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3章 第 23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要知道魏耀光这人的性格还是很温和的,两人结婚之后,他对自己一直都很好,从来都不会冷落自己,甭管在外面遇到了啥事儿,回来面对她的时候,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

  今儿这是怎么了?他怎么突然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对着她不理不睬的?

  许温馨跟着魏耀光一路走进了屋子里,见他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许温馨便又开口问了一句。

  “阿光,你到底是怎么了?要是遇到啥事儿了,你一定要跟我说。”

  她亦步亦趋跟着魏耀光,声音比往常更加温柔了许多。

  而魏耀光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他走到沙发跟前坐了下去,好看的剑眉紧紧皱在了一起,仿佛是被什么事情困扰着似的。

  “阿光,你遇到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呀,你这样不说话,我心里很担心的。”

  她柔声细语地说了许久,魏耀光这才回过神来,他回头看向了许温馨,勉强朝着她露出个笑脸来:“我没事儿,你别担心。”

  然而他越这么说,许温馨越是担心,她伸手握住了魏耀光的手,感觉到他手心冷得厉害,许温馨越发心疼了起来。

  “阿光,我们两个是夫妻,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如果你真遇到了什么事情,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说的话,我怎么能帮你呢?”

  眼见着许温馨一直在追问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有他不说就一直问下去的架势,魏耀光动了动嘴唇,到底还是把他遇到的事情告诉了许温馨。

  “今天耀宗来找我了。”

  许温馨闻言,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她不由得抓紧了魏耀光的手低声问了一句:“他来找你做什么?”

  魏耀光似乎没察觉到许温馨的变化似的,继续说了下去:“他来跟我说了一件事情,小妹为了个男人和家里闹翻了。”

  许温馨不太确定地问了一句:“你说的是魏淑芬那丫头?她跟家里头闹翻了?还是为了个男人?”

  这话怎么听怎么荒谬,要知道魏淑芬今年才十六岁,那还是个小姑娘呢,她性子闷,有啥事儿都会选择闷在心里头,在家里就跟个老黄牛似的闷头干活儿。

  虽然嘴巴不讨喜,但胜在踏实肯干,不会给他们找麻烦。

  这样的一个小姑娘会为了个男人跟家里头闹翻了?这怎么听起来就跟胡编乱造似的。

  “你确定吗?会不会是耀宗乱说的?我虽然没见过小妹两次,但她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魏耀光摇了摇头,声音里面多了几分浓浓的疲倦之意,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也觉得小妹不会是这样的人,但耀宗他言之凿凿,还说小妹已经搬出去住了,她现在住在之前的知青所里头,一个小姑娘家家的,铁了心搬到外头住,我觉得耀宗说的还是有可能的。”

  这事儿便有些棘手了,许温馨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她不太确定地说道:“反正我觉得小妹应该不会这么做,你怎么看?”

  难不成魏耀光就是因为这事儿发愁的?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吧?闹翻就闹翻了,女大不由娘,当娘老子的都管不住闺女,几个哥哥还能管得住她不成?

  许温馨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魏耀光叹息一声,低低地开口说道:“若真是这么简单,那就好了。”

  可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魏耀光现在在公家单位里上班儿,因为他做了副局长的女婿,他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严苛,务必要让所有的人都挑不出错处来。

  如果他的名声真因为魏淑芬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而毁了,那他之前的那些努力岂不是全都要付之流水了?

  这些内里的弯弯绕绕许温馨并不懂,魏耀光只能掰开了揉碎了跟她说。

  听到魏耀光说魏淑芬的事情可能影响到魏耀光后,许温馨立马坐不住了。

  “那可不行,她做错了事情,凭啥要影响到你?你在单位里辛辛苦苦的干活儿,要是因为她坏了你的事儿,那不就完了吗?”

  许温馨跟着着急起来:“那你说接下来该咋办?你有什么想法吗?”

