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1章 第 21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大早的,你们准备到哪儿去?怎么不跟我这个妹妹说一声呢?”

  魏淑芬笑眯眯地看着那对双胞胎哥哥,脸上的笑容在对方看来犹如恶魔一般。

  魏耀文看到魏淑芬的笑脸后,心底弥漫出一股寒气来,他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平常能言善道的一张嘴,现在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来。

  魏耀武发现自己哥哥似乎被魏淑芬吓破了胆子,他心里虽然也十分害怕,但却还是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魏耀文的面前。

  “魏淑芬,你想干什么?昨天打了我们一顿不解气,你今天还想要对我们动手吗?”

  大约是因为昨天被魏淑芬摔得太狠了,现在的魏耀武强撑着站在那里,可是那两条腿却还在打着颤。

  瞧见他们这两人那没出息的模样,魏淑芬扯了扯唇角,只觉得格外可笑——这俩人曾经那么高高在上,对着小姑娘颐指气使的,根本就不把她当成平等的人一样看待,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曾给予她。

  结果现在她换了一种方式,对待这两个人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无情,他们倒是老实了下来,不敢继续像是之前那样对待她了。

  果然人性本贱,有些人就不能有啥好脸对待他们。

  魏淑芬勾了勾嘴角,面上的笑容更大了,她笑眯眯地开口说道:“放轻松一点,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很好说话的,你们放心吧,我现在不会动手打你们的。”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魏耀武瞬间炸了锅,当愤怒占据上风的时候,他瞬间就把昨天的惨痛教训给忘记了,魏耀武握紧了拳头,朝着魏淑芬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声。

  “魏淑芬,你到底要做什么?是不是非得要把我们给逼死了,你才肯善罢甘休?”

  魏耀文发现魏耀武似乎又被魏淑芬给激怒了,他赶忙伸手拉住了魏耀武的胳膊,低声说道:“小武,你别冲动。”

  他看出来了,现在的魏淑芬就是故意在激怒魏耀武,他毫不怀疑,只要魏耀武敢对魏淑芬出手,她肯定会毫不客气地把魏耀武放倒暴揍一顿。

  这丫头现在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这一点从昨天发生的事情已经看出来了,他不能让自己的弟弟再次吃亏。

  不过魏耀武这人向来冲动,魏耀文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制止了他的,就比如这一次,魏耀武就没有办法制止魏耀文。

  魏淑芬的神情,语气,动作,以及说出来的那些话无一不是在挑动着魏耀武的神经,他若是能忍住自己的脾气不发火儿,那他就不是魏耀武了。

  眼见着魏淑芬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眼角眉梢充斥着对他的讥诮,上挑的嘴角仿佛是在嘲讽着他们兄弟两人似的。

  脾气暴躁的魏耀武再也无法忍受,他一把甩开了魏耀文的胳膊,朝着魏淑芬扑了过去。

  魏耀文:“……”

  他甚至都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魏耀武以比去时更快的速度被踹飞了回来,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溅起来一大片的灰尘。

  魏淑芬慢吞吞地将脚收了回去,有些遗憾地说道:“六哥,你怎么再也学不乖呢?我之前把你当成亲哥哥,总觉得咱们都是兄妹,我就算是有能耐,也不能往自己家人身上使不是?”

  不过可惜的是,她把人家当家人,人家把她当冤种,既然如此,她又何必顾忌着这本来就不存在的兄妹情谊?

  魏淑芬这一脚收了不少的力气,要不然魏耀武就不是瘫在地上起不来了,估计早就疼得当场升天了。

  但即便是收敛了力气,魏耀武还是承受不起魏淑芬这一脚,他现在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嗷嗷叫着,估计短时间内是没法子起来了。

  解决了魏耀武后,魏淑芬将目光转移到了魏耀文的身上,她笑眯眯地开口问道:“五哥,我是个文明人,能动嘴的时候我基本不会动手,你是乖乖留下来呢?还是被我踹得不得不留下来?”

