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0章 第 20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围人的议论声突然变得更大了一些,大家伙儿朝着魏耀文魏耀武两个指指点点,说出来的话让刚刚回过神来的兄弟两个臊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他们什么时候想要扒了魏淑芬的衣服了?当然,可能因为之前看魏淑芬穿了魏耀武的衣服,他行事有些冲动了,说的话有些过格了,但是甭管如何,魏淑芬那一身的蛮力,谁还能奈何得了她?

  魏耀文和魏耀宗两个只听说过魏淑芬徒手打死野猪的光辉战绩,但是二人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之前他们还以为说这话的人是在夸张,然而现在看来,说话的人可能还含蓄了一些……

  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兄弟两人的身量在同龄人中算是比较高的,二人吃的好,又不干啥重活儿,体重都有一百六了,然而魏淑芬拎着他们的时候,就跟拎着小鸡崽子似的,直接就将他们从院子里扔到了外头来。

  魏耀文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他往常最擅长用一张嘴巴颠倒黑白,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能言善道的嘴巴没有一丁点的用处,魏淑芬压根儿就不搭理他,自己都没来得及开口呢,就被扔飞了出来。

  当然,可能因为魏耀文没有用更加难听的话骂魏淑芬,她对待魏耀文的时候手上稍微留了点力气,他摔得没有魏耀武那么严重,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他终于回过神来,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眼瞅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还在地上躺着扑腾着没法起来,魏耀文凑了过去,伸手将自己的弟弟给扶了起来。

  “小妹,你不该这样对待我们的,有啥话难道不能好好说吗?我们咳咳咳……我们是你的哥哥啊……”

  魏耀文知道他和魏耀武绑在一起都不是魏淑芬的对手,他们要是真跟魏淑芬打起来了,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就算他们两个合伙儿吧魏淑芬打趴下了,除了让周围的人觉得他们两个更不是东西了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效果。

  所以魏耀文还想像是过去一样,先在舆论上占据道德制高点,然后在引导着围观的村民们跟他站在同一个战线上。

  魏淑芬本来就没有什么文化,又因为一身的怪力,隐约被村里人排斥着——毕竟村子里不是没有力气大的人,但是力气大到像是魏淑芬这个样子的,那可是找不出来的。

  人们总是会排斥比自己更加强大厉害的存在,就算明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心底里还是会有畏惧存在的。

  再加上魏耀文之前埋下的那些钉子,他觉得自己有很大概率可以让魏淑芬低头认错。

  然而魏耀文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了,或者应该说,老天爷都看不下去魏家兄弟这么欺负魏淑芬那个小可怜,她的身体还是那个小姑娘,但是灵魂已经完全不是了。

  魏淑芬双手环抱着胸口,看着魏耀文故技重施,开始联合周围的村民们一起给她制造舆论压力。

  “小妹,我们知道你受了委屈,你心里有啥话,都可以跟我们说的,我们会帮你的。”

  “小妹,你力气本来就大,又没轻没重的,要是不控制一下,很容易惹出祸事儿来的,今儿你把气撒在了咱们兄弟的身上,赶明儿个,你把气在撒在谁身上?要是把人打出来个好歹,你不是还要赔偿人家吗?”

  说着,魏耀文苦笑了一声,他转头看向了围观的村民们,面上露出了浓浓的愧疚之色:“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了,但是我向大家保证,我家小妹平日里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她知道自己力气大,肯定不会随便打人的……”

  魏耀文这颠倒黑白操纵舆论的手段,就算是放在魏淑芬那个年代,都是头一份的,更别提在这个老百姓相对淳朴单纯的年代了。

  他说的话字字句句瞧着像是在为魏淑芬开脱,可实际上,每一句都是把魏淑芬放在大家伙儿的对立面上。

  再加上刚刚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被魏淑芬丢出来的情景都被大家伙儿看到了,这更加佐证了他话语的真实性——魏淑芬脾气不好,她撒起疯来的时候会进行无差别攻击……她是个危险分子。

  看到这一幕之后,魏淑芬突然就回过神来了,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原来的那个小姑娘明明有一把子力气,明明在外面的时候,也是能言善道的,为啥回到魏家,回到桃源村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了。

