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1章 第 31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章耘怎么会过来?他怎么还带着那么一大批人来?他是什么意思?他也是过来找麻烦的吗?

  副局长和局长之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地位却是完全不同的,只要宋章耘这个局长一天不走,许德恩永远都是副局长。

  现在宋章耘和这么些人一起过来,他们想要做些什么?

  许德恩心中有些慌乱,一种浓烈的不安之意涌上心头,最后被他给生生压了下去,他交代刘青云带着许温馨从另外一边儿走,自己则快步迎了上去。

  “宋局长,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官场上混的老油条,就算内心已经是天崩地裂了,但是表面上却仍旧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来,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眼瞅着就要到魏耀光家里了,结果这个时候,许德恩却突然冒了出来,宋章耘的目光落在了许德恩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打量了许德恩一番,突然指了指身侧站着的魏淑芬,问了一句在许德恩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许副局,这个小同志你认识吗?”

  许德恩微微一愣,虽然不知道宋章耘问出这个问题来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转头看了过去。

  魏淑芬坦坦荡荡地与许德恩对视,笃定对方肯定认不出她来——要知道魏耀光这人可是很在意自己的出身的,尤其他娶了许温馨,算是高攀了对方,所以他更是在方方面面地掩饰自己的身份。

  与许温馨结婚的时候,婚事儿是在县城这边儿办的,他对自己单位同事的说法是以后回村是再办一次婚事儿,但是想也知道,以魏耀光的性格,怎么可能回村再办一次婚事儿?

  而借着这个由头,他的婚事儿理所当然地没有请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出席。

  后来魏淑芬每次和魏耀光见面的时候,他都会刻意闭着人,又找了各种理由搪塞自己那个傻子妹妹,以至于魏淑芬都没有在许德恩面前出现过。

  魏家兄妹七个人,许德恩就只见过魏耀宗这个在县城里当老师的老一,其他的人,他连面儿都没有见过。

  所以他并不认识魏淑芬,许德恩的目光在魏淑芬的身上绕了一圈,没有认出来她是谁。

  “宋局长,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你也知道我记性不好,这位小同志,我确实没见过……”

  而魏淑芬的面上闪过一抹讥诮之色,快得仿佛是幻觉似的,接着她凉凉地开口说道:“宋局长,许伯伯并不认识我,我大哥许是觉得我们这些弟弟妹妹见不得台面,结婚的时候都没有让我们来参加婚礼,所以许伯伯并没有见过我们。”

  说完这番话后,魏淑芬朝着许德恩笑了笑,温声说道:“许伯伯,你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是谁,请允许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魏淑芬,是魏耀光的妹妹。”

  许德恩愣了一下,从他的表情来看,他显然也没有听过魏淑芬这个名字,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反应,许德恩立马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原来你是阿光的妹妹,淑芬啊,你怎么不来伯伯家坐坐?伯伯看着你都觉得眼生了,你是阿光的妹妹,那也是我的晚辈,亲戚之间总是要常来常往的。”

  许德恩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但是直觉却告诉他,如果不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一定会惹出来大麻烦的。

  不过可惜的是,魏淑芬这次过来就是来找麻烦的,她笑了笑,回答道:“希望许伯伯以后还能邀请我做客。”

  许德恩越发觉得奇怪,虽然面上没有显露出来,但是心里面却一直犯着嘀咕,总觉得这么一大群人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的。

  很快的,许德恩的预感成了真,宋章耘没有再绕什么弯子,直接了当地开口说道:“许副局,我们是到魏耀光同志家里调查一些事情的。”

  这么一大群人过来,总不是来看热闹的,总要把事情的真相给查清楚了,虽然没料到许德恩在这里,但是不管如何,来都来了,现在总不能就这么掉头回去了。

  许德恩:“……”

  到魏耀光家里调查事情?调查什么事情,需要这么多人一起过来?

  许德恩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了过去,发现宋章耘身后跟着不少粮食局的人,除此之外,还有县政府其他部门的人,他甚至还看到了县委书记的秘书在最后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魏耀光究竟犯了什么事儿?怎么这么多人都跑过来了?他们搞这么大的阵仗到底是为了什么?

