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2章 第 22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之前肖云云见过魏耀宗因为欠了魏淑芬的钱和人情,被逼的不得不向着魏淑芬低头,她心疼自家男人,便干脆把这笔钱掏了还给了魏淑芬。

  将钱给魏淑芬的时候,肖云云没忍住,咬着牙说道:“钱我还给你了,以后你二哥就不欠你什么了,你不要在你二哥面前再摆出一副恩人的模样来了。”

  魏淑芬挑了挑眉,看着被肖云云护在身后的魏耀宗:“二哥,你也是这么想的?一笔钱就把之前我养活了你八年的恩情给抹消了?”

  这话直接问到了魏耀宗的脸上来,他能说些什么?难道真要说他不欠魏淑芬的吗?魏耀宗怀疑他要是说出这句话来,魏淑芬绝对有一堆话等着自己。

  他扯了扯嘴角,面上露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来:“这怎么可能?小妹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还不清。”

  只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声音就像是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似的,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思。

  肖云云不解地回头看向魏耀宗,刚想说些什么,然而魏耀宗却瞪了肖云云一眼,让她不要胡说八道,肖云云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嘴巴,倒是真没有再开口了。

  钱到手了,魏淑芬快快乐乐地将钱装进了口袋里面,然后来到了老四魏耀成的面前。

  魏耀成现在无比庆幸自己的婚事儿没让魏淑芬操心,全都是靠着他自己的,如此算来,他欠魏淑芬的,就只有学费生活费了。

  因为李文娟的事情,魏耀成已经恨上了魏淑芬,因此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直接开口说道:“甭说废话,我跟你没有兄妹情谊,说吧,你要找我要多少钱。”

  瞧着他那硬气的样子,魏淑芬扯了扯嘴角说道:“现在这么硬气,你当初别找我要钱上学啊?你要吃要喝要穿找我,那会儿你怎么没像是现在这样态度这么强硬?”

  感情他的强硬态度是间歇性的,或者说对他有利的时候,他就是个软骨头,当对方不任由着他盘剥了,他倒是变成了个硬骨头。

  魏耀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魏淑芬,你何必这样羞辱人?我当初又没有求着你给钱,是你乐意的。”

  魏淑芬拉长了声调:“哦~~~~行吧,你欠我两百块,还钱吧。”

  相比较其他兄弟几个,魏耀成确实稍微有那么一点良心,当然,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罢了,有,但是不多,随便浪费一下,就消失了个一干二净了。

  他欠魏淑芬的不算多,几年的学费,还有衣服吃食之类的花销,两百块钱正正好。

  魏耀成寒着一张脸,将钱掏出来还给了魏淑芬:“我不欠你的了。”

  丢下这句话后,魏耀成转身就准备离开。

  李远才看到魏耀成这个模样,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冷声问道:“魏耀成,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妹妹?”

  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一点做哥哥的样子?

  当然,魏淑芬并不在意魏耀成的态度,反正都是没良心的,钱要到手了再说,其他的东西,她并不在意。

  不过李远才显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魏耀成不该这么对待自己的妹妹。

  听到这话,魏耀成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充满了讥讽的笑容来。

  “我把她当妹妹,她有把我当哥哥吗?昨儿晚上她非得要赶尽杀绝,把我媳妇儿逼得哭了一晚上,文娟还怀着孕呢!”

  说着说着,魏耀成的眼睛变得越来越红,看着魏淑芬的眼神透露出了彻骨的恨意来。

  “你明明知道我媳妇儿怀孕了,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刺激她?你有什么仇恨,冲着我来就是了,你为什么要对付我媳妇儿!”

  这一刻的魏耀成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可怜最悲惨的那一个人,他难道不该憎恨魏淑芬吗?

  李远才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朝着魏淑芬看了过去——难不成真是这小姑娘沉不住气,做了些什么吗?

  魏淑芬凉凉地开口说道:“一个月前,我给了他们夫妻一块布料,请他们帮忙给我做条裤子,他们答应的好好的,直到昨天晚上才把做好的裤子送给我。”

  送裤子就送裤子吧,谁让魏耀成嘴贱奚落她来着?魏淑芬原本并不打算去要那台缝纫机的,毕竟那是小姑娘真心实意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魏淑芬总觉得去把人家送出去的新婚礼物要回来不太好。

  不过谁让魏耀成嘴欠呢?既然不记恩情,那她又何必浪费感情?那台缝纫机她就算随便送给一个陌生人,人家估摸着都要把她当活菩萨供起来了。

  魏耀成不识抬举,上赶着给她找不痛快,魏淑芬干嘛要站着挨打?