  原来一切的症结都出在这个魏耀文的身上。

  魏耀文和魏耀武是双胞胎,乍一看去,他似乎比对着魏淑芬横眉冷对的魏耀武要强上许多,然而事实上,魏耀文要比魏耀武要阴险无数倍。

  魏耀武的坏是坏在明面上,而魏耀文的坏,是坏在骨子里头。

  魏淑芬抽空梳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发现从原主八岁的时候开始,魏耀文一直有意无意地给魏淑芬洗脑。

  什么你力气太大啦,以后在外面要收敛着一些。什么你跟普通人不一样啦,只有家里人才不会拿着异样眼神看你……

  那个时候魏耀文才多大?他似乎无师自通了pua的技巧,这么天长日久地给那个小姑娘洗脑,最后把她洗脑成了一个完美的工具人,为魏家全心全意奉献了一切。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魏淑芬这个小姑娘如此矛盾了,她其实心里面也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她曾经试图挣脱这一切,可是魏耀文从小就开始对她进行洗脑,魏淑芬完全接受了魏耀文的那一套逻辑——她只有全心全意为魏家兄弟奉献,等到她长大之后,魏家兄弟才会对她好。

  魏淑芬简直恶心的要吐出来了,她十分后悔自己之前摔魏耀文的时候稍微留了那么一点力气,要是早发觉到了魏耀文是这么个玩意儿,刚刚魏淑芬就该加重力道,看看能不能把魏耀文脑子里面的那些毒药给摔出来。

  眼看着村民们的思维被魏耀文成功给带偏了,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那种仿佛看异类一样的眼神,那个小姑娘恐怕也经历过很多次。

  从原本的伤心,到后来的麻木不仁,谁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到底经历了什么样子的心路历程。

  不过,现在的她可不是那个被魏耀文人为塑造出来的小面团,眼看着舆论被魏耀文给带偏了,魏淑芬扬声开口说道。

  “五哥,你这就没意思了,要不是你跟六哥两个要上来扒我衣服,我能把你们给扔出去吗?”

  混淆重点是吧?那她就把重点给拉回来。

  魏耀文的脸色一变,急声说道:“那都是误会……”

  魏淑芬咄咄逼人地质问道:“都是误会?什么是误会?你们骂我不配穿棉衣服是误会?还是你们要扒了我的衣服是误会?”

  魏耀文想说话,但是却被魏淑芬给截断了话题,她咄咄逼人地质问道:“爸妈在八年前就去世了,他们死的时候根本没留什么财产,这八年来,你们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都是我赚来的。”

  说到这里,魏淑芬的面上露出了浓浓的讽刺之色来:“怎么,是当主子太久了,忘记了我是你们的妹妹,不是你们的丫鬟了是吧?你们宁愿把穿不下的棉袄放在衣柜里面让虫吃,都不乐意给连衣服都没的穿的我是不是?”

  正好现在围观的村民多,魏淑芬张嘴就开始说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和不容易:“各位叔叔伯伯,大爷大妈,你们给我评评理,我一个人养活他们兄弟六个,结果还养活出了仇人来……”

  说着说着,魏淑芬心里头的委屈之意涌了出来,她突然就蹲了下去,捂着自己的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

  “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以为把哥哥们供出来就好了,可是他们还不知足啊……”

  魏淑芬哭得伤心,但是却并不妨碍她将自己要说的话全都口齿清晰地戳出来。

  “大哥毕业后在县粮食局当官,我以为我的好日子来了,至少我能比以前轻松一些了,可是我还是没有更轻松……”

  “二哥毕业后去了县小学教书,每个月拿二十多块钱的工资,我以为我的好日子要来了,但是仍旧没有……”

  魏淑芬拖着哭腔,将魏耀光和魏耀宗两人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惟妙惟肖说了出来,末了,她又哭丧着脸加了一句。

  “我知道大哥和二哥已经结婚了,日子过得辛苦,没办法供养下头的弟弟们,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继续咬牙坚持着。”

  “今年实在是太冷了,我熬不住了,我的秋裤还是几年前的衣服,都小了一圈,根本不保暖……”

  “我一年四季就一条裤子,那裤子都破了好几个洞了,实在穿不出去了,我让四哥四嫂用我买的缝纫机给我做条裤子穿,他们也没有时间做……”

  “我太冷了,我实在受不了,收拾五哥六哥房间的时候,发现了这套压在箱子底的旧棉衣棉裤,我太冷了,就想着穿上挡挡冷……”

  “就这样他们还是容不下我,他们骂我,说我不配穿这么好的衣服,他们还想要扒我衣服,我受不了了……”

  魏淑芬说着说着,干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她那模样简直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看到这一幕之后,原本被带偏了的舆论终于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大家伙儿猛然想了起来,现在的魏淑芬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姑娘罢了。

  她八岁的时候就扛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任劳任怨养活了一大家子八年时间,她上头的哥哥,除了老三还在上大学没毕业外,其他三个都结婚了,可是他们是咋做的?

