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49章 第 49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摇了摇头:“没有。”

  这个计策是王成飞和魏淑芬一起制定下来的,王成飞显然比魏淑芬知道的事情多了不少,他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不过他没说,魏淑芬也没有多问,只是把王成飞对自己的帮助记在了心里面。

  “事情顺利解决了,我觉得他们两个应该以后不敢再找我的麻烦了。”

  如果诬告这种事情,放在其他年代未必会有太大的惩罚,但是放在八三年,绝对能让那两口子掉一层皮。

  当然,李文娟因为怀了孕,估计不会送去农场劳改,但是至少也会关她一两个月,至于魏耀成,他和魏耀光的事情牵扯上,判刑不会太轻的。

  魏淑芬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什么错的,且不说她现在意外得知自己和魏家人没有丝毫关系,就算她真是魏家兄弟的亲妹妹,她也不会放过魏家那些狠毒的兄弟。

  虽然现在已经改革开放了,但是投机倒把罪依旧没有取消,而且在八三年这个节骨眼上,一旦投机倒把罪被定性,魏淑芬至少要被判个十年,严重一点的,她可能会直接被枪毙。

  魏耀光和魏耀成这两兄弟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白甜,他们显然清楚地知道什么是投机倒把,而他们也是利用这个来对付魏淑芬。

  他们都想要她的命了,魏淑芬只要不是圣母,势必会进行反击的。

  至于魏家兄弟会有何种下场……那就不关魏淑芬的事情了,毕竟不论如何,那都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你这次做的不错,该狠的时候就得狠,人家没有因为你是他们的亲妹妹就手软,你又何必在意他们?左脸挨了打,再把右脸送上去,那不是大度,那是傻。”

  魏淑芬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成飞哥,这次还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事情也不会这么容易解决了。”

  王成飞朝着魏淑芬摆了摆手:“行了,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还是你自己立起来了,要不然的话,我就算再帮你也帮不了多少。”

  原本魏淑芬是想将自己不是魏家人的秘密说出来的,不过话到嘴边,魏淑芬又咽了下去,目前这种情况,将她不是魏家人的事儿说出来并没有益处,还是等等再说吧。

  “我去厨房忙活了,成飞哥,你晚上和慧芳嫂子留下来吃饭。”

  说着,魏淑芬不等王成飞回答,便脚步匆匆地跑去厨房了。

  “慧芳嫂子,你放着让我来吧,今天你和成飞哥尝尝我的手艺,保准让你们香掉了舌头。”

  瞧着魏淑芬这活泼可爱的模样,周慧芳笑了起来,她伸出手摸了摸魏淑芬毛茸茸的短发,忍不住说道:“小七,要不然你还是把头发留起来吧,小姑娘还是留个长发好看,你都是大姑娘了,还跟假小子似的,不合适。”

  魏淑芬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这样挺方便的,省洗头膏。”

  原本的小姑娘有一头长发,不过头发可以卖钱,只要长长了,她就会剪了去卖,如此也是一笔收入。

  为了钱,魏淑芬什么都能做,她也豁得出去,在肚子都填不饱的情况下,对美丽的追求反而成为了最不重要的东西,一开始剪掉头发的时候魏淑芬还会心疼,但是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剪掉头发对她来说好处多多,她也就把那点心疼给抛之脑后了。

  而对于魏淑芬来说,她倒是觉得短发挺好看的,显得人精干不说,还好打理,小姑娘的发质就是有些不太好,赶明她买点洗发水回来洗一洗也就是了。

  周慧芳满脸不赞同地看着魏淑芬,语重心长地说道:“小七,你以后就是大姑娘了,可不能还像是过去一样什么都无所谓,你现在跟个假小子似的,以后咋找对象?”

