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6章 第 3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与此同时,调查小组的人也来到了魏耀光所住的病房之中。

  病房里的魏耀光情绪有些不太对,那天护士跟他说,许温馨回家拿衣服了,很快就会回来了,然而最后来的人并不是许温馨,而是许德恩的秘书刘青云。

  那个时候魏耀光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但是刘青云却说,温秀云生病住院了,许温馨需要到那边儿去照顾温秀云,所以许德恩才让他过来照顾一下魏耀光的。

  听到这话之后,魏耀光一开始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刘青云是许德恩的秘书,两人也挺熟悉的,许德恩让刘青云过来照顾他,完全能说得过去。

  他问了一些温秀云的情况,刘青云说她就是小毛病,很快就能出院了,许温馨很快就能过来了。

  只是过了两天之后,魏耀光就察觉出来不对劲儿了。

  县里头总共只有两家医院,一家中医院,一家县医院,他在县医院住院,这里的条件相对而言比较好一些,大家伙儿基本上都会选择到县医院来住院。

  中医院那边儿就要差上许多,不过胜在价格便宜,很多人也会选择中医院治病。

  如果温秀云真生病了,那么按理来说,她应该是在县医院住院的,怎么会去了中医院?许家又不缺钱,不说别的,凭着她的身份,也不会自降身价去中医院。

  可假如是住在县医院的,县医院拢共就只有五层了楼,耽误许温馨过来吗?她怎么一直不来看他?

  刘青云解释道说温秀云的病情很严重,已经转到市里的医院去了,许温馨跟着过去照顾了,就连许德恩都请假去了市里头。

  魏耀光暂时是相信了这番话,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他心里面始终弥漫着些许不安来,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似的。

  十二月三十日,魏耀光正在病床上喝着粥,结果病房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三个穿着蓝色袄子的人从外头进来了。

  “我们是县里调查小组的……”

  魏耀光交友广泛,在县政府里头和不少人都认识,甭管是哪个部门的,都能说得上话,不说关系多好,但至少是个脸熟。

  来的这三个人魏耀光也认识,他们分属于三个不同的部门——城建局,商业局,以及督察局。

  魏耀光认识他们,但是却并不如何熟悉,他们的关系还没好到自己住院了,这三个人就要一起过来看的地步。

  “赵干事,王干事,孙干事,你们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魏耀光压下心中慌乱的情绪,笑着开口跟他们打招呼。

  然而那三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他们面容严肃地看着魏耀光,直接开口说道:“魏耀光同志,我们收到群众举报,你涉嫌贪污受贿,经过调查,我们确实在你家中发现来源不明的巨额资金,还请你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对方的话一说出来,魏耀光整个人都懵了,饶是他心机深沉,此时也有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露出了慌乱的神情来。

  “我是冤枉的,几位同志,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魏耀光第一反应就是辩解,同时脑子里也开始飞速地思考了起来——究竟是谁做的?

  是谁举报他的?还有所谓的巨额资金到底是多少?他们发现了他的钱吗?

  不可能的,那笔钱藏得那么隐秘,就连许温馨他都没有告诉,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笔钱藏在哪儿,就算有人到他家里去,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也很难发现他藏起来的钱。

  很快魏耀光就知道自己太天真了,他藏在家里的钱被发现了,甚至他在衣柜深处做的暗格也被发现了。

  调查组的人对魏耀光的家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有了沙发藏钱的先例,所有有可能的地方全都被搜查了一遍,最后他们又从衣柜的暗格里面发现了两万块钱。

  算上之前从沙发里面找到的钱,他们一共从魏耀光家里面搜出了三万五千块。

  当看到那一沓沓钱的时候,去搜查的同志们全都被镇住了——魏耀光只是粮食局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干事,就算他的老丈人是粮食局的副局长又如何?粮食局虽然有油水,但是他们这些人顶多是福利稍微好那么一些,谁能像是魏耀光这样,在家里藏了三万五千块的现金?