  人都是有惯性思维的,很多事情,他们习以为常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任何的问题,但是现在魏淑芬将遮盖在那些问题上的遮羞布扯开的时候,大家伙儿方才恍然大悟,透过假象看穿了事情的本质。

  魏家这些兄弟们不就是在欺负魏淑芬吗?

  有道是乱拳打死老师傅,魏淑芬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她没有依照着魏耀文带偏的那条路走,而是光明正大的将魏家遮遮掩掩,从来不肯真正摆放在大家伙儿面前的东西呈现出来。

  魏家兄弟都被一个小姑娘养活着,他们哪里有那个资格指责魏淑芬呢?

  说句不好听的,这魏家兄弟六个都是一群孬蛋,要真有那个骨气,别让自己妹妹养活啊,一边让自己妹妹养活着,一边瞧不起自己的妹妹,他们也真是丢了男人们的脸。

  当然,村子里不是没有那种吸妹妹血的男人们,但像是魏家这样,六个哥哥扒着一个妹妹吸血的,那还真是没有。

  就算如何不要脸的,也干不出来在自己结婚有了媳妇儿后,还压榨自己妹妹的。

  围观的村民们大都没有什么文化,大家有啥说啥,就是这些话,说的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恨不能把头塞进□□里头。

  魏耀文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原本被他营造出来的大好局面,就这么被魏淑芬三言两语给破解掉了,甚至让村民们站在了她这个怪物一旁。

  是的,没有看错,在魏耀文的心里头,从来都没有把魏淑芬当做自己的妹妹,他一直都认为魏淑芬是个怪物——哪个正常人类可以凭借着一己之力打死四头野猪的?哪个小姑娘一个人能顶得上十几个壮劳力的?

  魏耀文永远都记得自己看到的那一幕——魏淑芬瘦弱的身体拖着一个重达二百斤的铁梨耙,在田里面来来回回走动着。

  她一个人一下午的时间,就能把十亩地给翻耕好了。

  那不是人类力量可以达到的,魏耀文一直都认为魏淑芬是个怪物,虽然她有着人类的外貌,但她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怪物……

  他花费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一个怪物压制在人类的身体之中,让她没有办法危害其他人,但是现在呢?

  周围人对魏耀文的指责让他觉得自己之前做的一切都像是一场笑话似的,明明是他保护了这些村民们不是吗?如果不是他一直有意无意压制着魏淑芬的野性,这些村民们能过上这种好日子吗?

  为什么现在他们要站在魏淑芬那一边儿,帮着魏淑芬来找他们的麻烦?

  这场闹剧到最后是如何解决的,魏耀文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一切都乱得厉害,他所擅长的一切现在全都失去了效用,等到他再次恢复理智的时候,已经坐在了他们那间变得面目全非的屋子里面。

  魏淑芬将除了书本之外的其他东西都给搬走了,他们的书桌,他们的凳子,他们的被子,褥子,水壶水杯。

  屋子里面空荡荡的,兄弟二人坐在土炕上面面相觑,他们无比爱惜的书本就那么被大喇喇地扔在了一旁地上,可是现在兄弟二人谁都没有心情去顾及那些书本。

  魏耀武何时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他的眼睛红彤彤的,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彻骨的恨意。

  “魏淑芬,很好,是我小瞧了她,那个死丫头片子,现在竟然变得如此歹毒,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兄弟二人原本满心认为,只要李远才去了,魏淑芬铁定会跟过去一样乖乖地听话,继续无怨无悔地付出。

  然而兄弟二人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魏淑芬那个死丫头要比他们想的还要绝,她把他们的屋子给搬空了,除了几本书和他们的衣服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给他们留下。

  魏耀武气得眼睛赤红赤红的,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怎么敢那么做的!我一定要她好看!”