  魏淑芬现在的笑容落在魏耀文的眼中,就如同恶鬼一般,那张原本已经万分熟悉的面孔,现在看来,却透着一种陌生感,仿佛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一只从阎罗殿中爬出来的恶鬼。

  他被自己脑补出来的东西给吓到了,加上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没睡好,现在情绪激动之下,魏耀文嘴唇哆嗦了老半天,然后眼睛一闭,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魏淑芬:“……”

  她都还没有开始自己的嘴炮攻击呢,结果魏耀文这个不中用的就直接晕厥了过去,魏淑芬有些嫌弃地踢了踢魏耀文,发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看样子是真晕过去了。

  “还是个男人呢,真没用。”

  魏耀文算计人的时候,那叫一个阴狠毒辣,谁能想到胆子竟然这么小,魏淑芬都还没有放大招呢,他就被吓晕了过去。

  自认为不是什么坏人的魏淑芬一手一个地把两个人拖回了他们的房间里,然后用从他们房间里找出来的大锁将房门给锁上了。

  至于他们两人收拾出来的包裹啥的,魏淑芬放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今天她要分家,这些兄弟自然是要在家的,可不能让他们给溜了。

  接着魏淑芬继续堵在门口,又把准备出去上班的魏耀宗给拦了下来。

  相比较魏耀文和魏耀武两兄弟,魏耀宗还是非常上道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之前不小心看到了魏淑芬是如何对付那对双生兄弟的,在她说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请他不要去上班的时候,魏耀宗默默地回了房间去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忍。

  肖云云昨儿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觉,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肿着的,原本是想着等到魏耀宗离开之后自己能睡个回笼觉,结果她才躺下去没一会儿的功夫,魏耀宗却又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

  肖云云沙哑着声音开口问道,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她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然而问了几句,魏耀宗却始终都没有开口,这让肖云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她从炕上爬了起来,抬头看向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魏耀宗。

  “出什么事儿了?”

  魏耀宗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好像是遇到啥事情了似的,肖云云心里面异常担心,忍不住又问了几句。

  这一大早的,总不会又出什么事情了吧?

  肖云云的预感还真是该死的准确,魏耀宗寒着一张脸说道:“魏淑芬把我逼回来的。”

  昨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魏耀宗满心以为魏淑芬撒一会儿疯,事情就会就此打住了,然而他显然高估了魏淑芬,那个疯丫头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事情轻易结束。

  魏耀文和魏耀武那两兄弟都准备避开其锋芒了,可是魏淑芬还是把他们拖了回去,魏耀宗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自己足够识时务,恐怕他也会和那兄弟两个一样,被魏淑芬给拖回来的。

  她已经疯了。

  想到这里,魏耀宗便感觉到手脚发冷,心里面一阵阵的寒气往上头冒,他脑子里闪过刚刚魏淑芬看着自己时候的眼神,魏耀宗的手心生生冒出了一层冷汗来。

  那丫头现在看起来是个正常人,但其实已经彻底疯了,她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肖云云发现魏耀宗的情绪越来越不对,眼看着他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起来,身体似乎也控制不住地在颤抖着,肖云云赶忙从炕上爬起来,来到了魏耀宗的跟前。

  她伸手握住了魏耀宗的手,便发现他的手心一片冰凉,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肖云云平常脑子不太灵光,但是现在,她难得动了动自己的脑子。

  “行了,你害怕啥呀?不是还有我吗?大不了我就去找我爸过来,他可是村长,我就不相信魏淑芬还敢动手打村长。”

  她劝了半天,却发现魏耀宗还是没缓过劲儿来,肖云云想起那天魏淑芬说过的话,便又说了下去:“她不就是要钱吗?这有啥呢,大不了到时候我就把钱还给她,看她到时候还能不能仗着花钱养了你,就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肖云云家不缺钱,所以她有底气说出这番话来,现在魏耀宗是因为花了魏淑芬的钱才显得底气不足的,那就把钱还给魏淑芬就是了。

  等到把钱还了,她非得要好好奚落魏淑芬一番不可,看她到时候还能不能继续嚣张下去。

  “好了,你甭怕,好歹你也是她哥哥,她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

  魏耀宗:“……”

  这是怕不怕的问题吗?那死丫头撒疯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现在揍的是老五老六,下一次会不会动手揍他?

  魏耀宗一个文化人,还从来没有跟人动过粗,要是被魏淑芬给揍了,他还有没有脸出去见人了?

  这些话他不知道怎么跟肖云云说,在她看来这一切都不是什么大事儿,然而对于魏耀宗来说,这些事情能直接把他给压垮了。

  眼见着肖云云还在卖力劝说着自己,魏耀宗满脸疲倦地合上了眼睛:“云云,你让我静一静吧,我现在不想说话。”

  然而肖云云却说道:“你可别胡思乱想了,越是这种时候,你越不能胡思乱想,你听我说……”

  魏耀宗:“……”

  这日子还有完没完了?

