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8章 第 3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时肖贺文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他面容严肃地看着魏耀成,语气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魏老四,你应该知道我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我不管别的村子是怎么样的,但是在我们村子里面,我是绝对不允许人搞投机倒把的,一旦发现,我必将严惩,谁说都没有用。”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暗戳戳地想要去搞投机倒把的事情,但是只要被肖贺文发现了,轻则在村子里开大会批评,重则直接送去公安局,没有一个例外的。

  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雷霆手段,导致整个桃源村没有一个人敢去干搞投机倒把的事情,因为大家都知道,一旦事情暴露,肖贺文是不会念什么情谊,通通都送到公安局去。

  前两年送进去的那个,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听说隔壁村子有个人搞投机倒把,因为数额巨大,直接被判了死刑。

  村子里只要开大会,肖贺文都会举例说明投机倒把被发现后会有什么样子的惩罚,用肖贺文的话来说,投机倒把虽然能赚到钱,但同样的,那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一旦发现了,赚来的钱全部被没收不说,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搞投机倒把的下场多么严重,魏耀成应该一清二楚,但他还是过来告诉了肖贺文,哪怕肖贺文对搞投机倒把的人深恶痛绝,此时看着魏耀成的眼神也多了其他的一些东西。

  这人可真够狠的,魏淑芬再如何,那也是辛辛苦苦养活了他们几个八年时间,之前魏淑芬老老实实再家待着的时候,魏耀成什么话都没有说,现在魏淑芬分家出去另过了,他反倒是跳出来了。

  若是真定性投机倒把,魏淑芬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就算不把她给枪毙了,蹲大牢是肯定跑不掉的……

  魏耀成就这么狠?他对自己的妹妹难道没有一丁点的感情么?

  肖贺文心里头有些发凉,看着魏耀成的眼神都不太对了——魏耀光这么做,肖贺文还能理解,毕竟他是县里头的干部,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呢,万一自己的妹妹真去搞投机倒把了,他一个干部,总归是会受到牵扯的。

  但是魏耀成可不同,他又不是干部,就是土里刨食儿的庄稼汉,魏淑芬之前干投机倒把的时候他可没少占便宜,现在居然还跑来告状,是不是有点太过凉薄了?

  要知道打从他上任开始,抓出来的那些投机倒把基本上都是跟他们不对付,或者有仇的人举报出来的,像是魏家这样是由当亲哥哥的来举报,那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的。

  而魏耀成没发现肖贺文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他铿锵有力地开口说道:“村长,这事儿我本来该瞒着的,但是我不能看着她在一条道走到黑,那些搞投机倒把的能有几个好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她得了点便宜,就以为自己真能在这路上混下去了,万一真出什么事情,我们一大家子怕是都要被她给连累了。”

  李文娟还怀着孩子呢,魏淑芬若是真出事儿了,人家找上门来,她一个老条子无所谓,他们这些有家有业的可陪她丢不起那个人。

  肖贺文沉默着没吭声,只是看着魏耀成的眼神却变得比之前更加奇怪了,等到他说完之后,肖贺文这才缓缓开口说道:“这事儿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着她的。”

  魏耀光那次过来的时候,还没有确切的证据,魏耀成这边儿可是提供了大量的证据,从他提供的这些证据来看,肖贺文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魏淑芬真的从事投机倒把了。

  “你先回去吧,我会和村委会商量一下,看看如何处理魏淑芬的问题,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呢,只要以后收手不干了,我们还是要给她个机会的。”

  魏耀成慷慨激昂地说了一大堆,结果最后却听到肖贺文说可能不处罚魏淑芬,他顿时便傻眼了,呆呆地看着肖贺文,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而肖贺文仿佛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似的,继续说了下去:“魏淑芬也是情有可原吧,只要她愿意收手,以后老老实实的,我们就给她一个机会,毕竟她也不容易。”

  魏耀成那副活见鬼的模样肖贺文不是没有看到,但是上一次魏耀光来了一趟之后,他举报魏淑芬搞投机倒把的事情被肖云云给知道了,那丫头成天到晚地跟肖贺文闹,让他不要找魏淑芬的麻烦。

  “我不管,爸,别人搞投机倒把那是为了钱,但是魏淑芬搞,也是为了养活魏家那大大小小的兄弟,她是情有可原的。”

  “我是魏淑芬她二嫂,你是我爹,要是你把她给送进公安局了,旁人知道了以后,背后该怎么说我?”

