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2章 第 32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见到这么多的钱,王长水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也发生了变化,他抬步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了地上的那些钱上面。

  身为书记秘书,王长水也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但是他从来没有在哪个人家里头见过这么多的钱。

  而这人身份特殊,不止是粮食局的干事,还是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婿,这样的一个身份是十分敏感的。

  他可能弄不到这么多钱,但是,副局长女婿这个身份,还是有可能弄到这么多钱来的。

  想到这里,王长水看向许德恩的眼神就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而许德恩也不是个蠢货,当魏淑芬从沙发里面掏出来这么多钱之后,他就明白事情不妙,当王长水用这样饱含深意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时候,许德恩立马开口解释道:“王秘书,我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来的,跟我没有关系。”

  现在的许德恩是恨死了魏耀光,若是早知道他能给自己捅出来这样大的篓子来,当初就算是许温馨哭死了,他都不该同意这门婚事儿。

  然而现在一切都晚了,魏耀光是自己的女婿,这是不争的事实,他家里有一笔来路不明的钱,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这么多钱摆在这里,就算是想要作假都不成,就算许德恩长了一百张嘴,现在还能说些什么?

  王长水朝着许德恩摇了摇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许副局,这件事情还是需要调查之后再说,等稍后我们调查的时候,还请许副局配合调查。”

  说完这番话后,王长水没有再看许德恩的脸色,他转头看向了宋章耘,沉声开口说道:“宋局长,不如我们现在点一点这里到底有多少钱?顺便我们也可以将这位小同志所说的钱还给她。”

  魏淑芬拿出了很多证据来,完全可以证明自己确实给过魏耀光四千多块,人家这一次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就是为了这钱来的,他们这当干部的,也是要为老百姓做主的。

  宋章耘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开始清点起地上的钱来。

  这些钱并不难数,魏耀光将钱收得很规整,一分钱是十块钱一沓,一毛钱是十块钱一沓,十块钱就是一百块一沓,王长水和宋章耘两人一人数了三遍,最终确定了这些钱的数额。

  藏在沙发里面的钱,总共有一万零两千块。

  得知这个数额后,魏淑芬暗暗咋舌,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魏耀光,除了原主的四千多块外,他另外还有将近八千块的存款,从他不放到信用社这点来看,这笔钱的来路恐怕也不正。

  将钱藏在家里头是最保险的,而且他还是藏在沙发里头,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魏耀光倒是深谙其道,如果不是看过书的话,魏淑芬也想不到,魏耀光会将这么一大笔钱,藏在他每天坐的沙发上面。

  不过书中只是对这笔钱藏的地方一笔带过,并没有说钱的数量,也没有说藏钱的到底是一个沙发,还是两个沙发。

  魏淑芬沉吟了片刻,干脆将另一个沙发垫子也拆了下来。

  王长水和宋章耘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二人神情复杂地看着魏淑芬熟练地拆开沙发垫子,掏出里面的海绵和弹簧,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了几沓大团结来。

  魏淑芬:“……”

  她说自己拆之前也没有想到这里有钱,不知道他们相不相信。

  当然,这个沙发里面的钱数并没有之前那个沙发里面的钱数惊人,总共也就只有三千块而已,加上之前的那些,沙发里的钱总共是一万五千块。

  魏淑芬暗自摇了摇头,觉得魏耀光真的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甭管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其中有四千多块,是属于魏淑芬的,她找魏耀光要钱的时候,如果对方痛快地把钱给她,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情了。

  她原本并不打算对魏耀光做些什么的——至少现在她并不打算对魏耀光做什么,只是可惜的是,她有心想要延缓一下两人开战的时间,却没想到魏耀光这样等不及。

  站着挨打不是魏淑芬的性格,对方既然敢针对她,魏淑芬自然是要反击的。

  她并不后悔自己做的,毕竟若是她心软的话,现在被坑的人就是她了。

  将钱都拿出来后,魏淑芬站在一旁,她不安地揪着自己的衣摆,怯怯地开口说道:“原来大哥有这么多钱啊。”

  当房间里那三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魏淑芬的身上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局促的神情来:“宋局长,许伯伯,我能拿回属于我自己的钱吗?”