  魏耀光看到许温馨因为自己的事情着急成这个样子,他反手将许温馨的手握在了手中,语气加重了许多。

  “小妹的事情不能拖,她年纪小,又容易犯糊涂,很容易会被外头的人给欺骗了,我是她哥哥,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走歪路不管,这事儿我必须想法子给解决了。”

  说着,魏耀光抓着许温馨的手变得更加用力了起来,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许温馨,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面清楚地映出了许温馨的模样来。

  “温馨,我要回去一趟,这事儿你同意吗?”

  两人已经结婚一年多了,但是许温馨面对着魏耀光的时候,还跟没结婚那会儿一样,他露出这样温柔的模样来,一脸恳切地询问自己可不可以的时候,许温馨哪里能承受得住?

  她咳嗽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那个,你想回去就回去,我又不会拦着你。”

  虽然许温馨是城里人,她爸爸又是粮食局的副局长,她算是千娇万宠长大的小姑娘,但其实她的性子并不骄纵,总体来说算得上是一个懂事的姑娘。

  若是魏耀光的父母还在世的话,夫妇两个隔三差五的免不得要回去一趟,不过魏家夫妻在许温馨嫁过去的之前就已经没了好几年了,而且上头也没有什么正经长辈,夫妻两个便甚少回去了。

  毕竟他们两个都有工作要忙,单位这边的事情那么多,又哪里有那个闲工夫回家去呢?

  没事儿的时候他们可以不回去,毕竟就算回去了,家里头也没有什么需要他们帮忙的,不过现在可不一样,魏淑芬到底是家中最小的妹妹,要是真闹腾出来什么事情,好说不好听,他们总归是要好好管一管的。

  “行了,你瞧你说的话,好像我会拦着你回去似的,你想回去就回去吧,不过需要我跟你一起回去吗?”

  许温馨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不过她嘴上虽然这么问着,但其实她却打心眼儿里面并不想回桃源村去。

  魏耀光知道自己媳妇儿的想法,也明白她一个城里的姑娘,肯定适应不了乡下的生活,她这么温柔体贴,魏耀光自然也会疼宠着她。

  “不用了,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

  许温馨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问道:“那你晚上回来吗?”

  魏耀光点了点头:“肯定是会回来的,这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很快就会处理完的,家里头我很久没回去了,估计屋子根本没法子住。”

  家里面是有魏耀光的屋子,不过他一年到头也回不去两次,屋子一直是锁着的,里面怕是没法子住人,他也不想跟其他人挤在一起,都这么大年纪了,住在一起也不方便,便干脆回来的好,反正也没多远的距离,他骑着自行车过去,说不定中午还能回来吃个午饭。

  当然,这只是魏耀成的计划,究竟能不能成,还是两说呢,所以他暂时没有告诉许温馨。

  “好啦,多大点事儿啊,用得着愁眉苦脸的?你要真怕你小妹被二流子骗了,大不了我回头帮她介绍个对象,让她从乡下嫁到城里来。”

  许温馨对魏淑芬是没什么感情的,但是自家男人既然在意魏淑芬,她也不介意帮一把,反正她听说魏淑芬能干,模样长得也不差,虽然是农村户口,但总有人家不嫌弃她的。

  她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村姑,自己能找到什么好对象?自己随便给她介绍一个,就是魏淑芬这辈子高攀不上的了。

  眼见着许温馨如此体贴,魏耀光心中感动不已,他伸手将许温馨搂进了怀中,哑着嗓子开口说道:“温馨,你真的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才好……”

  许温馨趴在魏耀光的怀中,语气比之前温柔了许多:“你我夫妻之间何必说这些?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能为你排忧解难,也是我的福气。”

  夫妻二人腻歪了一会儿后,许温馨想起了自己做好的饭菜,便赶忙拉着魏耀光去吃。

  “这些都是我新学的菜肴,你尝一尝,感觉味道如何?”

