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6章 第 2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站在原地,看着魏耀光步履匆匆地离开,她扯了扯嘴角,面上的表情充斥着浓浓的讥诮之意,跑得这么快,是怕自己动手揍他吗?

  这么一个货色居然会是这本小说的男主角,果然世道变了,是什么垃圾都能做男主角了。

  魏淑芬并未追上去了,她神情冷漠地看着魏耀光的身影走远了,这才转身回了家,她一上午的好心情,全都因为魏耀光这么个垃圾,现在被毁了个干干净净的。

  她慢吞吞地回了屋子,将王成飞给的钱都收好了,这才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开始发起呆来。

  之前魏淑芬就在好奇一件事情,看小说的时候,文章里并没有写明了魏耀光的本金是从哪儿得到的,只是描述了魏耀光和他的妻子许温馨如何抓住时代的浪潮,在那个遍地黄金的年代发家致富,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富豪。

  要知道魏耀光只是粮食局的一个小科员,工资每个月有四十块,在这个年代,四十块的工资确实不低了,至少比起大部分人来说,四十块的工资已经是他们可望不可即的了。

  如果只是正常生活的话,四十块钱确实足够魏耀光用了。

  然而她记得原剧情开始的时候是八三年,魏耀光和许温馨两个人发现社会风向变了,于是二人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夫妻二人双双下海,从一开始摆小摊,到后来开办厂子,经过重重困难之后,他们二人成了河西省的首富。

  文里面对于二人事业上的奋斗描写的还是很有看点的,但是对于夫妻二人做生意的本金来源,文里面却没有写明白。

  一开始的时候,魏淑芬还认为他们夫妻二人做生意的本金是从许温馨父亲手里得到的,毕竟许父是粮食局的副局长,在八十年代,这个位置还是挺有油水的,家里有钱也没啥不正常的。

  许副局长就只有许温馨这么一个女儿,甭管他有多少家产,这笔钱还是要到许温馨的手里,他要是支持自己女儿创业,那完全能说得过去。

  不过从刚刚那一出来看,魏淑芬可是要打个问号了,她觉得,那笔钱还真不一定是许温馨家出的,根据魏耀光的种种表现,那笔钱有很大可能是从魏淑芬这个倒霉蛋身上薅的羊毛。

  要知道这个年月,大学生上学是有补贴的,补贴的钱的完全可以覆盖魏耀光的生活所需,他节省一点,再想办法找个其他的活儿做,完全可以不花家里一分钱,就能大学给上完的,有那心思灵活的,甚至可以给家里寄钱回去。

  然而魏耀光上大学的时候从魏淑芬这里拿走了八百块,大学四年,又从魏淑芬这里要走了一千块,光是大学,就拿走了一千八百块。

  甭说往家里头寄钱了,他不要钱就谢天谢地了,整个魏家就属他扣魏淑芬的钱最凶最狠,而他上班之后,也没有放弃从魏淑芬的身上薅羊毛。

  按理来说,魏耀光有了正式工作,每个月还有工资能用,在单位吃饭住宿都可以不花钱,一个月四十块,他完全可以存下来,维持他自己的花用不成问题。

  但是魏耀光偏生还要从魏淑芬的身上薅羊毛,他也聪明,每次找的理由都不一样,利用自己妹妹对他的依赖和信任,从魏淑芬的手里面骗了不少钱去。

  他从魏淑芬这里骗去的那笔钱在这个年代可是一笔巨款了,魏淑估摸着,魏耀光身上的钱加起来应该在六七千块钱左右。

  这都快成万元户了,他也真是能耐得很。

  在这个猪肉一斤只需要一块二的年代,六七千的购买力还是非常惊人的,拿着这笔钱去做生意,当本金也是绰绰有余了,操作得当的话,很快存款就能翻上去了。

  想到刚刚魏耀光对待自己的态度,魏淑芬的心里面就觉得十分别扭难受,她觉得自己刚刚还是太好说话了,应该不管别的,先把魏耀光给揍上一顿。

  魏耀光在威胁魏淑芬,他显然很清楚一个小姑娘在现在这个年月里,想要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赚到这么多钱,肯定不会是通过正常渠道获得的。