  魏淑芬其实长得挺好看的,个子高高的,一双杏核眼,鼻梁也很挺直,皮肤虽然黑了些,但是却并没有红斑疙瘩之类的,瞧着还挺细腻的,配上那一章红润润的嘴巴,看着就很招人喜欢。

  过了年之后,魏淑芬就十七岁了,是个大姑娘了,她家里那样的一种情况,估计也没有人会为魏淑芬考虑这种事情。

  在乡下女孩子十七岁已经不小了,相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的,两个人在处一处对象,这么一折腾,到明年十八岁正好嫁出去。

  周慧芳拍了拍魏淑芬的手,轻声说道:“你家哥哥都挺不是东西的,你以后也不可能一个人过,还是早点相看相看,嫁出去的好,有个男人护着你,以后你哥哥们也不敢欺负你了。”

  她说这番话,倒不是有其他什么意思,她是真心在为魏淑芬好,已经在周慧芳看来,结婚后魏淑芬就有个家了,到时候生个自己的孩子,有家有业的,一辈子也就安安稳稳过下去了。

  魏淑芬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说道:“我还小呢,结婚这种事情,不着急的。”

  她并没有试图说服周慧芳,毕竟每个人的认知都是不同的,身处在这个环境下,并且周慧芳自己有幸靠着嫁人获得了好的生活,她便理所当然地认为嫁了人之后,日子就会好过起来。

  人们很难接受自己认知范围之外的东西,他们所身处的社会环境,父母的教育,以及自己的经历形成了独特的认知,若是魏淑芬拿自己的所受到的教育来和周慧芳掰扯,她未必能理解得了。

  “我想清闲几年,多赚点钱,给自己攒点嫁妆,要不然我这样嫁出去了,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周慧芳闻言,立马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倒是我没想到这一点,不过就算要赚钱,也不能忘了这事儿,我帮你看着点,要是有合适的,回头我介绍给你。”

  魏淑芬:“……”

  她对结婚真没有什么执念,于是便说道:“不着急的,等我二十来岁再结婚也不迟,慧芳嫂子,我想一个人快活几年。”

  见她如此坚定,周慧芳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再说这事儿了,反而转了个话题,说起其他的事情来了。

  魏淑芬家里吃的不少,张罗一顿招待人的饭菜也没啥问题,晚上吃的是腊肉炒大葱,另外还有一份辣炒白菜,配的是魏淑芬从县城带回来的白面馒头。

  三个人的胃口都不小,不过周慧芳和王成飞两个人极为自觉,吃饭的时候只吃了五分饱就停下了,魏淑芬劝了他们两句,见他们坚持不吃,魏淑芬也就作罢了。

  吃过饭后,时间已经不早了,看着魏淑芬的院子还是黑呜呜的,王成飞说道:“明儿你别出去了,我有个朋友是县里电力局的,我让他牵根线过来,把你这儿的灯给点上。”

  这黑灯瞎火的,她一个小姑娘的,就算胆子如何大,总归也是不方便的,拉个点灯也能好些。

  魏淑芬点了点头:“可以,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不会赖账的。”

  王成飞笑了笑,回答道:“你放心吧,我相信你的人品。”

  说完正事儿后,王成飞便和周慧芳两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送走了他们二人之后,魏淑芬将家里收拾了一下,然后上炕躺着睡觉去了。

  今儿一天发生了不少事情,不过对于魏淑芬来说,全都是好事儿,她的心情错,躺在炕上没一会儿的功夫,魏淑芬就睡着了。

  魏淑芬开始做梦,梦里的她看到了‘自己’,她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了梦里的那个她磕磕绊绊地生活着,不过因为有她的记忆,对方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生意慢慢也就走上了正规。

  她做的一点都不比自己差。

  梦里的魏淑芬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凑过去抱了抱另外一个自己,那个魏淑芬好像若有所觉,回头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魏淑芬忍不住说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希望你以后永远幸福。”

  她不知道那个自己有没有听到,反正说完这番话后,魏淑芬就感觉到了一种拉拽感,紧接着她便从梦境之中抽离了出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魏淑芬只觉得浑身轻松,之前那种若有似无的凝滞感消失不见了踪迹,她活动了一下身体,抱着被子又滚了一边儿睡了过去。

