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7章 第 27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肖云云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还会主动来找魏淑芬,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在,咳嗽了一声之后,硬邦邦地开口说道:“你不让我进去吗?”

  魏淑芬记忆之中的肖云云对她并不算好,除了让她干活儿之外,两人的交流几乎为零,而且在她的印象里,肖云云好像从来都没有露出过现在这种表情来。

  这让魏淑芬觉得十分意外,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往旁边让了一步,示意肖云云进来。

  而肖云云进来之前,还左看右看,生怕有人看见她,那副样子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亏心事儿呢。

  魏淑芬就这么盯着肖云云,看着她一路躲躲闪闪进了屋子。

  “二嫂,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咱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没好到这种地步吧?”

  眼见着进了屋子后,肖云云还东瞅瞅西看看,恨不能趴到炕洞里面瞄一眼,这让魏淑芬的耐心彻底耗尽了,她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语气也变得不善了起来。

  “二嫂,你到底想做什么?”

  她这种做派,怎么这么像是来抓奸的?

  这种荒谬的念头在魏淑芬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她并未深想下去,而是不客气地开口问了一句。

  肖云云大概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火了,她的脸红了一瞬,随即想起了什么,脸色立马就变得严肃起来。

  “小妹,你是不是在外头干投机倒把的事情了?”

  她不是个有啥心机的人,做出了决定之后,立马就心里藏着的事情问了出来。

  魏淑芬没想到肖云云过来竟然是来问自己这个的,她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二嫂,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

  然而肖云云却直接朝着魏淑芬摆了摆手,没好气地说道:“成了,你也甭在这里跟我装了,我知道你都干了啥,想来也是,要是不去干那投机倒把的事儿,你哪里养活得了一大家子?还供他们吃喝,供他们上学……”

  其实之前肖云云就曾经怀疑过魏淑芬是咋赚钱的,不过她那会儿懒得关心这些琐碎的小事情,便没有深想下去。

  然而肖云云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想听听魏耀光和自己父亲说了些什么,就听到了那么劲爆的一个消息。

  魏淑芬居然去干投机倒把这种事儿?她难道不怕死吗?

  哪怕肖云云这种啥都不知道的乡下姑娘,也很清楚地知道投机倒把一旦被抓住,轻则蹲监狱,重则是要吃枪子儿的。

  在听到魏耀光说了那么多之后,肖云云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知道这事儿后,她第一反应是过来找魏淑芬。

  魏淑芬的脸色沉了下去,眼中似有阴云密布,她打断了肖云云越跑越远的话,直接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魏耀光去你家了?”

  肖云云满脸震惊地看着魏淑芬:“你怎么知道的?”

  她好像也没提魏耀光吧?

  魏淑芬:“……”

  就肖云云这脑袋,你再让她猜测一百年,凭着她那空落落的脑子,也猜不到魏淑芬去干投机倒把这种事情了。

  所以魏淑芬很容易就锁定住了罪魁祸首是谁,看来这个魏耀光是一刻钟都等不住,想方设法要置她于死地了。

  说起来还是魏淑芬高估了魏耀光的下限,这玩意儿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下限。

  而肖云云就站在魏淑芬的跟前,她发现魏淑芬的脸色沉了下去,浑身上下的气势立马就变了,让人感觉压迫感很重。

  肖云云感觉很别扭,她没忍住,把自己过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魏耀光跟我爸说了你搞投机倒把的事情,让我爸过来劝劝你……我不知道他为啥跟我爸说这事儿,我爸那人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不知道你干啥了也就算了,他知道你敢干这种犯法的买卖,肯定会想方设法找到证据的……”

  虽然前几年政策松动,国家鼓励老百姓干点小买卖啥的,但是肖贺文一直认为做生意就是在搞投机倒把,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别的村子如何他不管,但是在桃源村,他是严令禁止村民们出去做生意的。