  “这门婚事儿是你们选的,你们口口声声说魏耀宗是个好的,说魏淑芬这个小姑子勤劳又能干,让我把握住机会嫁给魏耀宗。”

  “还有,我以后要是和魏耀宗有了孩子,要是让人知道他小姑是蹲大牢的,你们还能有面子吗?”

  “你要是去举报魏淑芬,要把她给抓起来,那就我就和魏耀宗离婚,反正我是不可能和一个蹲大牢的人当姑嫂的!”

  肖云云平常还是挺害怕肖贺文这个当爹的,他要是板起脸来训人,肖云云立马就老实下来,不敢继续吭声了。

  但是这一次,肖云云就像是豁出去了似的,成天到晚胡搅蛮缠,就是不让肖贺文对付魏淑芬,肖贺文怎么说都不成,说得重了,肖云云就坐在地上哭,一边哭一边说自己要离婚,不跟蹲大牢的小姑子当一家人。

  肖贺文被肖云云折腾得头疼欲裂,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同意给魏淑芬一个机会。

  虽然肖云云有点胡搅蛮缠,但是有一点肖云云倒是并没有说错——不管怎么说,他们跟魏家都是有姻亲关系的,魏耀光还是县政府的干部,如果家里头真出了一个搞投机倒把的,他们脸上都没光。

  所以这段时间肖贺文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他想的是去和魏淑芬谈一谈,让她别在搞这种事情了,只要事情不传出去,这事儿就能被按下去。

  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在魏耀光跟他说过这事儿没多久之后,村子里头就开始流传开了魏淑芬在搞投机倒把的消息,那些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仿佛亲眼所见似的。

  这些风言风语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的,不过大概因为大家伙儿都觉得魏淑芬那丫头可怜,倒是没有什么人跑到肖贺文跟前说这事儿的。

  没有人来说,肖贺文就只当做自己不知道这事儿,反正这些流言蜚语只要没人去揪着不放,过段时间自然也就销声匿迹了。

  然而肖贺文怎么都没有想到,其他人没有跑到自己跟前来告状,魏淑芬的哥哥竟然跑自己跟前来告状了,还拿了这么多的证据过来,显然是要往死里搞魏淑芬。

  这要是不知道的,怕不是以为魏耀成和魏淑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魏耀成知道了肖贺文不打算追究魏淑芬搞投机倒把的事情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难看,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开口说了一句:“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村子里其他人会不会有意见?”

  毕竟肖贺文之前自己说过,他眼里揉不得沙子,只要搞投机倒把的,他绝对不会轻饶,若是这一回对魏淑芬放了水,其他人知道了,怕是要有意见的。

  “尤其毛家和柳家他们两家,村长,你要是对魏淑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两家知道的话,他们难道会没意见吗?”

  毕竟毛家的小儿子和刘家的大儿子当初一起跑去倒卖电器,可是赚了不少的钱,但是被人举报到了肖贺文这里之后,肖贺文毫不犹豫地将他们给送到公安局去了。

  毛家的小儿子和刘家的大儿子两人都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而那两家也因为这个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

  其他人搞投机倒把就是进监狱,魏淑芬搞投机倒把就是轻拿轻放,甭说她年纪小,当初毛家的小儿子年纪也就十八岁,比魏淑芬就大了两岁,毛家小儿子都得蹲监狱,魏淑芬凭啥不蹲?

  魏耀成知道自己现在这样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肖贺文铁定会认为他心狠手辣的,但是魏耀成也是没法子。

  魏淑芬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她这次手里头攥着那么多钱,肯定是会搞一笔大的,这要是没被发现也就算了,要是被发现了,肯定会把她给拉去枪毙的。

  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魏淑芬,甭管如何,好歹也能给她一条生路不是?

