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42章 第 42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说现在魏耀成受伤了,就算是没受伤,他也不敢轻易去找魏淑芬的麻烦,毕竟魏淑芬有一把子的力气,她可能不会对女人动手,但如果自己过去的话,保不齐会被魏淑芬给抓住暴打一顿。

  李文娟咬了咬嘴唇,面上流露出了浓浓的关心之色来:“可是,小妹那边儿以后说不定要嫁到省城去,咱们是不是……是不是不好得罪她呀?”

  她期期艾艾地说了这么一番话,然后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似的,继续说了下去:“小妹以后要是能嫁到省城去,咱们家也能得些好,有这么一门亲戚在,以后怎么也能沾上光的。”

  “更何况,咱们之前也是真沾了小妹的光,她要是有个好去处,咱们心里也不亏了,你说是不是?”

  李文娟突然就说起了魏淑芬的好来了,她知道魏耀成要做些什么,今天去魏淑芬家,也是因为听了魏耀成的话,却探听消息的。

  可是现在,李文娟却改变了想法,她开始劝说起了魏耀成,让他刚过魏淑芬。

  然而魏耀成是个极为执拗的人,李文娟越是这么说,魏耀成越是对魏淑芬反感,更何况他自己也知道,魏淑芬现在对他们这些哥哥存了憎恨之心,若是她一辈子普普通通也就算了,一旦她发达了,势必会对付他们。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彻底绝了她起势的路,要不然真让她发达了,他们这些人不会有一丁点的好日子过。

  当然,这些话魏耀成也不会对李文娟说的,毕竟自己的媳妇儿心地善良,性子也软和,只是得过魏淑芬几天照顾,就把她当成亲妹子一样看待了。

  今天李文娟到魏淑芬家里头,也是他求了好半天,李文娟才松口答应去的,可是自己若是要去县城的话,没李文娟帮忙,他也去不成,所以他只能劝说着李文娟帮自己一把。

  “文娟,话不能这么说,你自己也知道了,魏淑芬做的事情可是要被枪毙的,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她被别人发现了,那就是要抓去直接吃花生米的。”

  “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这样被抓了,她顶多去农场劳改,或者蹲监狱蹲个几年,等到她出来了以后,性子也被磨平了,到时候咱们也能好好对她。”

  “文娟,那是我亲妹子,我怎么也是要想着她好的,去农场劳改,或者蹲监狱,不管如何都比被枪毙了好吧?”

  魏耀成的言辞恳切,仿佛真是如此想似的,李文娟原本还有些犹豫,但是魏耀成说的也有道理——去蹲监狱,或者被发配到农场劳改,不管如何,都是比被枪毙的好。

  “那以后妹妹回来了,咱们一定要心无芥蒂地接受她,不能因为她蹲过大牢,去过农场,咱们就歧视她,你说好不好?”

  看着李文娟的那张漂亮的面孔,魏耀成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毕竟她是我的亲妹妹不是?”

  听到魏耀成亲口这么说,李文娟高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她面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开口夸赞了魏耀成一句:“阿成,你真的是个好哥哥。”

  李文娟的话让魏耀成有些许的心虚,不过很快他就摆脱了这种情绪——没有什么好心虚的,一切都是魏淑芬的错。

  如果不是魏淑芬作妖,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是魏淑芬她自己知法犯法,是她自己做了错事儿,会受到惩罚是她罪有应得,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不过是做了一个人该做的事情罢了,与其让魏淑芬的事情爆开了之后全家都被人瞧不起,倒不如让他自己亲自大义灭亲,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他们魏家也不会因为魏淑芬自己做的事情染上污名。

  县公安局,第一大队。

  最近这两天,公安局这边儿接了个案子,报案人有些特殊,是县一把手的秘书,王长水,让他们调查的是一起倒卖粮库粮食的案子。

  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警方看管了起来,而接手调查的第一大队也开始展开其他方便的调查,因为这起案子,他们连个阳历年都没有过好,白天黑夜都在忙活。

  石河县有一个粮食储备库,它建立在县郊区,这个粮食储备库是五二年的时候就建立了,粮食储备库内总共有两个粮仓,占地面积足有四十多亩,可容纳粮食在四千吨左右,足够五万人吃一年的时间。

  粮食储备库的粮食是作为战备物资储存的,里面的粮食数额必须要维持在一定数值内,之前那些年,因为粮食产量跟不上,两个粮仓从来没有存满过,不过最近这两年粮食产量跟上了,经过计算,两个粮仓应该储存满了。