  若不是怕这事儿闹得太大不好收场,县领导已经让公安局的同志介入调查了,当然,调查组的人现在已经查出来一些眉目了,虽然不知道魏耀光具体是怎么操作的,但是根据他们查到的证据,魏耀光绝对脱不了关系。

  现在他们就要对魏耀光进行审讯,希望他可以配合调查,如果他不配合的话,这桩案子将会移交给公安机关。

  赵干事没等魏耀光把话说完,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魏耀光,你不用继续装模作样了,我们从你家里搜出了三万五千块,你敢说这笔钱不是你藏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只是我们内部进行调查,若是你不配合的话,这件事情将会移交给公安机关……”

  他们竟然把自己藏起来的钱都找到了!

  魏耀光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额头上的冷汗飞速地往下流淌,现在这个时候,任凭他说破了天也没有用,家中找出了巨额资金,他必须要让这笔钱过了明路。

  可偏偏这笔钱还真不是那么干净的……

  魏耀光原本想着,等再过两年,局势彻底稳定了下来,他在想法子把这笔钱过了明路,这两年他就老老实实待着,不再做那种危险的事情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笔钱竟然被发现了!

  魏耀光恨毒了那个举报他的人,若是自己知道对方谁谁,肯定不会放过他。

  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法子做,当务之急,是从现在的困境之中挣脱出去。

  魏耀光的脑子飞速运转了起来,思考着各种摆脱困境的法子,而他脸上则还是带着茫然无措的表情,努力为自己辩解着……

  不过可惜的是,有那三万五的现金在,就算魏耀光舌灿莲花,说破了大天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他。

  要人相信他?可以,先说说那三万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就凭着这来路不明的三万五,就足够将魏耀光钉死在的耻辱柱上,让他再也翻不了身。

  从县城到桃源村并不算太远,骑自行车的话,需要二十几分钟,走路需要四十分钟左右,魏淑芬的运气不错,刚出了县城就碰上一个赶着驴车要回去的老伯,她搭了个顺风车,回到了桃源村。

  魏淑芬没进村子,而是先回了自己的家。

  一个多礼拜没回来,原本收拾的挺干净的家里头落了一层的灰,屋子里面因为门窗紧闭,散发着一种闷壳味儿。

  魏淑芬先把窗户打开了通风,然后麻利地开始打扫起了卫生来,等收拾好了之后,已经快中午了。

  家里吃的不少,魏淑芬简单做了一碗棒子面糊糊,洒了些红糖在上头,美美地吃了一顿。

  虽然这几天在县城住的是招待所,吃喝啥的都不错,但是老古话常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甭管招待所再好,也是比不上自己家的。

  魏耀光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定性了——在这个年月能弄到一万多块钱,魏耀光的屁股铁定不干净。

  虽然七七年的时候就已经提出了改革开放政策,但是河西省属于北方省份,这边儿的发展相对而言比较慢一些,之前那些年闹的事情余威还在,大家伙儿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很少会有付诸行动的。

  别说是干个体经济了,就连村子集体办厂子的都不多,大家伙儿宁愿苦一点,而已不敢冒险。

  再说了,村子里还有肖贺文这么一个对投机倒把深恶痛绝的村长在,村子里的人更是没有什么胆子去发展经济。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魏耀光竟然有胆子去沾这些东西,尤其他还是政府单位正式员工的情况下,他的胆子可不是一般大。

  政府单位工作的人员不允许从事营利性副业,这条规定很早就有了,魏耀光倒是把这条规定当做放屁,明明还在单位上班,手却敢伸出去捞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当然,因为这条规定的缘故,在□□十年代,很多单位的人选择下海经商,而魏耀光也在八四年的时候,正式从单位里出来了。

  魏淑芬看书的时候,就感觉魏耀光这个人物并没有作者所描写的那位伟光正——但凡一个三观正常的人,哪里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养活六个大男人?