  “如果说我去把我给他们的缝纫机要回来算是做错了事情……”

  说着,魏淑芬看向了满眼憎恨地看着自己的魏耀成,毫不客气地说道:“那我也不算做错事儿,你们夫妻二人不把我当回事儿,一门心思把我当傻子坑,还想从我这里拿东西,简直就是在做梦。”

  她朝着魏耀成做了个鬼脸:“本来就不是属于你们的东西,真以为用久了就成你们的了?出息,这么憎恨我,咋还惦记着我的东西?你的骨头就那么轻呢?”

  魏淑芬这是变着法子在说魏耀成是贱骨头,这人连伪装都不愿意伪装,魏淑芬又如何愿意给他这个面子?

  魏耀成恨得牙痒痒的,可是却拿魏淑芬没有一丁点的办法,最后他一甩胳膊,怒气冲天地离开了。

  魏淑芬懒得搭理他,回头看向了李远才,继续说道:“我五哥六哥还在上学,钱暂时不用还给我了,之前他们给我写了欠条,这笔钱以后他们会还上的。”

  李远才神情复杂地看了魏淑芬一眼,接着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接下来魏淑芬又说了什么东西属于自己,她要带走什么,她一边说,王尚峰一边飞速记了下来,没多长时间,就将魏淑芬说的东西全都记录了下来。

  魏淑芬看了一眼记录下来的那些东西,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贪心,这些东西都是我的,我全都要带走。”

  魏耀文听到这里,心念一动,他抬头看向了魏淑芬,缓缓开口问道:“小妹,你难道不留在家里面住吗?”

  魏淑芬点了点头,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既然分家了,我就不在家里头住了,我想你们也是不想看见我,正好我也不想看见你们,马上我就搬到知青所去了,我说的这些东西全都要带走,你们有意见吧?”

  魏耀文动了动嘴唇,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咱们村子没有女孩子分田地的先例。”

  只这一句话,魏淑芬就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她抬头看了站在不远处的魏耀文一眼,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话。

  “我说过了,我只要自己该得的东西。”

  至于田地之类的,魏淑芬不会要,当然,如果魏家兄弟愿意分给她一两亩田地的话,魏淑芬也不介意多两亩地种。

  不过可惜的是,魏家这兄弟四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分田给魏淑芬的。

  魏淑芬觉得魏家兄弟还不够聪明,连这么一点面子情都不愿意做,也就是上辈子他们的运气好,才有出息的,要不然的话,凭着他们这种做派,哪里能长远走下去?

  刘胜男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现在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忍不住说道。

  “魏耀成,现在你最大,我且问你,魏淑芬是不是姓魏?她是不是八岁开始就养活了你们一大家子?前几年分田到户,你们家总共得了十二亩地,这十二亩地过去都是小七一个人种的,那些粮食你们吃了没有?你们吃了这么多年粮食,怎么就没人想着要给小七一亩地?”

  他们桃源村属于田地比较多的村子,分田到户的时候,按照人口来分,每个人可以分到两亩田,光是这一点,就比其他村子那些只能分一亩多田地的强多了。

  要知道村子里的宅基地依照政策没有办法分给魏淑芬一个小姑娘,但是分田到户之后,那些土地可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如果魏家兄弟有良心的话,十二亩地怎么也要分给魏淑芬一两亩地。

  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提出要分田地给魏淑芬的,这些人的做派实在是让人觉得齿冷,魏淑芬那么多年的付出,难不成全都喂了狗?

  魏耀宗被刘胜男这么指着鼻子骂,顿时感觉有些下不来台,但他也是知道刘胜男的泼辣,哪里敢跟对方对上?

  他干巴巴地说道:“刘主任,我也是没办法,这是规矩,姑娘家不算人口的,我们要是分田给她,岂不是要坏了规矩?”