  你要是带着点自家种的菜啊,自家鸡生的鸡蛋啥的去市场上卖,那没有问题,但如果跟外头人一样,倒买倒卖,那肯定是不成的。

  肖贺文不知道就算了,一旦知道的话,那肯定是要将对方抓起来,亲自送到公安局的。

  用肖贺文的话说,老百姓就该脚踏实地踏踏实实种地种庄稼,那些资本主义的玩意儿不是老百姓该折腾的。

  自家父亲有多讨厌搞投机倒把的,村子里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魏耀光可能是一直在城里上学上班,所以才不知道这些的,才敢把魏淑芬做投机倒把的事情告诉肖贺文。

  肖云云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他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那肯定会严查魏淑芬的,若是真被他给查出来蛛丝马迹,他便会咬住不放,一直到他找到所有证据,然后就会把魏淑芬给交到公安局去。

  虽然因为之前的事情,肖云云对魏淑芬颇有微词,不过她嫁过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魏淑芬将她伺候的周周到到的,她说啥就是啥,从来都不跟她红脸呛声,从某方面来说,她伺候的比自己妈妈对她都上心一些。

  别的事情也就算了,反正都是家里事儿,打打闹闹的,谁吃点亏啥的也无所谓,可是要真闹到把魏淑芬给送到监狱里面,让她蹲大牢或者吃枪子儿,肖云云还是有些不忍心的。

  魏淑芬赚了钱又没有胡乱花,人家那是符合国家政策的,而且魏家的人谁没花用过魏淑芬的钱?就连肖云云自己,其实都是占过魏淑芬便宜的。

  所以她便想着来跟魏淑芬说一声,让她知道知道,肖贺文已经怀疑她的事情了,以后她干啥事儿之类的消停点儿,别胡乱折腾了。

  “反正我爸那人你也知道的,搞投机倒把确实挺赚钱的,你手头应该也有不少钱,现在还从我们手里扣回去那么多,你省着点花,足够你自己用了。”

  肖云云很少会这样心平气和地跟魏淑芬说话,她想了想,又继续给魏淑芬出主意:“反正你现在都十六岁了,等明年你就能相看对象了,到十八岁就把自己嫁出去,你手头的那些钱,省着点花,够花到你结婚嫁人了。”

  “虽然我不是太喜欢你,但怎么说呢,我也是占过你便宜的,你后来做的事情虽然讨厌,但是你也搬出来了,咱们以后过日子各过各的,我也真没恨你恨到要让你蹲监狱的地步。”

  这番话肖云云完全是发自肺腑的,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她觉得自己这个当嫂子的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很不错了。

  说了半天,见魏淑芬不搭话,肖云云以为她是被吓到了,她踌躇了半响,小声说道:“那个,看在过去你对我还算是不错的份上,回头我跟我爸说一说……”

  看在魏淑芬给她洗了那么多小衣服的份上,她还是帮她说一嘴吧,毕竟魏淑芬都这么可怜了,有家回不去,一个人住在这种破屋子里面,以后不能投机倒把了,她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

  魏淑芬没想到自己只是走了个神想些别的,肖云云的思维就不知道发散到哪儿去了,不过这个二嫂的做派倒是让魏淑芬觉得有些意外。

  毕竟魏淑芬还以为这个二嫂和魏耀宗那个二哥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对她除了压榨就是压榨,倒是没想到她在大是大非上挺拎得清的,在知道她可能摊上大事儿了之后,还愿意来找她提前预警。

  甭管之前如何,这份恩情魏淑芬是记下了。

  “二嫂,谢谢你了,不过我是老实人,投机倒把什么的,我肯定不会做的。”

  虽然很感谢肖云云过来告诉她这些,但是投机倒把这个罪名,魏淑芬肯定是不认的,毕竟原主还真不是干投机倒把的,她的钱全都是正当赚来的。

  然而她说的是实话,肖云云却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行了,你在我跟前也没有必要死鸭子嘴硬,我会帮你的,放心吧,看在过去你对我好的份上,这事儿我肯定会帮你的。”

  丢下这句话后,肖云云也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很快便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等到送走了肖云云之后,魏淑芬的脸瞬间沉了下去。

  魏耀光,还真是好样的,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中午饭魏耀光是在肖贺文家吃的,吃过饭后,他也没有在村子里多做停留,该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他该回去了。