  魏家上空一片愁云惨雾,老四两口子的屋里也不太平。

  昨天晚上魏淑芬闯进来把李文娟的缝纫机给抬走了之后,李文娟便倒下了,她不言不语,就那么躺在炕上默默地流着眼泪。

  魏耀成被李文娟的样子给吓坏了,他坐在炕边儿上,好声好气地安抚着李文娟的情绪,然而他好话说尽,李文娟却始终不发一言,就那么一直躺着掉眼泪。

  她哭了整整一夜,眼睛都红肿的不成样子,而魏耀成也陪着李文娟熬了整整一夜,虽然他没有哭,但是那双眼睛也是不能看了。

  天亮起来的时候,李文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即便是在睡梦之中,她还是时不时地抽噎一下,任凭谁见了这样的她,都知道她绝对受了天大的委屈。

  魏耀成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疼了起来,他心疼得要死,连带着恨上了魏淑芬。

  他是真没有想到,魏淑芬竟然能那么狠毒,平常瞧着挺好的一个人,然而包裹在内里的全都是恶毒的心思。

  她明明知道李文娟怀着孕呢,经不住吓,但她就像是没看见似的,硬是折腾的天翻地覆,李文娟胆子本来就小,昨儿晚上又是一夜没睡,肚子里的孩子万一有什么长两短的,他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让魏淑芬给他的孩子陪葬。

  浓烈的恨意充斥着魏耀成的内心,他看着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李文娟,听着她时不时地抽噎声,那些恨意还在疯狂滋长着。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被人敲响了,魏耀成以为又是魏淑芬来找麻烦,他阴沉着一张脸过去开门,准备好好找魏淑芬要个说法。

  然而当他带着满腔怒火打开房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外站在的人不是魏淑芬,而是自己的二嫂肖云云。

  看到她之后,魏耀成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极为不善:“你干嘛?”

  他可是没忘记,这个二嫂是怎么欺负他媳妇儿的,难道今天还想着过来折腾他媳妇儿吗?

  护媳妇儿的魏耀成眼神多了几分凶恶之色,若是肖云云敢欺负他媳妇儿的话,他一定会让肖云云好看的。

  不过魏耀成弄错了肖云云的来意,她这一次倒不是过来找茬的。

  “你二哥找你过去,说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你跟我过去吧。”

  肖云云又不是傻子,她难道看不出魏耀成对她的态度吗?要不是因为魏耀宗吩咐她过来找魏耀成,她才懒得过来看魏耀成的脸色呢。

  丢下这番话后,肖云云直接回房间去了——这个魏家越来越没意思了,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魏耀成没想到肖云云说走就走,他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还是抬步跟了上去。

  魏淑芬的事情,他们兄弟几个还是要好好商量一番才是。

  谁也不知道魏淑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明明之前看起来好好的,但突然就发起疯来,他们必须要弄清楚原因,才好进行下一步计划。

  魏家兄弟在干啥,魏淑芬不清楚,她也不关心,她先去了刘胜男家里,知道她已经帮忙和村里谈了,知青所那间房子免费给她住,等到她出嫁之后,那房子再重新给回村子里头。

  刘胜男是个麻利的性子,昨天魏淑芬过来拜托过她之后,她立马就去帮着魏淑芬张罗了起来。

  知青所那地方已经空了挺长时间了,因为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往那放东西也不方便,村子里一直都没想好如何处理那屋子。

  现在魏淑芬说要搬过去住,又有刘胜男帮忙说和,村干部们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

  至于租金之类的,村里本来想说意思意思收取一些租金,但是刘胜男却表示,魏淑芬这丫头日子过得太苦了,他们村子也不缺那两个钱,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与其眼睁睁看着房子就那么因为长久无人居住倒了,倒不如免费给了魏淑芬,也算是好事儿一桩。

  村长肖贺文并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大力支持刘胜男,毕竟昨儿魏耀宗和肖云云回去找了他,说了魏淑芬不像是之前那么老实听话了,与其让她留在家里头闹事儿,倒不如搬出去的好。

  村书记李远才本来就挺看好魏淑芬的,这个提议他自然也不会反对,村干部本来就那么一些,村长和书记都同意了,刘胜男这个妇女主任也大力支持,再加上也没有触及到其他人的利益,大家伙儿便都举手同意了。

