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0章 第 30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章耘愣住了,脸上露出了几分狐疑之色来,他上下打量魏淑芬一番,重复了一遍她刚刚说的话。

  “你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吗?”

  就算魏耀光真拿了魏淑芬的钱,他还能让魏淑芬知道钱在哪儿吗?

  魏淑芬一看宋章耘的表情,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原主那个小可怜自然不知道魏耀光的钱全都藏在哪里,不过魏淑芬可不一样,之前书中虽然没有些出魏耀光是如何弄到那些钱的,但是却特意写明了那些钱藏在哪里。

  昨儿的时候,魏耀光被野猪撞进了医院里面,他的伤势那么严重,怎么着也要在医院里面住个十天半个月的。

  野猪的速度贼快,没有被当场撞死,也是魏耀光运气好了——毕竟他骑着自行车,有自行车作为缓冲,魏耀光被弄死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大。

  不过虽然他被野猪撞不死,也得要进医院,就他那样的伤势,今儿肯定回不来家,就算想清醒过来,估计也是十分费劲儿的。

  所以魏淑芬才会选择在现在这个时机来到县政府门口——她好不容易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浪费了。

  “有一次他喝多了,我偷听到的,我知道他的钱藏在哪儿。”

  宋章耘不赞同地说道:“小同志,就算你能找出来他藏的钱,那你怎么能保证,那些钱就是你的?”

  钱上面又没有写名字,魏耀光家里面藏着的钱,又如何能证明是魏淑芬的?

  事关重大,宋章耘也不能凭借着魏淑芬的一家之言,就真带着她去魏耀光家里头去拿钱吧?

  然而魏淑芬显然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她睁着一双漂亮的杏眼看着宋章耘,扬声说道:“我大哥一个月的工资现在就只有四十块,他刚刚上班的时候,工资只会更少,就算是他不吃不喝,两年多的时间也存不下多少钱。”

  魏耀光的目光锁定在宋章耘的身上:“就算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不花不用,全都吃他老丈人的,两年多的时间下来,最多也就一千多块钱,而正经的工资收入,他肯定会存在信用社的。”

  魏耀光认定了魏淑芬的钱来路不正,所以铁定不会存到信用社去的,这样一笔来路不明的钱,以魏耀光的小心谨慎,是不可能留下任何把柄的。

  这笔钱就藏在他的家里面,他日日夜夜都可以看见,保证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魏淑芬用的是阳谋,把所有的一切全都摊在阳光下,她所有钱的来路全都能查得到,她并不怕这些人去查证。

  但是魏耀光不行,他每天都在粮食局上班,粮食局的工资又是固定的,这笔来路不明的钱,他又如何能解释的清楚?

  围观的老百姓见到魏淑芬的态度如此坦荡,显然更加相信她的话一些——要是真干了那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哪里敢跑到县政府的门口来闹?这姑娘显然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所以才会如此的。

  “宋局长,人家小姑娘既然敢去,肯定是有万全把握的,你还问人家这些干啥?”

  “是啊宋局长,魏耀光一个小科员,每个月拿死工资,他能从哪儿弄来那么多钱?”

  “谁说不是呢?难不成这笔钱还是副局长的,专门放到他家去的?”

  “这话可不敢说,粮食局的领导们肯定全都是清正廉明的,这些话说出来是要负责任的!”

  “人小姑娘看起来这么惨了,宋局长,你总不能因为那个叫魏耀光的是副局长的女婿,就这么护着他吧?”

  “现在可不是旧社会了,可不兴官官相护那一套了!”

  “老百姓被政府单位的同志欺负了,可一定要给人家一个说法啊!”