  别的不说,单单是魏耀光上班之后,却还是对家里坐视不理,就能看出他是个什么鸟德行。

  不过这一回他可算是阴沟里翻船了,魏淑芬原本没打算这么早对魏耀光出手的,不过他既然不安好心,想要给她安一个投机倒把的帽子,倒不如让他孽力回馈,被自己做的事情给反噬了。

  至于魏耀光会有什么下场……

  魏淑芬虽然不知道魏耀光做了些什么,但是在家里藏匿了这么多钱,他就算不被枪毙了,也会被抓到监狱里去蹲大牢。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许德恩不计代价地将魏耀光给捞出来,但即便如此,魏耀光也不能继续在粮食局干下去了。

  魏淑芬回想了一下许德恩的样子,并不觉得这样的一个人会为了魏耀光拼尽一切。

  当然,这也不能百分百确定,毕竟这其中还有许温馨这个变数,如果她一意孤行地要跟魏耀光在一起,并且利用她自己女儿的身份来威胁许德恩这个父亲帮忙,许德恩估计也会出手的。

  不过魏淑芬并不担心这些事情,这次的事情甭管最终结果如何,魏耀光不死也要脱层皮,当然,她也是有后招的,既然出手了,那就一定要把魏耀光摁死,让他再没有翻身的可能。

  魏家小院儿现在变得十分冷清,魏耀宗和肖云云这几天一直住在肖贺文家里没回来,魏耀文魏耀武两个则待在学校里没回来,而魏淑芬也搬出去了,偌大的魏家院子里面,就只剩下了魏耀成和李文娟这对夫妻。

  上次闹了一场后,魏耀成他们的小家大伤元气,两口子手里头就只剩下了二三十块,买了口大锅和其他的日用品后,这钱就只剩下了十来块钱。

  相比较之前的日子,那可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就不能比。

  李文娟感觉这样的日子让她觉得很憋屈,连带着肚子也跟着难受了起来。

  “阿成,我肚子不舒服……”

  午饭吃的是棒子面儿粥,这是最近这段日子他们常吃的东西,魏耀成不怎么会做饭,这棒子面粥简单,煮熟了洒点棒子面下去,水开了就能吃,简单方便,魏耀成恨不能一天三顿都给李文娟吃这些。

  一开始李文娟还能温温柔柔地将东西给吃下去,然而几天都是棒子面糊糊,李文娟有些忍不住了。

  要知道魏淑芬之前还没分出去单过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是变着花样做吃的喝的,李文娟从来都没有缺过嘴,现在冷不丁地变成这样,她哪里能受得住?

  等到魏耀成洗过碗筷回来之后,就看到李文娟脸色苍白地躺在炕上,手捂着肚子不断地哼哼着,那样子瞧着似乎十分难受。

  看到她这个样子,魏耀成唬了一跳,他赶忙冲了过去,询问她怎么了。

  李文娟的嘴唇哆嗦了一会儿,喃喃地说道:“阿成,我肚子好难受……”

  魏耀成丝毫不怀疑李文娟的话,见她脸色难看得紧,魏耀成立马弯腰将她给抱了起来。

  “我这就带你到卫生所去让大夫看看,你撑着点。”

  魏耀成抱着李文娟往外头跑了几步,还没踏出门去,就被李文娟给阻止了。

  “不用去看医生,我没事儿,还能忍一忍。”

  然而魏耀成看着她这样子,心里疼得要命。

  “你的脸色都变了,哪里还能忍?别担心,葛医生的医术很好的……”

  李文娟还是摇头:“我真没事儿的,你放我下来休息一会儿,休息一会儿我就能好了。”

  魏耀成看她确实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只好将李文娟抱回去放在了炕上面。

  “文娟,你要是哪儿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见魏耀成如此担心自己,李文娟的心里面觉得十分熨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