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4章 第 34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到底是个小姑娘,她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有问题,李芳雯敏锐地察觉到,这六百块被魏淑芬隐瞒下来,肯定是有缘故的,要不然她不会特意隐瞒下这笔钱来。

  怕魏淑芬有顾虑不说,李芳雯的声音变得越发轻柔了。

  “淑芬,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你这次到县里来,是豁出去了想要为自己讨个公道的,既然如此,咱们为什么不把一切都说明白了?”

  见魏淑芬还是犹犹豫豫的不肯说,李芳雯继续说了下去。

  “现在县里头已经成立了专项调查小组,你想要拿到自己的钱,就必须要将一切都交代清楚,你若是有所隐瞒的话,我们也帮不了你。”

  “毕竟现在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这回只是我们来找你,你若是全都说了,就能把自己给摘出去,但如果你有所隐瞒,我们后续查出来什么,你觉得自己之前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

  李芳雯摆出了一副为魏淑芬好的模样,语重心长地说道:“淑芬,你可不要因小失大啊,若是真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我们也帮不了你。”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魏淑芬的神情,见她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惶恐之色,像是被自己给吓到了似的,李芳雯起身走到了魏淑芬的跟前,伸手就将她的手包裹在了自己的大手之内。

  明明屋子里还带烧着炉子,但是魏淑芬的手却凉得吓人,显然是被李芳雯之前的话给吓到了,看到她这样,李芳雯的心柔软了下来,她的手热烘烘的,有她的手握着,魏淑芬的手很快便暖和了起来。

  “淑芬,我们都是来帮你的,你难道不想早早拿到钱吗?”

  或许是这句话终于触动到了魏淑芬,她面上露出了纠结的神色来,许久之后,魏淑芬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小声开口说道:“我说,可是,如果我说了,你们会不会就不把钱给我了?”

  说着,魏淑芬抬起头看向了李芳雯,漂亮的杏眼里面蓄满了泪水。

  “如果我说了,那笔钱你们保证会给我吗?有我可以不要那么多,给我一半,不,给我三分一就好了……”

  眼看着魏淑芬越说声音越低,眼泪似乎也再也控制不住,从她的眼角处滑落了下来。

  小姑娘这么一哭,原本身上那稍显尖锐的气质瞬间被冲淡了,现在的她就好像是个小刺猬似的,那些张牙舞爪竖起来的尖刺看似厉害,可其实不过是她自己为了保护自己竖起来的铠甲罢了,轻轻一碰,她便露出了自己柔软的肚皮来。

  这姑娘也太乖了,李芳雯甚至觉得自己刚刚威胁她时候说的那些话有些过格了,只是话说都说了,现在想要收回来也不可能了,李芳雯暗自叹了一口气,声音倒是比刚刚更加柔和了。

  “淑芬,我们这里是政府单位,不是啥土匪窝,只要查明真相,证明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一定会将你的钱一分不差还给你的,所以为了你,也为了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你还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

  一旁的钱贵修也跟着说了一句:“是啊,魏淑芬同志,你今天闹了这么大的阵仗,难道就甘心因为这六百块钱,而失去拿到所有钱的机会吗?你这个账本的情况,我们肯定会汇报上去的,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就算是想帮你,也是没有法子隐瞒的。”

  在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配合下,魏淑芬终于被说动了,她的头低垂了下去,露出了一截光洁的脖子。

  “这笔钱确实是我给我大哥的……”

  七六年的时候,因为高考还没恢复,高中毕业之后的魏耀光便离开了学校,那会儿他没有回家,只是说自己要在县城里找一份工作,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能留在县城。

  只要有魏淑芬在,魏耀光在不在家,其实魏家的兄弟几个并不在意,毕竟他这个大哥只是占了个名头,也不会真做啥对弟弟妹妹有力的事情,在不在家其实没啥区别。

  等到七六年十月中旬的时候,魏淑芬不放心魏耀光,去了县城一趟,结果就见到了一个十分落魄的魏耀光。

  他上学的时候魏淑芬一直供养着他,在学校里有吃有喝,万事儿不要操心,自然也就养得壮壮实实的,但是出了学校后,他没好意思要魏淑芬的钱,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工作,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整个人的模样自然就发生了变化。

  魏淑芬看到他这个样子很是心疼,于是便劝说着魏耀光让他回家去。

  “哥,家里有房子有地的,有我在,咱们总不会缺吃的,工作啥的不着急,咱们回去在想法子好不好?”