  王长水闻言,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深深地看了魏淑芬一眼,接着便放软了语气,温声开口说道:“这位小同志,你放心吧,要查证你所言属实,这笔钱我们肯定会给你的。”

  魏淑芬脸上的表情顿时便僵住了,她指着地上的那笔钱,呆愣愣地说道:“这里有一万五,我只要四千一百一,难道现在还不能还给我吗?”

  说着,魏淑芬就开始往外掏证据:“我有证据的,我有卖血证,还有收据,还有汇款单,这些钱每一笔的来处我都能对上的。”

  眼看着魏淑芬如此,王长水刚忙出声拦住了她:“小同志,我们不是不信任你,但是我们还是要走流程的。”

  魏淑芬的眼泪说来就来,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王长水默默地流眼泪,那副样子瞧着甭提多可怜了。

  王长水有些架不住了,他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我们会尽快走程序的,这笔钱肯定很快就能交到你的手中。”

  魏淑芬眨巴着一双大大的杏眼,小声问了一句:“很快是多快?今天能给我吗?”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着急了,魏淑芬抿了抿唇角,她偷偷地看了一眼许德恩,声音越发小了起来:“我害怕……”

  至于害怕些什么,在场所有人全都心知肚明。

  许德恩的脸色已经黑得跟锅底似的,偏生这个时候他还不能发脾气,只能耐着性子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做些什么的,该你的钱,肯定会还给你的。”

  停顿了一下之后,他又添不了一句:“我之前并不知道魏耀光做了这些事情,要是知道了,肯定让他早早就把钱还给你了。”

  四千多块钱,虽然多,但不是自己的钱,还是不要伸手的好,对于他们来说这钱已经足够多了,但是对于魏淑芬来说,这笔钱更是跟命似的。

  魏耀光拿着钱不给,不就是要了魏淑芬的命吗?命都没了,她怎么可能不跟魏耀光拼命?

  只是许德恩觉得,不管如何,魏淑芬都不该把事情闹成这样子,魏耀光毕竟是她的亲哥哥,她这么一闹,等于把魏耀光所有的后路都给绝了。

  自己是不知道这事儿,魏淑芬第一时间应该来找自己,只要他开口了,魏耀光还能敢不把钱还给魏淑芬么?

  只是现在事情已经闹成这个样子,说什么都是白搭了。

  宋章耘见魏淑芬的面上还是布满了不安的情绪,他想了想,开口做了保证:“小同志,我们肯定会将这笔钱还给你的,你放心吧。”

  魏淑芬似乎很信任宋章耘,见他也开口了,她方才松了一口气:“我相信宋局长,宋局长你是个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宋章耘:“……”

  这笔钱放在这里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王长水找了个结实的手提袋,将这一万五千块全都装了进去——这些很可能都是赃款,他们要将其带回去,等到查明之后再做打算。

  许德恩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不过他很快就发现,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说什么都没有用,最终许德恩还是闭上了嘴巴,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行四人很快就从魏耀光家里头出来了。

  外头等着的人一眼就瞧见了被王长水拎在手中的挎包。

  那个挎包瞧着鼓鼓囊囊的,里面也不知道究竟装了些什么……

  不过大家伙儿倒是挺有默契地没有多问。

  宋章耘出来之后,朝着大家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们先回去吧,这些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说。”

  其他人自然是没有意见的,点了点头之后,一群人很快就从楼上下去了。

  他们进去快一个小时了,但是楼下的那些老百姓们却都没有散去,大家伙儿一直议论纷纷,等待着最终结果揭露。

  等看到县政府的那些工作人员全都出来了之后,老百姓立马哗啦啦地围了上去。

  宋章耘想到王长水手提袋之中拎着的那一万五千块,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当瞧见魏淑芬正护在王长水跟前的时候,宋章耘稍稍放松了一些。

  这个小姑娘一只手能轻松提溜起来两个成年男子,想来护着王长水还是很轻松的。

  “干部同志,事情查得如何了?小姑娘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我们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不管如何,你们都该给我们一个答案。”