  许温馨一个从来都没有下过厨的娇小姐,做出来的菜肴味道可想而知,但是魏耀光愣是面不改色地吃下去,并且极为认真地夸赞道:“你的手艺很好,很多人刚开始做饭的时候,做出来的菜都不能入口,我相信假以时日,你的手艺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得到自家男人的夸赞,许温馨的心里面甭提多高兴了,她的嘴角向上扬起,面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

  “阿光,那我以后就努力学习做饭,以后你每天下班回来,就能吃上热饭热菜了。”

  许温馨信心满满地开口说道,既然魏耀光喜欢,那她可以试着学习,反正做菜而已,又能有多难?

  不过许温馨的话还没有说完,魏耀光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极为认真地说道:“偶尔做一下就算了,不用特意去学,咱们单位都有食堂,我们可以去食堂吃,你的手是拿笔写字的,不用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我会心疼的。”

  来自爱人的甜言蜜语让许温馨沉醉,她的一颗心柔软得一塌糊涂,看着爱人那近在咫尺的俊脸,许温馨柔柔地唤了一声:“阿光,你真好。”

  夫妻二人又是一番腻歪,房间里的温度也在持续不断地升高。

  长夜漫漫,春意满屋,在这样的时刻,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早就已经被他们二人抛之脑后了。

  冬日的夜比较长,早上六点钟,天还没亮起来,这具身体的生物钟便开始作祟,魏淑芬缓缓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之中清醒了过来。

  桃源村距离县城并不算太远,一年前,村子里面通了电,家家户户都拉上了电灯,不过知青所这边儿已经空了两年了,自然没有人会往这边儿拉电电线,不过昨儿的时候李远才已经跟魏淑芬说了,她要是想要拉电线,要去和供电局那边儿说,得派专人过来才成。

  当然,费用稍微有那么一点贵,不过有了电灯之后,倒是能方便不少,魏淑芬这个已经习惯了电灯的现代人自然舍得花这些钱。

  昨儿送走来帮忙的人之后,魏淑芬就锁了院门睡下了,这具身体也不知道到底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她彻底放松下来之后,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

  大约是因为之前缺觉,现在睡了十几个小时,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难受的,魏淑芬缩在被窝里面不想出来,就这么什么都不想的硬赖了大概半个小时后,魏淑芬慢慢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生火烧水,刷牙洗脸,等忙活好了后,魏淑芬从灶膛里掏出刚刚烧火时候塞进去的红薯,忍着烫将红薯皮扒了,三两下吃完了烤的流心儿的甜红薯。

  一口气吃了五六个红薯后,魏淑芬终于饱了,她抱着肚子坐在小板凳上,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声。

  从魏家分出来之后,魏淑芬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啥都不想动弹,毕竟这事儿一解决了,短时间内倒是没啥其他大问题了,她可不就懒散了吗?

  不过这个点也不好回去继续躺着睡觉,魏淑芬坐在灶台跟前,瞧着冒着红光的灶台发呆。

  昨儿分家之后,好像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掰扯清楚了,她应该是没吃亏的,但是也不知道为啥,魏淑芬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呆坐了十来分钟后,魏淑芬一拍大腿,总算是想起自己忘记了什么,她赶忙起身,急匆匆地离开了家。

  自打前天魏淑芬闯进自己房间来,抢走了属于她的缝纫机之后,李文娟就一病不起,魏耀成去请了卫生所的大夫过来瞧了瞧,只说李文娟这是怀了孕之后情绪大起大伏才引起的病症,修养几天就没事儿了。

  至于吃药啥的,她一个孕妇,啥药物都不好用,也就只能作罢了。

  魏耀成为了自己媳妇儿,那叫一个上心,又是熬小米粥的,又是做红糖糕的,鸡蛋糕也蒸了好几个,但是李文娟只是吃一两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看着神情恹恹的李文娟,魏耀光急得嘴里头都开始冒泡了,可是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昨儿一晚上,李文娟又是哭了一夜,一直到天色刚蒙蒙亮,她才睡了过去。

  李文娟不睡觉,魏耀成也没法子睡,他生生陪了李文娟一夜,他接连两晚上都没有睡觉了,魏耀成难受得厉害,一双眼睛都熬得通红通红的。

  李文娟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魏耀成知道,一切都是因为他没有本事,魏淑芬的事情,他赔了两百出去,缝纫机又被魏淑芬给弄走了,家里的损失太大了。

  他知道李文娟是舍不得逼迫他,所以才会自己在那边儿难受,可是她现在还怀着孕呢,要是这样一直折磨自己的话,那可怎么办才好?

