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43章 第 43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浓浓的难过之色来:“公安同志,我会在这儿给六哥东西,也是迫不得已的,毕竟只有这里安静,不会被其他人看见,也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张友明拧着眉头看着魏淑芬,这个小姑娘身材高挑,看起来有一米七,身上穿着半新不旧的红色袄子,腿上是黑色的呢绒裤子,脚上则是一双同色的棉鞋,她的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若是从后头看,瞧着就跟个男孩子似的。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瞧都不可能是参与到偷卖粮食案里的人,可是今天来的那两人又言之凿凿地说他们交易地点就在这里,难不成是弄错了?这两人只是误入这里?

  思及此,张友明的脸色登时变了,若是他们两个不是来交易粮食的,而是弄错了的话,那么真正的人会不会被他们给吓跑了?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们可就犯了大错了。

  “你们两个还真是!”

  张友明想要发火儿,然而这事儿严格说起来和他们两个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显然也不知道这里有人会进行交易,可能一切都是巧合了。

  当然,这事儿也不能怪张友明弄错了,毕竟来报案的人说了,过来进行交易的人是一男一女,这两人又恰巧在这个时间到这儿来了,说的话还极其容易引人误会,种种原因加起来,就导致了如今这样的局面。

  “张恒,乔顺义,你们到其他地方查一查,张国庆,李昌龙,你们扩大一下搜索范围!”

  至于魏淑芬和刘满生他们一人,张友明也没有放过——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会不会是放在明面上的诱饵,让公安局的人以为他们才在这里进行交易的人,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则是躲在暗处伺机而动。

  张友明安排了其他人去周围查探,但是他却留在这里守着魏淑芬和刘满生,当然,他也不是在这边的傻站着,而是询问他们两人,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问题来。

  然而他们两个人的回答却是天衣无缝,好像他们跑到红星巷这边儿来,真的就只是来交换这两样普普通通的东西。

  魏淑芬脸上的无奈之色更浓了,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开口说道:“公安同志,我都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我是请六哥帮我做床棉被的,至于这些棒子芯,是我拿来给六哥让他烧炕用的。”

  张友明还是那个问题:“县城那么大,你们在哪儿见面不好,为什么非要选在红星巷这种偏僻所在?”

  对方一直逼问个不停,魏淑芬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情来,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似的,不过她这个样子,落入张友明的眼中,却恰恰是她隐瞒真相的证据,张友明立马开口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是不是你隐瞒着什么秘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对公安撒谎,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得起的。”

  张友明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面相却长得有些凶,当他板起脸来的时候,那副样子甭提多吓人了,魏淑芬似乎被张友明给吓到了,眼睛里面瞬间涌出了泪水来。

  见小姑娘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张友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他却不得不继续摆出一副凶恶的样子。

  “我不敢……因为我要是在县城里面和其他男人见面,要是被我的哥哥们看见了,他们会出去到处乱说话,会认定我在水性杨花勾搭人,他们会教训我的。”

  张友明怎么都没有想到,魏淑芬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回答,他顿时便愣在了那里,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而魏淑芬开了口后,之后便越说越顺畅了。

  “我家里没有厚被子了,今年是个寒年,我好不容易弄到点棉花,就想让六哥帮我的忙,给我做一床被子出来……这些棒子芯是我特意给六哥的辛苦费。”

  一旁的刘满生也跟着说道:“是啊,小七她太难了,她那几个哥哥根本就不干人事,除了会欺负她,败坏她的名声之外,没有其他的用处,小七不敢在外头跟我见面也是正常的。”

  虽然这两人说的情真意切,瞧着不像是说谎的模样,但是张友明也并没有相信他们的话,在公安局待的时间长了,可是见惯了那些满嘴跑火车的人,所以他并没有轻易相信这一人的话。

  派出去的几个公安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已经吧附近都搜索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也没有找到其他有嫌疑的人,唯一抓到的,就只有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个人。

  张友明只是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将这两个人给放走,因为刚刚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万一这两人过来,只是口头交涉一下,真正的交易要换在其他的时间,或许现在的一切都是障眼法,只是为了麻痹他们的神经,让他们疏忽大意,把大鱼给放了。

  魏淑芬和刘满生被带到了公安局去,当然,魏淑芬拎着的那两个大包也一并带了过去。

  刘满生欲言又止,不过看着魏淑芬那镇定的模样,刘满生最终还是决定要相信魏淑芬。

  魏淑芬和刘满生被分别关到了审讯室里面来,负责询问魏淑芬的是个年轻的女公安,她长着一张十分和善的面孔,笑容和蔼可亲,很容易就会让人放下防备。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家住在哪里?”

  女公安的名字叫杨淑云,说话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温温柔柔的,与其说是在审讯,倒不如说是在和魏淑芬拉家常。

  魏淑芬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叫魏淑芬,今年十七岁,我家住在桃源村。”

  魏淑芬?

  听到魏淑芬的名字之后,杨淑云有些讶异,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似的,不过杨淑云没有多想什么,而是依照自己的步调继续询问着魏淑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魏淑芬的审问也进行到了尾声,从目前审讯过后的结果来看,她并没有什么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大门被人敲响了,杨淑云朝着魏淑芬笑了笑,交代她在这里好好待着,自己则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的人是负责审讯刘满生的人,正是刚刚把魏淑芬和刘满生带回来的张友明。

  “张副队,出什么事儿了吗?”

