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48章 第 4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诚然,站在孙福峰的角度,魏淑芬又不是孙福雪的孩子,跟他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他疏远魏淑芬,不关心她境况如何,这都是正常的,毕竟也没有谁规定,捡回来一个孩子,就得要负责她的一切不是?

  但是孙福峰虚伪就虚伪在,明明他知道一切的真相,但是在魏淑芬询问他的时候,却还是装模作样,满口谎言,说自己喜欢她之类的,并且在魏淑芬询问她是不是魏家孩子的时候,下意识地就想要隐瞒。

  刘满生看着对面坐着的孙福峰,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来:“老孙,我过去觉得你这人挺坦荡的,一是一二是二的,但现在,我真觉得你有些不太行。”

  他说话也是挺直白的,一点都不怕得罪孙福峰,丢下这番话后,刘满生起身就准备离开了,然而孙福峰经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此时也慢慢冷静了下来。

  眼见着刘满生要走,孙福峰知道,要是真让他走了,两人之间肯定会生了隔阂,以后关系慢慢也就淡了,那可不是孙福峰想看到的。

  思及此,孙福峰赶忙起身拉住了刘满生:“满生,你别走,有话好好说,我承认这件事儿是我做错了,是我不不好,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刘满生板着一张脸说道:“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小七,你都不知道她有多惨。”

  孙福峰连连点头:“好好好,我该道歉的人是小七,我错了,等回头我会去找那丫头说清楚的。”

  他也不是真的坏人,之前魏淑芬一直躲着他,而且外甥还跟自己说了,魏淑芬害怕他,甚至怕他怕到不让他到桃源村去,这八年来更是不来看他一眼……

  孙福峰觉得自己也挺冤枉的,人家不来看他,他还能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不成?所以他也就没有上赶着去了,时日长了,没有感情基础,又没有血缘牵扯,他对魏淑芬能有多少感情?

  “我都跟你道歉了,你也就甭给我摆脸色了,成不?跟我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吧,你们之前说的那是啥意思?”

  刘满生看了孙福峰一眼,想着魏淑芬遭的那些罪,他觉得有必要让孙福峰知道,魏淑芬在魏家可不是过的啥好日子,魏家养了她一场确实不假,但是她从八岁开始养活魏家的六个兄弟,八年下来,就算是天大的恩情也都还完了。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刘满生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地全都告诉了孙福峰,他也不管孙福峰能不能接受这些,反正能不能接受,这也是真的,被他夸上天的那几个外甥就是畜生不如的玩意儿。

  “行了,你好好消化消化吧,你要是不相信,那你就去桃源村问一问,这事儿村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丢下这番话后,刘满生也没有了吃东西的心思,拎着魏淑芬给他的棉花和玉米芯离开了。

  等到他走了之后,孙福峰满脸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好半天都没有能回过神儿来。

  陈菲菲从后厨出来,瞧见孙福峰的面色不对,凑过来询问他是怎么了:“难道是满生哥为了那不男不女的丫头为难你?孙叔,我就说嘛,那丫头就是个祸害,满生哥跟她在一起都被她给带坏了……”

  陈菲菲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结果就听到孙福峰说道:“你说的那丫头是我外甥女。”

  “咳咳咳……”

  陈菲菲被吓了一跳,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一张白皙的小脸因为咳嗽的缘故被呛得通红。

  “孙叔,我不是……”

  她想解释些什么,但是孙福峰此时也听不进去解释,他朝着陈菲菲摆了摆手,起身回后厨去了,等到他走了之后,陈菲菲的腿一软,跌坐在了椅子上,想到自己刚刚在孙福峰面前说的那些话,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怎么就那么蠢呢?当着人家长辈的面儿说人家晚辈的坏话,她简直没脸见人了。

  许德恩和和温秀云许温馨三人已经被放回家去了,但是他们三人的工作全部都被停了,而且不允许随便出县城,魏耀光的案子没有调查完之前,他们就不能恢复自由。

  虽然从事发到现在也不过才十多天的事情,可是许德恩这边儿一直没有重新恢复工作,每天都会有人来询问他各种问题,他几乎要被逼疯了。

  原本长得挺富态的许德恩掉了十几斤,嘴里面也长满了水泡,他试图找人帮忙,但是过去跟他关系挺好的那些人,现在却避他如蛇蝎,甭提帮忙了,连见他的面儿都不肯。

  许德恩感觉自己像是一头困兽似的,被这些事情团团缠住,无法抽身体,若真是他自己惹出来的祸事儿,那他也就认了,可偏生这些祸事儿跟他没有关系,他是被牵连的,许德恩跟谁说理儿去?