  从肖贺文家里头出来了之后,魏耀光就骑着车子准备回城去了。

  然而当魏耀光骑着车子刚出了村口,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魏耀光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过去,便瞧见一头皮毛黝黑,长着两只獠牙的野猪横冲直撞地朝着他这边儿冲了过来。

  魏耀光的大脑有片刻的空白,紧接着他就像是疯了似的骑着车子就往前冲。

  那可是野猪!这要是被野猪给撞上了,魏耀光就算是不死也要重伤,毕竟除了魏淑芬那种妖孽之外,谁遇上野猪不发憷?

  然而自行车是两个轱辘的,哪里跑得过发了狂的野猪,野猪很快就追了上来,魏耀光惊恐之下,被野猪连人带车撞飞了出去。

  下一秒钟,魏耀光的身体高高地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只听见喀吧一声脆响,魏耀光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紧接着眼皮一翻,晕厥了过去。

  而那头野猪头也不回地朝着前方冲了过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魏耀成正在收拾屋子,他出去借了一圈,好歹是借回来一些东西,原本空落落的房子,总算是又恢复了点人气儿来。,然而他前脚刚忙活好,还没把李文娟给接到屋子里面另外,外面紧闭着的大门就被人哐哐哐地敲响了。

  “魏老四,魏老四,你赶快出来!出事儿了!”

  来人的声音慌乱至极,魏耀成听到这动静,脚步匆匆地跑过去开门。

  来人是村子里的人,年纪跟魏耀成差不多,瞧见魏耀成了之后,那个叫王宝山的年轻人立马来抓他的手腕:“魏老四,你快点跟我来,你们家老大被野猪给撞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抓着魏耀成的胳膊往村卫生所的方向跑。

  魏耀成跟着王宝山跑了两步之后,这才回过神来,他赶忙开口说道:“你说啥?我大哥出事儿了?不对,他啥时候回来的?”

  李文娟忘了跟魏耀成说魏耀光来过的事儿,加上他在肖贺文家里吃了午饭后就直接离开了,所以魏耀成并不知道自己大哥回来了一趟。

  王宝山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对,你大哥回来了,不止回来了,还被后山上的野猪给撞了,我估摸着是今年天冷,野猪下山觅食了,你大哥倒霉才撞上了……”

  桃源村挨着娘娘山并不远,山林茂密,里面除了野鸡野兔子啥的,还有野猪这样的大型动物,听村子里的老人说,早年间山林深处还有熊瞎子和老虎呢。

  不过熊瞎子和老虎的数量少,等闲不会下山来的,只要村里人不往深山里头去,那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但是野猪可是经常会从山上跑下来祸祸庄稼,头几年的时候,还出了四头野猪冲进村子里的事情来,要不是那会儿魏淑芬大显神威,庄稼和村民们还不知道要被野猪祸祸成啥样呢。

  想到这里,王宝山冷不丁地开口问了一句:“对了,你们家小妹一拳头能打死一头野猪,你们兄弟几个就没有一个像是魏淑芬那么有能耐的?”

  都是亲兄妹,不说一拳头打死一头野猪,至少也不能被野猪伤成那样子吧?

  魏耀成此时已经是心神打乱,哪里听进去王宝山在说些什么,他跟着王宝山一起到了村卫生所,很快就看到了浑身是血躺在病床上的魏耀光。

  此时魏耀光的双目紧闭,脸色煞白,嘴唇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他的呼吸微弱至极,胸膛起伏微弱,瞧着好像马上就要断了气儿似的。

  卫生所的葛青山医生正在给魏耀光处理伤口,不过村卫生条件有限,他最多也就只能给止止血罢了,多余的事情他可是帮不上忙。

  村长肖贺文和书记李远才两个得了信儿已经赶了过来,看到魏耀光的惨状,两个干部也是心里一阵阵发冷。

  这个魏耀光还是运气好些,野猪撞过去的时候,獠牙撞在了他的自行车上,整个自行车都已经变形了,而他只是断了几根肋骨,外加被野猪踩断了腿,要是没那自行车,他怕是要被野猪牙给捅了个对穿了。