  说着,魏耀武就想着要往外头冲,然而往常会拦着他的魏耀文现在却跟没看见似的,呆呆地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他的神情恍惚,像是没瞧见自己愤怒的弟弟要出去找魏淑芬算账似的。

  向来冲动的魏耀武这一次却生生忍住了自己的脚步,他回头看向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面上露出了浓浓的担忧之色来。

  “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魏耀文这副表情,好像所有的生机全都被剥离出了身体似的,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好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换而言之,他现在的模样特别像是那种没有灵魂的木偶似的。

  难不成魏耀文真被刺激大发了?

  魏耀武忧心忡忡地凑了过去,将手搭在了魏耀文的身上:“哥,你没事儿吧?”

  他一连喊了几声,魏耀文总算是回过神来了,他原本没有丝毫亮光的眼眸恢复了些许光彩来。

  “你要去找她,就去找她吧,只要你不怕被她打死,那就去吧。”

  经过下午的那件事情之后,魏耀文从来没有像是现在一样清楚认识到魏淑芬的变化。

  她真的不一样了。

  魏耀文没有办法继续掌控住魏淑芬了,这才是让他受到打击最大的,他之前的法子没有了用处,魏淑芬已经不会再被他打压回去了。

  而且更让魏耀文觉得恐惧的是,魏淑芬好像意识到了他所做的那一切,半下午的时候,她做的一切跟他之前做的异曲同工。

  如果魏淑芬真意识到他做了些什么的话,她会对他做些什么?

  想到这里,魏耀文突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他猛地坐了起来,死死抓住了魏耀武的胳膊,颤声说道:“小武,我们什么都不要做,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学校去,县城那边儿不是有租房子的地方吗?我们去租个房子,到县城里生活,我们不要再回家来了。”

  如果魏淑芬真的清醒了,她会意识到自己之前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她或许会展开报复……

  只有无视过血缘关系的人,才清楚地知道血缘关系在某些时候毫无用处。

  魏耀武从没有见过魏耀文露出现在这种模样来,他有些害怕,忍不住说道:“可是我们哪里有那么多钱?难不成我们连过年都不回来吗?”

  然而魏耀文已经被吓破胆子了,现在他只想快速逃离这里,最好离魏淑芬远远的,免得被她给报复了。

  她对他们的感情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的魏淑芬心里面只剩下了仇恨。

  “你听我的,什么都不要管,我们离开这里,赶快收拾东西,天一亮我们就走。”

  魏耀文说着,踉踉跄跄地从炕上下来,就开始收拾起了衣服和书来,魏耀武向来都听自己哥哥的,看到魏耀文害怕成这个样子,一副恨不能立马逃离这里的样子,魏耀武无奈,也只好跟着魏耀文一起开始收拾了起来。

  这边儿兄弟两个被魏淑芬吓破了胆子,另外两房也好不到哪儿去。

  肖云云看着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魏耀宗,眼泪哗哗地往外流淌着。

  “耀宗,你妹妹太吓人了,现在她都开始对家里人下手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分家,必须要分家,我一刻都不能跟她待在一起了……”

  魏淑芬混不吝到连她自己的亲哥哥都能扔出去,要是回头跟她生起气来,是不是会把她也给扔出去啊?

  肖云云毫不怀疑魏淑芬能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就凭着她今天的凶残模样,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她肖云云三个字倒过来写。

  魏耀宗原本就难受的厉害,然而肖云云却还在一旁哭个不停,听着她说要分家,还说要他跟着肖云云回到肖家去住,魏耀宗顿时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不成,我又没有入赘,你是嫁到我家来的,我跟你回去像是什么样子?”

  他是绝对不可能跟肖云云回肖家去的,现在他们就在魏家住着,肖贺文瞧着他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他没有一丁点最基本的尊重。

  如果真上门住去了,那对方绝对会一步步试探他的底线,说不定到时候两人生下来的孩子都会跟着肖家姓了。

  他好歹也是小学老师,要真当了上门女婿,以后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那怎么办啊?你瞧瞧你妹妹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我不敢跟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面,我害怕……”

  说着说着,她哭得更加伤心了。

  魏耀宗被哭得心烦意乱的,他粗声粗气地说道:“行了,你也甭哭了,这事儿我心里头有数,要是她闹得实在不像话,大不了咱们就搬去县城住。”

  虽然魏耀宗刚进去一年多的时间,还没有资格分配房子,但他打问过了,县城那头有不少屋子往外出租的,大不了他就带着肖云云到县城去住,真住到县城了,他们也就成了城里人了。

  魏耀宗主意打得不错,然而肖云云却不乐意去。

  “我要去了县城,回来就不方便了。”

  她不想去县城,她也不羡慕城里人的生活,对于肖云云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待在父母身边更让人觉得舒心了。

  要是跟着去城里,谁来伺候她呀?

