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5章 第 35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钱贵修也跟着在一旁说道:“我们是公家单位,肯定不会随便冤枉人的,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

  魏淑芬听到这话,突然就从李芳雯的怀中挣脱了出来,她咬了咬嘴唇,面上露出了纠结的神情来,许久之后,她方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说道:“我能问一下,我大哥他会有什么惩罚吗?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那六百块也不一定是拿去做别的了……”

  眼见着到了这个时候,魏淑芬还是要帮魏耀光说情,李芳雯满脸不赞同地说道:“淑芬,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替他说话呢?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不是他恰好被野猪给撞了,今儿被审问的人是你,他会帮你说话吗?”

  魏淑芬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头却垂得更低了。

  而李芳雯看到魏淑芬这副样子,不由得心软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开口说道:“可是,那到底是我大哥……”

  李芳雯扶着魏淑芬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他是你的大哥不假,但是就凭着他做的那些事情,就不配当你哥哥。”

  “还有,”李芳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了下去:“倘若他真做了犯法的事情,那肯定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究竟真相如何,还是要交给公安局的同志们去调查的。”

  魏淑芬低下头去,像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结果似的,李芳雯又安慰了魏淑芬几句,见她的情绪彻底稳定了下来,李芳雯这才松了一口气。

  “淑芬,我和钱会计还有事情要做,那就先离开了,要是今天处理不完,我们会安排你住宿的,你放心就好。”

  魏淑芬点了点头,仍旧有些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来,李芳雯安慰了她一会儿,这才跟着钱贵修一起离开了。

  等到两人离开了魏淑芬所在的办公室一段距离后,李芳雯的一张脸瞬间耷拉了下来,她恨恨地说道:“那个魏耀光瞧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这么个东西,魏淑芬那么听话懂事,他怎么舍得伤害她的?”

  钱贵修倒是比李芳雯的情绪好一些,他淡淡地开口说道:“这有什么?这样的人咱们见的还少吗?只要利益够,什么血缘亲情,对他们来说都是可以抛弃的。”

  这世界上自私的人可真不少,之前他们负责办理知青回城手续的时候,有不少知青不是为了回城,什么都可以抛下吗?

  当初他们为了能在乡下过得好一些,在乡下娶妻生子,但是有了回城的机会之后,立马就选择抛弃自己的妻子或者丈夫。

  而这其中,又以考上大学离开的知青闹得是最多的。

  “上个大学,倒是把他的心都给上脏了。”

  有些人学习文化,是为了更好充实自己,而有些人就算是学了更多文化,也掩盖不了他们骨子里的肮脏龌龊。

  钱贵修低低地开口说道:“这次事情闹出来后,再有大学生过来,恐怕就不会像是之前一样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要知道随着高考重新开放,第一批的大学生陆陆续续被分配下来了,他们这样的政府单位,可是接收了不少大学生。

  因为他们学历高,文化素质不错,一进来,那待遇就不一样,最近这两年来,单位来了有五个大学生,而给他们的待遇,也比其他那些勤勤恳恳从下面升上来的人要好上许多。

  差异太大了,私底下自然也就有了摩擦龃龉,不过大家都知道分寸,大面儿上也不会有什么的。

  只是那些大学生分配来了之后,一直勤勤恳恳工作,倒是让人找不到什么错处来,双方倒是一直相安无事。

  不过这一回可不一样了,魏耀光可以说是新来的大学生里面最出色的一个,不但工作认真负责,能力也十分出众,加上他还有粮食局副局长女婿这个身份,以后肯定的地位肯定不会低。

  而且他们也发现了,上面的领导似乎挺重视这些大学生的,给他们安排的职务都在十分重要的部门,等历练几年,说不定会予以重任。

  像是李芳雯和钱贵修这样的,都是从下面的乡镇升上来的,之前那些特殊的年月并不太重视学历之类的,只要有能力,都能升上来,不过现在风向似乎变了。

  李芳雯拍了拍钱贵修的胳膊,开口说道:“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先把我们调查到的情况汇报上去吧。”

  钱贵修点了点头,二人没有继续多说什么,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魏耀光家中有大笔的现金,作为魏耀光的岳父,许德恩自然也被牵连到了,县委书记直接下了命令,停了许德恩的工作,让他配合调查,而许德恩的妻子温秀云,女儿许温馨,他们同样也被停了工作。

  为了确保许德恩不在调查期间毁灭可能存在的证据,他被安排在单位里面住着,没过多久,温秀云和许温馨二人也被带到了单位这边儿来。

  温秀云是在百货商场当办公室主任的,今天她正在上班途中,就被人带到了县政府这边儿来,带她来的人并没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说等见到了许德恩之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她被带过来的时候,许德恩和许温馨二人早就已经在了,当温秀云发现一家三口都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她脸上的不安之色也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温秀云不安地开口问道,而许德恩黑着一张脸说道:“问你的好闺女,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结果全被她给毁了。”

  许德恩好不容易才当了粮食局副局长,他只等着宋章耘调走,自己就能转正当局长了,为了早日达到目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勤勤恳恳,丝毫不敢懈怠,结果就因为许温馨死活都要嫁给魏耀光,现在一切全都被毁了。

  虽然领导跟他说,是暂停他的工作,等到事情调查清楚了,就会恢复他的职务,可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许德恩清楚自己这辈子都摘不掉前面那个副局字儿了。

  一朝事业被毁,许德恩没有对许温馨动手,已经是他涵养好了,现在他根本一句话都不想跟自己这个不省心的闺女说。

  然而许温馨只是捂着脸呜呜呜地哭,多余的话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温秀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直觉告诉她,这事儿怕是非常棘手了。

  魏耀光住院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调查组的人暂且并没有到医院去对魏耀光进行调查——反正他现在受伤躺在医院里,等到他们调查完其他的东西,在去找他询问也不迟。