  今天又来了一波人,来的还是公安局的同志,虽然他们对自己的态度还算客气,但是许德恩从他们的问话之中还是发觉了一些端倪。

  魏耀光真沾了不得了的事情,要是不及早脱身,他们一家怕是都要被拖下水。

  所以在送走了公安局的同志之后,许德恩直接去了许温馨的房间之中,态度强硬的让许温馨和魏耀光离婚。

  许温馨整个人都懵了,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失声说道:“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跟阿光过得好好的,怎么能离婚?我不离婚。”

  她真觉得许德恩是疯了,魏耀光现在正是艰难的时候,自己哪里能跟魏耀光离婚?现在魏耀光被抓起来了,要是没有他们在外面周旋,他怕是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所以许温馨飞快地拒绝了许德恩,并且试图说服许德恩,让他在想想法子帮助魏耀光。

  “爸,阿光肯定是被冤枉的,他是被人给害了,这事儿跟他没有关系……”

  没等许温馨说完,许德恩就黑着一张脸打断了自己女儿的话:“谁拿两万多块陷害他?沙发里和衣柜里的钱不是他藏的?哪个人疯了才会把这么多钱给他,就只为了陷害他?”

  许温馨张了张嘴,试图解释,许德恩言语粗暴地打断了许温馨:“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把话给你搁在这里,这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你想陪着魏耀光去死,我跟你妈还想继续活下去呢!”

  这话说的有些太过严重了,许温馨从小受宠,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过这么重的话,自己的父亲现在却强逼着她和丈夫离婚……

  许温馨心中的委屈之意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她捂着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道:“我不离婚,现在他正是艰难的时候,我要是跟他离婚了,他就完了,反正我就是不离婚……”

  看着如此倔强的女儿,气头上的许德恩险些冲过去给她两巴掌,就在这个时候,温秀云从房间里面出来了,拦在了许德恩的面前:“老许,你冷静一点,我和温馨说,你让我劝劝她,别生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当……”

  温秀云连说带拽,总算是把许德恩给拉走了,过了一会儿后,她重新回到了许温馨的房间里,而此时的许温馨已经哭成了泪人,看到自家闺女的样子,温秀云长叹了一口气,开始安慰起了她来。

  只是温秀云说了很长时间,许温馨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一直到温秀云也在劝说着让许温馨离婚,她直接炸了锅。

  许温馨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着自己的妈妈,眼泪流得更凶了,嘴上则喊道:“我不离婚,你们要让我离婚,那就是在逼我去死,除非我死了,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和阿光离婚的!你们看着办吧!”

  丢下这句话后,许温馨扑倒在床上,抱着被子嚎啕大哭了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父母要让她和魏耀光离婚,明明他们两个的感情那么好,明明魏耀光那么能干,明明这一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魏耀光是被冤枉的,他们不帮自己救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逼迫她?

  温秀云被逼无奈,她又说了两句,但是许温馨的哭嚎声太大了,她说的话许温馨完全听不进去,温秀云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许温馨的房间。

  客厅之中,许德恩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满屋子都是灰色的烟雾,温秀云被呛得咳嗽了起来,起身过去把窗户打开了。

  “老许,真的就没有办法了?我瞧着阿光那人也不是那种会乱搞的,这事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到底是心疼自己的闺女,温秀云期期艾艾地开口问了一句,想知道这事儿有没有转圜的余地,毕竟许温馨和魏耀光的感情那么好,真要分开了,许温馨可能会过不去这个坎儿。

  听到这话,许德恩猛地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媳妇儿,他扯了扯嘴角,说道:“这话你能信吗?误会?两万多块是误会?咱们两口子工作这么多年,家里有那么多钱吗?”

  “可是温馨她……”

  许德恩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开口说道:“温馨怎么想不重要,现在让他们离婚,是为了保护温馨,魏耀光是铁定要进监狱了,说不定还要吃枪子儿,要是不离婚,顶着这样的身份,以后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温秀云被吓了一跳,赶忙说道:“你说的是不是太严重了?还蹲监狱?吃枪子儿?顶多不是把他的工作给免了……事情没那么严重吧?”