  然而魏耀光这人,又怎么会听魏淑芬的话呢?甭管魏淑芬说些什么,反正魏耀光怎么都是不愿意回去的。

  魏淑芬没有办法,只能随了魏耀光去了,她给魏耀光留了些钱,就准备回家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魏耀光突然就开口找魏淑芬借钱,而他一张口,就是要六百块。

  “小妹,我找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只是我现在没本钱,也没法子和人合伙,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钱?我保证,只要我赚到钱了,立马就会连本带利地还给你。”

  那会儿因为魏耀光高中毕业,魏耀宗也上了师范学校,学校那边儿有补助,魏淑芬也攒下了一些钱来。

  但是这六百块钱对于那个时候的魏淑芬来说,仍旧是一笔巨款,把这钱拿出去了,家底儿也就彻底空了。

  魏淑芬没有同意,而魏耀光却以死相逼:“小妹,我是真没办法了,我向来聪明,你若是让我一辈子庸庸碌碌地在乡下种田,我肯定是不愿意的,如果未来就是那样子的,我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

  他说得认真,看他那副样子,若是魏淑芬不同意,他铁定是要自杀的。

  万般无奈之下,魏淑芬只好同意了,她将全部的家底儿全都给了魏耀光。

  之后魏耀光就离开了,一连好几个月都没有回来,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三月份了。

  跟上次见面相比较起来,魏耀光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他的精神状态不多,魏淑芬以为他赚了钱,然而询问的时候,魏耀光却说钱都给陪光了。

  “小妹,对不起,我原本是想着以小博大,若是这一笔能赚了,六百块就会变成一千八,我不想你这么辛苦的。”

  “小妹,把你的钱都给陪光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要打要罚,我全都认了,等以后我有钱了,肯定会还给你的。”

  一下子赔了六百块钱,魏淑芬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魏耀光也说了,他做的那笔买卖,也不是一定能成的,他们回来的路上出了事故,货物全都被人劫了,他们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小姑娘是个心软的,六年前她只有十岁,虽然那六百块钱是她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以为靠着这些钱,她好歹能轻松一些,谁知道一下子就被魏耀光给陪光了。

  但是向来骄傲的魏耀光都已经低头认错了,那丢了的钱也找不回来了,魏淑芬还能如何?除了捏了鼻子认下来之外,她也没有办法。

  之后魏耀光就一直都没有再找魏淑芬要钱了,似乎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魏淑芬原本还有点不舒服,后来也就烟消云散了。

  再后来,高考恢复的消息传了出来,七七年的高考是在冬天举行的,魏耀光顺利考上了大学,一直嘴硬说自己可以养活自己的魏耀光,又开始找魏淑芬诉苦。

  他以退为进,明明考上了,但是却以没钱为由头,说自己要留在乡下种地。

  单纯的魏淑芬怎么愿意让自己考上大学的大哥留在乡下?她告诉魏耀光钱的事情她会想办法,让魏耀光不要担心。

  “只是之前那六百块已经被我大哥给赔光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也攒不够八百块,所以,我只能去卖血……”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魏耀光的话,魏淑芬也不会去悬崖峭壁上摘草药去卖,虽然每次摘到的珍贵草药都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但那完全是拿着自己的一条命去拼的,有好几次她顺着绳子爬上来的时候,发现绳子已经磨断了一半儿,如果她没有及时上来,恐怕会摔得粉身碎骨,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来。

  所以哪怕这个很赚钱,魏淑芬也很少去靠卖草药赚钱,魏耀光上大学之后,每个月都要三十块,虽然钱不少,但是她辛苦一些,也是能赚得到的,毕竟除了大哥之外,其他的几个哥哥需要的钱算不上多,她完全可以支撑得住。

  只是后来魏耀光毕业之后处处都需要花钱,大哥二哥四哥先后结婚,三哥也要去上大学……这一笔一笔的都是大花销,魏淑芬无奈之下,只能去摘草药换钱。

  他们从来都没有问过魏淑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魏淑芬觉得,除了魏耀光之外,其他兄弟几个应该并不知道魏淑芬是去拿命换钱的,毕竟老二和老四加起来也就只花了魏淑芬八百块,魏耀光一个人就从她的手中撬走了将近五千块。

  这笔钱,魏耀光也是瞒着其他兄弟几个的,虽然他没有特意交代,但是魏淑芬也没有告诉其他兄弟几个……

  这些都是属于原来那个小姑娘的回忆,魏淑芬并不觉得原来那个小姑娘愚蠢不会反抗,她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都是这样的——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有哥哥在,魏家才能繁荣昌盛,他们家全都要靠她哥哥支撑起来,只有她的哥哥在,魏家才会好。