  杨淑云虽然瞧着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但是她的观察力很敏锐,她是和张友明差不多一前一后进入公安局的,两人相处了三年多的时间,对彼此还是十分了解的。

  所以看到张友明的表情,杨淑云就知道事情不太对。

  张友明点了点头,也没有绕弯子,直接说道:“粮库总负责人刘满祈是刘满生的大哥。”

  杨淑云愣住了,眼睛瞬间睁大了:“你说真的?”

  张友明点了点头:“是的,我听到他说自己的名字之后,便问刘满祈跟他是什么关系,他说是他大哥。”

  原本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件事情一出来,却让人产生了怀疑。

  红星巷距离粮库并没有多远,刘满生和魏淑芬偏偏又出现在那里,而且还有认证证明他们两个要在红星巷进行不法交易。

  这也太巧合了吧?

  他们公安局现在正在调查的就是粮库粮食失踪案子,结果就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刘满生就撞上来了,如果说没关系的话,那是不是有些过于巧合了些?

  但是他们查了粮库所有工作人员,并没有发现他们家中有来路不明的巨额财产,而且他们分别对那些人进行了审讯,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至于刘满祈,是他们最先排除怀疑的对象。

  刘满祈家里可算是根正苗红,他的父亲是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团长,退伍之后被分配到石河县做了副县长,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现在偏偏就出了问题,刘满祈真就是清白无辜的吗?

  张友明的眉头皱得很紧,他个人倾向于刘满生有问题,但是杨淑云和魏淑芬接触过后,却觉得那个小姑娘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要将这件事情汇报给陈队长。”

  杨淑云点了点头:“你去吧,我在去跟那个叫魏淑芬小姑娘聊一聊。”

  说完这番话后,一人就分开了。

  杨淑云重新回到了审讯室,她面上带着笑容,温声询问起魏淑芬和刘满生之间的关系,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有什么关系。

  魏淑芬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之后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问了一句:“杨姐姐,我能问问你吗?你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的?是有人跟你们说了些什么吗?”

  杨淑云听到这话,眼神闪了闪:“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魏淑芬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我觉得,干出这事儿来的,除了我哥哥应该也没其他人了。”

  “你的哥哥?”

  杨淑云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说?你跟你的哥哥关系不好吗?”

  魏淑芬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说道:“是啊,我跟我哥哥分家了,我们分家的时候闹得不怎么太好看,他们有些恨我,我大哥污蔑过我,其他几个哥哥也是对我横眉冷对的,我四哥还说过,要让公安局的人来抓我。”

  杨淑云的眼睛眯了起来,她察觉到了不对,感觉公安查案的方向好像有些出错了。

  “所以,到底是不是有人跑到公安局说了些什么?”

  看着魏淑芬的样子,杨淑云缓缓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只是正好查一件案子,所以才过去的。”

  听到杨淑云的话后,魏淑芬松了一口气,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喃喃地说道:“幸好不是我哥哥,看来是我多想了,不过想来也是,到底是我亲哥哥呢,就算如何憎恨我,应该也不会恨我恨到要让我蹲监狱吧?”

  杨淑云顺着魏淑芬的话问了下去:“你要是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你哥哥还能让你蹲监狱吗?公安也不会无缘无故抓一个好人的。”

  魏淑芬点了点头,回答道:“可不是嘛,但是我的哥哥一直都觉得我在搞投机倒把,之前我养活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倒是没说啥,但是我不乐意养活他们了,他们就觉得我赚的钱都是搞投机倒把弄来的。”

  电光火石之间,杨淑云终于清楚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魏淑芬这个名字耳熟了——她姐姐在县政府上班,前几天的时候,她姐姐跟她说过,县政府发生了一件大事儿,有个人乡下来的小姑娘把她哥哥给告了。

  听说这事儿闹得挺大的,杨淑云听姐姐杨淑玉说,粮食局的局长在副局长女婿家发现了两万五的现金。

  而公安局这段时间之所以这么忙,也是因为他们顺着粮食局副局长女婿这条线,查到了粮库那边儿的问题。

  那个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婿似乎是叫魏耀光,而那个告发了他的人就是他的妹妹,名字就叫魏淑芬。

  杨淑云面上的表情有些微妙,觉得天下应该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但偏生凑巧就凑巧在,那个来报案的人就叫做魏耀成。

  魏耀光,魏耀成,这名字一听就是两兄弟,魏淑芬也是姓魏,还透露了这么多的信息来,难不成她就是那个间接扯出了粮库案子的魏淑芬?

  “魏淑芬,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你跟魏耀光是什么关系?”

  魏淑芬愣了一下,随即老老实实地回答道:“魏耀光是我的大哥。”

  得,她还真是那个魏淑芬。

  杨淑云不相信魏淑芬搞投机倒把,毕竟如果魏淑芬真做了那种事情,当初也不敢跑到县政府门口大闹一场,虽然他们公安局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但其实大家伙儿心里面还是挺感激那个叫魏淑芬的姑娘。

  毕竟如果不是她大义灭亲,牵扯出了魏耀光做的事情,粮库的事情恐怕还会被死死瞒着,这可是一起大案,粮库的粮食本来就是战略储备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近几年他们已经没有再发生过战争了,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战略储备粮的重要。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不管在什么年代,战略储备粮都是极为重要的,这些人竟然敢打战略储备粮的主意,简直就是老虎头上拔毛,活得不耐烦了。

  杨淑云让魏淑芬好好休息着,而她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审讯室,去了魏耀成和李文娟一人休息的办公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