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45章 第 45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文娟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仿佛胆子很小,一边说一边哭,泪水哗哗地往下流淌,模样看着甭提多可怜了。

  然而姚荣光却并不是那容易被人迷惑的人,李文娟的演技确实挺好的,但是有些事情,过犹不及,她演的有些太过了,就显得虚假了起来。

  当然,这种演技还是能骗得住傻子的,比如说魏耀成,直到现在他都还觉得自己的老婆是个单纯无辜,胆小如数的女人呢。

  公安局的审讯自然有一套不为外人知的法子,李文娟自以为聪明,之前的所作所为也确实证明了她那一套确确实实有用。

  然而若是在公安局的时候继续玩儿她那一套,便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可是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那些专业骗子的演技可比李文娟的好多了,她那一套,在这里是行不通的,问出真相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来。

  杨淑云审问到一半儿之后,突然就起身离开了,审讯室里面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对魏淑芬进行审讯,或许是因为杨淑云对他说了些什么,对方对待魏淑芬的态度还是挺不错的。

  审讯进行了很长时间,中午吃饭的时候,公安同志还给魏淑芬送来了吃的,这边的伙食还是挺不错的,满满一海碗的面条,上面铺着好几块红烧肉,色泽诱人的红烧肉泛着油汪汪的色泽,瞧着就让人感觉到胃口大开。

  魏淑芬一大早就被带过来了,在审讯室待了三个多小时,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端起碗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不过虽然吃饭的动作挺快的,但是却一点都不显得粗鲁,反而让人感觉她吃得很香甜,只是瞧着她吃饭,就感觉自己的胃口也好了起来。

  坐在魏淑芬对面的乔顺义忍不住说道:“你难道就不害怕吗?”

  魏淑芬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地问道:“我害怕啥?”

  乔顺义指了指魏淑芬身后那几个大字:“这里是公安局,你都被带到这里来了,还有胃口吃饭?”

  魏淑芬何止有胃口?她那胃口简直大得惊人,一大海碗的面条吃干净了之后,她还有些意犹未尽,理直气壮地将碗往到了乔顺义的面前。

  “我还吃。”

  这年月大家伙儿肚子里都没啥油水,饭量都挺大的,当然,因为条件不允许,就算饭量大,想要吃饱饭,也因为客观原因没法子吃饱,每天能吃个三分饱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也就是最近这段时间,魏淑芬开始敞开了胃口吃——当然,因为害怕吃得太多伤胃,魏淑芬顶多就吃个八分饱,这一大海碗的面条,还真不够她吃八分饱的。

  “公安同志,再来一碗呗?”

  看着魏淑芬的样子,乔顺义扯了扯嘴角,默默地出去给魏淑芬重新盛了一碗面条,路过隔壁审讯室的时候,他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跟魏淑芬一起被带回来的刘满生一碗面条都还没吃完,吃饭的样子跟上刑似的,他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人跟人还真是不能比,刘满生这才是被带到公安局里的人该有的模样,魏淑芬怎么就跟个异类似的?

  魏淑芬抱着第二海碗面条吃得欢快,她当然不害怕了,毕竟她又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儿,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受害者,这就是例行调查,再等等她就能走了。

  不过说起来,这免费的饭就是香,她还想再吃一碗……

  乔顺义竟然奇妙地看懂了魏淑芬脸上的表情,他沉默了一瞬,然后说道:“没了,你再要也没有了。”

  浪费粮食是可耻的,食堂那边儿的饭每次做的都要少一些,去得迟了,就只能自己想法子了,而魏淑芬这一碗面,还是他去的及时弄到的,再晚个几分钟,就算是魏淑芬想吃,他也没那个本事弄来。

  魏淑芬叹了一口气,有些可惜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你难道还没吃饱?”

  乔顺义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忍不住问了一句,哪知道魏淑芬却点了点头回答道:“就吃了个六分饱吧。”

  乔顺义:“……”

  这么两大碗的面条都够他吃饱了,魏淑芬居然只是吃了个六分饱,她这胃是怎么长的?