  哪怕心里头恨极了魏耀光,觉得他给自己惹了天大的麻烦出来,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许德恩也不能显露出来,他勉强笑了笑,开口说道:“宋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耀光那孩子我知道,他为人最是老实本分,进粮食局这几年,他也一直勤勤恳恳工作,从来没有出过什么疏漏……”

  他试着帮魏耀光说情,但是宋章耘却摇了摇头,语气并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不用了,还是先到魏耀光同志家去一趟吧,有什么话等去过了之后再说也不迟。”

  说着,宋章耘便用眼神示意许德恩让开。

  他的这番作态,让许德恩心中的不安开始急速蔓延——宋章耘平日里对自己还是十分客气的,但是这一会,他是半点脸面都不给自己。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的话宋章耘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

  然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许德恩就算有再多想说的话,现在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奈之下,他只好咬牙跟了上去。

  筒子楼里面的空间有限,这么多人也不可能一起跟上去,县政府的那些工作人员回头劝了一下跟过来瞧热闹的老百姓,说里面都是单位员工住的地方,楼道空间不大,他们进去会打扰到别人的。

  “大家伙儿还是散了吧。”

  不管魏耀光做了些什么,他到底是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他们还是内部解决的好,这么多人跟着瞧热闹,明儿个这事儿怕是要传遍整个石河县了。

  只是大家伙儿都跟到现在了,也不可能错过最后的结局,他们想了想,便表示自己不上去,就在楼下等着。

  “那小姑娘也太可怜了,我们总得要瞧瞧最后结果如何。”

  “是啊,到底是咋回事儿,咱么也得要弄清楚不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错怪一个坏人。”

  “我们不进去了,等到结果出来了,你们下来的时候告诉我们一声就行了,那个魏耀光家里头到底有没有藏钱,我们可得知道才成。”

  究竟是魏淑芬颠倒黑白污蔑人,还是魏耀光心狠手辣算计自己的妹妹,最终还是要看看能不能找到那笔钱才能定性。

  老百姓人多势众,这些工作人员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转头上了楼。

  魏耀光的家在三楼,他能在这栋楼里头到一套房子,还是沾了许德恩的光,这栋楼里的房子厨房和卫生间每家每户都有,不用像是其他的筒子楼一样,厨房摆在楼道里,卫生间洗水池啥的都是公用的。

  能住在这样房子的人,别的不说,素质方面至少是没啥大问题的,楼道里头干干净净的,没摆啥东西,比起其他筒子楼的阴暗窄小,这里的楼道显得宽敞多了。

  但是甭管多么宽敞的楼道,一下子挤进来十几个人,也显得狭□□仄了。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魏耀光家门口,此时的许德恩还想最后挣扎一下:“宋局长,温馨家里头地方小,这么多人进去也不方便吧?”

  宋章耘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理儿,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了走在最后头的王长水,那可是县里一把手的秘书,他之前的时候没看见他,恐怕是因为他一直躲在最后头的缘故。

  王长水都过来了,怕是书记都对这事儿上心了,宋章耘暗自叹了一口气,朝着最后头站着的人喊了一声:“王秘书,不知道你能不能陪着我们一起进去一趟?”

  王长水见宋章耘发现了自己,便也没有继续躲下去,他穿过人群走了过来,在宋章耘的面前站定了:“宋局长,那我就跟你们一起进去一趟吧。”

  他也想知道,这事儿最后怎么收场。

  见王长水都过来了,许德恩也不好说些什么,要是继续阻拦下去,保不齐自己在书记面前都得有坏印象。

  许德恩只好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一行四人很开就进了魏耀光家。

  等进了屋子里头之后,看到这宽敞明亮的客厅,宋章耘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看了许德恩一眼——他倒是对自己的女儿女婿极好,这样的房子都想法子弄来给他们住。

  而魏淑芬也瞧见了魏耀光家的模样,这是两室一厅一卫一厨的格局,客厅瞧着挺宽敞,应该有个三十平方左右,客厅里摆着两个单人皮沙发,沙发对面放着个电视柜,上面摆放着一台彩色电视机,而电视机的旁边,则放置着一台录音机,一个收音机。

  这家的条件还真是好,宋章耘一个局长家里头,未必能有这样的电器。

  许德恩发现了宋章耘的目光,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唇角不由得紧绷了起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宋章耘会到魏耀光家里头来,这些东西给他看见了,宋章耘会不会多想?

