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39章 第 39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看到谁去了村长家?”

  魏淑芬有些讶异地开口问了一句。

  “魏耀成,你四哥。”

  说着,王成飞继续说了下去:“他从村长家出来的时候,模样瞧着有些不太对,我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随便聊了两句,结果他说话颠三倒四的,像是做了亏心事。”

  王成飞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在魏耀成离开之后,他去了肖贺文家,结果就看到了肖贺文屋子里的一地碎片,而他的情绪也不怎么太好,王成飞旁敲侧击询问了几句,结果从肖贺文口中得知,魏耀成是去告状的。

  至于他告的是谁,肖贺文并没有说。

  但是想到魏耀成刚刚的模样,和气急摔了杯子的肖贺文,王成飞心中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猜测来,通过连蒙带猜,联想到最近村子里的传言,王成飞猜测到了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所以他特意过来看看魏淑芬有没有回来——之前他来过几次,但是魏淑芬家的门始终锁着,她不在家,也不知道究竟跑到哪儿去了。

  听完了王成飞的话之后,魏淑芬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这魏家兄弟的所作所为还真是突破魏淑芬的下限,一个走了,又来一个,这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是不是?

  “成飞哥,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我没有做那些事儿。”

  原主还没真做过投机倒把的事情,倒不是她胆子小不敢做,而是她害怕自己一旦被发现了,会被人给抓起来,到时候她要是被抓了,那几个哥哥岂不是没人养了?

  那小姑娘满心都是自己的哥哥们,结果她的那些跟寄生虫似的哥哥却都不肯放过她,他们是不把魏淑芬祸害死了不甘心是吧?

  王成飞还是很相信魏淑芬的,既然她说没有,那肯定是没有。

  “小七,对不起,这事儿跟我也有关系,有人瞧见了六子过来……”

  这两天刘满生又开着他那十分拉风的拖拉机来了一次,明面上是来找王成飞的,真正目的却是冲着魏淑芬来的,更让人觉得生气的是,他也不知道打哪儿打听到了魏淑芬住在知青所,都没有来通知王成飞一声,就一个人先来了魏淑芬这里。

  拖拉机的声音那么大,他一来大半个村子都能听见了,刘满生又那么大张旗鼓地跑到魏淑芬这里,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最终的苦果不还是让魏淑芬吃了?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变得这么不着调,要是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我也不会把他介绍给你。”

  虽然上次刘满生确实帮了不少忙,杀猪的屠户还有黑市那边的人都是刘满生的朋友,但是如果因为那些钱而给魏淑芬找了麻烦,那还不如当时找别人呢。

  魏淑芬倒是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茬,但是甭管怎么说,这事儿和王成飞也没有关系,魏淑芬自然是不会责怪王成飞的。

  “成飞哥,这不怪你,毕竟你是好心帮我,谁知道他那么不靠谱。”

  对于刘满生的做派,老实说魏淑芬也有些不太高兴,毕竟她一个小姑娘,跟刘满生之间啥关系都没有,他就这么大喇喇地找上门来,丝毫没顾忌她的名声——或许刘满生自己都不知道,他之前跟魏淑芬之间还有那么一点微弱的可能,但是这一出闹出来后,两人的可能就再也没有了。

  “毕竟我一个没权没势没依没靠的小姑娘,而且还刚靠着他得了好处,他觉得自己纡尊降贵,我就得欣然接受,其他的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听到这话,王成飞有些讶异地看了魏淑芬一眼,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想的这么透彻,随即王成飞点了点头,跟了一句:“六子那家伙,当朋友还可以,但是其他的可就不行了,他被家里头惯坏了。”

  刘满生是家里的老六,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们都有大出息,一家子都挺宠着他的,刘满生虽然没被惯坏,但是他的性格也被养得有点问题,他们这些男人们跟他相处,一些小摩擦什么的倒是无所谓,但是魏淑芬不同。

  魏淑芬是个小姑娘,还是个马上就十七岁的小姑娘了,姑娘家和男人本来就不一样,刘满生还拿对男人的那一套对魏淑芬,那肯定是不同的。

  王成飞知道刘满生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他就是觉得魏淑芬人不错,所以想要和她多亲近亲近,然而他却不知道,他自己肆意妄为到底给魏淑芬带来多少麻烦。

  不过魏淑芬倒是不在意刘满生这个人,毕竟有魏家那兄弟六个对比着呢,其他人的坏还真算不了什么,跟魏家这六兄弟比起来,其他的人都快被衬托成圣母白莲花了。

  “你打算怎么办?”

