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56章 第 5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过了一会儿功夫后,魏淑芬端着一个碗从外头回来了,碗里面放着黄澄澄的鸡汤,因为上面飘着的那层鸡油,此时的鸡汤还在冒着些许热气。

  被魏淑芬揍过之后,那两人哪里扛得住?此时已经晕厥了过去,魏淑芬粗暴地撬开了他们的嘴巴,一人喂了半碗鸡汤进去。

  她掐着两个人的下颌,强逼着他们将鸡汤喝了进去,紧接着魏淑芬将他们身上的麻绳解开,然后将二人被卸掉的关节重新安上了。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魏淑芬并没有随手将瓷碗丢在一旁,而是拿着站了起来,她神情冷漠地看着昏迷不醒的两个人,眼中浮现出毫不遮掩的厌恶之色。

  接下来如何,就看他们两个人的造化了,端看老天爷站不站在他们这一边儿了。

  魏淑芬盯着二人看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那个长着疤痕的高壮男人跟前,抬脚朝着男人的关键部位踹了过去,两脚下去之后,她确保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了当男人的资本了。

  魏耀宗带着这个人过来要干什么,从鸡汤的效果可想而知,对这样的一个人下脚,魏淑芬没有丝毫心虚。

  要不是因为嫌弃恶心,她能直接给他物理阉-割了。

  她现在还是个没成年的小姑娘呢,这人有这样肮脏龌龊的心思,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做完了该做的一切之后,魏淑芬反锁上了柴房的门,转身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外面的雪下得越来越大了,王家宝扒着窗户看着外头院子堆积起来的大雪,忍不住说道:“大宝要去堆雪人!大宝要去打雪仗!”

  看着蹦跶着要出去的儿子,周慧芳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短发,笑着说道:“等到雪停了我们再出去玩,现在外面下着雪呢,小心着凉了。”

  王家宝有些不太开心,只是看着外面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他打消了出去玩儿打算,算了算了,雪太大了,还是等会儿再去玩儿吧。

  眼看着王家宝老实了下来,周慧芳笑了笑,奖励给他两块儿大白兔奶糖。

  “成飞,小七那边儿咱们用不用再去一趟?这么大的雪,她那边儿的屋顶能不能撑得住?”

  知青所当盖起来的时候,用的料子还算是不错,但是知青都走了之后,知青所那边儿就没人住了,房子没人养着气,也就不结实了。

  虽然之前刘胜男找人去把房子重新修葺了一下,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今年会下这么大的雪,要是屋顶塌了,那可就麻烦了。

  王成飞正喝着热水,他看了一眼外头纷纷扬扬洒落的大雪,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说的对,这样好了,等到雪停了之后,我过去瞧瞧看,帮她把屋顶上的雪都清扫一下。”

  周慧芳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魏淑芬一个小姑娘,日子还过得那么苦,他们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听了王成飞的话后,她点头说道:“那成,等雪停了,让爸妈帮忙带着大宝,我跟你一起过去帮忙。”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便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二人不由得愣了一下,外头这么大的雪,谁还能冒雪过来不成?

  王成飞拦下了准备出去开门的周慧芳,开口说道:“我去吧,外头冷。”

  说着,王成飞拿着个草帽盖在了头上面,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小七,这么大的雪,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王成飞打开院子的大门,却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外面,她手里拎着一把伞,面上的表情瞧着不怎么太好看。

  这样大的雪,如非意外大家是不会出门的,魏淑芬现在过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外面这么冷,王成飞赶忙招呼着魏淑芬进来,然而她却摇了摇头,拒绝了王成飞:“成飞哥,我不进去了,我来找你是有事儿想请你帮个忙。”

  王成飞回答道:“你说,有啥事需要我帮你的?只要我能做的,我肯定会帮你的。”

  魏淑芬直接扔了个重磅炸-弹下来:“成飞哥,我二哥带着一个男的翻墙进了我家,我听到他们的的对话,我二哥是带着那个男人来侮辱我的。”

  王成飞:“……”

  他整个人都懵了,好一会儿才整理清楚魏淑芬话语之中的意思:“你二哥他……这怎么可能?”

  魏淑芬看着王成飞,面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没什么不可能的,他们两个被我打晕了,就丢在柴房里头,你去了就能看见了。”

  王成飞:“……”

  他还是相信魏淑芬的话,最初的震惊过后,王成飞冷静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跟你过去一趟。”

  这事儿要是真的,那问题可就大了儿,甭管怎么说,魏淑芬都是个小姑娘,自己是要过去帮她撑腰的。

  “小七,这样好了,我叫上我妈一起过去,你觉得如何?”