  两人的你来我往聊着天,乔顺义没把魏淑芬当成是犯人,就跟普通朋友似的先聊着,魏淑芬的姿态也很放松,笑着回答了对方的所有问题。

  另一旁刘满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是实实在在地被审了三个多小时,吃过饭后饭碗一收,就又继续了下去,他感觉自己吃下去的食物都卡在食道里头,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偏生这个时候负责审问他的公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审问,刘满生感觉自己胃里面的那些食物开始消化不良了。

  好在刘满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之所以和魏淑芬见面,就是为了帮她做棉被,甭管公安怎么问,他的回答始终都一样。

  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魏淑芬和刘满生二人终于被放了出来,走出公安局大门的那一刻,刘满生感觉到自己的两条腿似乎都不受他自己控制了,要不是因为魏淑芬就在一旁站着,刘满生觉得自己肯定会跌坐在地上的。

  “这一天还真的是跌宕起伏,我估计老长一段时间都不想走这条路了。”

  反反复复说同一件事情,同一个问题,刘满生现在脑子里面都是公安问他的那些话,根本没有法子好好思考。

  魏淑芬看着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刘满生,面上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来:“六哥,对不起啊,都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四哥过来诬告我,你也不会被牵扯到这种事情之中。”

  甭管在什么年代,进公安局都不是什么好事儿,虽然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光是应付那些审讯,他们就得掉一层皮。

  刘满生闻言,这才反应了过来,他赶忙朝着魏淑芬摇了摇手,急声说道:“我没事儿的,不管如何,这事儿是怪不到你的,你那哥哥简直太不是东西了,等回头我一定要找机会套麻袋揍他一顿。”

  刘满生是真不知道魏淑芬的哥哥为啥能畜生不如到那种地步,他上头三个哥哥两个姐姐,自己是家里头最小的孩子,他打小性格就不好,经常闯祸,几个哥哥做的最多的就是帮他收拾烂摊子。

  饶是如此,他的几个哥哥姐姐们对待他的态度却始终没变化过,他们对他是极好的,从小到大,刘满生一直都被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宠着的。

  他想不明白,自己这样的性格都能被哥哥姐姐们宠着,怎么魏淑芬那么听话,还费心费力地把自己的哥哥们给供养了出来,就得到她哥哥们样的对待?

  刘满生知道魏淑芬遭遇了些什么,他因为对魏淑芬起了兴趣,特意找王成飞询问过,对方一开始还不乐意告诉他,但是架不住他的死缠烂打,最后还是将一切都告诉了刘满生。

  知道魏淑芬的遭遇后,刘满生更是心疼无比,所以这次知道魏淑芬找自己帮忙之后,他立马毫不客气地答应了下来,虽然因为帮忙自己也被弄到了公安局去,但是刘满生却一点都没有责怪魏淑芬的意思。

  “你也真是太惨了,你那些哥哥简直不是人!”

  刘满生气得骂了起来,要不是顾及着魏淑芬是个小姑娘,他估计还能骂出来一些更难听的话来。

  “六哥,今天麻烦你了,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这个点国营饭店应该已经开业了,魏淑芬想请刘满生吃一顿,算是自己对他赔罪,毕竟今儿的事情,刘满生是被自己给连累到了,赔罪是应该的。

  然而刘满生却朝着魏淑芬摆了摆手:“行了,还是我请你吃吧,你真是倒霉到家了,我有哥哥姐姐疼,你遇上了一堆只会坑你的哥哥们,你可比我惨多了,看在你这么惨烈的份上,我请你吃饭,安慰你一下。”

  魏淑芬倒是也没矫情,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至于欠了刘满生的情,魏淑芬以后会还上的。

  刘满生很快就带着魏淑芬去了国营饭店,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国营饭店的服务员都认识刘满生了,见他过来,立马招呼着他坐下。

  不过当看到刘满生带着个眼生的小姑娘来,那个服务员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变:“满生哥?这位女同志是谁?我怎么没见过她?”

  魏淑芬还真不是什么十六岁的小姑娘,这个长着一张圆脸的服务员说的话带着些刺儿,对自己也流露出了若有若无的排斥来,很显然,她在意自己和刘满生之间的关系。

  刘满生笑着说道:“菲菲,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你没见过也正常,你去跟老孙说,让他帮忙做盘红烧肉,再上两盘饺子,素菜有啥炒啥,我不挑的。”

  那个被叫做菲菲的服务员磨蹭着不怎么愿意离开,刘满生似乎完全没察觉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似的,见她杵在旁边没走,刘满生抬头看着对方,有些奇怪地问道:“菲菲,你咋还不去?是老孙不在吗?”

  陈菲菲的脸色一黑,脸上的表情险些没挂住,她咬了咬牙,开口说道:“不是,孙师傅在,我这就去跟他说。”

  孙福峰是这家国营饭店的大厨,他生得胖墩墩的,性子和善,人也负责,每天饭店一开张,他就过来了。

  虽然孙福峰带着两个徒弟,但是他不像是其他厨师似的压榨自己的徒弟,反倒会让他们多多练习,而他自己则处理一些本来该徒弟做的事情。

  陈菲菲进来的时候,孙福峰正在刮鱼鳞,听到黑色皮鞋敲击在地上的声音之后,孙福峰抬头看了过去。

  “菲菲,你怎么了?是谁给你气受了?瞧你这小脸蛋,都气得变形了。”

  孙福峰比陈菲菲大了三十岁,对方的年纪都能当他女儿了,他对陈菲菲还是挺好的,一照面,他就看出陈菲菲的心情不好。

  面对着孙福峰,陈菲菲也没隐瞒什么,她不高兴地说道:“满生哥带了个小姑娘过来,看来是要请人家吃饭的。”

  孙福峰是认识刘满生的,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两人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要不然刘满生也不会直接称呼他为老孙。

  “带了个小姑娘过来?”

