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8章 第 2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地上散落着一些皱巴巴的纸,上面写着不少字,不过因为全都是背面,许温馨看不清楚上面写了些什么,然而她到底是从特殊年代过来的,当看到这些东西后,心中一突,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

  这都八二年了……应该不会的吧?

  各种各样的念头从她的脑海之中闪过,紧接着许温馨便不受控制地弯下腰去,将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纸张全都捡了起来。

  每张纸上面都写满了字,当她将这些纸反过来的时候,那些字就这么在许温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映入了她的眼帘之中,等看到上面写了些什么之后,许温馨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接着她的手一松,这些纸张便全都掉落在了地上。

  白色的纸张掉落了一地,仿佛下了一场雪似的,她的脸色煞白,嘴唇不停哆嗦着,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坐在一旁的许德恩的脸色难看得吓人,瞧见许温馨这副样子,许德恩冷冷地开口说道:“怎么不说话?哑巴了不成?看到这些之后,你还想说些什么?”

  他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到最后已经变成了质问,声音冷厉至极,裹挟着无法压制的怒气,毫无遮蔽地冲入了许温馨的耳朵之中。

  “我当初就告诉过你,魏耀光不是个好的,你不听,死活非要嫁给他,我现在的里子面子都被他给折腾没了!”

  天知道今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许德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他进单位的时候,只觉得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儿,但是他却以为那都是自己的错觉,然而等到他去了办公室,秘书把这些东西都拿上来的时候,许德恩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吸自己妹妹的血上学?毕业之后对家里人不管不顾,还欺骗妹妹的血汗钱?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当初他是怎么说的?自己上了大学想方设法赚钱,而且在大学里省吃俭用,一分钱都不敢浪费,他就是这么靠自己的能力上大学的?”

  要知道七七年恢复高考之后,为了提拔人才,防止有人因为没钱无法去大学报道,哪怕国家仍旧十分困难,但已然为这些学生们做了完全的准备,但凡能考上上大学的学生,入学后国家就会发放补助,学费之类的全免不说,吃住什么的都不用自己花钱。

  许德恩认识的不少人家的孩子都考上了大学,他们去大学报道之后,就再也没有要过家里头的一分钱,反而每次回来的时候,还能带些钱回来。

  之前魏耀光被分配进粮食局的时候,许德恩对他并没有另眼相看,只是觉得这个年轻后生长得不错,进退有度,估摸着以后在粮食局是能混得不错。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魏耀光竟然会跟自己唯一的女儿在一起,要知道许温馨是在文化局当宣传员,哪怕自己在粮食局上班,她也很少会过来。

  文化局因为其特殊性,办公场所并不在政府大院这边儿,而是和文工团在同一个地方,那里距离政府大院还有不短的距离。

  魏耀光一个粮食局的办事员,他是怎么认识许温馨的?

  虽然魏耀光一直表现的自己不知道许温馨是许德恩唯一女儿的样子,但是许德恩却觉得,他肯定是知道父女两人的关系,更甚至于,他会跟许温馨在一起,就是冲着她的身份。

  然而可惜的是,许德恩发现自家闺女和魏耀光又牵扯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很深了,许温馨非魏耀光不嫁,甚至为了这个男人,向来温柔的许温馨还跟他们两口子闹了起来。

  这世界上爱孩子的父母总是拧不过自己的孩子,许德恩和妻子也不例外,二人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应了这门婚事儿。

  好在魏耀光这人,除了农村出来的这一点外,其他方便倒是表现得非常不错,对许温馨好,对他们夫妻也孝顺,而且他并没有因为当了自己这个副局长的女婿,就在粮食局里面作威作福,依旧和过去一样低调做事儿,这才慢慢扭转了许德恩对他的印象。

  然而许德恩怎么都没有想到,魏耀光竟然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家里的情况跟他所说的大相径庭,而他这个人,更是和他表现出来的积极向上的样子完全不同。

  现在已经八二年了,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门,但是并不代表一切就都风平浪静了,只是大家伙儿已经不在像是过去那样疯狂,学会了用更加合理的手段来为自己争取权益。

  可是这一回,政府外头的院墙上却贴了好几张大字报,粮食局一楼的院墙上,更是密密麻麻贴满了大字报。

  大字报上出写的内容触目惊心,魏耀光的名字被特意放大,上面还打了个圈,让旁人一眼就能看得到。

  许德恩上班的时间门相对比较晚一些,等他过来的时候,那些大字报都已经被清理了,不过该看见的人也全都看见了,倒是也难怪那些人看他的眼神那么不对劲儿。

  毕竟魏耀光是他女婿的事情,哪怕十分低调,粮食局内部的人也全都知道,他的女婿被人贴了大字报,控诉的内容还是这样令人发指,也难怪大家会是那样的反应了。

  想到刘秘书将这些大字报交给自己时候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许德恩就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许温馨,这就是你挑选的好丈夫!”