  他知道,但是他不说,反而利用这一点,从魏淑芬的身上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好处来。

  虽然七七年的时候随着高考开放,改革开放政策也随之提了出来,但是一直到九七年的时候,投机倒把罪才正式取消。

  从七七年到九七年间的这段时间里,依旧有人因为投机倒把罪没了性命,王成飞就是那么个倒霉鬼,他在八四年的时候,就因为投机倒把罪被抓,之后判处了死刑,很快便被执行了死刑。

  文里具体没有说清楚王成飞为何会判处的那么严重,不过却从男女主角的口味提了一下王成飞是如何死的。

  “王成飞那人也能称得上是个能人了,可惜的是不走正道,捞过头了,有这样的下场也是他活该。”

  男女主角因为王成飞的遭遇,倒是更加小心谨慎了起来,倒是一直没有翻车,反而把生意做得越来越大。

  扯远了,书归正传,因为之前那些年的政策一直变动的缘故,除了鹏城羊城这两个城市之外,其他的城市政策一直是反反复复的,到八七年的时候,甚至还发生过私人厂子被举报的事情,虽然是人厂子的领导最后没被抓进监狱,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原本蒸蒸日上的厂子也就黄了……

  这确实是一个遍地黄金的年代,但同样的,这也是一个很容易出现意外的年代,稍有不慎,一朝回到解放前还算是轻的,要么会遇到牢狱之灾,要么会小命不保。

  所以在改革开放前期,很多人做生意的时候都是躲躲藏藏的,生怕被人发现,就是害怕自己会被举报了。

  魏耀光心思缜密,他恐怕早就看出来魏淑芬的钱不是通过正常渠道获得的,但是之前他一直当做不知道,并且他早有预谋,通过各种法子算计魏淑芬手里的钱。

  除了大学的生活费是通过汇款单给魏耀光的,他没有办法赖掉之外,其他的那些钱,都是魏淑芬自己将现金交到魏耀光手里的。

  那个小姑娘恐怕对自己的哥哥没有任何防备,而魏耀光通过一次次的要钱,发现魏淑芬每一次都能给他钱,胃口也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而他利用这样的法子,成功地把魏淑芬的钱据为己有,而他也不会有任何麻烦,就算出现什么差错,他也可以把魏淑芬给推出去,而他自己则清清白白的。

  果然是好计谋,对付自己的妹妹都用这样的心机手段,魏淑芬才不相信他做生意的时候会是光明正大。

  魏耀光这次过来,估计还是以为魏淑芬跟过去一样好忽悠,想要利用他大哥的身份,把魏淑芬忽悠回去继续当牛做马。

  毕竟魏家那一摊子确实是个麻烦事儿,按理来说,他这个当大哥的肯定要负担起下面弟弟妹妹的生活,只是因为之前有魏淑芬扛着,他才可以理直气壮地当甩手掌柜。

  不过当他发现魏淑芬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好骗的她之后,立马就换了一种手段,用威胁手段逼迫魏淑芬不要打那些钱的主意。

  啧,还钱多好啊,非得要赖账,甭管那么多钱她是怎么赚来的,他真以为能吃得下自己的钱吗?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魏耀光也想要赖她的账?也不看看她是啥身份,他是啥身份……

  她一个没家没业啥都没有的未成年少女,还干不过一个有家有业有正式单位的成年男人吗?

  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打定主意如何做了之后,魏淑芬摇了摇头,准备做点吃的好好犒劳犒劳自己,算了,吃饱喝足再去找魏耀光算账,他那副嘴脸,要是不好好回报一下,真以为她是白吃干饭的。

  而另外一头,脚步匆匆离开知青所的魏耀成已经来到了魏家院子外头。

  他看着紧闭着的大门,眉头皱了起来,停留了片刻后,这才上前一步,推开了关着的院门。

  这个点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对兄弟还在学校,而魏耀宗则在学校上班,而因为魏淑芬昨天闹的那一场,肖云云心里头害怕,直接就躲回娘家去了,怎么都不愿意回来,这偌大的家里头,就只剩下魏耀成和李文娟两口子了。