  魏耀宗只一眼就看出来肖云云在想些什么,他毫不客气戳穿了肖云云:“你该不会以为,你留在村里就安全了吧?要是魏淑芬真发起疯来,她能把你家拆了,你以为自己能躲得掉?”

  肖云云被吓得脸色苍白,理不直气不壮地说道:“可是,我爸是村长……”

  魏淑芬就算再能耐,还敢打村长不成?肖云云没什么底气地想着。

  魏耀宗没好气地说道:“我们还是她的亲哥哥呢,你看她下手的时候有半点留情吗?”

  也就是经过今天这一出,魏耀宗才深刻认识到一件事情,魏淑芬这是积压已久的怨气彻底爆发了,要是继续留在家里头,谁知道那丫头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肖云云不吭声了,她也怕魏淑芬发疯啊。

  魏耀宗看了肖云云一眼,并没有安慰她的意思。

  他现在自己的事情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那个闲工夫安慰肖云云?

  另一边儿的房间里头,李文娟正在踩缝纫机,加班加点地要把魏淑芬的裤子给做出来。

  不久之前在门口发生的事情李文娟也躲在后头听见了,如果说先前她还能装模作样,假装忘了这些布料是咋回事儿,现在的李文娟可是不敢生出一点坏心思来了。

  这些料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昧下来的,要是她敢拿去给自己的兄弟,魏淑芬回头看不见裤子,说不定会把她给扔外头去。

  忙着做衣服的李文娟肚子也不疼了,胸口也不难受了,整个人的模样瞧起来甭提多精神了。

  看着仿佛被吓破了胆子的媳妇儿,魏耀成心里头难受得很:“文娟,都是我没本事,护不住你。”

  李文娟将裤边儿锁上了,闻言,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来:“没关系的,之前是我想差了,毕竟怀了孕,记性差了许多,忘记这布料是小妹让我给她做裤子的。”

  说着,李文娟摸了摸自己平平的肚子,细声细气地说道:“回头你就去把这两条裤子给小妹吧,顺便跟她道个歉,就说是我的不是,怀孕了忘性大,忘记给她做衣服了,让她别见怪。”

  魏耀成对抿了抿嘴唇,心里头有些不太大乐意,但是李文娟催促的急,魏耀成也没法子。

  他心里头憋着一口气,不想第二天早上去找魏淑芬,就干脆连夜去了魏淑芬的屋子,大力敲开了她的屋门。

  “给你,这是你要的裤子,你嫂子熬着夜给你做出来的,她还是个孕妇呢,你这么逼迫她,究竟还有没有良心?”

  魏耀成到底是没忍住,说了这么一番话出来。

  然而魏淑芬却不惯着对方这毛病,她将裤子接了过去,嘴上毫不客气地说道:“哦?那依照你的意思,我还是要感谢你们不成?真是笑死人了,你们是不是忘记了,做衣服的料子本来就是我给你们的,而且布料已经给你们一个月了,你们现在才把裤子做出来,好意思到我跟前邀功吗?”

  论嘴皮子功夫,十个魏耀成捆起来都不是魏淑芬的对手,被她这么一怼,魏耀成的脸色忽青忽白的,他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能咬着牙说道:“我们每天事情那么忙,哪里有时间做这些?到底是我们帮了你的忙吧?你不感激就算了,咋还能这么说?”

  魏淑芬突然就往外走了一步,魏耀成的脸色一变,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他可是记得魏淑芬之前的彪悍做派,这要是对他动手了吗?

  看着魏耀宗那害怕的模样,魏淑芬扯了扯嘴角,面上露出讥讽的笑容来:“行了,既然你们觉得我让你们帮我做裤子是占了你们便宜,那我现在不占了还不成吗?”

