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29章 第 29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耀光,魏耀光,坑蒙拐骗唯独他,满口谎言还是他,仗势欺人也是他,心狠手辣就是他!”

  魏淑芬拿着的这个扩音喇叭,还是她找了王成飞弄到的,这玩意儿用的年限挺长了,音质自然比不上后世那些扩音喇叭,通过它放大的声音显得格外尖利刺耳。

  魏耀光这个名字被魏淑芬重复了无数遍,有了这种刺耳声音的加持,达成了十分强效的洗脑效果。

  最先赶来的人是粮食局的局长宋章耘——毕竟魏淑芬喇叭喊的是粮食局的魏耀光,作为被cut到的部门,他哪里敢不过来?

  县政府外头已经围了一大群的人了,宋章耘大步朝着这边儿走了过来,很快就在魏淑芬面前站定了,他的目光扫过拿着喇叭卖力喊着的魏淑芬,目光落在她身后的白色床单上。

  黑色的毛笔字在白色床单上显得格外刺眼,宋章耘一目十行,看完了床单上写的是什么。

  “你是魏耀光的妹妹?”

  看完床单上写了什么之后,宋章耘面上的表情阴沉得厉害,他想起早上来上班时候看到粮食局一楼贴的那些大字报,上面写的内容和这床单上大差不离,只不过因为大字报的篇幅有限,还少了不少内容。

  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要是这谁人不解决了,他们粮食局整个部门在县政府里头都别想抬起头来。

  听到宋章耘的话之后,魏淑芬将自己的扩音喇叭放了下来,她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模样瞧着还有几分乖巧:“我是魏耀光的妹妹,魏淑芬。”

  宋章耘点了点头,沉声开口说道:“我是粮食局的局长,宋章耘,魏淑芬小同志,你看这样如何,不如我们到我办公室里谈?这里到底是县政府门口,来来回回办事儿的人很多,你这样闹,产生的影响不好。”

  然而宋章耘的话一说出来,魏淑芬的脸色瞬间变了,她捏着扩音喇叭往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情来。

  “宋局长,我不去,我就要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

  宋章耘耐着性子说道:“小同志,这里确实不是谈话的地方,你有什么委屈可以跟我们说,我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解决你的问题……”

  然而魏淑芬还是不停摇头,一副抗拒十足的模样。

  此时落后一些的其他人也都过来了,那些人站在宋章耘的身后,看向了面前的魏淑芬,还有她身后的那白色床单。

  这是来伸冤了?不过这要写的是真的,那上面写的那个魏耀光还真是猪狗不如了。

  宋章耘面色和蔼地说道:“小姑娘,你放心,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们这些干部绝对不会偏袒他的,我们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你看这里这么多人,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也是不合适,你说是不是?”

  魏淑芬摇了摇头,怯怯地开口说道:“可是他做了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婿,他有后台,你们都是一起的……我不敢进去。”

  魏淑芬的声音并不小,这话一说出来,围观的人顿时惊住了——就这家伙的人品,居然还是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婿?副局长的眼睛是瞎了不成?

  眼见着宋章耘被噎了一下,魏淑芬面上露出犹豫的神情来,最后她鼓足勇气说道:“我不是想闹事儿,我就是想要把我给他花的钱要回来。”

  “这是我的卖血证明,上面还盖着章呢……”

  “他拿了我好多好多钱,说等以后会还给我的,我找他要……他却跟我们村长告状,说我在搞投机倒把……我们村长很讨厌人搞投机倒把,知道了以后,就会把人送进监狱里去……”

  魏淑芬一副怯怯的模样,但是却不耽误她说话,她口吃清晰地将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魏淑芬觉得自己可真是难得的大好人,明明有机会抹黑魏耀光,但她却没有做那种小人,而是老老实实地将他做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反正事情都是魏耀光做的,她还有人证呢,也不怕魏耀光翻脸不认。

  宋章耘听着魏淑芬说的话,一张脸越来越黑,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粮食局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败类。

  而站在宋章耘身后的人也是神情各异,众人面面相觑,委实想不到还有男人竟然龌龊到这种地步。

  让一个小姑娘赚钱养家也算了,自己上班了之后,竟然还骗人小姑娘钱?自己妹妹找他要钱,他反而说什么她搞投机倒把,要把人置之死地?