  他们这么做,虽然冷血无情,但却符合规矩,他们就算是咬死了不给魏淑芬,旁人也没资格插手。

  理儿是这个理儿,但是他们的做派却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刘胜男冷着一张脸,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却被魏淑芬给拦住了,她笑眯眯地开口说道:“婶子,不给我田就不给我田吧,我种了那么多年田,也种够了,反正我有力气,以后怎么也能养活起我自己的。”

  刘胜男见魏淑芬如此乖巧懂事儿,她心疼得要命,拉着魏淑芬的手说道:“你哥哥不疼你,婶子疼你,以后你就是婶子的亲闺女。”

  而一直没开口的王翠芬也走了过来,紧紧握住了魏淑芬另一只手。

  “王婶儿也疼你,以后有啥事情,你尽管来找王婶儿,我一定会帮你的。”

  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她这几个哥哥,一个赛一个的不靠谱,他们还是魏淑芬的亲哥哥呢,结果呢?他们是怎么对待魏淑芬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把魏淑芬当成亲妹妹。

  魏淑芬这么多年的感情,到底是错付了。

  魏淑芬:“……”

  看着王翠芬和刘胜男的态度,魏淑芬的心里面暖洋洋的,其实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委屈的,她并不是原主,那个会觉得委屈和伤心的小姑娘已经离开了,在她的那个世界里,那个小姑娘不会再遇到这些糟心事儿,也不会再遇到这些糟心亲人了。

  虽然她爸妈离婚了,虽然他们跟她不算是太亲近,但是跟魏家这六兄弟相比较起来,她的父母简直就是小天使了。

  唉,早知道她过去就该对她爸妈好点了……

  分家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魏淑芬拿到了自己应得的一切东西,然后高高兴兴地准备搬家。

  这个地方没有啥可留恋的,能早一日离开,魏淑芬自然不会多留。

  李远才和王翠芬都留了下来,刘胜男也回去喊了王成飞和周慧芳过来帮忙,大家伙儿一起努力,很快就把魏淑芬的东西都给搬到了知青所去。

  在这期间,魏家那兄弟四个没有一个人出面帮忙的,他们全都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假装魏淑芬这个妹妹并不存在。

  当然,对于此魏淑芬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那兄弟几个怕是已经憎恨上她了,哪里会出来帮她的忙呢?当然,魏淑芬也不需要那兄弟几个人帮自己的忙,他们不来给她捣乱已经很不错了,少看他们一眼,魏淑芬就高兴几天,与其在她跟前碍眼,倒不如永远都不出现呢。

  刘胜男对魏淑芬很上心,短短半天的时间里,她已经将知青所的房子重新修整了一下,屋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添置上家具之后,里面就充满了生活气息。

  刘胜男和王翠芬两个一边帮着魏淑芬整理东西,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安抚着魏淑芬的情绪。

  “小七,你甭难过,你那几个哥哥都是不长眼的,不晓得你的好,我们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咱们都知道你的好。”

  “是啊小七,从魏家离开了也好,我瞧着你那几个哥哥对你根本就不上心,以后你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让他们自己去折腾,你甭再管他们了。”

  魏淑芬将自己带来的柜子之类的东西全都给归置好了,看着焕然一新的房子,魏淑芬的心情越发好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她新生活的,往后的所有日子,再不会有魏家兄弟那样的人给她添堵了。

  她笑着搭着刘胜男和王翠芬的话,脸上的笑容无比真挚,没有一丝一毫的掺假。

  “刘婶儿,王婶儿,你们不用安慰我的,我其实挺高兴的,过去我一个人能养活他们六个人,现在没了他们拖后腿,我不相信我的日子会过不下去。”

  事实上摆脱了那几个人后,魏淑芬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以后的人生只会是甜的。

  刘胜男和王翠芬二人看到魏淑芬的模样,见她脸上的笑容无比真挚,没有一丝的掺假,二人暗自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打起精神来,顺着魏淑芬的话说了下去。

  等到她们几个把屋子都收拾好了之后,李远才和王尚峰两个人也过来了,他们一人扛了一袋面粉,将其放在了魏淑芬的面前。

  李远才乐呵呵地说道:“淑芬啊,伯伯没有啥好东西送你的,今儿你搬新家,这袋面就算是伯伯给你的乔迁贺礼。”

  王尚峰也跟着说道:“淑芬,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啥,这袋面粉就当是我给你的贺礼吧,祝贺你乔迁新居。”