  王成飞看到魏淑芬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稍稍放心下来,随即开口问道:“任由着流言发酵,还是请村长帮忙召开个村民大会澄清一下?”

  魏淑芬看了王成飞一眼,随即摇了摇头:“算了吧,多大点事儿啊,至于开村民大会吗?回头我去找村长聊一聊。”

  “那魏耀成呢?”

  王成飞见魏淑芬丝毫没有提及魏耀成,他没忍住问了一句:“你那个四哥还真是出人意料,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对你这个亲妹妹都没有一丁点该有的同情之意,你难不成就准备放过他了?”

  这样的人,要是他遇到了,揍他一顿都是轻的,不把他整得他妈都不认识,王成飞就不姓王。

  他还以为魏淑芬这又是心慈手软的老毛病犯了,自己哥哥都这么对付她了,她还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看到王成飞眼中那隐约透出来的神情,魏淑芬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我没打算放过他。”

  王成飞继续盯着魏淑芬,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魏淑芬叹了一口气,举起手表示:“我真没打算放过他,至于我怎么做,先卖个关子,以后你就知道了。”

  见魏淑芬确实不像是准备放过魏耀成的样子,王成飞这才放心了下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蠢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应该学聪明一点了。”

  魏淑芬:“……谢谢,我知道了。”

  天马上就要黑了,王成飞也不好长时间待在这里,要是让人看见了,恐怕又要生出什么波折来,又跟魏淑芬聊了一会儿后,王成飞便离开了。

  而魏淑芬在王成飞走了之后,随便弄了点吃的填饱肚子,她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估摸了一下时间,随便做了点吃的之后,魏淑芬就离开了家。

  从肖贺文家里头离开之后,魏耀成就回了家,瞧见缩成一团睡着的李文娟,魏耀成心里头的那点不忍之意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这样的日子本来就不该是李文娟过的,如果不是因为魏淑芬胡乱闹腾,李文娟现在还睡在温暖的被窝里面,娇娇气气地养着胎。

  是他没有本事,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的话,李文娟哪里会遭遇这些?

  更让魏耀成心里难受的是,李文娟醒来之后,明明自己都难受的要命,可却还是柔声细语地安抚着自己,魏耀成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些愧疚之意也随之消散了。

  “文娟,晚上你想吃什么?吃白面疙瘩?白面馍馍?你还是想要吃肉?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保证让你吃到。”

  李文娟闻言,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吃棒子面糊糊也挺好的,晚上就吃那个吧。”

  然而他越是乖巧懂事,魏耀成就越觉得对不起她,李文娟明明说了自己吃这些就成了,但是魏耀成偏生要想法子去给她做好吃的。

  “你等着,我去买些白面回来,保证让你吃上好吃的,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不等李文娟再说些什么,魏耀成亲了亲她的额头,安抚住了李文娟,然后匆匆忙忙离开了家。

  李文娟乖乖在家等着魏耀成,不过他这一去,一直到了天黑下来才回来。

  “文娟,你等急了是不是?我这就去给你做饭吃。”

  魏耀成柔声细语地跟李文娟说了好一会儿话,这才匆匆忙忙去了厨房开始忙活了起来。

  魏淑芬还在家的时候,厨房里的事情从来都不要魏耀成出手,但是自打魏淑芬搬出去后,因为李文娟怀着孕,魏耀成不得不接手厨房里的活计,每天张罗着一日三餐。

  当然,魏耀成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在李文娟说自己吃不下棒子面糊糊之后,魏耀成买白面的时候特意问了一下人家,学了馒头的做法,准备晚上大展身手,让李文娟好好吃上一顿。

  就在魏耀成卖力和面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吱吱吱的叫声,紧接着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到了他的脚腕,魏耀成低头看了过去,发现是几只老鼠绕着他的腿在跑。

  魏耀成唬了一跳,险些叫了出来,手里的和面盆也险些被他扔在了地上,想到这面是好不容易才弄来的,要是真洒了,他非得要哭死不可。

  魏耀成抬脚就去踩地上的那些老鼠,然而这些老鼠跟成了精似的,绕着他的腿转个不停,魏耀成干脆也不管面盆了,撵着这些老鼠往厨房外头跑。

  就在他撵着老鼠到达厨房门口的时候,魏耀成突然听到了轰隆一声巨响,他还没反应过来,厨房便整个塌了下来。

  “啊!”