  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围观的老百姓越来越多,他们虽然已经看到了后面白色床单上写的内容,对那个叫魏耀光的人渣有所了解,然而就算如此,听到魏淑芬这么说,老百姓也是义愤填膺。

  “他怎么能这样?这可是他亲妹妹啊!他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这么一个人竟然还能在粮食局当国家干部,他怎么有那个资格?”

  “你们没听这个小姑娘说吗?他不止当了干部,现在还是粮食局副局长的乘龙快婿。”

  “啧啧啧,难怪人家小姑娘不愿意进去,粮食局副局长啊,那官职可不小,小姑娘进去了,哪里还有她说话的份儿啊?”

  “也难怪小姑娘要站在县政府外头给自己伸冤了,她要是进去的话,估计里面的人会护着那个叫魏耀光的。”

  “对,小姑娘,我们支持你,你别进去!”

  “对,有啥话就在外头说,事无不可对人言,我们大家伙儿要看着!小姑娘,你别怕,我们支持你!”

  现在这个年月,老百姓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他们啥都讲究个理儿,面对不平事儿,谁都会想管一管,大家伙儿同仇敌忾,全都站在了魏淑芬这一边儿。

  魏淑芬环顾四周,看着大家伙儿的模样,她的心里暖暖的,她原本面上还带着些许害怕之意,但因为这些人的支持,魏淑芬也直起了腰杆儿来。

  宋章耘知道这事儿现在棘手了,魏淑芬又是贴大字报,又是在县政府门口闹事儿,瞧着她的样子像是不准备善罢甘休了,他心中有些烦闷,但是面上却还不能显露出来,只能耐着性子和魏淑芬说话。

  “小同志,你有啥冤情可以跟我们说,你放心,我以粮食局局长的身份向你保证,倘若你所言属实,我定然不会姑息魏耀光的。”

  宋章耘的态度十分诚恳,瞧那样子,像是真的会为魏淑芬做主似的。

  魏淑芬看到宋章耘的样子后,不由得犹豫了起来,她抬起头看着宋章耘,像是做出了决定似的,从自己随身带着的挎包里面,将一个红皮小本子给拿了出来。

  “宋局长,你是粮食局的局长,官儿那么大,我相信你肯定是个刚正不阿的人,这是我几年卖血时候的证据的……”

  原来的那个小姑娘倒不是多有心眼儿,而是她去卖血的次数多了,那个帮忙采血的护士知道她是为了给哥哥凑钱去上学才卖血的,便特意让她办了个卖血证。

  “这个证件你拿着,以后你万一不巧住院啥的,你和你的家人都能享受优惠。”

  这政策那个护士也不是谁都说的,还是看魏淑芬太懂事儿了,才特意告诉她的。

  这个卖血证上清清楚楚地写明了魏淑芬去卖过几次血,都是什么时候去的,得了多少钱,上面全都记录上了。

  魏淑芬将其交给了宋章耘,另外有把自己那些年给魏耀光汇款的单子都拿了出来。

  “我大哥跟我说,他在京城上学,花费大,我就省吃俭用给他寄钱过去……这些是他给我写的信,我没有说谎。”

  说着,魏淑芬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她吸了吸鼻子,指着人群后头站着的那个小老头说道:“那个爷爷也认识我,隔三差五我就会过来给我大哥送东西,但是我大哥见我的次数并不多,很多时候我都是把东西放到门卫爷爷那里去。”

  宋章耘闻言,立马转头看了过去,其他人也都让开了,露出站在最后头的那个小老头来。

  眼见着他似乎掉头准备离开,宋章耘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严肃地问道:“老李,这个小同志说的是不是真的?”