  魏淑芬早上过来把魏耀成和李文娟的屋子都给砸了,在李文娟的撺掇下,魏耀成去找李远才借钱去了,他去了有一会儿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家里头只剩下李文娟一个人了。

  她心里头装着事情,加上魏耀文他们屋子里也是空落落的,睡也没法子睡,李文娟正发愁呢,就听到外头有动静儿传来了。

  李文娟还以为是魏淑芬那个煞星又跑回来了,身体控制不住地哆嗦了一下,直到那人扬声喊了一句,李文娟才知道是大哥魏耀光回来了。

  听到魏耀光的声音之后,李文娟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落了回去。

  要知道魏淑芬那个混不吝的,家里面谁都不害怕,就害怕魏耀光这个大哥,她也最听魏耀光这个大哥的话。

  李文娟琢磨着,魏淑芬之所以会这么魏耀光的话,肯定是因为魏耀光目前为止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又被分配到粮食局这样的政府单位,他是吃公家饭的,娶的媳妇儿又是副局长的女儿,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魏淑芬之所以这么巴结他,肯定是想着以后能借着魏耀光的光嫁个好人家。

  自家男人只是高中毕业,连工人都不是,魏淑芬向来就看不上他,这一回更是借着由头找麻烦,把家都给拆了……

  李文娟心里面塞了一肚子的话,她憋屈又委屈,从魏耀文他们房间出去后,还没跟魏耀光说两句话,她便啪嗒啪嗒掉起眼泪来,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大哥,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小妹她最听你的话,你要好好说说她,她太不像样子了……”

  李文娟哭得伤心,不过这却并不妨碍她告状,她要把魏淑芬的累累罪行说出来,要让魏耀光给魏淑芬好看。

  本来是找自己弟弟问明情况,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听弟妹在这里哭诉的魏耀光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不耐之色来,可最后却还是生生地压制了下去,等到李文娟哭得差不多了,他赶忙开口说道。

  “弟妹,这事儿我知道了,耀成呢?我想跟他聊一聊。”

  李文娟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道:“阿成去李书记家去了,我们两口子的房子被小妹给砸了,家里一片狼藉,之前她又从我们这儿拿走了两百块,我们已经没钱过日子了……”

  魏耀光听到这话,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过他却并没有接李文娟的话茬,反而说了一句:“弟妹,你回去休息吧,我到李书记家看一看。”

  李文娟的哭声停顿了一瞬,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乖乖地回房间去了。

  魏耀光松了一口气,步履匆匆地离开了家。

  他原本是想要到李远才家去的,不过往那边儿走的过程之中,魏耀光想到了什么,接着脚步一转,朝着村长肖贺文的家去了。

  “妈,魏淑芬这么一闹,那家我是住不下去了,耀宗说他要到县城去住,我也要去。”

  肖云云回家了之后也没消停,闹着要让王招娣掏钱出来——魏耀宗这回被魏淑芬要去了六百块,他们家的家底儿一下子薄了一大层,要去县城的话,方方面面都需要花钱,她的那点钱可经不住花销。

  王招娣被自己闺女缠得头疼,她有些无奈地说道:“你缠着我有啥用?咱们家的钱大都在你爹手里头,我就那么一点私房钱,贴给你够啥用的?”

  旁人家大都是女人管钱,但是肖家可不同,肖家的钱全都在肖贺文手里头,他每个月给王招娣一些家用,更多的,也就没有了。

  王招娣手头的钱就是这么多年来扣扣巴巴攒下来的了私房钱,压根儿就没有多少,她自己都不够花呢,给自己闺女也顶不上什么用。

  肖云云不高兴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去找我爸吗?还不是因为他不同意我搬到县城里去。”

  说到这里,肖云云的心里头就不高兴,昨儿晚上她带着魏耀宗回来住,吃饭的时候,她提出了要跟魏耀宗到城里去住的打算,结果却被肖贺文给否定了。

  “城里没啥好的,你打小就没出过桃源村,去城里之后,你以为日子好过的?”