  肖贺文看着满脸倔强地看着自己的魏耀成,冷不丁地开口问了一句:“魏老四,那可是你亲妹子,她从八岁起就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你能一路上到高中,毕业之后还能顺利娶了媳妇儿,这跟魏淑芬脱不了关系,她帮了你很多。”

  魏耀成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不过很快他便又恢复了正常,极为认真地开口说道:“但是欠了她的我已经还回去了,我现在根本不欠她什么。”

  肖贺文:“……”

  在这一瞬间,肖贺文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魏耀成这个人了。

  在他的印象之中,魏耀成一直都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他高中毕业回来之后,就自己种田养活自己,跟村子里人相处的时候,也一直都是一副憨厚模样。

  可是现在,在肖贺文都表示不会追究的情况下,魏耀成却死咬着不放,他这副样子,分明是要置魏淑芬于死地。

  肖贺文仍旧没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却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而魏耀成却像是没看到似的,继续说了下去。

  “如果村长你不管的话,我会去向公安局反应的。”

  这话一说出来,肖贺文猛地抬头看了过去,然而魏耀成却像是没看见似的,继续说了下去。

  “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但是我不能看着她一条路走到黑,我这也是在帮她。”

  肖贺文放在身侧的手握了起来,许久之后,他缓缓地松开了手,面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他静静地看着魏耀成,对方坦坦荡荡地与肖贺文对视着,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他似乎在等待着肖贺文的回答,等待着他做出最终的决定和选择来。

  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之后,肖贺文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放心吧。”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魏耀成点了点头,面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真诚:“我相信村长的人品,那我就回去静候佳音了。”

  说完这番话后,魏耀成也没有多做停留,他朝着肖贺文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肖贺文家。

  等到魏耀成离开之后,肖贺文的脸刷得一下黑了下去,紧接着他便抬起手来,将魏耀成喝过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白瓷茶杯摔在地上,瞬间四分五裂,溅起来的碎片从他的面颊旁边划过,带出了一道血痕来,细密的疼痛感从伤口处蔓延开来,肖贺文脸上阴云密布,那样子像是恨不能将魏耀成活生生扒了皮似的。

  他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气,魏耀成可真是个好样的!

  从肖贺文家离开之后,魏耀成原本紧绷着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想到刚刚在肖贺文家说的那些话,魏耀成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似乎有些使不上力气来了。

  他踉跄着走到一边儿,扶住了一旁的大树,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方才缓和了下来,只是一回想起来刚刚肖贺文看自己的眼神,魏耀成就感觉心里面一阵阵发苦。

  肖贺文是啥样子的性格,魏耀成心里面很清楚,这一次他这么不给肖贺文面子,想必他一定会记在心里头的。

  可是即便如此,魏耀成也不后悔。

  魏淑芬做的事情太过了,为了钱她去搞投机倒把,而且还堂而皇之地把对方给带到家里头来,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话,魏淑芬以后绝对会变本加厉的。

  之前魏淑芬的性格不错,但是现在却全然变了个样子,她变得斤斤计较,变得不再像是她了,眼睛里面除了钱之外,没有任何的血缘亲情,仿佛这些东西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似的。

  而这些变化,都是在她开始投机倒把之后发生的,若是任由着她这样下去,那么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他必须要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之前阻止这一切。

  ****

  这一觉魏淑芬睡得极为舒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魏淑芬懒洋洋地从炕上爬起来,思考了一会儿后,决定到厨房里面做点吃的来犒劳犒劳自己的胃。

  就在她哼着歌烧火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传了过来,魏淑芬听到外头的动静之后,起身过去开门。

  “成飞哥?你怎么过来了?”

  门外站着的人是王成飞,魏淑芬看到他之后,脸上闪过一抹讶异之色,紧接着就把人给让了进来。

  王成飞看着魏淑芬,也没有绕弯子,直接了当地开口问道:“小七,你是不是做搞投机倒把的事儿?”

  这话问得有些奇怪,魏淑芬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随即反问道:“成飞哥,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王成飞点了点头,将这几天村子里的风言风语告诉了魏淑芬。

  “这事儿有些糟糕,我下午的时候还看到魏耀成去了村长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