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3章 第 33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刚刚清醒过来,魏耀光就感觉全身一阵剧痛,仿佛被无数量拖拉机碾过去似的,他控制不住地发出了呻-吟声,然而许是因为昏了太长时间,他的嗓子干哑得厉害。

  过了好一会儿后,等到适应了身体的疼痛之后,魏耀光才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医院里头,他试图坐起来,不过刚有所动作,钻心的疼痛感便席卷而来,魏耀光怔愣了一下,低头看了过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胸口绑着绷带,而腿上则固定着石膏和夹板,刚之所以那么疼,就是因为扯了到了伤口。

  魏耀光:“……”

  昏迷之前的记忆汹涌而来,魏耀光想起来了,他好像骑着自行车离开村子的时候,被一头野猪给撞了。

  想到长着獠牙的野猪疯狂地朝着自己撞击过来的那一幕,魏耀光生生地打了个冷颤,身体各处都开始叫嚣了起来,他的脸色发白,嘴唇哆嗦了几下,心头遏制不住地涌出了浓浓的恐惧感来。

  野猪的战斗力有多可怕,打小就长在乡下的魏耀光十分清楚,小时候粮食成熟的时候,野猪会从山上下来破坏粮食,往往要出动十几个成年人,才能把野猪给赶走了,要是运气不好的,被野猪给撞了,轻者重伤,重者丧命。

  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算是不错了,虽然被野猪撞了,但是至少这条命是保了下来。

  他被送到医院来了,伤处也经过处理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病房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并不在这里。

  就在魏耀光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护士从病房外走了进来:“该挂水了。”

  药水早就配好了,现在挂上就成了,护士将玻璃吊瓶挂在一旁的铁架子上,准备给魏耀光挂水。

  等到护士把针给扎上了,魏耀光方才开口问道:“这位护士同志,麻烦请问一下,我家里人去哪儿了?”

  他伤这么重,别的不说,许温馨应该过来陪着他的,怎么自己醒过来之后,却一个人都不在这儿?

  护士笑了笑,说道:“你爱人从昨天一直陪你陪到现在,不过早上的时候她说要回去收拾一下衣服之类的,弄好了就会过来了,同志你不用担心。”

  听到护士这么说,魏耀光方才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了。”

  护士朝着魏耀光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知道许温馨是回家去拿东西了,魏耀光这才放松了下来,算了,上班这几年他忙得厉害,这算是因祸得福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他也能在医院休息一下,好好琢磨琢磨以后怎么办。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魏淑芬了,那个死丫头现在变得好像跟过去有些不太一样了,瞧她的样子,似乎是准备跟他们这些当哥哥的死磕了。

  对于魏淑芬这个妹妹,魏耀光从来都没有小瞧过她,就算天赋异禀,一个小姑娘要供养他们兄弟六个,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若是爸妈还活着,也未必能做到像是魏淑芬这么好。

  之前魏淑芬一直都很乖巧听话,万事儿都以他们兄弟为先,宁愿委屈自己,也要让他们过得好好的,但是最近这段日子,魏淑芬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在乖巧听话,反而开始找他们算账。

  魏耀光并不知道魏淑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但是他很清楚,魏淑芬这样的人,只要给她一个机会,绝对会一飞冲天,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之中,她有能力,有胆子,有冲劲儿,没有他们兄弟几个的钳制,她的未来不可限量。

  魏耀光原本想着,等再过几年,一切都稳定了下来,他在和魏淑芬好好谈一谈,毕竟魏淑芬是一把很好用的刀,如果用得好了,绝对能成为他坚实的左膀右臂。

  只要她一辈子不结婚,没有自己的家庭,也没有其他人在她的耳边蛊惑,让她生出别的心思来,她永远都是一个得用的下手。

  人是会被洗脑驯化的,魏淑芬的年幼的时候脑子里面就被打下了锚点,让她以自己的六个哥哥为先,这么多年来,他们用了不同的方法对她脑子里的这个锚点加强巩固,逐渐将她打磨成了他们所需要的模样。

  眼看着就要到了收获的时候了,可是这个时候,魏淑芬突然就发生了变化。

  这样的变化完全超出了魏耀光的预料,魏家其他那兄弟几个就如同废物一样,在魏淑芬的手下没有一战之力,几乎是被她按着虐待。

  而魏淑芬最后甚至还将目标转向了他。

  魏耀光知道魏淑芬已经变得不同了,她找自己要钱,过去那八年时间里面,她所付出的那些钱,一笔一笔地全都计算了清楚。

  脱离了控制的魏淑芬很可能会反噬他们几个人,而魏耀光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没有使用价值的工具,甚至想要伤害主人,其下场可想而知。