  不过虽然暂时没有人去询问魏耀光,但是医院那边儿还是安排了两个人,防止有人和魏耀光通风报信。

  调查不是一天就能出来结果的,魏淑芬被安排进了县政府旁边的招待所,当然,她这边并没有派人守着,但是魏淑芬每次下楼到大堂的时候,坐在后面的服务员都会询问她几句,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是魏淑芬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即便发现了不对,魏淑芬也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老老实实地告诉那个叫李晓丽的服务员,自己出去做什么,几点回来等。

  当然,为了少点麻烦,魏淑芬是不会到处乱走的,顶多就是到隔壁的饭店买点吃的之类的。

  住进招待所的第二天就是冬至,魏淑芬准备去隔壁饭店吃饭的时候,李晓丽从柜台里面拿出了一个饭盒递给了魏淑芬。

  “淑芬同志,今天是冬至,要吃饺子的,这是我妈妈包的饺子,酸菜猪肉馅儿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她递过来的那个饭盒可不小,魏淑芬下意识地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去隔壁饭店吃就行了。”

  然而李晓丽却快步来到了魏淑芬的面前,抬手将饭盒塞进了她的手中:“你别跟我客气了,今儿是冬至,还是要吃家里包的饺子,我妈的手艺挺好的,你尝尝,保管吃了还想吃。”

  魏淑芬身材高挑,因为常年劳作的缘故,她的皮肤被晒成了小麦色,不过因为一直吃不饱的原因,她虽然长得高挑,但是却瘦得厉害,身上穿着的衣服有着很大的空余,瞧着就像是个麻杆儿套着块儿布似的。

  李晓丽很心疼她,便忍不住想要对她好些。

  魏淑芬推辞不过,只能接受了对方的好意:“晓丽姐,谢谢你。”

  李晓丽朝着魏淑芬笑了笑,变戏法似的拿了一瓶醋出来,然后将其递给了魏淑芬:“你蘸着醋吃,味道会更好些。”

  酸菜馅的饺子果然如同李晓丽所说的一样,味道好得很,魏淑芬很快就吃完了,她将饭盒都清洗干净了,这才拿回来送给了李晓丽。

  经过这一番交谈,两人之间的关系亲近了不少,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魏淑芬大部分的时间都会下来在大堂里和李晓丽聊天。

  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底了,招待所这边儿住的客人很少,李晓丽也不忙,每天都能和魏淑芬聊不少的事情。

  她问的最多的,就是魏淑芬在家的事儿。

  “淑芬,你八岁开始就养活自己的六个哥哥,还一直供着他们上学,你可真厉害,我认识的好多人都没有你这个小姑娘厉害呢。”

  魏淑芬笑了笑,说道:“我的力气大,能当壮劳力用,自然就能赚到钱了。”

  “再说了,这年月,只要肯卖力气,又豁得出去,总是能赚到钱的。”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魏耀光太过贪婪的话,魏淑芬养活其他的那五个哥哥,其实花费不算太大,她的力气本就大,又能去修水库什么的,政策变化之后,她还能上山去打猎,下河摸鱼,赚钱的法子可一点都不少。

  别的不说,头些年石料厂那边儿要从山上往下运石头,运五百斤石头就能给一块钱,其他人一次顶多能运个一两百斤,山路难走,一来一回就得要花费两个多小时,撑死了一天也就只能赚个两块钱。

  但是魏淑芬力气大,走山路如履平地,人家背一趟的时间,她能背两趟,而且一次她就能背五百斤的石头,这样一天她就能赚个四块钱。

  这些事儿魏淑芬也没瞒着,都告诉了李晓丽。

  “你可真辛苦。”

  李晓丽满脸同情地开口说道,能苦成这个样子的,她到今为止也就只见过魏淑芬一个。

  “那你的那些哥哥们对你好吗?”

  魏淑芬笑了笑,倒是没有在李晓丽的面前说他们的不是:“还行吧,要说坏倒是也没有多坏,就是大概这些年习惯了被我照顾,一时间也改变不了这种习惯吧。”

  李晓丽抱了抱魏淑芬,小声说道:“你真可怜,你放心吧,以后你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魏淑芬笑了笑,满脸憧憬地说道:“能过上正常日子我就满足了……”

  等到阳历年前两天的时候,李芳雯和钱贵修两人再次找上了魏淑芬。

  “魏淑芬同志,经过我们的调查,你所说的一切属实,领导们一致决定要将属于你的钱还给你。”

  说着,钱贵修就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子拿了出来,然后将袋子推到了魏淑芬的面前。

  “这里是四千一百一十块,你要不要数一数?”

  县里头最终决定还给魏淑芬的钱是四千一百一十块,七六年被魏耀光拿去的那六百块钱,到底还是没办法还给魏淑芬。

  当然,那笔钱无法拿回来,魏淑芬早就有所预料了,所以她也没有觉得失望之类的。

  接过钱后,魏淑芬面上难掩喜色,不过最后她想起了什么,怯怯地开口问道:“那我大哥他……”

  钱既然会给魏淑芬,那就代表魏耀光那边儿肯定是查到了些什么,否则的话,这笔钱是不会轻易还给魏淑芬的。

  李芳雯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有细说:“你大哥的事情,县里面会处理的,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淑芬,你现在可以回家去了。”

  见对方似乎不想谈及魏耀光的事情,魏淑芬便没有继续问下去,不过她也不想带着这四千多块回家去,于是便拜托了李芳雯和钱贵修跟她一起去供销社把这笔钱存起来。

  厚厚的几沓钱,最终变成了薄薄的一张存折,魏淑芬将存折收好,告别了李芳雯和钱贵修之后,便回启程回村儿去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