  “那个叫魏耀光的人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

  有道是人多势众,如果单个人碰见县政府里上班儿的干部,那肯定是会觉得害怕的,但是现在他们加起来有三四十人,自然也就没啥害怕的。

  今儿看了这一场热闹,他们实在是想要知道后续结果如何,想知道那个跑到县政府大门口拿着大喇叭告状的小姑娘究竟有没有说谎。

  这群人中职务最高的人就是宋章耘了,之前在县政府门口的时候,也是宋章耘在跟魏淑芬交涉,现在自然也是由他跟大家伙儿交代一下后续。

  宋章耘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我们在魏耀光的家里面确实发现了魏淑芬小同志说的那笔钱,她并没有说谎。”

  因为害怕引起恐慌,也怕那一万五千块的巨额钱款让大家产生误解,以为他们这些政府单位的干部全都是贪污腐败之徒,宋章耘并没有说那笔钱具体的数额,他这么一说,大家伙儿下意识地就认为,魏耀光家里头藏着的钱数是魏淑芬所说的四千一百一。

  “我就说嘛,人家小姑娘搞那么大的阵仗,肯定是因为有确切证据的,要不然的话人家怎么会那样做?”

  “谁说不是呢?这笔钱找出来了,刚刚那些说小姑娘胡说八道污蔑人的呢?你们咋不出来给人小姑娘认错呢?”

  “自己没那个本事赚钱,还说人家小姑娘没本事,也不嫌弃丢人现眼。”

  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魏淑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有那种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他们就认定了魏淑芬是在说谎,理由就是魏淑芬一个小姑娘,靠着自己的能力怎么可能赚到以四千多块。

  她在说谎这个论调也不是没有。

  刚刚就有一个中年男人一直振振有词地说那个小姑娘就是在哗众取宠,她就是看着自己的哥哥有出息了,心里头不平衡,想方设法地找事儿,要毁了自己的哥哥。

  “人有一张嘴,上下嘴皮子一碰,以为扣个大帽子就能把人给拉下来了,现在可不是过去那些年了,不是啥污水都能管用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想要这种法子毁人的,要是人家人品真有问题,能娶了副局长的女儿吗?”

  在宋章耘他们出来之前,外头的这些老百姓们就吵了一圈儿了,有一小部分的人甚至都被说动了,觉得魏淑芬就是故意在祸害人的。

  不过现在宋章耘这么一开口,说在魏耀光家里头找到了钱,一切便都盖棺定论了,刚刚还大言不惭说魏淑芬是朝人身上泼脏水的那个中年汉子立马闭上了嘴巴,讪讪地退出了人群。

  其他那些刚刚跟他一起起哄的人也有些不好意思,此时倒是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刚刚提醒过魏淑芬小心的那个老者看向了站在最后头的魏淑芬,扬声开口说道:“小姑娘,你甭害怕,县政府的干部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你受了委屈,他们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他这一开口,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说道:“是啊,现在钱都找到了,属于你的钱,肯定会给你的。”

  “我们大家都是证人,要是那些干部敢扣你的钱,我们会帮你讨要说法的。”

  “小姑娘,你别害怕,这个世界还是有王法的,你只要占理儿,肯定就不会有事情的。”

  听到这些人的话,魏淑芬的心里面暖暖的,她看向了那些帮她说话的人,用力地点了点头。

  “谢谢各位叔叔伯伯,我相信宋局长他们的人品,他们说了,等到查明真相后,就会把钱给我的。”

  魏淑芬这么一说,围观的老百姓们也就放心了,事情闹得这么大,想来政府单位也不会包庇一个魏耀光的,他有啥惩罚,大家一打听就能知道了。

  宋章耘趁机说道:“各位同志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们肯定会严肃处理的,我们干部队伍里面是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害虫存在,回去之后,我们会成立专项小组调查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我们会贴在县政府外面进行公告的。”

  魏淑芬将这事儿闹得很大,若是不将处理结果明明白白写出来,老百姓这边儿肯定会有意见的。

  在宋章耘的劝说下,大家终于散去了,一行人很快就回到了县政府去,魏淑芬被安排在一个单独的办公室里面,其他人去向上级领导汇报这件事情。

  与此同时,躺在医院里面的魏耀光也睁开了眼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