  看着暴怒的许德恩,许温馨也慌了神,她下意识地辩解了起来:“爸,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我们谁也不能确定,大字报上写的就是真的啊。”

  她还是相信魏耀光的,他人那么好,怎么可能会做出让妹妹卖血供他上学的事情来?而且每次魏淑芬过来的时候,他分明会拿钱给魏淑芬,魏耀宗那个弟弟来的时候,他也会拿家里的东西让魏耀宗给带回去。

  谁说他工作后就不管家里人了?这不是在胡扯吗?

  “爸,一定是有人污蔑阿光,这么长时间门了,你还不了解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吗?这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的……”

  许温馨觉得这都是假的,魏耀光是什么样子的人,还有人比她这个枕边人更加清楚吗?他对自己那么好,对自己的父母有那么孝顺,每次他的弟弟妹妹来找他的时候,他都会去见他们,能帮的一定会帮上忙,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大字报上说的那样狼心狗肺?

  “爸,你可不能听别人胡说,就认定了阿光不是好人,他这回一听说家里头有事儿,就立马请假回村去了,还因为这个,他被野猪给撞了……”

  想到在医院躺着满身是伤的魏耀光,许温馨眼里的泪水就扑簌簌地往下掉,她一边哭一边辩解着,模样好不伤心。

  瞧见许温馨这个样子,许德恩心中的火气慢慢小了一些,到底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宝贝闺女,她这个样子,自己能不心疼么?

  “行了行了,你也甭哭了,这事儿肯定要严查,一定要把那个贴大字报的人给找出来。”

  这都八十年代了,居然还有人拿着过去的那老一套来祸害人,甭管这事儿是谁干的,他一定不会让对方好过……

  眼瞅着许温馨还在哭,许德恩不得不放软了声音,起身去哄着她。

  其实最初的愤怒过了之后,他仔细想想,也觉得这事儿蹊跷,魏耀光这人,虽然可能有些小心思,但大体上还是个好的。

  而且他八零年就到粮食局来上班了,要是这上头说的都是真的,咋不见他弟弟妹妹来闹呢?

  天底下难不成还真有傻子会这样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哥哥么?

  许德恩觉得可能性不大。

  在许德恩的哄劝下,许温馨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闷声闷气地说道:“爸,要不你跟我到医院去一趟,现在阿光还在医院躺着呢,我不放心他。”

  许德恩皱着眉头说道:“我还得要去上班呢……”

  许温馨撅起了嘴巴,不高兴地说道:“你来找我算账的时候怎么不管自己是不是在上班?我让你跟我去医院,你就要上班了?爸,你不能这样,要是阿光知道你怀疑他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寒心的。”

  说着,许温馨似乎又想哭了,许德恩瞧见自家闺女这样子,他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下来。

  “成成成,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我跟你一起过去还不行吗?”

  见许德恩答应了下来,许温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模样来,她让许德恩继续坐着,而她则飞快地开始收拾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哐哐哐的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许温馨的脸色陡然一变,而许德恩刚刚放松下来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他看了许温馨一眼,起身过去开门。

  房门打开之后,出现在门外的那个人让许德恩愣了一下:“刘秘书,你怎么过来了?”

  门外的人是许德恩的秘书刘青云,他大概是一路跑过来的,额头前面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瞧见许德恩之后,刘秘书剧烈地喘了几口气,然后飞快地开口说道:“副局长,出事儿了,你快点回去看看吧。”

  刘青云当了许德恩五六年的秘书了,他这人向来老实稳重,这还是他头一次露出这种慌了神的模样来,看到他这个样子,许德恩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

  “小刘,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青云深吸了几口气,等到缓过劲儿来了之后,这才慌忙将发生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有人拿着大喇叭跑到县政府门口闹事儿了……”

  这话一说出来,李德恩还没如何,从房间门里出来的许温馨的眼睛瞬间门睁大了,紧接着她的身体晃了晃,眼睛一闭,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温馨!”