  民意不可违,魏淑芬与这些围观而来的老百姓站在同一战线上,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弱小,瞧着就让人升起浓浓的同情之意来。

  长得漂亮,但是天生神力,能供养哥哥们上学,但是过去因为年纪小,只能去卖血,去悬崖峭壁上采药卖钱……

  虽然现在这个年代还没有美强惨这样的说法,但魏淑芬现在要素齐全,大家伙儿下意识地便站在了她这一边儿。

  外头的动静闹得不小,出事儿的人还是粮食局的科员,要是这事儿不处理好的话,他这个局长怕是都要受到牵连。

  宋章耘能坐到局长这位置,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魏淑芬言之凿凿,从早上的大字报,到现在的大喇叭宣传,她已经将声势造出来了,他们避无可避。

  “好,那我们现在就跟你去魏耀光家,看看他家里到底有没有那笔钱。”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哪怕魏淑芬拿出了这么多的证据来,又摆出了这样大的阵势,如果找不到她口中所说的那笔钱的话,这一切都可能是魏淑芬在泼脏水。

  这一回没法子将魏耀光给钉死在耻辱柱上的话,别的不说,光是许德恩这一关就过不了,魏耀光可是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婿,要是不将事情给弄清楚了,魏淑芬怕是要被打击报复了。

  围观之人有那年长的,很是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趁乱凑到了魏淑芬的跟前,小声问道:“小姑娘,你有把握能找到那笔钱吗?若是找不到,对方可不会善罢甘休。”

  这人是真心实意为魏淑芬打算,这小姑娘的年纪不大,若不是被逼到绝境了,恐怕也不会闹这一场,他倒是不害怕别的,就是觉得万一找不到那笔钱,魏淑芬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

  他活了一大把年纪,经历的事情多了,可是很清楚这世道是啥样子的,有权有势的人,可不是谁都能轻易对付得了的。

  听到对方的话后,魏淑芬朝着对方笑了笑,极为感激地说道:“老伯伯,谢谢你了,我知道的,那笔钱我肯定能找到。”

  见魏淑芬如此笃定,那个老先生倒是没有再说些生了,很快大家伙儿一起上前,他便别挤到后头去了。

  魏淑芬并没有匆忙离开,而是先把写满了魏耀光罪行的白色床单收了起来——这玩意儿还是她跟王成飞借来的,回去洗洗还能用,可不能丢在这里浪费了。

  把床单和扩音喇叭收起来之后,魏淑芬三步并做两步,跟上了前头站着等他的宋章耘。

  以宋章耘和魏淑芬为首,粮食局里不少几个科员和县政府里的几个工作人员跟在后面,最后是围观的老百姓们,一大群人乌泱泱地朝着家属楼的方向去了。

  这样的阵势闹得可不小,这一路过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在从后来围观那些老百姓口中知道是咋回事儿之后,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又多了不少。

  宋章耘看到这样的阵势,面上的表情微微一变,他扭头看了魏淑芬一眼,满脸严肃地说道:“小同志,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能坐在粮食局局长这个位置,宋章耘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或许在一开始会被魏淑芬营造出来的假象所迷惑,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却让他透过假象看清楚了本质。

  这个小姑娘瞧着并没有她展现出来的那么单纯,她看似情绪激动,像是孤注一掷下做出来的决定,可实际上,这很可能是她自己精心谋算过后的结果。

  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宋章耘不确定这一切是不是还在魏淑芬的预料之中,她是真有万全把握,还是真的豁出去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宋章耘的视线并没有在魏淑芬的身上多做停留,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便又挪开了目光。

  魏淑芬自然是注意到了宋章耘的目光,但是她并没有在意,大戏已经开场了,都演了一半儿了,最终目的还没有达成,她是不可能收场的。

  因此这就造成了一种景象——后头跟上来的老百姓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而前面那些政府方面的工作人员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这个奇怪的队伍就这么维持着一种诡异又和谐的氛围,来到家属院这边儿。

  石河县是个挺富裕的县城,这里有好几个大型厂子,人口多,厂子多,连带着政府部门也就相对富裕了一些。

  几年前,政府单位盖了一批筒子楼,但凡是在政府单位上班的,只要符合要求的,都能分到一套房子。

  当然,这也只有正式员工才有的福利,那些临时工自然是没有的。

  家属院拢共有八栋筒子楼,每栋楼都有六层,每一层能住十几户人家,当然,因为工龄和职位不同,分配的房子也是不同的。

  魏耀光娶了许副局长的女儿,所以哪怕他的工龄和职位都不算高,可是分配到的房子也是非常不错的。

  许德恩从刘青云的口中得知了有人跑到县政府门口闹事儿的消息之后,当机立断地就准备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然而就在这个档口,许温馨却直接晕了过去。