  肖贺文说了老多话,中心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老老实实地在村子里头待着,进城,那是不可能的。

  肖云云一开始倒是也没有那个执念进城,但她不愿意是她不愿意的,肖贺文不同意,她就不高兴了,吃饭的时候她没忍住和肖贺文吵了一架,最后饭都没吃完,就气呼呼地回房间去了。

  魏耀宗晚上回来之后,好声好气和肖云云说了不少话,让她不要和肖贺文闹腾,这事儿最好还是从王招娣那里下手。

  肖云云觉得很要道理,这不就来磨王招娣了?

  “我不敢去找我爸,昨儿晚上我才跟他吵架了,今天我要是过去,他肯定不会搭理我的,妈,你行行好,就帮我去说一声好不好?”

  王招娣压根儿就架不住自己闺女的软磨硬泡,只能去找了肖贺文,把这事儿和他说了。

  “老肖啊,云云想要跟着耀宗去城里头,那就跟着去吧,咱们两个就这么一个女儿,总不能看着她受委屈吧?有咱们支援着,她的日子也不至于过得紧巴巴的。”

  昨儿个院墙上的土松动了,一阵风吹过来,就把家里的鸡圈顶压了个洞,肖贺文今儿没去大队部,正在后院修鸡圈的屋顶,忙活了半天,才堪堪修补好了一半儿,他正忙着,就瞧见自己媳妇儿蹭过来,劝说着自己让闺女到县城去住。

  肖贺文将手上的泥水在身上擦了擦,没好气地说道:“云云那丫头是个糊涂虫,你这个当妈的也跟着糊涂了是不是?不许去,就搁家待着。”

  王招娣不服气地说道:“你这人咋这样呢?咱们女婿可说了,他不来家住了,甭管云云跟不跟过去,他就要在县城住,他要是从今往后不回来了,咱们家闺女怎么办?两地分居的话,那感情迟早不就淡了?”

  这夫妻两个就得要往一块儿凑才成,这若是要分开了,那肯定会出事儿的,男人就跟猫儿似的,万一在外头偷腥了,到时候他们家闺女连哭都没地儿哭去。

  肖贺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魏耀宗没那个胆子,不过你要真让云云跟着到县城去了,那可就未必了。”

  自家闺女是个什么性格,肖贺文清楚得很,魏耀宗这个女婿的性格,肖贺文现在也了解的十分透彻。

  他们若是在家里头住着,那就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生活,就算是魏耀宗有什么花花肠子,那也只能生生憋着,只要他当一天村长,魏耀宗就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可要是到县城去住,那情况可就不同了,哪怕桃源村到县城骑车过去也不过才半个小时的功夫罢了,但终归没有在家里头方便。

  要是在一个村子里住着,肖云云有啥事情他们立马就能知道,搬到县城里头去,且不说肖云云能不能受得了那个苦,万一魏耀宗欺负她了,她孤身一人可怎么办?

  男人有啥歪心思正常,关键的是有没有人能镇得住这歪心思,肖云云瞧着挺厉害一个姑娘,但其实没啥脑子,她制不住魏耀宗的。

  “好赖我都跟你说了,云云那边儿你好好劝劝她,让她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魏淑芬都从家里头搬出去住了,他们两口子在家也不会有啥事儿,再不济就搬到他们这儿来住,哪儿不比去县城强?

  王招娣本来是过来劝说肖贺文的,不过他这么说了一番之后,王招娣也回过味儿了,她转头就去把这些话全都告诉了肖云云。

  “云云啊,你也打消去城里的念头吧,我跟你爸总不会害你的,咱们村子距离县城也没多远,你就让耀宗骑车来回吧,要是他非得想要去县城住,那就等他们学校分了房子再说。”

  现在魏耀宗还没资格分房子,这要是去了县城,不得要租房子住,租大了花钱多,租小了不合适,肖云云已经住惯了大房子,哪里能去找这罪受?