  魏耀光家里面瞬间门一片鸡飞狗跳。

  而此时的县政府门口已经围了一堆人,大家伙儿朝着被围在中间门的那个小姑娘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穿着烂褂子破衣服的小姑娘朝着周围人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来,嘴上则说道:“麻烦大家伙儿让一让,让一让,别耽误我办事儿成不?”

  小姑娘身材高挑,但是却很瘦弱,露出来的手腕儿瘦得跟麻杆儿似的,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折断了似的,她身上穿着的裤子不太合身,露出了两个细细的脚腕来,而脚上的鞋子落满了补丁,黑色粗布大概因为穿了太久的缘故,上面都泛起了毛楞来。

  大概是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她的一头短发瞧着毛毛癞癞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了浅浅的黄色,瞧着还有些晃眼。

  大家伙儿看到小姑娘这阵势,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跑到县政府这儿来干啥?你可知道这儿不允许人闹事儿的,一旦惹出麻烦来,你可是收不了尾的。”

  有那心地善良的,便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想让这小姑娘冷静一下,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纷纷附和道。

  “是啊,小姑娘,有啥事儿你可以进去说,在外头闹成这样子,那可不好看,万一让公安来抓你,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姑娘,我在县政府里头有认识的人,你有啥冤屈不成?要是有的话,可以跟我说说,老头子会帮你去说说的。”

  被人群围在中间门的人正是魏淑芬,她现在这种穿着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家里条件不好的,加上她年纪又小,大家伙儿对她不免就多了几分同情和包容之意。

  魏淑芬脸上始终带着大大的笑容,并没有那些遭受苦难太多人脸上的悲伤之色,虽然身上穿着破烂,但是让人瞧着,却并不觉得可怜悲惨。

  “大家伙儿麻烦让一让,我不是想闹事儿,我是来为自己讨回公道的,麻烦大家让一让。”

  魏淑芬的声音清脆,听着就让人心生好感,大家伙儿见她条理分明,确实不像是胡搅蛮缠闹事儿的,这才让了开去。

  等到人群都散开了之后,魏淑芬麻利地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大包里头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一条白色的床单上用毛笔写满了字,魏淑芬利索地从口袋里面拿出钉子,将床单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钉好了之后,她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角度,确保这个床单是整整齐齐挂在那里的。

  弄完这一切之后,魏淑芬就好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包里面掏出了个扩音喇叭,打开之后,她调试了一下声音,然后就中气十足地喊了起来。

  “粮食局的魏耀光,我来找你要说法了。”

  “粮食局的魏耀光,你拿着自己亲妹妹的卖血赚到的钱去上大学,在国家有补助的前提下,每个月找你妹妹要三十块的生活费,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魏耀光,魏耀光,人模狗样他最强,吃肉喝血数第一,亲妹血汗随便骗,狼心狗肺属他黑,用完就甩他牛逼……”

  “魏耀光,魏耀光,坑蒙拐骗唯独他,满口谎言还是他,仗势欺人也是他,心狠手辣就是他!”

  魏淑芬中气十足地控诉着魏耀光,甚至还编了顺口溜来骂他,她的声音本来就大,有了扩音喇叭的加持,分贝更是直接提高了几个度,甭说是县政府里头的那些人了,这条街上估计没有人听不到她的声音。

  原本跑来围观的人就不少,魏淑芬的扩音喇叭拿出来之后,跑来围观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而魏淑芬气势不减,反反复复重复着之前的喊话。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小姑娘是咋回事儿?”

  “就是,咋现在还有人跑到粮食局来闹事儿?她就不怕被抓了吗?”

  “是啊,这小姑娘到底是咋回事儿?”

  “唉,你们都没长眼睛的吗?瞧瞧她后头挂着的那块白布,上头可把她的事儿写得清清楚楚。”

  这话一说出来,大家伙儿赶忙朝着挂在魏淑芬身后的那块白布看了过去。

  白布上的毛笔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清清楚楚地写明了前因后果,原本还觉得魏淑芬现在这么闹有些过火的人瞧见上头的内容之后,立马就改变了想法。

  这上面要是写得是真的,小姑娘这么闹还真的一点都没有毛病。

  县政府外头闹成这个样子,里面上班的人还能不知道吗?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大群人就乌泱泱地从县政府里面走了出来。

  然而魏淑芬却依旧拿着扩音喇叭喊个不停,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