  在得到了村干部的同意后,刘胜男马不停蹄地找了几个晚辈,去把知青所给收拾了出来,现在魏淑芬直接搬进去住就成了。

  “小七,你现在就可以直接住过去了,有啥问题你就跟我说,我保管找人给你收拾的妥妥当当的。”

  刘胜男对她那是全心全意,真是当做亲女儿一样疼了,魏淑芬心中感动,忍不住伸手抱了抱刘胜男:“刘婶儿,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真的太好了。”

  刘胜男被魏淑芬这一抱吓了一跳,听到小姑娘的话后,她面上的表情瞬间柔和了下来,刘胜男拍了拍魏淑芬的后背,轻声开口说道:“你这么乖巧的小姑娘,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

  魏淑芬实在是太乖太听话了,只是可惜的是命不太好,落在了魏家,但凡她生在其他人家,就算是那重男轻女的人家,也不会像是魏家兄弟那样苛待她。

  “以后你就把婶儿当亲娘,谁要是欺负你,你就跟婶儿说,别跟婶儿客气,旁人不护着你,婶儿护着你,我们家小七这么乖,我铁定不会让其他人欺负你的。”

  魏淑芬感觉到眼眶有些酸,她吸了吸鼻子,闷声闷气地说道:“他们肯定不敢欺负我,婶子你这么厉害,我要是把婶子你搬出来,他们肯定会被吓得抱头鼠窜的。”

  刘胜男闻言,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魏淑芬没有放任着自己宣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后,她便恢复了过来。

  “婶子,我来是想请你待会儿和王叔到我家一趟,我今儿要把家分了,你有时间吗?”

  昨儿刘胜男就知道魏淑芬要分家的事情,不过她没想到魏淑芬竟然会这么着急,不过魏家那兄弟几个太不像话了,魏淑芬早点分出来,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成,我马上就跟你王叔一起过去。”

  魏淑芬点了点头,然后又跑去了李远才家,请他过去帮自己主持分家。

  李远才:“……”

  昨儿他还以为魏淑芬是在气头上才说出那番话来的,没想到今儿一大早,魏淑芬就跑过来让他主持分家的事情,随即李远才又想起一件事儿来。

  昨儿半下午的时候,刘胜男找他们这些村干部开了会,就是要把知青所给魏淑芬住,原来她早就算计好了一些,看她这样子,真是铁了心的要分家。

  事已至此,魏淑芬她都拿定了主意要分家,旁人再说些什么恐怕都已经没有用处了,李远才经过昨儿的事情之后,也很能体会魏淑芬的心情。

  看来魏家那兄弟几个是让魏淑芬寒了心,所以她才不想在家里头住下去了。

  罢了罢了,强扭的瓜不甜,魏淑芬既然坚持要分家,那便分家了好,现在把家分了,这兄妹七人说不定还能保持最后一点兄妹情分,如若不然的话,兄妹几个怕是要反目成仇了。

  “成,我今儿就跟你去一趟。”

  李远才要过去帮魏淑芬主持分家,王翠芬知道了,也要跟着一起过去,她怕魏淑芬吃亏,也怕李远才突然脑子一糊涂了,就偏向魏家那几个兄弟,魏淑芬这小丫头太可怜了,她还是要向着魏淑芬一些的。

  农村人分家算是大事儿,按理来说,是要请同族的长辈过来的,不过除了魏淑芬他们这一辈之外,魏家往上数代基本都是独苗苗,这也就导致魏家人丁单薄,根本就没啥长辈。

  也就是魏父天赋异禀,生了七个孩子,这才让魏家的人口重新多了起来。

  当然有些时候人多了也不是啥好事儿,就算是亲兄妹之间,关系也未必会有多好,魏淑芬和她那六个白眼狼哥哥就是最显著的例子。

  按理来说,分家的话是要所有人都到场的,不过魏淑芬的情况特殊,不是魏家这一大家子要分家,而是魏淑芬一个人要和魏家兄弟六人分家,这在村子里头算是先例,之前还从来都没有闺女要分家的,魏淑芬算是开创了先河。

  魏淑芬请了李远才来主持分家,王尚峰和刘胜男两夫妻作为见证,一群人全都聚集在了魏家前院之中。

  魏耀宗他们兄弟几个还有些晕乎乎的,当他们站在院子里头,听到李远才说他是来主持分家的时候,魏家四兄弟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他们齐齐转头,看向了站在那边儿的魏淑芬,脱口而出道:“小妹,你要分家?”