  县政府看门的老大爷名叫李家明,他自然是认识魏淑芬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平时过来都温温柔柔的小姑娘,现在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于这兄妹两个的事情,李家明要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然而他只是个看大门的,并不想搅和进来,可现在宋章耘问话,李家明也不好装作不知道。

  在大家伙儿的注视下,李家明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那个,她说的都是真的。”

  停顿了一下后,李家明又补了一句:“魏同志对他妹妹确实挺冷的,小姑娘来十次,能见到他一二次就不错了。”

  关键的问题是,魏淑芬每次过来,都不是空着手的,要不就是拎着些鸡蛋过来,要不就是拎着些米面之类的,偶尔还会送些猪油啥的过来。

  虽然每次拎过来的东西都不算太多,但是也能看出她对魏耀光的情谊来。

  相较于魏淑芬,魏耀光表现的就有些差劲儿了,他很少会出来见魏淑芬,有时候就算是出来了,李家明瞧着他对魏淑芬的态度也是冷冷淡淡的,往往说不到两句话,两人就走了。

  李家明曾经因为看不过眼,忍不住说了魏耀光一句,但是对方却对他说道。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

  他都这么说了,李家明还能说些什么?

  魏耀光从没有在单位说过他自己家的事情,单位的这些同志们就只是知道魏耀光是京城回来的大学生,他也是石河县本地人,更多的,大家就不知道了。

  结果魏耀光自己努力地想要让大家忽略掉的身份,就这么大喇喇地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魏淑芬的证据很充分,再加上有李家明的话,大家伙儿便再没有什么怀疑了,有正义之心浓厚的,便没忍住问了一句。

  “小同志,那这个魏耀光前前后后欠了你多少钱?”

  魏淑芬回答道:“四千多块。”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所有人全都懵了——四千多块?这个小姑娘从哪儿弄来的?她莫不是在开玩笑的吧?

  魏淑芬自然知道大家会怀疑,没等他们问这钱是哪儿来的,魏淑芬解释道:“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我的力气很大的。”

  说着,魏淑芬朝着宋章耘和李家明走了过去,她朝着他们点了点头,清脆地说了一句:“得罪了。”

  说完之后,也不等两人说些什么,魏淑芬一手一个,就将二人给拎了起来。

  围观众人:“……”

  她这力气还真是够大的,那两个成年男人加起来得有三百斤,她就这么轻轻松松拎起来了?

  魏淑芬说道:“我打小力气就大,所以我爸爸妈妈去世后,就由我担负起养活一大家子的责任来了,这些年我干了很多活儿,啥危险我去干啥,赚的钱自然就多了……”

  魏耀光觉得魏淑芬能赚到那么多钱,肯定是从事投机倒把活动了,但是魏淑芬知道,那个小姑娘并没有做这些事儿。

  为了赚钱,她什么事情都做过,那些钱全都是她的血汗钱——为了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大笔的钱,小姑娘去深山老林挖药材,那些药材都长在人迹罕至的悬崖峭壁上,她很多时候就靠着一根绳子挂着,然后跑去摘那些药材。

  那个小姑娘害怕自己的哥哥们担心她,阻止她到深山老林去采药——毕竟深山里可是有老虎和熊瞎子的,村里人都不敢去。

  她天真地以为自己的哥哥们会担心她。

  然而一切都只是小姑娘自作多情的想法罢了,他们从未担心过她。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阴差阳错,才让魏耀光误以为拿住了魏淑芬的把柄。

  她默默地从包里面掏出医院药店收购她药材的单子,扬声说道:“那些钱是我去悬崖峭壁上采药换来的,我大哥说他需要,我就全给他了。”

  说到这里,魏淑芬苦笑一声,接着说道:“我害怕他担心,所以没有说这钱我是从哪儿来的,没想到他竟然误以为我去干投机倒把的生意……”

  魏淑芬的证据一应俱全,宋章耘就算是想偏帮魏耀光都不成,他深吸了一口气,问了一句。

  “就算你有这些证据,但是,你怎么能证明,你的大哥真拿了你的钱?”

  魏淑芬擦了擦眼角,昂头说道:“我知道他把那些钱都放在哪儿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