  孙福峰倒是来了兴趣,他可是知道刘满生是个什么性格,这家伙瞧着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是因为家教严格,倒是真做不出什么不靠谱的事情来,别的不说,在男女关系上肯定是没问题的。

  过去刘满生经常到自己这里来吃饭,每次带来的都是男同志,今天怎么会带来个女同志过来?

  “我去看看。”

  孙福峰说着,让自己其中一个徒弟过来刮鱼鳞,自己准备到前头看看。

  陈菲菲见状,不高兴地说道:“孙叔,你到底是哪边儿的?”

  孙福峰明明知道自己对刘满生有意思,现在居然还要去看那个疑似她情敌的姑娘,这是把她往哪儿放?

  更何况那个姑娘留着一头跟男人似的短发,身材也是前后一码平,个子都有满生哥高了,两人站在一起,一时间还看不出来谁高谁矮。

  刘满生怎么会喜欢上那样的一个姑娘?肯定是她自己死不要脸缠着刘满生的。

  要是孙福峰出去,那岂不是给了那个死丫头面子,让她更加不知道好歹了?

  孙福峰看到陈菲菲的模样,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自己之前也不是没有撮合过陈菲菲和刘满生,但是刘满生对陈菲菲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直言自己把陈菲菲当做亲妹妹,让孙福峰不要再提这事儿了。

  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姑娘家可能会被男人感动,最终心软嫁给对方,但是男人的话,可比姑娘家心硬多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甭管对方多好,就是不可能在一起。

  陈菲菲在强求。

  只是当着陈菲菲的面儿,孙福峰不好多说什么,他笑了笑,开口说道:“那个,我老长时间没见到满生了,正好去看看他,我有点事儿要跟他说。”

  跟陈菲菲打了个哈哈后,孙福峰赶忙走了出去,生怕陈菲菲在拦着自己胡搅蛮缠。

  陈菲菲没有跟出来,孙福峰松了一口气,然后快步朝着不远处的刘满生走了过去。

  魏淑芬一开始是背对着孙福峰的,不过很快她察觉到身后脚步声朝着这边儿过来了,魏淑芬下意识地回头看了过去。

  当看到那个大步朝着这边儿走过来的人时,魏淑芬愣住了,总觉得那个胖胖乎乎的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孙福峰已经走了过来,他对着刘满生笑了笑,开口招呼了一声:“满生,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可是有老长时间都没有过来了。”

  刘满生笑呵呵地说道:“老孙,过来坐,给你介绍个朋友。”

  这个点来吃饭的人很少,现在更是只有刘满生这一桌,孙福峰也不怕别的,很快就在刘满生的对面坐了下来。

  刘满生指了指自己对面坐着的魏淑芬,笑着给双方做了介绍。

  当听到刘满生说着个长得跟弥勒佛似的男人叫孙福峰的时候,魏淑芬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人眼熟了。

  面前的这个人是魏淑芬的大舅舅。

  魏淑芬的妈妈叫做孙福雪,是家里头的老二,她上头还有个哥哥,名字就叫做孙福峰。

  孙福雪病重的时候,孙福峰来过几次,魏淑芬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见过孙福峰的。

  不过这人是个重男轻女的,对魏淑芬的六个哥哥都挺好的,但是对待魏淑芬这个唯一的外甥女,却不怎么太喜欢,孙福雪也跟魏淑芬说过,孙福峰不喜欢小姑娘,而且他脾气暴躁,火气上头容易打人,让魏淑芬不要往孙福峰跟前去。

  这话魏淑芬相信,因为她曾经亲眼见过孙福峰和孙福雪争吵过,虽然吵了些什么魏淑芬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当时孙福峰那凶神恶煞的模样,魏淑芬牢牢地记住了。

  所以每次孙福峰到家里头来的时候,魏淑芬都会躲出去,吃饭的时候也是躲在灶房里头吃,从来都不上桌去。

  后来孙福雪死了,孙福峰来的次数便少了许多,到魏大山去世之后,他就只在丧礼上出现过一次,后来两家就断了联系。

  距离魏淑芬最后一次见孙福峰已经八年多的时间了,倒是也难怪她认不出孙福峰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