  要不是因为惦记着今天电工过来给她拉电线,魏淑芬估摸着自己能一路睡到晚上,她掐着点醒过来,简单收拾了一下,电工就上门了。

  桃源村已经通了电了,往这边儿来牵一根电线就可以了,这一路过来的树不少,电线绕在树上,倒是也省了架电线杆子了。

  忙活了一上午,电算是通上了,魏淑芬做了几个菜,又把从魏家搜刮来的酒拿了出来,这一顿饭招待的体体面面的。

  送走了那个电工后,王成飞朝着魏淑芬竖起了大拇指来:“你现在待人接物越来越出趟了,我没想到你能把人招待的这么周到。”

  魏淑芬得意地扬了扬眉:“成飞哥,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以后我一个人生活,方方面面都得学起来,有啥做不好的地方,还请成飞哥指点一二。”

  “没问题,有什么你只管问我就成。”

  他还有事情要做,便也没有在魏淑芬这里多做停留,两人简单聊了几句后,王成飞便离开了。

  而魏淑芬也没闲着,将院子清理了一番后,她就开始轻点起自己的资产来。

  之前她从魏耀成他们那儿要来了八百块,加上喂猪的钱,就是一千二百多,魏耀光的钱魏淑芬也拿到了,加起来总共有五千三。

  五千三在未来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年代,可算是一笔巨款了。

  魏淑芬向来是个有野心的人,既然回到了这个遍地是黄金的年代,她若是大展身手,倒是白瞎了她重生这一回了。

  不过该如何做,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别的地方她暂且不太清楚,但是至少在石河县这地方,对投机倒把的整治还是很严重的,国家虽然颁布了政策,鼓励老百姓做小生意,但是做小生意和投机倒把之间的界限太模糊了,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给举报了。

  魏淑芬无权无势的,真要被举报了,连个帮她出头的人都不会有。

  既要赚钱,还要安稳,绝对不会有红线问题,这就要考验魏淑芬的能耐了。

  魏淑芬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明明是一件充满了挑战性的事情,但是魏淑芬越写越来劲儿。

  反正先期资金足够,她又有经验,虽然没有太多的试错机会,但好在她知道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此消彼长,她还是占据着不少优势的。

  “接下来就是市场调研,冬季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到时候可以四处跑一跑……”

  她不是那种能闲的下来的性子,魏家兄弟的事情差不多都解决了,魏淑芬开始考虑做一下市场调研,将周围左近跑一跑,看看能不能发展一下。

  想要不跨越红线,还要安稳赚钱,这挑战还真不小,但是魏淑芬有信心,自己一定可以闯出一条路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之后,魏淑芬就准备出去了,结果刚到村口,魏淑芬就看到了孙福峰骑着一辆自行车,吭哧吭哧地往这边儿赶。

  魏淑芬的视力很好,她清楚地看到孙福峰脸上的表情,对方满头是汗,脸上一片焦急之色,明明那么胖一个人,但是车子却骑得跟风火轮似的。

  这是有事儿?

  在躲与不躲之间犹豫了一下,魏淑芬最终还是选择不躲避。

  孙福峰远远地就看到了站在村口的人,不过他一时间没认出来那是魏淑芬,等到骑着车子到了她跟前后,孙福峰才认出来那是谁。

  他赶忙捏了刹车,因为用的力气太大的缘故,他险些从车子上摔下来。

  “小七,你这事儿要到哪儿去啊?”

  孙福峰努力地朝着魏淑芬展露出来个笑脸来,不过他这笑容,比哭却好看不到哪儿去。

  瞧见孙福峰这个样子,魏淑芬心中若有所感,她缓缓开口说道:“舅舅,你这是特意来找我的?”

  孙福峰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就是来找你的,小七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家去说如何?”

  魏淑芬抿了抿嘴唇,最终把孙福峰带到了知青所去。

  而孙福峰现在顾不得别的,他也没有那闲工夫问魏淑芬为什么会住到这里来,到了地方之后,他立马说道:“小七啊,是不是你到县里头去告你大哥的?”

  昨儿他去找魏耀光,结果却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孙福峰当时就快急疯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