  葛青山将血给止住了之后,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开口说道:“肖村长,李书记,魏老大的情况挺严重的,必须要送到医院去才成,我这儿治不了。”

  肖贺文点了点头:“确实要送到医院去。”

  说着,肖贺文转头看向了魏耀成,开口说道:“魏老四,你去大队部找赵晨宇,让他开着拖拉机过来,另外你准备点被褥啥的铺在拖拉机车厢内,要不然颠到哪儿了,耀光的伤势会加重的。”

  葛青山点了点头,补了一句:“弄得厚实一点,他的肋骨断了根,拖拉机太颠了,要是一个不巧,断了的肋骨扎进内脏里,那可真是大罗神仙都难救了。”

  魏耀成没想到自己被喊过来就是来干这个的,他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来:“肖叔,不是我不愿意提供被褥啥的,今儿早上我们家小妹突然到我家撒了一顿疯,把我家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被褥啥的全被被她给撕烂了,我家里没有被褥之类的东西了。”

  说着,魏耀成看了一边儿站着的李远才一眼,又说了一句:“这事儿李书记知道,我去找李书记借了些被褥啥的回去,要不然的话,我跟我媳妇儿今晚上都没得盖了。”

  魏耀成的意思很明显,他不能提供被褥啥的,要不然今晚上他们夫妻都没盖的。

  肖贺文的眉头皱了起来:“魏淑芬又发生么疯?昨儿不是已经闹了一场吗?”

  之前肖贺文对魏淑芬还没有太大的恶感,小姑娘也挺不容易的,有些事儿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然而魏耀光到家来说的那番话,却让肖贺文对魏淑芬有了其他的看法——她可怜吗?那显然是不可怜的,毕竟这年月,谁有那个胆子去搞投机倒把?

  投机倒把来钱那可是非常快的,魏淑芬沾了这个,钱更是哗哗地来,甭说是养活六个哥哥了,就算是再来六个,她也能养活得起。

  而搞投机倒把,是肖贺文所不能容忍的。

  他拧着眉头对一旁的王宝山说道:“王宝山,你去知青所那边儿让魏淑芬过来,记得让她带着被褥什么的过来。”

  “魏老四,你去大队部找赵晨宇,让他快点把拖拉机开过来,你大哥的伤,不能再拖了。”

  魏耀成这一回倒是没有说些什么了,直接转身大步离开了卫生所。

  等到人都走了后,李远才皱眉看向了肖贺文:“老肖,你对淑芬那丫头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肖贺文笑了笑,说道:“老李,你瞧你这话说的,我跟那孩子无冤无仇的,能对她有什么意见?现在魏老大出事儿了,她这个当妹妹的,不得要帮帮忙才成?只是提供褥子啥的,她有那个能耐。”

  说到这里,肖贺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老李啊,这一点你应该挺清楚的。”

  瞧见肖贺文的模样,李远才的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来,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冷声说道:“老肖,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淑芬那丫头过的是啥日子,咱们大家伙儿全都有目共睹,现在好不容易搬出去了,咱们不能这么坑她,那也太不厚道了一些。”

  然而肖贺文却摆了摆手,不想跟李远才掰扯下去。

  “成了,我们也甭说什么了,等着她过来就是了。”

  说着,肖贺文就不想再跟李远才说些什么了,转而去跟葛青山聊起了魏耀光的伤势。

  而李远才见状,自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他想到今天魏耀成到自家说的那些话,再想到除了过年不回来的魏耀光特意赶回魏家来,他这心里面沉甸甸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还有就是肖贺文的态度,他那个样子明显有事儿,看样子还是针对魏淑芬的……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魏淑芬正在院子里面垒鸡窝,用的是早上从魏家弄来的红砖,她不打算喂猪了,味道大还麻烦,不过鸡她还是准备喂一点的,别的不说,喂点母鸡,那每天一个的鸡蛋是不愁了。

  这具身体亏损太严重了,如果不尽快加强营养,恐怕于寿数上会有妨碍。

  原来的小姑娘是个干活儿小能手,魏淑芬虽然不会,但是身体记忆仍旧在,上手没一会儿的功夫,她的动作就变得娴熟了起来,没多长时间,鸡窝就初见雏形了。

  就在她准备一鼓作气将鸡窝给垒起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魏淑芬,魏淑芬你在吗?”