  此时的魏耀成对魏淑芬的憎恨已经达到了顶峰,他心里头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把这仇给报了才成。

  这么想着,魏耀成小心翼翼地将熟睡的李文娟抱在了怀中,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只是魏耀成才睡了没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就传来叮叮哐哐的声音,仿佛有人在砸墙似的,刚睡一会儿就被吵醒的魏耀成只觉得头疼欲裂,眼见着李文娟快要被吵醒了,魏耀成赶忙低声哄了她几句,又扯过一旁的卫生纸塞进了李文娟的耳朵里面,总是把她给重新哄睡了。

  折腾完了之后,魏耀成也没有了睡意,外面的动静偏生没有消停的迹象,声音反而变得越来越大了,他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带着一肚子的怒火儿起身走了出去。

  拆墙的声音是从后院那边儿传来的,魏耀成大步走了过去,等到了跟前之后,就瞧见魏淑芬正在那边儿大张旗鼓地拆鸡圈和猪圈呢。

  看到这一幕之后,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直接点燃了魏耀成的神经,他一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弯腰抄起一块砖头就朝着魏淑芬砸了过去。

  “魏淑芬,你到底有完没完了?你这么个祸害,是不是非得要把家给彻底祸祸完了才肯善罢甘休!!”

  怒急之下,魏耀成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扔出去的砖头朝着魏淑芬的脑袋就砸了过去,要是这一下子真砸中了魏淑芬,她的脑袋当场就得要被开个瓢。

  好在魏淑芬的反应极快,她听到脑后传来的风声,脑袋往旁边让了一下,躲过了砸过来的砖头。

  那块砖头重重地砸了鸡圈的墙壁上,瞬间四分五裂,如果它砸在自己的头上,自己的头恐怕要破了个大洞。

  魏淑芬盯着那边被砸出了坑的墙壁看了一眼,然后缓缓转身,朝着站在不远处的魏耀成看了过去。

  魏耀成双目赤红,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儿,看着魏淑芬的眼神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憎恨之意。

  魏淑芬真觉得这人有毛病,两人无冤无仇,按理来说,这人还欠着自己老大的恩情呢,结果他可倒好,对她的仇恨之意没有一丁点的遮掩。

  看着他的样子,魏淑芬想起了原著之中的那个魏耀成,她记得魏耀成算是魏家兄弟混得相对比较差一些的,其他的魏家兄弟,不是大老板,就是企业家,再不济也是大学教授,而魏耀成,他最后当了村书记。

  倒不是说村书记不好,只是在文里的描述中,魏耀成自己很喜欢桃源村,他也一直立志要将桃源村给发展起来,后来经过他的努力,桃源村被发展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

  书中描述的魏耀成老实本分,踏实肯干,是个担当有责任心的人,不过书中描绘出来的那个人,跟魏淑芬面前站着的这个,用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神看着她的男人显然是两个人。

  当然,魏淑芬并不觉得书里面描述出来的主角就真的是那么伟光正,他们确实挺出色的,但是对于魏淑芬这个小姑娘来说,六个哥哥可以说是全员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之前那个小姑娘全心全意为这个家奉献的时候,魏家兄弟的真面目都被遮掩了下来,不过魏淑芬进入这个世界之后,她变得不一样了,魏家兄弟便也撕去了假面,露出了他们最真实的模样来了。