  肖云云被王招娣这么一劝说,也觉得她说的话有道理,于是便点了点头说道:“妈,我晓得了。”

  娘俩刚把话说开了,外头就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王招娣起身去开门,院门打开之后,却瞧见外面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魏老大,今儿不是礼拜二吗?你咋回来了?”

  王招娣瞧见魏耀光之后,脸上立马带上了大大的笑容来,态度那叫一个殷勤。

  虽然肖贺文是村长,但他还真不如粮食局的一个办事员,更别提魏耀光还是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婿了,这样的身份在乡下那可是非同一般,她的态度可不就要更好一些了?

  魏耀光面上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王婶儿,我来找肖叔叔,有些事情想跟肖叔叔说。”

  王招娣连连点头,赶忙去后院儿把肖贺文叫过来了。

  “老肖,魏老大来了,说是找你有重要的事儿要说,你快点过去吧。”

  肖贺文没多想什么,从鸡窝里头出来了。

  不过忙活了这么久,他身上有些埋汰,见客不太合适,便让王招娣去给他取了一套新衣服,换上之后才去见了魏耀光。

  “魏老大,你今儿咋回来了?是为了你家小妹的事情么?”

  肖贺文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看着对面坐着的魏耀光,笑着开口问了一句。

  这事儿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魏耀光点了点头说道:“肖叔,你说的对,我就是因为这事儿才来的。”

  肖贺文点了点头,倒是并不觉得意外,魏耀光平日里工作忙,基本上不回村子里来,这次回来,除了因为魏淑芬闹着分家另过的事儿,还能有啥?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肖贺文开口说了一句:“这事儿我也出面劝过了,你那小妹太倔了,不听我的,最后她似乎也恼了我,找了李远才和刘胜男去帮着她分家,也就是事情结束了后,我才知道有这回事儿。”

  当然,肖贺文没说的是,自己也就只是见了魏淑芬一面,不怎么走心地劝了她两句,魏淑芬表明一定要分家另过,还让肖贺文另外给她开了证明,说要去把户口给扒出去。

  肖贺文琢磨着送佛送到西,知青所都同意给魏淑芬住了,干脆直接把证明给她开了,分家分得彻底也挺好的。

  小姑娘心野了,那就不合适在家待着了,她闺女那性格,瞧着挺厉害的,实际上就是个纸老虎,要是魏淑芬打定主意要闹下去,吃亏的还是肖云云。

  当然,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他就没有必要和魏耀光说了。

  魏耀光叹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了纠结的神情来,似乎有什么事情极其难以启齿一般。

  瞧见他的样子,肖贺文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忍不住开口问道:“耀光啊,你可是有啥事儿要说?你叫我一声叔叔,耀宗又是我的女婿,有啥事儿你直接说就了,甭这么纠结,吞吞吐吐的也没啥意思。”

  肖贺文都这么说了,魏耀光叹息了一声,把自己想说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肖叔,这事儿我本来不想说的,毕竟淑芬是我妹妹,她年纪小,不懂事儿,走错路也是我这个大哥没教好,但是现在她好像越来越猖狂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把这事儿告诉你了,希望肖叔能帮帮忙,好好说说淑芬,以免她犯下无可挽回的大错来。”

  这话说的到有意思了,肖贺文是个人精,哪里听不出魏耀光话里有话?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上下打量了魏耀光一番。

  只见魏耀光眉头紧锁,面上布满愁容,活脱脱一副为自己妹妹担心的好哥哥模样,他挑了挑眉,总觉得魏耀光这个样子像是在憋着什么坏水儿。

  不过肖贺文没有顺着魏耀光的话问下去,只是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斥着浓浓的探究之色,魏耀光心里头憋气,可是却又不得不维持着假面。

  就这么耗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后,就在魏耀光快要耗不下去的时候,肖贺文缓缓开口说道:“耀光啊,你想跟叔说啥?你妹子怎么了?”