  摆放在魏淑芬面前的这两袋面粉,每一袋都有五十斤重,而且还是市场上最好的富强粉,他们二人显然是用了心的。

  为了不让魏淑芬有心理负担,两人还说这是什么乔迁贺礼,摆明了就是想要来贴补她。

  魏淑芬的心里面暖洋洋的,她抬头看向了李远才和王尚峰,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

  “李伯伯,王叔叔,谢谢你们了,你们对我可真好。”

  一袋富强粉就让魏淑芬露出如此开心的笑容来,她现在这个模样,跟她在魏家时候的样子完全不同。

  李远才看着这样的魏淑芬,恍惚之间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小姑娘,在他的记忆之中,魏淑芬其实很少露出这样真心实意的笑容来。

  他和魏淑芬接触的次数并不少,毕竟不管是挖水库,修水渠,下煤矿……这些名额都是需要李远才这个村书记开证明给的,虽然这些活儿赚的工分多,但因为太过辛苦,每次去的都只有成年男性,也只有那样的壮劳力,才能受得住那样的辛苦。

  但魏淑芬是个例外,她每一次都积极表示自己要去多赚工分,她说哥哥们需要上学,需要营养,她必须要赚很多很多的工分和钱,才能养活的起她的哥哥们。

  李远才之前一直在跟魏淑芬说,她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等到她的哥哥长大了,一定会回报她的,他们一定会护着她,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的。

  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魏淑芬都会朝着他笑,只是那笑容之中却仿佛藏着许多东西似的。

  “我不求着他们有啥回报,这都是我该做的,只要他们能有出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八年的时间里,她一直无怨无悔供养着自己的哥哥们,从来都没有过一句怨言。

  就算是铁石心肠,被她这么焐着,也应该被焐热了,然而魏家兄弟的心肠似乎比石头还要冷硬。

  如果不是魏淑芬偶然间发现了自己哥哥的真面目,她恐怕会继续燃烧自己,为自己的哥哥们做奉献,她的哥哥们以后有出息了,还会记得魏淑芬的付出吗?

  李远才之前一直觉得,魏家兄弟肯定会记得魏淑芬的好,但是经过分家的事情之后,李远才看得分明,魏家兄弟的自私自利已经深入骨髓,魏淑芬对他们好,他们觉得理所当然,一旦触犯了他们的利益,那兄弟几个立马便翻脸无情了。

  乡里乡亲的,就算是为了面子情,搬家的时候旁人多少也会伸手帮忙的,为了暖居啥的也会送点东西过来,不拘是什么,一把豆子,一捆柴火,一碗米,一碗面,这都是最基本的人情世故。

  然而魏家那兄弟四个没有一个人出来帮魏淑芬搬家的,送她东西那就更不可能了,甚至魏淑芬在搬家过来的时候,他们还想要把魏淑芬的铁锅给留下来。

  魏淑芬倒是也硬气,她直言这四口锅都是她买来的,魏家兄弟想要,可以,掏钱从她这里拿。

  魏耀文说他们是兄妹,不需要计较这么些,她把兄妹情分放到哪儿去了?

  然而魏淑芬哪里是那种会被兄妹情分绑架的人?

  她直接开口说道:“我以为咱们没有啥兄妹情的,我跟你谈钱,你跟我谈感情,那行,我跟你谈感情,作为我的亲哥哥,我搬新家,你们准备送给我什么?”

  那兄弟四人被魏淑芬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远才冷眼瞧着这一切,总觉得过去的自己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要不然怎么会觉得这兄弟几个是好的?

  这已经不是成不成熟有没有责任心可以解释了,他们连面子情都不顾,幻想着可以用兄妹情分绑架魏淑芬,让魏淑芬继续听他们的话,无耻到这种地步,也是世所罕见了。

  “淑芬,我们家粮食挺多的,你要是粮食不够,可以到我家去拿,柴火啥的你别舍不得,敞开了用,不够了就去我家取,今年是个大寒年,你可千万别冻出来个好歹来。”

  两家人跟魏淑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他们却是在真心实意为魏淑芬打算,这份情谊,魏淑芬自然记下了。

  搬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魏淑芬甭看只有一个人,但是零零散散的东西可不少,这么一收拾,就到了下午两点钟,魏淑芬亲自下厨,在新家做了第一顿饭。