  魏淑芬抬头看向了他们兄弟几个,微笑着说道:“怎么,你们不乐意吗?”

  这若是过去的魏淑芬问他们是不是不乐意跟她分家,那这兄弟四人的回答肯定是肯定的,然而昨天魏淑芬大闹了一场之后,兄弟四人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魏淑芬的变化,现在的她已经和过那个她完全不同了。

  一个留在家里面只会惹事儿的姑娘,谁愿意让她留在家里头?

  魏耀宗扯了扯嘴角,勉强开口说道:“小妹,你要考虑好,分家出去另过的话,对你不是啥好事儿,外头的日子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过……”

  没等魏耀宗说完,魏淑芬直接开口截断了他的话茬:“要不然我留下?”

  魏耀宗:“……”

  剩下的那些话他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看到魏耀宗这副样子,魏淑芬扯了扯嘴角,面上的笑容多了那么几分讥讽之色来。

  “行了,你也不用跟我扯闲篇儿了,你们想留下我,不过是因为我是个挺好用的工具,又能赚钱,又能伺候你们一大群人,奴隶都没有我这么尽心尽责,毕竟就算是奴隶也是有自己的思维,不会全心全意伺候自己的主人。”

  魏耀宗开口想要辩驳,但是魏淑芬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在对方张口之前,魏淑芬先一步打断了对方的话。

  “行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你们做了啥事儿大家都有目共睹,过去我是个傻子,看不清你们的真面目,现在我已经醒悟了,不准备继续做傻子了。”

  说着,魏淑芬插着腰,中气十足地开口说道:“要么你们今天就痛痛快快答应我的条件,跟我分家,从今往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谁都不妨碍谁,要是你们不乐意跟我分家,那也成,我就留在这个家里头,跟你们住在一处。”

  说这话的时候,魏淑芬面上带着笑容,但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仿佛她在打着什么坏主意似的。

  魏家四兄弟看到魏淑芬这个模样,毫不怀疑她说的话,如果她留在家里的话,绝对会将魏家闹得鸡犬不宁。

  原本兄弟四人还想说些什么场面话的,可是现在看到魏淑芬这个样子,他们哪里还敢说什么场面话?生怕场面话说出来了,魏淑芬就要赖在家里不走了。

  “既然小妹想分家的话,那便分家吧,我们肯定不会亏待小妹的。”

  魏耀宗憋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魏淑芬寸步不让:“不是我想分家,是我被你们逼得不得不分家,你们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欺负我的?”

  魏家四兄弟:“……”

  她这个妹妹现在真的是难缠至极,一点亏都不愿意吃,就算是口头上的亏,她也不肯吃,非得要找回来场子,与其在这里跟她打嘴仗,倒不如直接把家分了了事。

  其他人也是这个想法,他们现在是真怕了魏淑芬,巴不得她早点从家里面出去。

  被请来分家的两对夫妻看到这一幕,便知道这家是必分无疑,他们兄妹几个现在都快成了仇人了,要是继续住在一起,保不齐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其实魏家并没有什么东西,分家也挺容易分的,魏淑芬当着众人的面儿,把自己的条件说了出来。

  “从八岁开始,一直就是我在养活我这几个哥哥,除了我父母留下的东西外,其他东西全都是我置办的,那些东西他们已经用过了,我不打算要了,但他们要折算成钱还给我。”

  此言一出,魏家兄弟齐齐变了脸色。

  “魏淑芬,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魏耀武虽然挨了不少几顿打,但他却是最沉不住气的,魏淑芬的话刺激到了魏耀武,怒急之下,魏耀武哪里想得到其他,愤怒地开口质问道。

  “之前我们谁都没逼着你养活我们,是你自己愿意的,现在你怎么能找我们要钱?”

  不得不说的是,魏耀武的这种想法,其实就是魏家六兄弟的想法。

  没有人要让魏淑芬付出的,是她自己愿意的,是她主动担负起养育他们的责任,是她主动去做那些脏活累活苦活儿,是她心甘情愿地燃烧自己奉献一切的。

  既然是她心甘情愿,那她凭什么找他们要钱?

