明,听到这话之后,他不由得咳嗽了一声:“咳咳,你可能弄错了一件事情,打人的就是魏淑芬。”

  矮个子:“你胡扯呢吧?魏淑芬对她哥哥们那么好,辛辛苦苦养活她的六个哥哥们,还能打人了不成?你可别诓骗我。”

  眼瞅着矮个子男人不相信,高个子男人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将矮个子男人给掐了起来,让他瞧着那边儿的画面。

  “瞧,我没骗你吧?”

  矮个子男人:“!!!!”

  还真是魏淑芬打的啊?她是失心疯了不成?

  围观的村民们基本都是同样的想法,就站在魏淑芬不远处的肖云云也是一样的想法。

  “小妹,是不是有啥误会……他们可是你哥哥,咋可能做出那种畜生不如的事情来?”

  魏淑芬扯了扯嘴角,说道:“咋可能做不出来呢?他们这么大年纪了,有手有脚的,明明能养活自己,但还不是吃我的喝我的,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他们还有啥做不出来的?”

  这一回魏淑芬特意提高了声音,保证在场所有人全都能听得到。

  她就是故意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魏淑芬懒得和魏家人继续搅和下去,她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做,哪里有那个闲工夫和魏家这些人瞎掰扯些什么?

  “二嫂,你看见我身上的衣服没?这是我六哥的衣服,天冷了,我还穿着秋天的上衣,夏天的裤子,我一个小姑娘,难道不晓得冷吗?我拿了六哥的棉袄棉裤穿。”

  说到这里,魏淑芬苦笑了一声,面上露出了浓浓的苦涩之意来。

  “我实在是太冷了,要不然也不会动了念头去拿他们的衣服穿,这套棉袄棉裤六哥已经穿不下了,他有新衣服穿,我只是想要拿着旧衣服穿一穿谁知道五哥六哥回来,看到我穿了六哥的衣服,他们突然就像是疯了似的,要把衣服从我身上扒下来……”

  魏淑芬口齿清晰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等到说完了之后,她便捂着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她一边清清楚楚地把魏耀文魏耀武两个骂她的话说了出来。

  “五哥六哥说我不检点,说我年纪轻轻就跟其他男人拉拉扯扯,还说我不要脸穿他们的衣服,说我不是好东西,欠教训,说我这样子的文盲就是欠教训……”

  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被魏淑芬一手一个从院子里扔了出来,两人现在正被摔得晕头转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都难,更别提开口反驳什么了。

  而魏淑芬也趁着这个功夫,把这件事情给盖棺定论了,她口口声声都是这对双胞胎骂她,还想扒她衣服,绝口不提自己做了些什么。

  当然,魏淑芬觉得自己还是挺善良的,她又没有胡说八道,她说的这一切全都是真的。

  她身上的衣服单薄,感觉到冷是真的。

  她去拿了魏耀武穿不下的旧棉袄棉裤穿是真的。

  这对双胞胎想要扒了她的衣服也是真的。

  她这个人向来都不会说谎,把这对兄弟扔出来的事情,魏淑芬觉得自己做的没有任何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