  原本王成飞是想着自己和魏淑芬一起去的,但是他一个大男人,不好和魏淑芬走得太近,这要是被人看见了,估计会生出什么波折来,他一个大男人,倒是不怕别人的风言风语,但是他不想魏淑芬也牵涉进其中。

  魏淑芬点了点头:“可以。”

  原本魏淑芬也没打算让王成飞一个陪自己过去,要是刘胜男一起去,那再好不过了,只不过难免要辛苦刘胜男走这一趟了。

  王成飞没有多废什么话,去将刘胜男给喊了出来,他并没有说魏耀宗带着人去侮辱魏淑芬的事儿,只提了一嘴魏淑芬家出了些事情,刘胜男里面就放下手头的活计,跟着一起出来了。

  “小七,你没事儿吧?”

  刘胜男看到魏淑芬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浑身上下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模样,她松了一口气,然后抱了抱魏淑芬,开口说道:“小七你甭怕,不管发生了什么,有我在呢,我们会为你撑腰的。”

  刘胜男的话让魏淑芬心里暖洋洋的,因为魏耀宗做的事儿而变得压抑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她笑了笑,说道:“谢谢刘婶儿。”

  刘胜男摸了摸魏淑芬的头发,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心疼之色来,这孩子也太可怜了,这么好个孩子,怎么命就这么苦呢?

  三人也没有多做停留,很快就赶回了魏淑芬的家。

  魏淑芬直接领着他们去了柴房,透过破旧的木门,二人看到了里面躺着的那两个大老爷们。

  当王成飞看到脸上有疤痕的王虎时,脸上的神情骤然变了。

  王成飞自然是认识陈虎的,这人是石河县一个土霸王,他的手伸的很长,什么生意都沾一点,而且听说他的背景深厚,上头好像有人罩着他,所以才养成了他肆无忌惮的性格。

  像是王成飞这样的人,虽然也搞一些生意,但他做的都是正经生意,从不坑蒙拐骗,赚的就是一个辛苦钱。

  然而陈虎却并不是这样的,他是混□□的,很多做生意的都在他手里头栽过跟头,被他半路劫道,将货给抢走了。

  因为现在风向不明,很多做生意的都会被打成投机倒把,他们就算被吞了货,也不敢声张,只能生生地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

  关于陈虎的事儿,他可是听过不少,陈虎这人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但因为他背后那人罩着,偏偏坏事做尽,却还能好端端地活着,并且在这石河县内称王称霸,作威作福。

  而关于陈虎,私下里还有一个传言,说他喜欢小姑娘,尤其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他偷偷祸害了不少的小姑娘,那些姑娘不堪受辱,纷纷选择自杀了。

  然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明明祸害了那么多小姑娘,可是陈虎却并没有因此受到惩罚。

  王成飞没有想到,陈虎竟然盯上了魏淑芬,而魏耀宗这个当哥哥的竟然引狼入室,将魏淑芬送陈虎侮辱。

  这个年月,女孩子的清白有多重要?魏耀宗这么做,简直就是在逼迫着魏淑芬去死。

  “这件事儿一定要压下来,不能传出去。”

  见过陈虎之后,他们三人回到了温暖的屋子里头,王成飞的脸色发黑,咬着牙说了这么一番话。

  魏淑芬抬头看向了王成飞,知道以他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番话的来的,于是便问道:“为什么?难道我就要吃这个亏吗?今天我是发现了他们,才没被他们得手,但是下次,下下次呢?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这么幸运的。”

  魏淑芬说的也在理,可是王成飞却有其他的想法,他咬了咬牙说道:“那个刀疤脸叫做陈虎,他的来历不简单,那人在石河县的势力非常大,就算闹大了,都没法子收场的。”

  而且这事儿还涉及到了魏淑芬的清白,如果真闹得人尽皆知,魏淑芬也等于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真到那个时候,光是流言蜚语都能逼死个人。

  刘胜男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见他的样子,就知道王成飞应该是隐瞒了一些东西没说,刘胜男的眉头皱了起来,粗声粗气地说道:“成飞,有啥事儿你就说,别藏着掖着,你说要把这事儿瞒下来,总得要说个清楚吧?”

  强龙不压地头蛇,陈虎就算如何厉害,他们桃源村的村民们要是团结起来,还护不住一个魏淑芬吗?