  告诉肖贺文只是第一步,后续魏耀光还有其他的动作,只是让魏耀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出了村子大门,还没走远,就被野猪给撞了。

  想到自己被野猪撞飞的那一幕,魏耀光的脸色更加黑了,他不明白为何会如此,按理来说,这个季节里,山下的粮食都没有成熟,野猪应该不会从山上下来。

  可偏生他就遇到野猪了……

  难道那头野猪是有人故意放在那边儿对付他的?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就被魏耀光自己给压下去了。

  不可能的,谁会知道他在那个点离开村子?又有谁能抓住一头野猪,专门来对付他?魏淑芬吗?

  倒不是魏耀光小瞧魏淑芬,而是他认为魏淑芬没有那个脑子,就算她现在已经开始产生了变化,但想要成长起来,还是需要时间的,她的反应不可能这么迅速。

  魏淑芬或许还会有后招,但是绝对不可能用处这样的招数来,但凡她有这样的心机手段,也不会被欺负了那么多年。

  到底是受了重伤,魏耀光清醒了没多长时间,就慢慢地睡了过去。

  只是他就算是睡觉都睡不安稳,躺在病床上的魏耀光眉头紧锁着,似乎是在被梦境折磨着,身体也跟着时不时地抽搐一下,好半响都没有办法从梦中清醒过来。

  “魏淑芬同志,你的那些证据可以给我们看一下吗?”

  魏淑芬被带回县政府后,就被安排在了一间空着的办公室内,许是有人交代过的缘故,工作人员对她的态度还算是不错,对她一直都客客气气的。

  喝到第三杯茶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头推开了,一高一矮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们和魏淑芬进行了一番交谈,然后那个长得十分面善的中年女人笑着问了这么一句话。

  魏淑芬有些不安地抓紧了自己的背包,她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中年女人,唇角不由得抿了起来,好半响之后,她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来。

  “我,我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李芳雯温声说道:“魏淑芬同志,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们只是例行公事,看一看你的那些证据,不会将它带走的。”

  李芳雯今年三十五岁,她在县政府上班已经有十年了,她是县里的妇联主任,因为长相和蔼,性格温柔,很容易能博得女同志的好感。

  所以她便被派来和魏淑芬进行交涉,跟她一起过来的,是财务科的会计钱贵修。

  魏耀光这事儿引起了县里的高度重视,回来后没多久,县委书记就已经拍板做了决定,李芳雯和钱贵修都是调查小组的人,他们负责的是魏淑芬这一部分。

  魏淑芬已经隐约猜到了他们的身份,不过作为一个被虐待压迫到不得不孤掷一注来反抗的弱者,她哪里能如此痛快地将证据给出去?

  眼见着小姑娘的面上露出了不安的神情来,李芳雯面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了起来,身为妇联主任,她和魏淑芬这样的小姑娘打交道的次数数不胜数。

  实际上李芳雯还是很欣赏魏淑芬的,要知道在这个年月里,重男轻女的现象屡见不鲜,哪怕女子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喊得如何响亮,可在很多人眼中,女人依旧是抵不上男人的。

  家中有儿有女的,女儿被儿子压榨,为他们付出的例子比比皆是,还有嫁了人之后,媳妇儿被婆家压榨的,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妇联经常处理这样的事物。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女方被压迫到了极点,实在是忍受不了的话,她们很少会向妇联求助的,就算妇联帮忙出头,她们更多要求的,也是希望男方以后对她们好点。

  像是魏淑芬这样子孤注一掷,拼尽全力跟对方硬杠的人少之又少。

  虽然现在的魏淑芬看着娇娇怯怯的,仿佛很害怕的模样,但是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情,李芳雯就觉得,这个小姑娘恐怕没有她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

  这是个有谋算的姑娘。

  当然,李芳雯并不讨厌这样的女孩子,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孩子若是太过单纯善良,也就只有被欺压的份儿了,所有的心机手段,不过是被压迫太久之后,催生出来的求生本能罢了。

  想到这里,她的声音变得更加轻柔了起来:“魏淑芬同志,你放心吧,我们就是过来了解情况的,一旦确认你这边的情况属实,领导会魏耀光欠你的钱给你的。”

  说着,李芳雯指了指一旁坐着的钱贵修,笑着说道:“还没介绍,这位是财务科的干事,他是过来负责统计的。”

  至于统计什么,李芳雯没说,但是她觉得魏淑芬应该是明白的。

  果不其然,魏淑芬确实明白李芳雯是什么意思,她面上露出了犹豫之色来,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将自己藏在包里面的一堆证据全都拿了出来。

  “我能找到的收据都在这里,这边还有一个小账本,上面记录了我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给他钱的。”

  李芳雯有些意外:“你还记录了这些?”