  要知道许德恩就只有许温馨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她晕过去之后,许德恩唬了一跳,当即也顾不得别的,立马就把女儿抱上了床。

  一番折腾之后,许温馨总算是醒了过来,然而她醒过来之后,最惦记的人还是魏耀光。

  许温馨抓着许德恩的手,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她哭着开口说道:“爸,你一定要为阿光做主啊,他是被污蔑的,是有人故意想要害他……”

  明明魏耀光人那么好,他为什么要遭遇这些事情?想到魏耀光还躺在医院里面昏迷不醒,许温馨心里面一抽一抽的疼,她眼中的泪水不停地往下流淌,已然是哭成了个泪人样子。

  许德恩心疼自己的闺女,但是对魏耀光这个女婿就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尤其这一次,魏耀光竟然还给他捅出来这么一个大篓子来,许德恩哪里能忍受?

  “温馨,你是不是糊涂了?魏耀光给你喂了什么迷魂汤,让你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的?他要是没干啥事儿,人家能来给他贴大字报?能拿着大喇叭到县政府门口去闹事儿?这要不是拿住了十足的证据,谁能这么来害他?”

  许德恩可不是个糊涂虫,要是光贴大字报的话,那还有可能是有人暗中害魏耀光,不想让他好过,但是这一次,人家都当面锣对面鼓地冲上来对峙了,这还能说是有人暗害魏耀光吗?

  他虽然只是个粮食局的副局长,但是在县政府里面也是有些脸面的,对方能不知道魏耀光的身份吗?

  要么,这一次人家就是专门来对付魏耀光的,要么,这一次人家就是借着魏耀光来对付他的!

  刘青云显然也是站在许德恩这一边儿的,他忍不住开口说道:“温馨同志,副局长说的有道理,我看那人不像是无的放矢。”

  对方不止跑到县政府门口来闹,还写了大字报贴在自己后头,还拿着大喇叭在那儿不停地喊,显然是有备而来,并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他并不觉得人家就是故意陷害魏耀光的,毕竟谁害人还这样正大光明地跑来祸害人?

  然而许温馨根本听不进去他们的话,她一抹眼泪,怒不可遏地说道:“怎么没有这样颠倒黑白祸害人的?爸,你们是不是忘记了?头些年革委会的那些人……”

  听到许温馨口不择言地说起革委会的事情来,许德恩的脸色登时变了:“许温馨,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那些事儿都已经过去好几年了,革委会的那些人也都被清算了,许温馨提起这些来做什么?要是她的话传出去,被人家抓住了尾巴,那又该怎么办?

  许温馨吓得哆嗦了一下,身上的气势瞬间就散了,她一抹眼泪,又开始哭了起来。

  “反正我不管,阿光不是那样子的人,我跟他结婚这么久,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他绝对绝对不会是那种会做坏事儿的人,爸,你一定要帮他,你要是帮他的话,我也不活了……”

  很显然,许温馨知道该如何拿捏许德恩,她现在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一门心思要让自己的父亲帮魏耀光洗清楚污名。

  许德恩被自己这个闺女气得不轻,却又拿她没有任何办法,见她现在的脸色正常,不像是有什么事儿的样子,许德恩生生地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行,这事儿等回头再说,我先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现在他们在家掰扯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先去县政府门口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

  许温馨一掀被子,起身就要跟过去:“我也要去,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跟我们两口子过不去,一门心思地要祸害我们家阿光。”

  许德恩知道自己这个闺女的倔脾气,她平日里脾气还好,但是有一条,若是犟上劲儿来,别人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成,我们一起去。”

  许家父女和刘青云三人刚从楼上下来,就瞧见远处一大波人浩浩荡荡得地朝着这边儿走了过来,刘青云定睛一看,发现为首的人正是粮食局的局长宋章耘。

  “副局长,您看那个人是不是宋局长?”

  刘青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飘,宋局长现在不是应该在单位上班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还有他身边那个年轻姑娘是谁?身后那乌泱泱的一大群人又是怎么回事儿?

  许德恩心里面咯噔一下,他顺着刘青云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很快就看到了宋章耘那一群人。

  这下子,许德恩的脸色彻底变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