  然而他们收到王长水的报案之后,去粮库进行调查,让粮库的站长打开粮仓的大门,结果却发现里面的粮食储备竟然还不到三分之二。

  更加让人觉得心惊的是,哪怕剩下的这三分之二的粮食,也大都是在五年左右的陈粮,新粮的占比甚至都不到十分之一。

  要知道这些年石河县内收上来的公粮基本上全都入了粮库,而周围的几个县也没有自己的粮库,收上来的粮食也都入了石河县的粮库内。

  粮库每隔两年是会放陈粮出来的,而去年的时候,粮库才为了容纳新粮,刚刚出了一批陈粮出去,按理来说,粮库内不应该有这么多的陈粮的。

  粮库的站长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将近五十个工作人员也全部要接受调查,但是这些人全都一问三不知,一口咬定他们并不知道粮仓里的粮食为什么会变成陈粮。

  因为这事儿,他们整一大队的公安们忙得脚不沾地,但是调查结果却有些不尽人意,昨天大队长还说了,局长见到他们的调查没太大进度,已经决定要向上级申请人员过来接受调查。

  这是石河县里的事情,如果真寻求外援的话,那他们这些人的里子面子还能往哪儿搁?

  结果就在他们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居然又接到了报案,来人是一对年轻夫妻,说是他们偶然得到消息,今天下午在红星巷那边儿会有人进行违法活动,让他们这些公安过去瞧一瞧。

  根据那对夫妻所言,在红星巷接头的人似乎贩卖的物质是粮食……

  现在这种时候,粮食就是公安局所有人的敏感点,得知有人竟然在这种风口浪尖上贩卖粮食,第一大队立马派出了六个公安去红星巷实施抓捕。

  不过那对过来举报的夫妻也没放他们走,公安局的人将他们两个给留了下来,如果他们所言属实,肯定会有所奖励的。

  来公安局报案的那对年轻夫妻自然就是魏耀成和李文娟了。

  魏耀成扭伤的手脚都还没有恢复,一下地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李文娟都劝说他不要来县城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他们下次还有机会。

  “阿成,既然小妹她沾了这乱七八糟的东西,那肯定不会轻易收手的,咱们静观其变行不行?还有下次机会呢。”

  然而魏耀成却拒绝了李文娟:“不行,这一次他们准备搞一笔大的,能够枪毙的数额,肯定会有不少东西,万一他们干完了之后收手了,那岂不是再也抓不住他们的把柄了?”

  李文娟却还是傻乎乎地说道:“收手了难道不好吗?我们以后就不用继续提心吊胆了,小妹她以后能老老实实过日子不好吗?”

  只是李文娟越是劝说,魏耀成却越是坚持,一定要今天来。

  所以李文娟只能陪着魏耀成一起过来了,又因为他的身体还伤着,所以李文娟只能找了牛车将魏耀成带过来。

  将他们知道的事情告诉公安之后,李文娟满心以为两人这下就能回家去了,哪知道公安虽然答应会派人去查魏淑芬,可却把他们两个给留下来了。

  两个看起来面容十分严肃的公安将他们安置在这间办公室内,那两人反倒急匆匆地离开了,只剩下李文娟和魏耀成两个人待在屋子里面。

  李文娟越想越害怕,面上露出了浓浓的焦躁之色,肚子也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阿成,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给留下来?是不是,是不是他们怀疑我们说的话?可是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啊,他们为什么要困着我们?”

  眼见着李文娟似乎因为进了公安局而乱了分寸,魏耀成赶忙开口安抚着她的情绪:“文娟,你别担心,这可能就是正常流程,你别害怕,咱们两个又没有做错事情,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着的。”

  只是魏耀成的安抚对于她来说却没有什么作用,李文娟依旧感觉到害怕,她起身在屋子里面来回走动着,面上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纠结。

  “阿成,要不然我们和公安局同志说说,就说我们之前南宫错了……那到底是你的亲妹妹,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李文娟还在说后悔,饶是魏耀成很疼自己这个媳妇儿,现在不免也觉得有些烦躁,只是当他抬起头来,看到李文娟那苍白的脸色时,心里的那些烦躁之意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文娟,事已至此,我们现在反口说弄错了,你觉得公安局的同志会放过我们吗?这事儿都到这一步了,咱们等着最终结果就好了。”

  “可是……”

  李文娟还想在说些什么,魏耀成的脸上却露出了恰到好处的痛苦之色来,他哼哼了几声,沙哑着声音说道:“我好疼啊……文娟,你帮我捏捏手腕可好?”