  魏淑芬点了点头:“我的记性不好,害怕把事情忘记了,做完了之后,就顺手记下来了。”

  事实上这个小账本还是魏淑芬搬家之后,在箱子底部发现的,她一开始以为是小姑娘的日记本,结果后来才发现,那并不是日记本,而是那个小姑娘记账用的本子。

  本子上面清清楚楚地记录了她赚的每一笔钱的来路,为每个哥哥花的钱也都记录在上面,包括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她是因为什么将钱给了自己的哥哥。

  也就是在看到这个账本之后,魏淑芬才猛然发现,自己对原来那个小姑娘的了解似乎有些浮于表面了。

  那个小姑娘并不像是书中所描写的那样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事实上书中关于魏淑芬这个炮灰的描写,基本上都是从她的几个哥哥口中描绘出来的,他们那几个人,又能说魏淑芬这个妹妹什么好话?

  而魏淑芬穿越而来后,虽然有小姑娘的记忆,但是她毕竟不是那个真正的魏淑芬,就算有原主的记忆,在她不主动回忆的时候,那些记忆也不会太深刻。

  小姑娘的一生对于她来说,就等于是看了一场电影,虽然知道里面的故事情节,但更多具体的内容,就需要她自己去发现了。

  这个账本就是魏淑芬发现的,而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账本,魏淑芬才想到了许多之前并未深思的事情。

  看来那个小姑娘也并不是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哥哥们打算,她有自己的小心思,或许一开始记录下这些内容的时候,她只是单纯的记录,不过后来的时候,她的心态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当然,这只是魏淑芬的猜测,原来的那个小姑娘已经不在了,她究竟在想些什么,魏淑芬不得而知。

  不过魏淑芬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她做的这些事情,那个小姑娘若是知道了,也一定会开心的。

  原主只有小学文化,认识的字有限,不会的她就写拼音,但是魏家兄弟几个的名字,她还是写得非常清楚的。

  李芳雯先接过了本子翻看了起来,当看完这个本子上所写的东西之后,李芳雯的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转手就将本子交给了钱贵修。

  “钱会计,这本子应该不是作假的。”

  魏淑芬才十六岁,她若是有那个脑子作假,也不会被自己的哥哥压榨了那么多年了。

  钱贵修接过了本子,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十几分钟后,他将这个厚厚的本子给翻完了,看着魏淑芬的目光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

  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可怜,她的那个大哥魏耀光不是人,其他的五个哥哥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你辛苦了。”

  钱贵修是个不善言辞的,好半天之后,方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魏淑芬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觉得还好。”

  说着,她的语气变得低沉了下去。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哥哥污蔑我投机倒把,我是不打算闹的,毕竟那是我的亲哥哥,他把钱还给我也就没事儿了,哪知道他居然会那么做。”

  钱贵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接着就拿出算盘开始噼里啪啦计算了起来。

  李芳雯在一边询问着魏淑芬一些事情,她老老实实回答了,并没有一丝一毫撒谎的意思。

  时间过得很快,钱贵修很快就将所有的账全都统计了出来。

  事实上魏淑芬花在魏耀光身上的钱不止四千一百一十块,依照账本上的记录,他至少从魏淑芬这里拿走了四千八百块。

  “一九七六年十月,你给了魏耀光六百块,这笔钱你怎么没有找他要?”

  钱贵修冷不丁地开口问了一句。

  魏淑芬愣了一下,面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她眨了眨眼睛,嗫喏地开口说道:“我忘记了……”

  钱贵修的眉头皱了起来,觉得这个理由有些说不过去。

  六百块可不是什么小数目,魏淑芬为什么会特意没提这六百块?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只是钱贵修实在不擅长与人交流,他觉得这笔钱有问题,但是魏淑芬不承认,钱贵修就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了。

  李芳雯明白钱贵修的意思,她脸上挂上了笑容,语气变得比之前更加温柔了许多。

  “淑芬同志,我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你这次既然想要给自己讨一个公道,那为何要刻意忽略这六百块钱呢?”

  魏淑芬咬了咬嘴唇,面上的抗拒之色更加明显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