  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不过魏淑芬却没法子将声音和人给对上号了,她的眉头皱了皱,将手头的工具放下了,起身过去开门。

  院门打开后,外头的人出现在了魏淑芬的面前。

  “魏淑芬,你跟我去一趟,你大哥被野猪给撞了,村长要把人送到医院去,你快点带着被褥啥的过去。”

  王宝山看到魏淑芬后,嘴巴一刻不停歇,飞快地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见魏淑芬站着不动弹,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于是便又催促了几声。

  “魏淑芬,你倒是快点去拿东西跟我过去啊,你大哥的伤势还挺严重的,他还是越早送到医院越好。”

  然而魏淑芬要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

  王宝山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说啥?你不去?你咋能不去呢?你大哥被野猪撞了啊,伤得那么严重,你不过去怎么能成呢?”

  说着,王宝山就要伸手来拉魏淑芬的胳膊,不过却被魏淑芬躲开了,她面容平静地看着王宝山,缓缓说道:“我又当爹又当妈地养活了他们八年时间,已经够了,我现在既然都分家出来另过了,以后魏家兄弟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魏耀光不过是被野猪撞了一下,又不是死了,她犯不着过去,又不是去看最后一眼了,她这么上赶着去干吗?

  王宝山没想到魏淑芬是这么一个反应,他顿时就呆住了,讷讷地说道:“你哥的腿断了,肋骨好像也断了,他伤得挺严重的,你真不去看看吗?”

  魏淑芬反问了一句:“那之前我出去干活儿摔断了胳膊,他回来看过我一眼吗?”

  魏淑芬摔断胳膊是今年年初的事情,她吊着一条胳膊,却仍旧要下田干活儿,赚钱养家,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魏耀光知道信儿后,也没有回来看过她一眼,后来她带着东西去城里看魏耀光的时候,他看见魏淑芬的胳膊也跟没看见似的,甚至连关心都没有多关心她一句。

  对方冷血至此,魏淑芬干嘛要烂好心呢?她又不是受虐狂?

  “你还是去找别人吧,我四哥四嫂都在家呢,我二嫂也在家,肖叔叔不是很欣赏我大哥吗?他们不都能帮忙,用不到我一个小姑娘去。”

  说着,魏淑芬不由分说地将王宝山给推了出去,大门在他面前重新合上了,王宝山呆愣了片刻,只能跑回去把这事儿告诉了肖贺文。

  “村长,魏淑芬她不愿意过来。”

  肖贺文一听这话,脸色瞬间沉了下去:“魏淑芬也太不像话了!这可是他亲哥哥,亲哥哥出了事情,她都能装作看不见吗?”

  然而李远才却很不赞同地说道:“老肖,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淑芬刚搬出去,家里啥都缺,你还让她带被子褥子过来,她不过日子了吗?你家闺女不是魏老大的弟媳妇吗?按理来说,现在不是该你闺女出面提供些适当的帮助吗?”

  依照乡下这边儿的说头,女儿都是外人,迟早要嫁出去的,娶进来的媳妇儿才是老魏家的人,魏耀光出事儿了,正规正该出面的人难道不是肖云云吗?

  欺负人家魏淑芬一个小姑娘算是怎么回事儿?