  听到魏耀成说自己身上疼了,李文娟也顾不得什么了,她立马上前,帮着魏耀成揉揉捏捏的,努力想让他舒服一些。

  看着满心都是自己的李文娟,魏耀成心里面暖暖的,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了,他们家被弄走的那些东西就可以全都弄回来了,到时候他就可以让李文娟重新过上好日子了。

  至于被他坑了一把的魏淑芬会遭遇什么,魏耀成却并不在意,反正这一切也不是旁人的错,都是魏淑芬自己贪心,这才造成了如今的一切,她是罪有应得。

  红星巷,魏淑芬拎着两大包东西待在巷子深处,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后,一个穿着黑色袄子的年轻男人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他四下看了看,像是在找人似的。

  没一会儿的功夫,男人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魏淑芬,他脸上顿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然后飞快地朝着她走了过去。

  “小七!”

  魏淑芬闻言,抬头看了过去,看到刘满生的模样时,魏淑芬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现在都已经是冬天了,天儿凉得很,他却穿了一条拖地的喇叭裤,从裤腿紧绷的形状来看,魏淑芬觉得他穿秋裤的可能性不大。

  河西省的冬天还是很冷的,哪怕是初冬,气温也已经到了零下二三度,这人穿一条裤子出来,难道真不怕冷吗?

  刘满生丝毫没注意到魏淑芬的表情不对,他乐乐呵呵地走到魏淑芬的面前,笑得见牙不见眼:“小七,哥要的东西你给哥拿来了吗?”

  魏淑芬见刘满生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来,随即笑着回答道:“拿来了,六哥,要不你先看一看?”

  然而刘满生却朝着魏淑芬摆了摆手,面上的笑容变得比之前更大了:“不用了,你办事儿六哥我还能不放心吗?你把东西交给我吧,我帮你处理,至于钱的话,等事情办好后再说。”

  见刘满生这么好说话,魏淑芬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就在她准备把放在地上的那两大包东西给刘满生的时候,突然有几个穿着公安制服的人冲了出来。

  “举起手来,我们是县公安局的!”

  刘满生的反应贼拉快,他立马将手高高举了起来,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反抗的意思,见魏淑芬像是被吓到了似的动也不动,刘满生赶忙说道:“小七,举起手来,别让公安同志们误会。”

  魏淑芬闻言,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她乖乖地把手举了起来,跟刘满生站在了一起。

  为首的年轻公安示意其他的同事看好魏淑芬和刘满生,而他则快速走到那两个大包跟前,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然而等到两个大包打开了之后,却发现里面根本不是报案人说的是什么粮食之类的,一个包里面是一大堆的棉花,另一个包里面,则是玉米棒子和些稻草杆子。

  原以为抓了个大鱼,结果现在却弄了个乌龙出来,张友明顿时愣住了,他不信邪地把两个包都给翻了一下,结果却没有在里面找到哪怕一粒粮食,他们难道弄错了不成?

  看着张友明在包里面不停地翻找着,一副不信邪的模样,似乎非要从里面找出些其他的什么东西来似的,魏淑芬赶忙说道:“公安同志,你能不能别在乱翻了?我的棉花和玉米棒子都快被你翻烂了,要是弄坏了,以后可就没法子用了。”

  张友明检查过后,发现里头确实没啥其他的东西,他脸上的神情顿时变了,深吸了一口气后,张友明转头看向看举着手站在那里的魏淑芬和刘满生,毫不客气地开口问道。

  “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两个怎么会在红星巷接头?”

  这审问的语气让刘满生觉得不痛快了,开口嚷嚷道:“啥叫接头?我们这是正大光明来往好不好?”

  “正大光明来往用得着跑到红星巷来吗?这里位置可是挺偏僻的,你们在哪儿不能把东西交接了,非得选在这里?”

  要知道红星巷可是在县城边缘位置了,这里距离粮库并没有多远,而且位置有些偏僻,周围住的人家并不多,平常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个人选择了这么一个地方,公安局的人当然怀疑他们有问题了。

  更何况去报案的那两个也说了,他们偷听到的消息,那人可是说了,他们这次搞的是大买卖,一旦被发现了,那可是要被枪毙的。

  能被枪毙还是小事儿吗?所以他们便以为这次真能抓住暗中倒卖粮食的人——就算不是什么大鱼,那起码也是牵涉进其中的小虾米。

  然而他们到这里之后,确实抓到了人,结果两人根本没交易啥粮食之类的东西,包里面装的居然是棉花和玉米棒子?

  交换这两种东西,用得着跑到这个地方来吗?用得着说这种明显会让人误会的话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