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46章 第 4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孙福峰最后一次见魏淑芬的时候,她还是个八岁的孩子,八年的时间过去了,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个小外甥女。

  女大十八变,十六岁的魏淑芬和八岁时候的她长得并不相似,所以孙福峰第一眼并没有认出她来。

  直到刘满生介绍了她的名字,孙福峰才从脑子里找出与她相关的记忆。

  “你是小七?”

  孙福峰登时便睁大了眼睛,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魏淑芬一番,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十分感慨地说道:“你跟小时候长得不太像了。”

  但其实在孙福峰的记忆里面,关于魏淑芬的印象也并不太深,妹妹还活着的时候,孙福峰每次去,总是见不到魏淑芬的面儿,后来妹妹去世了,孙福峰去魏家的次数就少了,到魏大山去世,他就再也没有去过魏家了。

  虽然几个大外甥私下里会跟自己联系,毕竟他们都在县城上学,自己也是在县城住着,一个月总能见那么一两次。

  但是在这八年的时间里面,魏淑芬始终都没有来见过他。

  虽然孙福峰心里面知道这其中有其他的原因在,但未免也觉得魏淑芬太过凉薄了些,因为小时候的事情就记恨到现在,对他这个舅舅也不理不睬。

  她的气性倒是大得很。

  孙福峰心中闪过各种想法,但是面上却并没有流露出来,他朝着魏淑芬点了点头,那张胖乎乎的面孔上露出了憨厚慈爱的笑容来。

  对于这个舅舅,原来的那个小姑娘并没有什么恶感,毕竟两人接触并不多,后来魏大山去世后,孙福峰再也没有上门过,小姑娘听村里人说过,这年月谁家日子都不好过,魏家七个孩子,孙福峰估计是害怕这些外甥们赖上他。

  所以哪怕知道孙福峰家在什么地方,哪怕知道孙福峰是国营饭店的大厨,日子过得不错,那个小姑娘也从来都没有去找过孙福峰。

  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向来只会为其他人考虑,而她自己的需求,却被她自己无限压制住了。

  “舅舅好,这么多年不见,舅舅越来越富态了。”

  这年月人人都吃不饱,基本都是瘦条条的,也就孙福峰在饭店干大厨,别的不说,嘴上是不缺的,这才养了一身的肉出来,而他这一身的肥肉,恰恰也是过得好的证明——要是肚子没油水,也长不起来肉不是?

  刘满生听到魏淑芬叫孙福峰舅舅,他登时便愣住了,目光在魏淑芬和孙福峰的身上来回绕了几圈,试图看出他们两个的相似之处——人家都说外甥多像舅,魏淑芬和孙福峰两个长得也一点都不像啊,这俩人能有关系?骗鬼呢吧?

  刘满生这人,心里想着什么,嘴上一秃噜,就把心里面想的话说了出来。

  “老孙,你居然是小七的舅舅,我咋从来都没听你说过?”

  刘满生记得孙福峰有挺多外甥的,两人认识之后,孙福峰不知道跟他炫耀了多少次,说他的那些外甥们一个个的都贼拉会读书,个个都是能当状元的料,他吹自己的外甥不说,还对着刘满生逼逼赖赖,撺掇着他也去考个大学。

  在孙福峰的心里头,进了大学,那以后可就是要吃公家饭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他觉得自己和刘满生的关系好,就想着能不能督促他上进。

  然而刘满生最不耐烦的就是看书,就连他的初中都是家里人逼着读完的,高中那是死活都不乐意去,家里人无奈,只能顺着他了。

  就连刘家人都制不住刘满生,孙福峰拿自己的外甥举例,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刘满生直接就不耐烦了,跟孙福峰放了狠话——他要是继续在叨叨,两人就别来往了。

  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孙福峰后来就再没有跟刘满生提过这一茬了,而刘满生也一直都没有见过孙福峰的那几个外甥。

  结果这世界就是这么小,自己有好感的小姑娘,居然是孙福峰的外甥女……

  等会儿!

  刘满生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孙福峰的脸色都变了:“不是,老孙,你家那几个外甥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也是孙福峰把自己的外甥说的太好了,刘满生从头至尾都没有把孙福峰的外甥和魏淑芬的那几个哥哥联系到一起来,魏淑芬的那几个哥哥说是畜生都在侮辱畜生了,他们真是孙福峰的那些外甥?开玩笑的吧?

  孙福峰不知道刘满生到底在想些什么,见他的面色不对,他便问了一句:“满生,你这是怎么了?咋这么大的反应?”

  刘满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神情古怪地看着孙福峰:“你咋从来都没有说过你有外甥女?”