  她做的是酸菜炖粉条,配的是大白馒头,足有小孩脑袋大的馒头,看着就让人有胃口。

  大家伙儿吃了魏淑芬做的菜,纷纷朝着她竖起了大拇指来,表示她的手艺真是一级棒。

  吃饱喝足后,刘胜男他们全都离开了,家里就只剩下了魏淑芬一个人,她将锅碗啥的全都收拾干净,然后把炕烧得热乎乎的,裹着被子就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进入这个世界之后,这还是魏淑芬头一次睡得这么香甜,所有的问题全都被解决了,她暂时可以安心下来了。

  然而就在魏淑芬呼呼大睡的时候,魏耀宗已经找到了魏家老大魏耀光。

  “大哥,事情就是这样的,魏淑芬那丫头也不知道突然抽了哪门子风,就这么干脆利落把家给分了。”

  魏耀光在粮食局上班,这里是公家单位,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去的,魏耀宗下午特意请了假过来,就是为了在第一时间将魏淑芬分家出去的事情告诉魏耀光。

  魏耀光的模样生得和魏耀宗有几分像,不过却比他多了几分儒雅的气质,他站在魏耀宗的面前,好看的剑眉慢慢皱了起来。

  “你说小妹她突然发疯了要分家?之前没有一丁点预兆吗?”

  魏耀光和魏淑芬接触并不多,他大学是在京城上的,因为来回路费太贵,魏耀光不想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回程的路上,因此大学四年时间,他只回过一次家。

  后来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到了县里的粮食局,这边儿提供宿舍,为了工作方便,魏耀光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县里头,除了逢年过节的时候,他基本上不会回家。

  而结婚了之后,魏耀光回去的次数就更少了,差不多一年只有过年的时候会回家一趟。

  当然,他工作忙,这是可以理解的,魏淑芬一个月会过来一趟,给魏耀光送些吃的喝的之类的,不过因为他的工作太忙,很少会出来和魏淑芬见面,基本上这些东西都会被送到门卫室,等到魏耀光回来之后,再拿回家去。

  算起来他们上次见面,好像还是中秋节的时候,魏淑芬过来送他自己做的月饼的时候,那会儿魏耀光想要让魏淑芬到家里吃饭,不过她说有事儿要忙,便没有过去。

  跟家里其他的兄弟相比较起来,魏耀光和魏淑芬接触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这也就导致了他对现在的魏淑芬很是陌生。

  “你说的是真的吗?小妹的性子挺好的,而且她一心向着家里头,如果没有遇到什么事情的话,肯定是不会这么闹腾的,是不是你们做了些什么?”

  魏耀光拧着眉头看向了魏耀宗,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耀宗,我工作太忙,没法子回家去,你就是家中的老大,照顾弟弟妹妹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们对小妹做了什么,才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

  不得不说的是,魏耀光还是挺聪明的,他甚至都没有多问些什么,就从只言片语之中找到了事情的真相——魏淑芬为了这个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肯定不会这样的。

  魏耀宗没想到魏耀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抿了抿嘴唇,脸上露出了浓浓地纠结之色来。

  看到魏耀宗这个模样,魏耀光便知道自己猜测的并没有错,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魏耀宗没有说实话。

  很快的,魏耀宗就说出了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

  他缓缓开口,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出来。

  “小妹在外面耍了个朋友,那人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不像是什么好人,他开着一台拖拉机,说是农场的拖拉机手,不过我瞧着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感觉他说的可能不是真的。”

  正规农场里面怎么会弄那么一个流里流气的拖拉机手?他坐没坐样,站没站样,瞧着就不像是啥好人,要是让他去做拖拉机手,岂不是要把农场的名声都给败坏完了?

  “小妹应该是被他哄了去,我瞧着她对那人不一般。”

  语言的艺术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有些话不同的人说,展现出来的效果便不一样,魏耀宗显然很清楚怎么说才能让魏耀光重视起来。

  这一番话说出来,一个被外面野男人骗了之后要和家里人划清关系的糊涂虫形象就呈现了出来。

  不过魏耀光不是那么糊涂的人,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看向魏耀宗的眼神充斥着浓浓的怀疑之色。

  “你说的是真的吗?根据我的了解,小妹不是那样的人,她很乖巧,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然而此时的魏耀宗见魏耀光还是不肯相信,他心中有些着急,说话不免冲了几分。

  “大哥,你跟小妹多长时间没见面了?你就知道她没变化?”