  而就在此时,魏淑芬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卫生间里面放着的是洗衣机吗?”

  这话一说出来,许德恩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想解释些什么,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好像解释都成了掩饰,许德恩控制不住地朝王长水看了过去,但是对方那张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跟在书记跟前的人,若是不想,哪里能让人看出他在想些什么?

  而宋章耘也像是没听见魏淑芬的话似的,开口说道:“小同志,你说你知道魏耀光将钱藏在什么地方了,你现在能找出来吗?”

  他们这次过来最主要的为的就是这事儿,不管如何,还是先把钱找出来是正事儿,若是没钱,说再多也是白搭。

  魏淑芬点了点头,朝着摆放在那边儿的皮沙发走了过去。

  看到魏淑芬的动作之后,许德恩的心中突然生拿出了一种恐惧感来,他忍不住问了一句:“宋局长,魏淑芬她来找什么钱?”

  之前刘青云过来的时候,只说有人到县政府门口找魏耀光的麻烦,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却并不知道,现在看到这一幕,他总觉得有什么超出他掌控的东西正在发生,而明明知道,却根本无力阻止。

  宋章耘摇了摇头:“许副局,你看着就知道了,现在说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

  王长水也跟着点头:“许副局,反正等不了几分钟就能见分晓了,你何必着急呢?”

  宋章耘和王长水都是这个态度,这让许德恩的一颗心渐渐地沉了下去,事情好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这两个人甚至连最基本的面子情都懒得卖给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魏淑芬此时压根儿就没在意后头那三人的机锋,她将皮沙发从木头框架上卸了下来。

  现在的皮沙发和后世的并不一样,沙发框架是木头的,沙发垫子外头裹着一层皮,里头是海绵和弹簧,就这样的沙发,价格也卖得很贵,不是普通人能享用得起的。

  魏淑芬将沙发垫子掀翻了过去,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自己的包里面掏出一把剪刀来,她将沙发的外皮剪开了,然后将里头的海绵都掏了出来。

  紧接着,魏淑芬在后头那三人的注视下,从沙发里面掏出了一沓一沓的钱的。

  华夏五十元和一百元的面值的钞票,是一九八七年四月同时发行的,在此之前,最大面额的人民币是十块钱,也就是俗称的大团结。1

  几千块钱,那数额可是一点都不少,拿出来还是能堆起来的,给人造成的冲击一点都不亚于后世几十万摆在一起造成的冲击。

  魏淑芬很快就将沙发底座掏空了,拿出来的钱也在她面前的空地摆了一小堆,这些钱并不全都是大团结,还有几毛一分的,依照不同面额用皮筋儿捆在一起,高高低低地铺了老大一片。

  原文之中并没有说魏耀光创业的时候到底拿出了多少本钱来,不过魏淑芬粗略估计了一下,面前的这些钱可不止是她估计的那六七千,这么一大堆钱,少说得有小一万。

  一万块钱在八一年是什么概念?依照现在的购买力,这一万块钱相当于后世的一百万了,依照现在的平均工资算,普通人赚三十三年,才能赚到这一万块。

  啧啧啧,看来魏耀光这个男主角,比魏淑芬所想的还要厉害,能在这个年代里赚到这么多钱,他也是个人物了。

  倒是难怪后来可以当上河西省首富,这次要不是他没有防备自己,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将所有钱全都掏出来之后,魏淑芬站了起来,她抬头看向了宋章耘,轻声说道:“宋局长,你现在能相信我了吧?”

  说着,魏淑芬停顿了一下,又怯怯地开口说道:“我只给过我大哥四千一百一十块,剩下的那些钱并不是我给他的,我不会要那些多的钱,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至于多余出来的钱,不是她的,她不会沾染,而那些钱的来路,就要宋章耘他们来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