  外甥和外甥女可是两回事儿,孙福峰瞧着不是个重男轻女的,他曾经跟自己说过,他最喜欢就是香香软软的小闺女了,可惜的是,他媳妇儿给了一连生了三个大胖小子,他外甥也都小子,可怜他再喜欢娇娇嫩嫩的小姑娘,也没有那个命。

  魏淑芬难道不是小姑娘吗?孙福峰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小姑娘,结果自己的外甥女都不当一回事儿,这算是哪门子的喜欢?

  要不是顾及着两人之间的矫情,刘满生会说得更难听。

  孙福峰哪里知道刘满生和魏淑芬认识?而且看着小子的模样,分明是对魏淑芬上心了,这是为了魏淑芬在出头呢,要不然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他咳嗽了一声,解释道:“小七她,不怎么黏我……”

  坐在另一旁的魏淑芬并没有打断这二人的谈话,原主对孙福峰这个舅舅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但是通过刘满生和孙福峰两人的对话,魏淑芬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

  魏耀光和小姑娘说过,舅舅一家跟他们已经断了关系,以后属于老死不相往来了,魏淑芬没有怀疑这事儿。

  但是现在从刘满生和孙福峰的对话中来看,孙福峰和魏淑芬那六个哥哥一直都有联系,而且联系的次数还不少,一个家里头,唯独只有魏淑芬是八年没有和孙福峰有过来往了。

  一个模糊的念头涌上心头,魏淑芬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

  说起来,她现在这模样,好像和六个哥哥都不像啊,难不成这其中又有什么狗血的身份错换之类的?

  世界上重男轻女的人很多,但是像魏家这样的,已经是离谱到了极点,魏淑芬并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死了的魏大山和孙福雪,毕竟他们对待魏淑芬,可真不像是对待自己的亲闺女。

  就算没有什么感情,也不至于对待她像是对待仇人似的,连最基本的人类感情都没有了。

  眼见着那二人还在聊天,魏淑芬冷不丁地插嘴问了一句:“舅舅,我有件事情想要大舅为我解惑,不知道舅舅你能不能告诉我。”

  孙福峰被刘满生逼问的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呢,魏淑芬在这个时候开口,他立马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魏淑芬的身上,见小姑娘正朝着自己甜甜的笑着,孙福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道。

  “你说吧,只要舅舅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

  魏淑芬歪着头看着孙福峰,犹豫了一会儿后,小声问道:“舅舅,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

  孙福峰愣了一下,赶忙摆了摆手说道:“你瞧你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呢,你别胡思乱想了,舅舅很喜欢你,真的。”

  只是他喜欢魏淑芬,魏淑芬却不喜欢他,甚至因为小时候的事情一直记恨他,他一去就躲着他走,甚至还让魏耀光他们带话来,说他不想见到孙福峰,让他不要到桃源村去。

  魏淑芬的眼中闪过一抹暗色,果然,孙福峰口中说的跟孙福雪告诉小姑娘的完全不同,依照孙福雪所言,孙福峰极度重男轻女,很讨厌魏淑芬这样的小姑娘,要是她敢往孙孙福峰跟前凑,他肯定会动手揍她的。

  所以魏淑芬一直都是避着孙福峰走的,甚至连跟他说话都不敢。

  然而现在,孙福峰却笑眯眯地告诉自己,他很喜欢她。

  魏淑芬看得出来,孙福峰是真心喜欢自己的,他的表情和动作全都在表达着这个意思,凭着她看人的本事,魏淑芬可以确定,孙福峰并没有说谎。

  说谎的人不是孙福峰,是谁便可想而知,甚至于魏家那兄弟六个,都知道这个秘密,唯独只有魏淑芬不知道。

  她垂下眼眸,摆出一副十分伤心的模样,嘴里则说道:“我以为舅舅你不喜欢我,每次你到家里来的时候,都凶巴巴的,我妈妈说,你会打我的……”

  孙福峰瞪大了眼睛,连连摆手说道:“小七,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舅舅我膝下只有三个臭小子,我最喜欢的就是小姑娘了,只是你胆子小,每次看见我都藏起来不往我跟前来,我害怕吓到你,也不敢去找你。”

  他真是冤枉死了,为了表示自己不是讨厌魏淑芬,孙福峰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啊,不是你一直避着我的吗?你还让你大哥跟我说,让我别到桃源村去……”

  当然,虽然孙福峰没有再去桃花村了,但是六个外甥也经常会过来瞧他,而且每次他们来的时候,孙福峰也会让他们稍一两样都是给魏淑芬,当然,都不是啥值钱玩意儿,就是红糖啊,大白兔之类的,吃的喝的啥的,还有自己媳妇儿做的衣服。