  王成飞苦笑着说道:“妈,事情没这么简单的。”

  眼见着刘胜男盯着自己不说话,像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王成飞无奈,只好捡了一些能说的说出来。

  “陈虎的存在,上头能没有人知道吗?只要他犯的事儿不是太大,上头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这事儿……”

  既然说了,他干脆就将事情给摊开了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这事儿肯定不能闹大了……”

  等到王成飞把话都说完了,魏淑芬抬起头看着对方,语气平静地说道:“那就这么把他们两个给放了吗?”

  王成飞下意识地摇头:“那肯定不行。”

  魏淑芬看着王成飞不说话,他这才猛然惊觉自己说了些什么,王成飞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满脸烦躁地说道:“如果放了他们,谁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就会卷土重来了?”

  不能把事情闹大,还不能随便放了他们,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棘手了。

  刘胜男皱着眉头说道:“要不然的话就在村子里开大会,让他们两个人认错……”

  魏淑芬摇了摇头说道:“不行的,村子里大会连魏耀宗都不害怕,更别提这个叫陈虎的男人了。”

  说着,魏淑芬没给他们两个人说话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再说了,你真觉得陈虎能轻易放过我吗?”

  魏淑芬什么都没做,陈虎就死咬着她不放,现在她还把陈虎揍了一顿,还给他喂了药,药效发作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可想而知,如果真就这么轻易放了陈虎,魏淑芬敢打包票,这个称呼百分百会报复回来的。

  如果是其他时期,魏淑芬可能会有所犹豫,但是现在可是八三年,这一年扫黑除恶的力度可是空前绝后的大,严打时期的判刑全都是从重处理的,就算这个陈虎有什么后台,当他做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的时候,就算有后台,也保不住陈虎。

  “如果我们悄么声西地将这事儿按下来,事后肯定会引起他们疯狂报复的,但如果这件事情被所有人都知道了呢?只要闹得足够大,这事儿就没法子善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魏淑芬不相信陈虎手下的人就是铁板一块,陈虎能镇压住下头的人,是因为他没有明显的破绽,但现在要是有了呢?

  刘胜男觉得魏淑芬说的对,于是便说道:“我相信小七,她说的有道理,成飞,你一个大男人,做事儿不能畏手畏脚的,你要是怂了,人家只会更加欺负你,才不会收敛呢。”

  王成飞细细思考了一番,觉得魏淑芬说的也有道理:“那你准备怎么办?”

  魏淑芬说道:“报案吧,将他们两个交给公安机关的人,而这事儿也该让村子里的人全都知道。”

  既然要闹大了,自然要闹得人尽皆知。

  刘胜男点头答应了下来。

  魏淑芬原本是要自己去报案的,但是刘胜男不放心,让王成飞陪着她一起过去:“你一个小姑娘,路上不安全。”

  她没有多说什么,跟着王成飞一起离开了家。

  外面的雪下得太大了,路很不好走,原本半个多小时能到的路程,今天硬生生走了一个小时才到县城。

  到了县公安局门口的时候,魏淑芬和王成飞两人都成了雪人了,头上身上沾满了雪。

  魏淑芬进去的时候,杨淑云都没有认出她来,直到魏淑芬把脸上的围巾拿下去,露出那张小脸来,杨淑云才认出魏淑芬来。

  “魏淑芬,这么大的雪,你怎么过来了?”

  魏淑芬看到熟悉的人,眼泪瞬间门就涌了出来,她扑过去抱着杨淑云,一边哭一边说道:“杨姐姐,我被人欺负了……”

  她的声音还是挺大的,直接就将周围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那些公安们围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淑芬呜呜哭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杨淑云一边安慰她,一边看向了跟在魏淑芬身后进来的王成飞。

  这人跟魏淑芬是一起过来的,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成飞没想到一直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十分坚强的魏淑芬看到杨淑云后竟然会哭成这个样子,他心里面感觉有些不太自在,觉得他们好像太过忽略魏淑芬的感受了。

  “这位同志,我们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说?”

  杨淑云秒懂,她立马带着魏淑芬和王成飞去了一间门没人的办公室。

  因为刚刚魏淑芬那一嗓子泄露出来的信息有些不太对,杨淑芬没让其他人进来,只是自己留在这里问明真相是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

  王成飞飞快地将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说出来:“也亏得小七她反应快,那两个人被她给制服住了,要不然的话……她一个小姑娘可怎么活?”

  同位女性,杨淑云对这种胆敢对女人动手的渣滓容忍度为零,她勃然大怒道:“他们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杨淑云安抚了魏淑芬一番,感觉她情绪好得差不多了,立马脚步匆匆地去找局长说这件事情。

  这年月居然还有歹人敢入室欺负妇女,康局长得知消息后,立马下了命令,派出四个公安同志去桃源村抓捕那两个歹徒。onclick="hui"