  魏淑芬觉得挺没意思的,她早上在灶房的时候,突然就想起来了,魏家的猪圈和鸡圈都是她自己垒起来的,为了让鸡圈猪圈结实点,她甚至跑去找了王成飞,让他帮忙买了一批红砖,自己一砖一瓦地把鸡圈猪圈给垒起来了。

  现在她离开了魏家,但是用砖头垒起来的鸡圈和猪圈魏淑芬却不想留给魏家的人,便干脆借了辆板车,准备全都拆了拉回去。

  这些红砖是能反复用的,她拉回去之后,再重新垒个鸡圈啥的,就算不垒,她也不乐意将这些红砖头留在魏家。

  就算拿去打水漂,也比扔在魏家强。

  “魏耀成,你干什么?”

  刚刚魏耀成都拿砖头砸她了,魏淑芬懒得再叫这个男人四哥,他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配当人的哥哥。

  魏耀成咬牙说道:“魏淑芬,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祸害,你还回来干什么?你还嫌自己祸害的我们不够吗?你究竟想干啥?你就不能一辈子别回这个家吗?”

  魏耀成嘴巴笨,骂人的话来来回回就是那些,此时的他无比憎恨自己,要是早知道有需要骂人的一天,他早该跟自己的那些同学们学一学怎么骂人。

  魏淑芬拍了拍手,从鸡圈里面翻了出来,一步步地朝着魏耀成走了过去。

  而魏耀成看到魏淑芬这个样子,脸上的神情瞬间变了,他害怕魏淑芬对自己做些什么,但却又不得不强撑着,用一双充斥着怒火的眼睛瞪着魏淑芬。

  “你不是已经分家出去另过了吗?这个家不欢迎你,你快点从这里离开!”

  看着气得脸都变了形的魏耀成,魏淑芬翻了个白眼儿,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才不走,我虽然分家出去了,但是我姓魏,这里也是我家,我想回来就回来,你管得着吗?”

  魏耀成没想到魏淑芬竟然会如此厚颜无耻,他心中的火气儿暴涨,抬起手就朝着魏淑芬的脸挥了过去。

  魏淑芬是那种会站着挨打的人吗?答案显而易见,在魏耀成抬起手来打过来的那一瞬间,魏淑芬抬起手来,精准地抓住了魏耀成挥舞过来手。

  “打人不打脸,魏耀成,我一把屎一把尿将你拉扯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她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这趟回来并不准备找事儿,就只是想要把属于她的东西给拉走了而已,哪知道这个魏耀成不知道突然发生么疯,刚刚用砖头砸她脑袋,现在又朝着她的脸上招呼,这人是专精头部攻击是吧?

  本来脾气就不是太好的魏淑芬手上慢慢用力,她的力气本就大,现在这么一用力,魏耀成只觉得自己的腕骨都要被魏淑芬给生生掐断了似的。

  手腕上的疼痛感在不断加剧,魏耀成的一张脸扭曲的更加厉害,冷汗顺着额头滑落了下来,他的嘴唇颤抖着,看着魏淑芬的时候,眼中除了憎恨之外,多了几分恐惧之色。

  魏淑芬靠近了自己的这个四哥,缓缓开口说道:“现在请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我做了些什么,让你恨我恨到这种地步,我不是你妹妹么?”

  魏淑芬是真不明白,她和魏家兄弟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吧?这人咋就恨她恨到这种地步了?

  毫不夸张地说,魏耀成对待她,甚至都有点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的意思了,这让魏淑芬觉得很奇怪,她跟这家伙无冤无仇吧?总不能因为她要了魏耀成两百块,又把自己送给他的缝纫机给带走了,这人就恨不能让她死了吧?