  其他兄弟人都没说话,不过很显然,魏耀武的这番话也代表了他们的想法。

  一切都是她自己愿意的,他们又没有逼迫她,现在她就没有理由找他们要钱。

  现在的法律并不健全,魏淑芬又是一个小姑娘,当初她在外头也无数次表示过,是她自己愿意养活自己哥哥的。

  而且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如此,你甘愿养活自己的亲人,对方回报不回报,那就要看对方的良心了,碰上良心好的,那自然是会得到回报的,但是碰上那些丧良心的,便如同魏家兄弟几个一样,摆出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他们还钱,那是他们知道感恩,他们不还钱,那也没啥错,毕竟当初谁也没逼着魏淑芬养活他们不是?

  李远才的一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他的目光在魏家兄弟几个的面上一一滑了过去,看到他们的表情,李远才就知道这些人是当真不打算回报魏淑芬了。

  正当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魏淑芬突然鼓起掌来。

  啪啪啪的鼓掌声在院子里面回响着,魏淑芬一边鼓掌,一边笑着说道:“六哥,我其实挺佩服你的勇气,真的,你简直是勇气可嘉。”

  不是谁都有魏耀武这样的勇气,能把自己的无耻行径如此理直气壮说出来的,从某方面来说,他也算是一条汉子了。

  嗯,不要脸的汉子。

  掌声落下之后,魏淑芬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起来,她笑盈盈地开口说道:“想赖账是吧?”

  说话间,魏淑芬走到了院子角落里放着的那个石头碾子跟前,然后一只手就将那重达两百斤的石头碾子轻轻松松给举了起来。

  魏淑芬举着石头碾子来到了魏家兄弟四个的面前,脸上的笑容依旧无比灿烂。

  “本来我想着咱们好歹是兄妹,是有血缘关系的,我是不大想要将这种手段用在你们身上的。”

  说着,魏淑芬轻轻抛了抛巨大的石头碾子,那重的要命的石头碾子在她的手里面轻得就跟豆腐似的,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豆腐。

  “不想给钱也没关系,我觉得我过去那么多年的付出挺亏的,你们不愿意给我,那我干脆毁了算了,咱们谁都不要用,只是我这人粗手笨脚的,做事儿也没个分寸,到时候要是出什么事情,那可就不关我的事儿了。”

  魏家兄弟跟她耍不要脸,没关系,魏淑芬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他们可以不要脸,那她威胁一下也是挺正常的吧?

  来啊,互相伤害啊,占了她的便宜还不想吐出来,真以为她魏淑芬是面团捏的不成?

  魏家兄弟四人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他们毫不怀疑,如果他们不还钱给魏淑芬的话,以她的性格,她绝对能干得出来把他们东西全都毁了的事情。

  她已经疯了,完完全全不再顾及兄妹之间的情分了。

  如果魏淑芬此时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朝着他们的脸上吐口水。

  敢情这些人只能占便宜,半点亏都不吃?

  哦,不对,更正一下,这些人是占不到便宜就觉得自己吃亏是吧?惯得他们毛病。

  “所以,你们到底愿不愿意把我搭在你们身上的钱还给我?”

  看着举着石头碾子站在那里的魏淑芬,魏家兄弟四人的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无力感来。

  他们还能怎么办呢?除了答应下来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的法子。

  “好,我们还你。”

  得了他们的话后,魏淑芬脸上的笑容都变得真挚了几分,她将石头碾子放回了原处,笑嘻嘻地说道:“这就对了吗,大家都是兄妹,干啥把事情闹得那么僵呢?”

  魏家那兄弟四人气得要吐血,但是他们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通,除了认栽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分家进行的十分顺利,首当其冲要还钱的人就是魏耀宗了。

  从他上初中开始,一直到他师范毕业,到后来的举办婚事儿,全都是魏淑芬一手操持的,最终核算下来,他欠了魏淑芬六百块钱。

  要知道魏耀宗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才二十七块八,就算他不吃不喝,一年也就能存个百十块六,魏淑芬这一下子,就要走了他两年的工资。

  “二哥,你应该不缺这点钱的吧?”

  魏淑芬笑眯眯地说着,然后朝着魏耀宗伸出手去,理直气壮地讨要属于她的钱。

  事实上这六百块给她,魏淑芬还是吃亏了,毕竟这么多年下来,耗费的时间精力,以及精神上的损伤,加起来可算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当然,现在和魏淑芬所在的那个时代不一样,李远才他们能支持魏淑芬索要她付出的钱,这些额外的损失,他们怕是无法理解。

  当然,能要回六百块钱也算是不错的了。

  魏耀宗手头并没有那么多钱,好在他娶了一个好媳妇儿,他没有,肖云云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