  这话一说出来,魏耀光的脸色立马变了,他沉着脸说道:“耀宗,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指责我不顾家吗?我现在在粮食局上班,每天工作有多忙你难道不知道吗?粮食局这边儿不是那么好混的,我一个刚来没多久的人,要是努力在这边表现,哪里能让人看见我?你居然对我说这样的话,你是不是认为我在粮食局里就是享福的?”

  魏耀□□质儒雅,就算是质问,也不显得咄咄逼人,而魏耀宗瞧见魏耀光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生气了,他叹了一口气,急忙辩解了起来。

  “大哥,你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来只是想要跟你好好说说这件事儿,小妹现在被外面的野男人蛊惑的都不像是她自己了,现在的她啥出格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为了钱她已经六亲不认了。”

  魏耀宗说了魏淑芬把牲畜卖了却没收钱的事情说了出来,又说了她找自己要了六百,老四要了二百的,连她找老五老六写欠条,不写就揍他们的事儿也都说了。

  “大哥,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小妹现在真的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们一家子全都被她给祸祸了,依照她现在贪财的性子,我估摸着她很快就会来县城找你了。”

  现在魏耀光在粮食局上班儿,大嫂又是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儿,现在的他在粮食局里风头正盛,有做副局长的老丈人帮忙扶持,魏耀光以后的地位只高不低。

  他的仕途现在是一片通畅,只要他不作死,有老丈人铺路,现在就只是在熬资历罢了。

  魏耀宗很清楚一件事情,他们魏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在魏耀光是魏家最出息的人,如果魏淑芬真跑来不管不顾地找魏耀光的麻烦,他们老魏家恐怕就要出现天大的危机了。

  这一回魏耀光的脸色变得比之前更加严肃了几分,他抿了抿嘴唇,沉声说道:“小妹她真会这么做?”

  魏耀宗苦笑一声道:“她肯定会,为了外头的野男人,她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我估摸着她拿了钱就会全都去贴了那个野男人……现在她搬到了村里的知青所去住着了,那地方那么偏僻,她要是跟啥人来往,做了啥丢人现眼的事情,到时候我们也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魏耀宗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继续说道:“当然,她要是真有啥事儿,对我们这些人肯定不会有啥太大的影响,但是大哥你不一样,要是她真来你单位闹了,或者干出啥丢人现眼的事情……”

  这话一说出来,魏耀光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他深深地看了魏耀成一眼,沉声说道:“今天我还有不少工作要做,明天我回去一趟,看看小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今年才十六岁,年纪还小,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给欺骗了。”

  见魏耀光终于决定要回去了,魏耀宗松了一口气——魏耀光在家里的地位还是不一样的,现在他就是魏家的家主,魏淑芬那丫头最害怕的人就是魏耀光了,他只要一皱眉头,魏淑芬那叫一个老实。

  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不过没关系,只要魏耀光回去了,那肯定就不会有啥事儿了。

  “大哥,我是请假过来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魏耀光点了点头,他看了魏耀宗一眼,交代了一句:“小妹年纪小不懂事,行事冲动了一些,你好歹是当哥哥的,不能跟她置气,今天晚上回去,你到她那里去瞧瞧,看看她有没有缺的少的,给她松一点过去。”

  “甭管怎么说,她都是我们的妹妹,你还能眼睁睁看着她在外头不管她吗?”

  魏耀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哥,我晓得了,你放心吧,那我就先走了。”

  魏耀光点了点头,看着魏耀宗走远之后,他方才转身回了粮食局去了,因为有心事儿的缘故,做事儿向来稳妥,让人挑不出错处的魏耀光连门卫老李跟他说话都没听到。

  许温馨今儿新学了一道菜,下班之后便兴致勃勃做了起来,等到她忙活完了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把屋子里的电灯拉开了,将做好的饭菜去全都端上了桌子,看着自己亲手做的四菜一汤,许温馨面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许温馨急忙解下围裙,脚步匆匆地跑过去开门。

  “阿光,你回来啦!”

  许温馨笑眯眯地看着从外头进来的魏耀光,顺手将的他长风衣和围巾接过来,挂在了一旁的衣架上。

  “阿光,我今晚亲自下厨做了菜,你一定要赏光都吃了。”

  许温馨说了好一会儿话,结果魏耀光却一句都没有回复,她不由得愣住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