  然而很快魏淑芬就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的神经病还真是多种多样,有些人的心眼儿就跟针鼻儿那么大,明明是他自己没理儿,但是到最后,他仿佛就成了那个受了天大委屈的人。

  在魏淑芬的逼问下——可能也因为她摆出了一副不说就捏断他胳膊的架势之后,魏耀成终于吐露了心声,告诉魏淑芬到底是咋回事儿。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魏淑芬闹分家,又把缝纫机给搬走了,导致李文娟郁结于心,躺在床上不乐意下来,她这两天没吃啥东西,也不睡觉,成天就躺在炕上哭。

  魏耀成觉得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魏淑芬,所以他就要替李文娟报仇。

  “魏淑芬,你真的太过分了,我是你亲哥哥,李文娟是你亲嫂子,她还怀着孕呢,我们到底哪儿对不起你,要让你这么针对我们?”

  把一切都说出来了之后,魏耀成还是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他满脸愤怒地质问着魏淑芬,试图站在道德制高点去压制住她。

  魏淑芬:“……”

  魏淑芬低头打量了魏耀成很长时间——就为了这么一个荒谬至极的原因,这个家伙就要对她这个亲妹妹下手,甚至恨不能杀之而后快,他倒是个痴情种,不过可惜的是,却是一个畜生不如的痴情种。

  魏淑芬拖着魏耀成去了柴房,从里头拿出一大捆她用来捆柴火的粗麻绳,将魏耀成整个人都五花大绑了起来。

  确认将人捆得严严实实的之后,魏淑芬提溜着魏耀成,大步的朝着魏耀成住着的屋子去了。

  魏耀成并不知道魏淑芬要做些什么,但是她现在这种作态,却让魏耀成的心中警铃大作,他想要挣扎,但是身上捆着的麻绳太多,魏耀成的挣扎就跟蛆虫在蠕动着似的。

  “魏淑芬,你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你别去找你嫂子!”

  “魏淑芬,算我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你别这样,算我求你了行吗?”

  眼看着魏耀成已经走到了自己屋子跟前,魏耀成的心中被巨大的恐慌感所笼罩着,他并不知道魏淑芬想要做些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他一定要阻止魏淑芬,否则自己这个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妹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魏淑芬会搭理魏耀成吗?答案显而易见。

  她一路提溜着魏耀成来到了他的屋子门口,然后一脚踹开了房间的大门,只听见哐当一声巨响,厚实的木门却经不住魏淑芬的一脚,哐当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刚刚才睡过去的李文娟被这一声巨响给惊醒了,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从炕上爬了起来。

  魏耀成他们的屋子还没砌墙做隔断,因此坐在炕上的李文娟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魏淑芬提溜着魏耀成从屋子外头走进来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李文娟的脸色猛地变了,她突然感觉到呼吸有些不太顺畅,一张脸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难看。

  魏淑芬抬手将魏耀成扔在了一旁的地上,她看着面色惨白的李文娟,开口说道:“四嫂,麻烦你下来照看着四哥哥一些,我有些事情要做,要是伤到你了可就不好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魏淑芬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此时的她看起来和平日里的她完全不同,李文娟心中的恐惧在一点点地攀升,她僵在炕上,竟是下来都不敢下来。

  魏耀成看到自己媳妇儿这个样子,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他的身体没法子动弹,便张着嘴试图去咬魏淑芬的腿,想要以此发泄自己的怒火。

  然而魏淑芬却毫不留情地踢了魏耀成一脚,她这次可不是之前的那种小打小闹,踢人的时候,微微用了点力气,不过她稍微用点力气,也足够魏耀成受的了。

  魏耀成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听到他的叫声后,还呆愣在炕上的李文娟终于回过神来了,她里哆哆嗦嗦地开口说道:“你别这样对他……”

  魏淑芬冷着一张脸说道:“你快点下来,我就不打他,要不然的话,就凭着他刚刚想要拿着砖头砸死我这事儿,我就算活活打死他也是他自己活该。”

  这一下李文娟不敢再继续装傻了,她飞快地穿好衣服,跑到了魏耀成的身边去。

  “阿成……”