  肖贺文:“……”

  李远才是摆明了要护着魏淑芬了,肖贺文也不好当面跟他呛呛起来,最后无奈之下,只好让王宝山到他家里去一趟,抱来两床他们家用不上的旧褥子被子啥的过来。

  忙活了一通后,一个小时后,赵晨宇开着拖拉机,带着肖贺文魏耀成还有昏迷不醒的魏耀光去了县城。

  等到他们人都走了之后,李远才沉吟片刻,最终决定还是去知青所一趟。

  他过去的时候,魏淑芬已经将鸡窝给垒起来了,砖头啥的还剩下不少,魏淑芬干脆铺了几条路出来,保证下雨的时候,不会踩到一脚泥。

  她忙得热火朝天的,而李远才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淑芬,你可真能干。”

  这才一天时间,知青所就焕然一新,魏淑芬这丫头果然是个能干的。

  李远才由衷地夸赞了一句,魏淑芬笑了笑,说道:“我随便弄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说完之后,魏淑芬歪着头看着李远才,笑着问道:“李叔,你突然过来,是不是有啥事儿要跟我说?”

  李远才倒是也没瞒着魏淑芬,把事情告诉了她:“我瞧着肖贺文今儿提起你的时候态度不对,他那个人大面儿上还行,但心眼儿却有点小,莫不是因为你分家出来的时候要了你二哥二嫂的钱,他对你生了意见?”

  除了这个之外,李远才想不到别的原因。

  魏淑芬心中了然,看来是魏耀光走的那一步棋发挥了效果,‘嫉恶如仇’的肖贺文现在可不就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眼瞅着魏淑芬的情绪不太对,李远才心神一动,随即问道:“淑芬,你知道他是咋回事儿?”

  魏淑芬点了点头,直接了当地开口说道:“这也没啥不好说的,我大哥今天到我这儿来了一趟,让我回魏家继续当牛做马,我不肯,并且找他要这么多年我给他的钱,我那个大哥不肯给,还说我的钱来路不正。”

  说到这里,魏淑芬的面上露出了一抹浓浓的讥讽之色来:“他觉得我一直在私底下搞投机倒把,我拿的是脏钱,为了防止我继续找他要钱,他估摸着把这事儿告诉了肖叔叔了。”

  魏淑芬说的这番话信息量太大,李远才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天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来:“魏老大他何至于如此?”

  魏淑芬眼中一片讥诮之色:“四千一百一十块,为了不让我要回这些钱,他打算要了我的命。”

  李远才显然也知道现在上头对于投机倒把的态度,外面如何他不清楚,但是至少在这石河县内,对于投机倒把的人判刑还是挺重的。

  这个魏耀光,他怎么能如此?

  等到李远才把自己的话消化的差不多了之后,魏淑芬这才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李伯伯,我识字不多,有些事儿我希望你能帮我,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魏淑芬看着李远才,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的钱都是干干净净赚来的,是我拿命换来的,我不能让他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李远才就算之前再如何偏心魏家的男丁们,但是知道魏耀光的做派后,他也没法子像是以前那样对待他们。

  “你想我怎么帮你?”

  魏淑芬这丫头也太可怜了,自己能帮他一把,便帮他一把,也算是尽了自己这个当伯伯的一份心意。

  早知道魏家兄弟是这样的德行,他当初就不该在魏淑芬的面前说那些话。

  许温馨没想到魏耀光只是回乡下一趟,结果却被野猪给撞进了医院里,她得了信儿后跑去医院陪了魏耀光整整一夜,看着床上躺着的魏耀光,许温馨的眼泪都快要流干净了。

  魏耀光咋就这么倒霉呢?

  然而很快许温馨就知道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第二天一大早,许温馨跑回家准备收拾一些衣服用品啥的继续回医院陪护魏耀光,然而她的东西才收拾到一半儿,哐哐哐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许温馨赶忙丢下手中的东西,跑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爸,你怎么来了?”

  看到门外站着的许德恩,许温馨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把魏耀光受伤住院的事情说出来,她眼睛一酸,拖着哭腔说道。

  “爸,阿光他……”

  只是许温馨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德恩就大声呵斥道:“你别跟我提那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看看他做了些什么丑事儿!”

  说着,许德恩就将手中拿着的东西朝着许温馨扔了过去。

  许温馨被许德恩突如其来的怒火给弄懵了,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眼泪生生地被吓了回去。

  “爸……”

  眼见着许德恩气得脸都变形了,许温馨不敢说话了,她低头朝着地上看了过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