  魏耀宗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声,然后就被倒下来的泥墙屋顶啥的压在了下面。

  这边儿的动静太大,原本在屋子里面休息的李文娟也听到了外头的动静,她心中一慌,着急忙慌地从炕上下来,因为走得太急,她险些摔了一跤。

  然而等到李文娟出来之后,就看到原本厨房的位置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看到这一幕之后,李文娟愣了一下,她的脸色刷得一下变了,接着便着急忙慌地跑了过去。

  “阿成,阿成!你别吓我啊!!”

  “救命啊,救命啊!”

  李文娟凄厉的惨叫声在夜色之中传去很远很远。

  而与此同时,魏淑芬已经朝着肖贺文家走了过去。

  穿过半个村子,魏淑芬来到了肖贺文家门外,这个点肖贺文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魏淑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起身过去开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在夜色之中显得极为刺耳,听到外头的敲门声后,肖贺文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的魏耀宗,开口说了一句:“耀宗,过去开门。”

  魏耀宗微微一愣,抬头看了肖贺文一眼——他老丈人甭管心里头怎么想,平常对他的态度还是挺不错的,怎么今天连开门这种小事儿都让他去了?

  王招娣看到这一幕,急忙开口打圆场:“当家的,你瞧你说的这是啥话,女婿他上了一天班了,也是累了,开个门而已,我去就成。”

  结果她还没站起来,就被肖贺文给拽下来了:“让他去,在县里头教个学而已,每天能上几节课?累什么累,你去开门。”

  眼见着肖贺文似乎真动了气,魏耀宗也不敢继续坐下去了,只好起身过去开门。

  然而从头到尾肖云云都只是坐在一旁,丝毫没有帮魏耀宗说话的意思。

  肖贺文看着抱着猪蹄啃得津津有味的闺女,只觉得无比心塞——他因为魏家那一摊子烂事儿气得心肝脾胃都疼,晚上一大桌子菜都吃不下去,肖云云可倒好,这胃口好的能活吞了一头牛了。

  “你还能吃得下去?!”

  肖贺文没忍住怼了肖云云一句,啃猪蹄啃得正带劲的肖云云满脸茫然地看向了肖贺文,讷讷地开口说道:“猪蹄这么好吃,我咋吃不下去呢?”

  就算他们家条件好,也不是天天都能吃到猪蹄儿的,一个月能吃一次就不错了,今天去县城玩儿,她好不容易才求了王招娣给她买了两个卤猪蹄,可不得好好吃吃补一补肚子里面的油水?

  肖贺文:“……”

  算了,他就不该跟自家这个蠢丫头说什么的。

  王招娣见肖贺文脸色不太好,赶紧朝着肖云云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再说话了:“吃你的猪蹄吧,别浪费了。”

  听到这话,肖云云乖乖地继续低头啃自己的猪蹄儿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黑着一张脸的魏耀宗带着魏淑芬从外头走了进来:“爸,我家小妹来了……”

  肖贺文没想到魏淑芬会在这个时候过来,他心里咯噔一下,抬头朝着魏淑芬看了过去。

  几天时间不见,这丫头好像长了一些肉,皮肤也比之前白了一些,精神头看起来都挺不错的,瞧她那神采奕奕的模样,估计是遇到啥好事儿了。

  “肖叔叔,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啊?耽误你们吃饭了吗?”

  王招娣不怎么喜欢魏淑芬,听到这话,当即就说道:“那肯定的,你……”

  然而王招娣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肖云云飞快地咽下自己口中的猪蹄肉,然后说道:“小妹,你来啦?我们家今天吃卤猪蹄,可好吃了,还剩了一个,你要不要吃一口?”

  魏淑芬有些讶异地看了肖云云一眼,见她眉宇间都是真诚之色,显然是真心实意邀请她吃猪蹄的,魏淑芬不免有些感慨。

  她上次闹了那么一场,算是跟家里人全都撕破脸了,结果肖云云倒是变得比自己老实安分在家伺候她的时候好多了,难不成她是个隐藏的受虐狂?

  别人对她好,她就作天作地,对她不好,反而性子就变得温善起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