  李文娟蹲在魏耀成的身边,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魏耀成,眼泪扑簌簌地不停往下掉。

  “阿成,你这是怎么了?阿成你别吓我……”

  她哭得伤心极了,纤瘦的身体如同寒风中的小树苗似的轻轻颤抖着。

  李文娟这么一哭,魏耀成的心疼得要命,他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柔声细语地安抚起了李文娟的情绪来。

  魏淑芬瞧着这一幕,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因为李文娟那么憎恨自己,感情这家伙还是个痴情种。

  魏淑芬并不歧视痴情种,但是她极度讨厌那些畜生不如的痴情种,就比如魏耀成这样子,因为媳妇儿难受了,他就因为媳妇儿的无理由的难受,要弄死自己的妹妹。

  魏淑芬低头看着魏耀成,缓缓开口说道:“魏耀成,我其实并不想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的,不过很显然,我的手下留情却不足以换来你的感激,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何必给你留面子。”

  魏耀成原本还在安慰李文娟的,但是魏淑芬的这话一说出来,魏耀成就感觉有些不太对,他的脸色陡然变了,尖声说道。

  “你想干什么?”

  魏淑芬扯了扯嘴角,面上的笑容显得异常凉薄:“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看过这些之后,你就知道我之前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魏耀成结婚的时候确实没有让魏淑芬拿聘礼,婚礼啥的也是魏耀成自己掏钱办的,但是这并不代表魏淑芬什么忙都没有帮。

  家里的房子是魏家夫妻还活着的时候盖的,那会儿也是因为祖上留了点钱,夫妻两个怕败落了,就干脆把钱花了,换成了儿子们住着的房子。

  魏耀光魏耀宗还有魏耀成他们结婚的时候,魏淑芬花了大力气,重新把房子给修整了一下,她打了家具,给这些屋子全都安了玻璃,就连炕也都是重新盘的。

  魏耀成那会儿没什么钱,因此也就没有给多少聘礼,李文娟家的条件虽然好一些,不过因为家里头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因此给来的嫁妆也不多。

  魏耀成屋子里的被子褥子全都是魏淑芬准备的,桌子柜子啥的,也是魏淑芬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为了省钱,也为了能多接点活儿养活家里人,魏淑芬简直就是十项全能,没有她不会的。

  瓦匠活儿,木工活儿,她啥都会一点。

  之前魏淑芬确实是留了手,毕竟李文娟怀着孕,他们两口子刚结婚了也没多久,魏淑芬总不好把所有的东西都弄走吧?她也就是把大头给要回来了,至于其他那些零零散散的东西,魏淑芬并不打算计较。

  然而她难得的好心肠,却并没有换来该有的尊重,魏耀成的所作所为彻底激怒了魏淑芬。

  既然这家伙不识好歹,魏淑芬又何必顾及着其他?

  “既然这么瞧不上我,还如此憎恨我,那你就别用我的东西,别住我重新翻新过的房子。”

  魏淑芬将屋子里面属于小姑娘做的东西全都砸了个稀巴烂,那些被子褥子啥的,她也全都撕扯成了碎片,保证再也拼不回原样来。

  原本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屋子很快就被魏淑芬给毁的不成样子了,她的力气极大,当不再收敛着自己的时候,造成的破坏力无比惊人,当然,她也只是毁了小姑娘的东西罢了,至于其他那些属于魏耀成夫妻两个的,魏淑芬什么都没动。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屋子里就如同鬼子进村扫荡一样,家具摆设没一样能看的,就连玻璃窗户啥的,也被魏淑芬给卸了下来,外面的寒风透过没玻璃的窗户呼呼地往里吹,魏耀成两口子已经彻底傻了眼,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坠入了冰窖里头去了。

  这样的屋子以后还咋住人?他们两口子的家是不是都被魏淑芬给祸祸了?

  然而罪魁祸首魏淑芬却拍了拍手,满不在乎地说道:“成了,我的东西都没了,这屋子,你们继续住着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