  这八年来,陆陆续续也捎过去不少。

  原本以为这些东西能焐热魏淑芬的心,早晚有一天她能认清楚,自己和媳妇儿对她是真好,她长大了,性子没那么拧了,就能认识到他们的好了。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东西陆陆续续送出去不老少,但是魏淑芬那颗心却始终没有焐热过,自己媳妇甚至劝说过孙福峰,说魏淑芬就是个养不熟的,你对她再好,她只会收好处,根本不念着他们的好,小时候那事儿虽然他们有错,但是不管如何,他们这么多年对她好吧?而她呢?记住的始终都是当年的无心之失,他们现在对她的好完全就当做没瞧见。

  所以这二年来,张爱敏也不给魏淑芬做衣服了,并且放话说,孙福峰想继续对魏淑芬热脸贴冷屁股没关系,但是她肯定不会再去贴魏淑芬了。

  毕竟又不是自己的亲闺女,哪里有上赶着去讨下贱的?

  孙福峰的这番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太大,但是魏淑芬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魏家兄弟在她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底线了,这样的一群人,能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足为过。

  兄弟六个两头骗,他们一边在魏淑芬的跟前说孙福峰的不好,一边在孙福峰的面前说魏淑芬的不好,更加恶劣的是,他们拿了孙福峰的东西,但是却从来都没有给过魏淑芬一点好。

  每当魏淑芬以为这些不是人的玩意儿下限可能就这样了,他们总会做出新的事情来,告诉魏淑芬他们的下限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在孙福峰说完这番话后,一旁的刘满生摸了摸下巴,发出了一声灵魂质问:“老孙,你咋就确定,你让你那些外甥捎回去的东西,他们真给到魏淑芬的手里头了?”

  孙福峰看他那外甥是怎么看怎么好,估计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们做的事情,但是刘满生今天可是见识过魏家兄弟的下作手段,这种昧了东西的事情,他们完全做得出来。

  他这么一问,孙福峰也懵了,他讷讷地开口说道:“应该不会的吧?阿光他们都是好的,咋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说着,孙福峰将目光转向了魏淑芬,开口说道:“小七,你说说,你的哥哥们是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跟刘满生的关系好,但是孙福峰也不太乐意刘满生说自己外甥的不好,他现在就希望魏淑芬可以给她的哥哥们正名。

  然而一直低垂着头的魏淑芬却缓缓抬起头来,她看向孙福峰,脸上流露出了令人心疼的茫然之色来,她喃喃地开口说道:“我不知道,哥哥们跟我说,舅舅你不喜欢我,让我不要到你家去,舅舅你说的那些东西,他们从来都没有带给过我……”

  说着额,魏淑芬咬住了嘴唇,脸上的茫然之色更重了:“哥哥们说,舅舅跟我们家已经断绝了来往,他们还说,舅舅不愿意跟我们来往,所以舅舅从来不到桃源村来……”

  说着说着,泪水便顺着面颊滚滚滑落下来。

  见魏淑芬哭了,孙福峰赶忙说道:“你别哭啊,小七,事情不是这样的,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他想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了魏淑芬,她拿着手帕擦去了眼中的泪水,哽咽地说了下去。

  “原来,哥哥们是在骗我的吗?他们为什么要骗我?”

  说着,魏淑芬的泪水流得更凶了,孙福峰手足无措地看着魏淑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魏淑芬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默默地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整理了情绪后,这才又继续说了下去。

  “舅舅,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是妈妈说你重男轻女,我才躲着你的,后来我的哥哥们又告诉我,你讨厌我们一家,所以才跟我们断了联系的,我说这些话句句都是真话,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当面跟我那些哥哥们对峙。”

  刚刚哭泣的是属于原来那个小姑娘的情绪,现在的魏淑芬已经抽离了出来,她此时的模样十分冷静,目光清澈见底,任凭谁见了她这个样子,都不会怀疑她的话。

  而刚刚跟魏淑芬一起进过公安局的刘满生更加有发言权,他立马嚷嚷着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老孙,你被你那几个外甥给骗了,他们可不是啥好人,这是来回坑啊,这么多年养活了他们的妹妹都能坑,你这个舅舅还能跑得掉吗?”

  刚刚得知的这些消息完全颠覆了孙福峰的认知,甚至在刘满生和魏淑芬口中的那些人,与他认识的,完全就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他一时间哪里能接受这些?

  魏淑芬看着孙福峰的模样,便跟着说了一句:“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舅舅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到桃源村里头去问一问,这八年来我是怎么对待他们的,而他们让我过的又是什么样子的日子。”

  “他们能干出来让我吃糠咽菜,他们□□米细面的事情来,你觉得他们能把舅舅你给我的东西带来给我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