  许德恩苦笑一声,喃喃地说道:“你真觉得这事儿能善了吗?甭说是魏耀光了,咱们家能不能脱了关系都不一定呢,我真的是要被他给害死了。”

  虽然没有人告诉许德恩倒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从他被调查了这么久,都没有被放回去工作这一点来看,魏耀光的事情怕是牵扯极大。

  他估计不是单纯地做生意那么而简单——毕竟国家政策方面也是允许老百姓做生意了,据他所知,沿海那边儿已经有了不少个体户了,但是那是沿海地区,内陆这边儿,你自己卖个吃的喝的,把自家做的东西拿出来卖卖还成,其他的,就有可能触犯到投机倒把罪了。

  当然,许德恩的身份摆在这里,他到底是粮食局的副局长,人脉关系也是有的,就算是魏耀光真的是从事倒买倒卖,他也有法子把他给护住。

  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和自己的妻子女儿的工作都被停了,他们还被不断地调查询问,那些人几乎一天来一次,问的问题五花八门,刁钻无比。

  这不是正常流程该有的样子,自己没有犯错,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魏耀光沾了他不该沾的东西。

  想到魏耀光家里搜到的那些钱,许德恩的心就开始一阵阵的绞痛,他的面色发黑,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我这是为了她好,但凡有一点法子,我也不会让她跟魏耀光离婚的,你以为背个离婚的名头很好听吗?可是现在这不是没有办法吗?”

  温秀云也听明白了许德恩的意思,她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了许温馨的房间,听着从她屋子里传出来的嚎哭声,温秀云的脸色也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

  “那怎么办才好?刚刚温馨跟我说了,要是咱们一定要让她和魏耀光离婚,她就去死……”

  许德恩哼了一声,扬声说道:“她这样子都是被惯的,她要不离婚,咱们一家都得死。”

  要是魏耀光真被判处了死刑,他有一个死刑犯女婿,以后也甭想抬起头做人了。

  房间里的许温馨自然是听到了许德恩的话,她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哭声变大了几分。

  她不想离婚……

  魏淑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冬日的天黑得早,五点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魏淑芬不紧不慢地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路过魏家门口的时候,魏淑芬侧头看了一眼魏家紧闭着的大门,面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表情来。

  其实之前魏淑芬就在奇怪一件事情,十几年前,乡下人条件都不好,魏大山一脉单传,条件也就比其他人家好一点点,他又不是有多大本事的人,怎么突然就能盖起那么多房子来了。

  算算时间,这些房子盖起来的时候,是在‘生下’魏淑芬半年以后,好像自打魏淑芬进了魏家门之后,他们就有钱了。

  难不成原本的魏淑芬其实身份不简单?

  只是原主在小说里面就是个连正面出场都没出场过的小炮灰,故事的一开始就已经没了,后续也就只是出现在其他人的口中罢了,而那些人对魏淑芬的评价都不高,甚至可以说是颠倒黑白,把人说的一无是处。

  这个人物的来历,背景,魏淑芬全部都不知道,而原本的小姑娘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不是魏家的孩子,其他的,她又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没关系,反正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早晚有一天,她会查明所有事情的真相。

  回到知青所的时候,魏淑芬看到她家门外站着两个人,魏淑芬微微一愣,走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两个人是王成飞和周慧芳两口子。

  魏淑芬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乐呵呵地招呼了一声:“成飞哥,慧芳嫂子,你们怎么在这儿?”

  周慧芳赶忙上前,拉着魏淑芬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安全无事,周慧芳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面站着的王成飞打量了魏淑芬一番,看她不像是遭遇什么事情的样子,他紧绷的身体也跟着慢慢放松了下来。

  “我们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王成飞解释了一句,因为周慧芳在,他倒是没把事情说的太明白,魏淑芬笑了笑,说道:“我能有啥事儿啊?就我这一拳头能打死一头野猪的,谁敢找我的麻烦?”

  魏淑芬觉得,只要不遇上热武器,凭着她这一身的力气,想找她麻烦的,最后只会自食其果。

  说着,魏淑芬打开门,将两口子带了进去。

  周慧芳虽然不知道魏淑芬和王成飞两个私底下是不是商量了什么事儿,但她是个有眼色的,只看王成飞的脸色,就知道他有话要跟魏淑芬单独说,所以周慧芳便去厨房忙活了,将空间留给了王成飞和魏淑芬。

  “你跟六子有没有吃亏?”

  周慧芳出去了后,王成飞这才低声询问了一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