  见肖贺文终于开始搭腔了,魏耀光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也没瞒着肖贺文,一口气把自己组织了许久的腹稿都说了出来。

  “肖叔,我怀疑小妹她在从事投机倒把活动。”

  这话一说出来,肖贺文的脸色登时变了,他坐直了身体,冷声说道:“你说什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可别胡说。”

  虽然前几年上头就下了文件,说是要开放市场,鼓励老百姓做小买卖啥的,不过真正敢去做小生意的人还是不多。

  毕竟曾经经历过那么大的风浪,人们早就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做生意在很多人眼中还是投机倒把,抓起来是要蹲监狱的。

  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不想别的,能吃饱喝足就成了,这种事情可不是他们能去干的。

  结果现在魏耀光说什么?

  他居然说魏淑芬从事投机倒把,那姑娘才多大,她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单子?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一把举报上去,她抓住了可是要去坐牢的!

  魏耀光点了点头,语气沉重地说道:“我也不想这是真的,但是我小妹那人看着老实胆小,但其实她的胆子却比普通人大多了,为了钱,她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依照魏耀光的说法,魏淑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胆子却格外大,之前那些年,她经常到外头去干活儿,接触的人又多又复杂,谁知道她是不是跟哪个人牵扯上,被人带着走上歪路了?

  “肖叔你想啊,她一个小姑娘,就算是力大如牛,但是又能赚到多少钱?我之前提出过要把养活下面弟弟的责任接过来,但是却被她严词拒绝了,她说一切有她,让我不要操心这些,好好工作就行。”

  “也是我疏忽大意了,只想着她力气大,干得比别人多,肯定能多赚一些,所以才没多想什么,可是现在看来,确确实实是我忽略了。”

  眼见着肖贺文的面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像是不能确定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魏耀光最后下了一剂猛药。

  “肖叔,我今天特意赶回来,就是想要好好劝说她,但是那丫头却朝着我狮子大开口,找我要四千块钱。”

  肖贺文闻言,脸上的神情瞬间变了,他抬头看向了魏耀光,沉声说道:“你说真的?”

  魏耀光点了点头:“千真万确,昨儿耀宗去找我,说她突然发疯,找耀宗和耀成要钱,她从两个人的手里头拿到了八百块,今天又找我要四千块,而且这眼看着就要到年关了,她却提前把牲畜都给卖了,这种种异状都证明了她所图不小,肖叔,她拿这么多钱,又跟家里头闹分裂,她能为了什么?”

  魏耀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我觉得小妹跟我们分家是次要的,她这么一闹,就是为了跟我们划清界限,以免之后她出了事情牵扯到我们。”

  肖贺文紧皱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你的意思是说,她是故意闹分家,就是为了不牵连你们?”

  魏耀光重重地点了点头,语气变得越发沉重:“小妹的性格我们都很清楚,这么多年来,她为了我们付出太多太多了,之前她或许沾染了那些歪门邪道,靠着那些赚了点钱,然后就养大了她的胃口。”

  “这一次她肯定是想着孤注一掷,搞一笔大的,若是成功了,那肯定能得到一大笔钱,若是不成功,她被抓了,那因为她分家出去,肯定也牵扯不到我们……”

  魏耀光分析得头头是道,在他的口中,魏淑芬依然是那个会为了哥哥奉献一切的傻姑娘,只是因为害怕牵连自己的哥哥们,所以才想这样的一招。

  魏耀光说完这番话后,抬头看向肖贺文,铿锵有力地说道:“我知道小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但是我们这些当哥哥的现在已经出息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上邪路。”

  “我们都已经毕业了,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我们不需要她为我们搏命,我们只想要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

  “肖叔,我也没有办法,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能看着淑芬她走上不归路。”

  ……

  王招娣从茅厕里头出来,就看到肖云云往门外头跑,她的眉头皱了一下,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什么,转身去了厨房做饭。

  而肖云云一路躲躲闪闪,很快就到了知青所那边儿。

  看着知青所紧闭着的大门,肖云云的面上浮现出了浓浓的纠结之色来,她在门口绕来绕去,最后还是鼓起勇气,上前敲响了大门。

  没多久后,知青所的大门就打开了,魏淑芬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肖云云的面前。

  “二嫂?你来这里做什么?”

  瞧见门外的人是肖云云后,魏淑芬有些意外——她来找自己做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