  丢下这句话后,魏淑芬抬步就朝着后院走了过去,魏耀成的脸色大变,他急忙追了上去,然而魏淑芬走的挺快,没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走到了魏耀成的屋子外头。

  魏淑芬看了一眼闭着的房门,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魏耀成吓得肝胆俱裂,他飞速追了上去,生怕魏淑芬对怀了孕的李文娟做些什么——在他的心里头,魏淑芬已经坏到了这样的地步,连怀了孕的嫂子都不肯放过。

  “魏淑芬,你要是敢对文娟做些什么,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跟你同归于尽!”

  魏耀成冲进了屋子里头,他都还没有看清楚屋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叫个屁,让一让,我要出去。”

  魏淑芬翻了个白眼儿,她搬着那台蝴蝶牌的缝纫机,满脸讥讽地看着面前这个活像是要杀了她的男人。

  这就是她的哥哥,啧啧,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养活这么大,结果他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

  发完疯的魏耀成才发现魏淑芬并没有对李文娟做些什么,她只是把那台蝴蝶牌的缝纫机给搬走了。

  魏耀成愣住了,脱口而出道:“你要把我们家的缝纫机给搬到哪儿去?”

  魏淑芬有些好笑地开口说道:“你们家的缝纫机?要点脸行不行,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这台缝纫机是你结婚的时候说,你不用我帮你张罗聘礼酒席啥的,但是你也希望我这个做妹妹的可以表示一下。”

  表示一下是什么意思呢?对比着魏耀光和魏耀宗的婚事儿,他确实要的不多,明里暗里暗示着要一台缝纫机而已。

  那个时候已经临近魏耀成结婚时候了,为了满足他的心愿,魏淑芬跑出去小半个月,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十来天后,她带着这台蝴蝶牌缝纫机回来了。

  这台缝纫机不是聘礼,算是魏淑芬送给自己哥哥的结婚礼物,是她的一份心意。

  不过可惜的是,她的这份心意没有给她自己换来同等的心意,她就算是把自己的血肉都给了对方,魏耀成还要嫌弃她的血肉太腥。

  一台缝纫机,在这个年月里的价值不言而喻,就算整个村子里,能有缝纫机的人家都不多,也正是因为有这台缝纫机,一直在家里头没出去干活儿的李文娟才多了一些额外的收入。

  毕竟谁家不需要缝缝补补啥的,大家都有手艺,有了缝纫机之后,那更是事半功倍,用了缝纫机,能不给钱?块儿八毛的别看不多,天长日久累积下来,那也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魏淑芬可是个心眼儿很小的人,对她好的人,她肯定会想方设法回报给对方,但如果算计她的人,还想着她掏心掏肺对对方好,那简直就是在做梦。

  “这台缝纫机是我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按理来说,我是不应该要回去的,但是四哥你对我的态度不好,我送你缝纫机好像送出仇来了,既然请你们帮忙做个衣服都推三阻四的,那我不如自己拿回去自己做。”

  说着,魏淑芬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还是说四哥你舍不得我送的缝纫机?要是非得留下,那也好说,给钱吧,一百八外加一张缝纫机票,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工业票就免了,你要是现在能拿出来,缝纫机我立马留下。”

  魏耀成的脸涨得通红,只觉得魏淑芬是在羞辱他。

  “我一个乡下汉子,哪里能弄得到缝纫机票?你这是在要我的命。”

  魏淑芬丝毫不惧,反口问了一句:“你是乡下汉子,弄张缝纫机票就是要你命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一个乡下姑娘,是不是去了半条命才换回来这台缝纫机的?”

  魏耀成接下来的想要说的那些话全都被卡在了嗓子里面,他的脸涨得通红,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魏淑芬嗤笑一声,道:“你还不让开,是要留我在这里过年么?”

  魏耀成狼狈万分地让开了,他的脸变得越来越红,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看魏淑芬。

  而魏淑芬也懒得搭理魏耀成,抱着这台缝纫机就离开了。

  她其实不会用缝纫机,但是没关系,不会用她也能卖不出,现在虽然已经进入八十年代了,但是一直到八六年左右,凭票购买的时代才算是彻底过去。

  现在这个年月里,缝纫机还是紧俏货,她不要票,不要工业票,想要卖出去还是挺容易的。

  又要回来一件东西,今天可真是让人开心的一天。

  当然,魏淑芬开心,其他人未必会开心,只是魏淑芬会是在意其他人想法的那种人吗?

  答案显而易见。

  漫长的一夜时间过去了,天光亮起的时候,魏淑芬在大门口抓住了准备偷溜走的兄弟二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