  所以哪怕魏淑芬是家里最小的,所有好吃好喝的,也要紧着自己的哥哥来,这是打从她有记忆开始,就烙印在她脑海中的印记。

  后来魏妈妈去世的时候,拉着魏淑芬的手,让她要好好照顾好六个哥哥,一定不能让他们吃亏受委屈,她一定要好好把他们给养育大。

  “淑芬,你的力气那么大,养活你几个哥哥很容易的,他们跟你不一样,他们是魏家的希望,你一定要好好养活他们,如果你不肯的话,我就算死了也闭上不眼睛。”

  魏妈妈临死之前死死抓着魏淑芬的手,明明都已经快死了,但是她枯瘦的手指却迸发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大有魏淑芬不答应,就永远不放开的意味。

  “妈妈,我会照顾他们的,我答应你。”

  魏淑芬不忍心让魏妈妈难过,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反正她自打有记忆开始,就一直都在照顾几个哥哥了,以后再照顾他们也没什么的。

  第二年,魏爸爸也去世了,他临死之前甚至让魏淑芬跪下发誓,要一辈子照顾自己的哥哥们,要好好养育他们,要让他们出人头地,否则的话,她就不得好死。

  “你天生力气大,老天爷给你这样的力气,就是为了让你养育自己哥哥的,要是你不答应,我就算死了,也会变成厉鬼回来找你的。”

  八岁的魏淑芬跪倒在魏爸爸的面前,她看着躺在床铺上那个瘦成了一把骨头的男人,对方也在看着她,他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对待自己孩子的感情,看着她的时候,就像是看一个活着的工具似的。

  小姑娘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魏爸爸在她松口同意的那一刻合上了眼睛。

  之后便是漫长的八年时间,魏淑芬无怨无悔养育着自己的六个哥哥们,哪怕几个年长的哥哥已经成家立业,他们依旧像是水蛭一样缠在她的身上,一口一口喝着她的血。

  诉苦其实也是有技巧的,在现代社会浸淫那么久的魏淑芬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在说那六百块的时候,魏淑芬时不时地会穿插一些回忆,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遭遇告诉面前的这两个人。

  她知道自己之前那样大张旗鼓来找魏耀光要钱的做派虽然管用,但却很容易让人认为她盛气凌人,是个工于心计,不好相处的人。

  就比如宋章耘和王长水他们,魏淑芬明显可以感觉到他们对待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太对。

  人们往往都是同情弱者的,经历越惨,越会让人产生同情,不过如果这个弱者并不符合他们心里面的预期时,他们就会产生别的想法,甚至认为这个弱者会被坑害,也有他自己的原因——毕竟这世界上很多人都会要求这个弱者做一个完美受害者。

  魏淑芬现在做的,就是在扭转这个刻板的印象,当然,她并不需要把自己塑造成多么可怜软弱,她要做的,就是让能做主的人明白,她之所以会反抗,之所以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是不得已为之。

  听完了魏淑芬的话之后,此时李芳雯和钱贵修两人的脸色全都变了,显然对她的遭遇很是同情。

  李芳雯更是忍不住将魏淑芬给抱在了怀中,她恨恨地说道:“淑芬,你做得没错,你那个哥哥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她不是傻子,并不相信魏耀光说的,他把那六百块钱都赔光了的事情,依照李芳雯看,魏耀光怕是利用那六百块钱大赚了一笔,但是却不愿意将本钱还给魏淑芬。

  也正是因为得了好处,他才又找魏淑芬要了八百块——毕竟上大学哪里需要那么多钱?包括后来他要生活费,上班之后要钱去走关系,甚至结婚也从魏淑芬那里要钱……

  他很有可能食髓知味,利用那些钱来去做其他的生意,否则的话,他家里怎么能有一万五千块?

  这样的心机手段简直令人作呕,魏淑芬可是他亲妹妹,他就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用命换钱给他?甚至在妹妹清醒过来找他要钱的时候,反口咬了自己的妹妹一口?

  魏淑芬将脸埋在李芳雯的怀中,哽咽着开口说道:“那我大哥他会不会有惩罚?”

  “他毕竟是我大哥,如果不是因为他做得太过分了,我也不会这样的……”

  “李主任,你能不能帮我大哥说说话?那六百块,或许他也不是去干投机倒把的事儿了……”

  “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我的钱罢了,我不希望我大哥有事情……”

  见魏淑芬到这种地步了还想替魏耀光说好话,钱贵修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李芳雯使了个眼色,将他要说的话给拦了下来。

  “这件事情我们会查清楚的,你别太担心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